SECRET GARDEN – 試閱

SECRET GARDEN

 

Yes, My Lady 3 收錄
惡魔女體+兩性具有X小姐

 

黑是不安、黑是恐怖,黑是死亡。
不管對誰來說,黑都代表著不幸不吉,是人人避如蛇蠍的顏色。

但,在那個女人身上,黑卻充滿了無以倫比的妖艷美麗。
只有黑色,才能完全表現出那個女人的美。

漆黑的髮、漆黑的禮服、戴著黑手套的修長雙手,優雅地拿著柔軟的黑羽毛扇子,將女人過於透白的肌膚和紅色的唇與眼,襯托得更加妖艷動人,彷彿黑夜的女王降臨於世般,教人移不開視線。

鑲著寶石和漆黑羽毛的黑色蝴蝶面具遮住了大半的臉,僅僅只有那微揚的紅唇,已經足夠勾走靈魂,要是能被那紅茶色的眼眸給凝視的話,就算要放棄開啟天國之門的機會也讓人心甘情願。

如果這個地方有男人的話,一定會跪在她的腳邊,為了博得美人一笑而付出一切,這個華美的沙龍肯定馬上就會變成男人們的戰場吧。

只可惜,這個地方沒有任何男人,幸運的沙龍才逃離了成為戰場的命運。

即使沙龍中只有女性,漆黑的貴婦人也還是過度美麗地讓人讚嘆。
幾乎要從衣服中蹦出的美麗酥胸,只要是女人誰都夢想的纖細腰肢,即使只是輕移蓮步,衣裙搖曳的模樣,像是灑著金粉的蝴蝶般,幾乎要拖出一串長長地跟著她的人龍了。

對於自己所製造的騷動,漆黑的貴婦人完全沒有放在心上,兀自優雅地端著放有檸檬水和小點心的盤子,來到沙龍一角不太顯眼的貴妃椅,在身著粉紅色禮服,宛如駒鳥般楚楚可憐的少女身邊坐下。

少女藍灰色的長髮梳理得十分美麗,閃耀著亮麗光澤讓人想要伸手一摸其光滑,帽子和蝴蝶面具看不清她的面容,不過從挺立的鼻子和水嫩的粉唇可以知道,粉紅衣著的少女是個難得的美人胚子,長大後一定也是個絕艷。

美麗的貴婦人親切溫柔地將檸檬水端給她,甚至還拿起小點心餵她,少女羞紅了臉不願意品嚐,於是就被黑色的貴婦人用嘴親餵,旁若無人熱烈交纏的唇舌讓人臉紅心跳,卻也是這個沙龍真正的意義。

這裡是個,只有淑女才能參加的特別的沙龍。只有被邀請的人、被選擇的人,才能光臨的地方。
對貴婦人們來說,能被招待到這個沙龍是她們的光榮呢。

由維多利亞女王治理的大英帝國,富強到被稱為不落日帝國的世界第一強國,世界諸國均在這強烈的陽光下伏首稱臣。

只可惜,光芒越強,在其之下的黑暗也就越深。

過度富裕的貴族們,不斷想著辦法來打發過多的時間,或者是任何增加財富的方法,毒品、人口販賣、神秘學研究、惡魔崇拜、黑彌撒、同性愛……各種見不得光的事情,在英國最為繁盛。

深知黑暗對社會造成的影響,也為了管理這些位於陰影中的事情,英國王室飼養了特別的看門犬來管束這一切,名為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也暗地裡被人稱為黑暗世界的秩序。

在英國想要做任何壞事,都一定要避過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眼線才行。

而這個沙龍也是一樣,是個只有女性可以參加的秘密沙龍……其交流的主題,是不管天主教還是貞潔的社會規範都不被允許的,同性愛的沙龍,而且是女同性愛。

和男同性愛相同,女同性愛也是被劃為跟惡魔崇拜同樣反信仰的存在,對於禁慾的教義來說,追求肉體上的歡快都是不被允許的事情,當然這個女性專用的沙龍,也是不能被一般人給知道的特殊集會。

在無月的深夜,貴婦人們穿上美麗的衣服,露出白皙的肌膚搖曳長長的裙擺,在聚集了同好的地方談笑,尋找新的對象。

必須持有招待狀或是被介紹才能參加,極度秘密的沙龍,互相用面具覆蓋著臉並使用假名,無關身分地位,追尋一夜的歡快。

沙龍角落的貴妃椅,照理說應該很不顯眼的地方,卻已經因為先才漆黑的貴婦人的關係,變成人人注目的地方了。

被吻得幾乎要喘不過氣來的少女,好不容易終於被解放,喘著氣怒瞪著眼前微笑的女性。

「你給我適可而止一點!」

「嘻,這都是因為小姐您太可愛。」
盈盈淺笑,對於自己所做的注目行為,貴婦人一點歉意都沒有,甚至還非常享受這個狀況,親近過去舔去少女唇邊殘留的餅乾屑。

「你!」
一瞬間要揮過去的手,纖細的手腕馬上被捉住。

「您想引起更大的騷動嗎,嗯?」
說到騷動兩字,少女憤恨地咬著唇,可悲地無法反駁女人的意見,只能低哼地撇過頭,觀察會場的狀況。

多虧先才那個熱情的吻,現在他們已經成為了注目的目標,要不是這是個覆面沙龍,一直被這樣盯下去,還真不難保自己的身分被發現。

也許……不會被發現也說不一定。

先不論換上女裝的自己,在身旁的她的執事………現在應該叫做閨中密友才對,都已經這個打扮還會被發現真實身分的畫,那個人肯定是エリザベス了。

國家機密洩漏,這麼天大且棘手的事情,不用說當然是落到了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手中要解決,必須要找出洩漏者。

而追查了半天,唯一有可能洩漏出去的機會,就是這個沙龍了。

為了潛入這個沙龍,主僕兩人還費了一番功夫呢。
本來就是女性的シエル,只要換回女裝就沒有任何問題,問題是她的執事,一個過分高大的男人,做女性的打扮只有滑稽可言。

遺憾的是,シエル的煩惱完全是多餘的。

她的執事,不管怎麼樣做著跟人類一樣的打扮,模仿著人類的行為,也不能忽略他是惡魔這個事實。

對惡魔來說,將自己變化成女性的樣子並不是什麼難事,而且他以前也不是沒做過這種事情,只是萬萬沒有想過,在シエル身邊會需要做出這種打扮而已。

靠在沙發上,シエル忍不住偷覷身邊的女人。

就和男性打扮的時候一樣,女性打扮的セバスチャン,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擁有讓男人瘋狂女人忌妒的絕世美貌,和平常執事打扮的時候一樣,渾身上下散發出誘惑的荷爾蒙,像是放出花蜜的巨大艷花,誘惑著各種動物的靠近。

不管惡魔的表露出的性別為何,這個世界不論男女都會拜倒在他的腳前。

雪白豐滿的酥胸,充滿自我主張地幾乎要從衣服中蹦出,明明她什麼都沒有做,卻已經足夠妖嬈地讓シエル吞了口口水,無法直視她的胸部。

對於尚未發育的シエル來說,巨大的胸部是不可思議的東西,雖然母親和阿姨的紅夫人都是有著曼妙身材的女性,但是像セバスチャン這樣妖艷,就連シエル都是第一次見到。

對シエル來說,成熟女性的身體,比成熟男性的更來的令人好奇。

「嘻,不用那麼認真看著也沒關係,等一會兒會讓您盡量看得夠,要摸要吻都可以喔。」
突然摩擦在耳際不熟悉的女性高音,嚇得シエル差點就要跳開,還是セバスチャン的體重讓她無法移動,才沒做出更進一步引人注目的動作。

「誰……我、我才沒在看!」
盡可能壓低聲音,シエル幾乎是惱羞成怒地喊著。

明明就知道她的脾氣,還惡意調戲她的惡魔,真的是讓人氣得牙癢癢。

「真是不誠實的孩子呢。您熱情的視線,讓我幾乎就想在這裡脫下衣服,讓您好好看得夠呢。」
纖長的手指撫著她的嫩頰,セバスチャン另外一隻手輕勾著自己的衣領,愉快地享受シエル羞恥尷尬的模樣。

「不、不準脫!」
燒熱著雙頰,シエル努力阻止沒常識的惡魔作出有違貴婦人舉止的羞恥行為,一邊在心中後悔接受セバスチャン的提議。

本來還在竊喜,讓セバスチャン扮女裝的話,正是個可以挫挫他銳氣的好機會,未來有把柄可以讓她永久嘲笑。

沒想到,被揶揄玩弄的卻是她!

比起男性的セバスチャン,女性的樣子更讓她手足無措,惡趣味的惡魔更是毫不浪費這個可以堂堂正正在人前調戲她的機會,理所當然地放蕩挑逗,大方地表示她們的特殊關係。

妖嬈冶艷的貴婦人和楚楚可憐的清純少女,兩人間散發的官能淫猥的氣息,感染了整個會場,讓其他的貴夫人們也不自覺地臉紅心跳,和自已的對象眉目傳情了起來。

感覺得到周圍的視線,シエル的臉燒得更熱,不知道該怎麼拒絕,近在眼前幾乎要吻上她的セバスチャン。

即使外表從男性變成女性,那對在興奮狀態會如同般寶石閃爍緋光的眼眸,也沒有任何改變,被凝視的瞬間,彷彿靈魂就會被攝走般令人沉醉。

在妖魅的緋色視線下,シエル幾乎要連呼吸都方法都要忘記,僵硬著身體任由セバスチャン欺上她,美麗的紅唇沒有覆上她,只是輕輕擦過她的粉唇,

在嫩頰上落下輕吻,不熟悉的紅唇感觸讓シエル緊張到耳邊只聽得見心跳聲,還有她輕吐在身上的微熱呼吸。

貼得極近的兩人,柔軟的黑髮拂在她的頰邊,シエル可以清楚聞到獨屬於セバスチャン特殊香氣,蛋糕般柔軟相甜的味道,是她喜歡且令人安心的氣味。

柔軟的懷抱,對於早早就喪失母愛的シエル來說,是讓人手足無措的,特別是那不斷擠壓著她的雙胸,比エリザベス還要熱情的動作,對處女般矜持的シエル來說,實在是過度刺激了。

「放、放開……」
實在是忍不下去,シエル輕推著壓在她身上的體重。就算是場合允許,セバスチャン也做得太超過,一點都不像是有教養的淑女該做的事情。

「獵物來了。」
輕到只有シエル才聽得見的聲音,讓少女被情慾給迷濛的藍眼,瞬間閃爍起來,恢復了女王獵犬該有的模樣。

シエル非常清楚,憑著セバスチャン的能力,根本不需要使用眼睛,他也可以分毫不差地掌握這個沙龍中所有人的動靜,更不要說剛踏入這個地方的人了。

瞬間掃過室內,シエル馬上就在入口處發現了那個人,她們今天會如此打扮來到沙龍的真正原因──エディントン伯爵夫人。

年輕美麗的伯爵夫人,有著一頭美麗的金髮和碧綠的眼眸,高貴的教養和優雅的舉止,還有聰慧的頭腦及靈敏的反應,是白金漢宮中十分受歡迎的貴婦人,堪稱為英國貴婦人的代表,也是維多利亞女王陛下的侍女之一。

根據シエル主僕的調查結果,她很有可能就是賣出情報的人。
富有又聰明的伯爵夫人作出這種愚蠢的事情,實在是很難想像,因為她沒有必要這麼做。

為什麼エディントン伯爵夫人要做這麼做,就是她們要查明的真相了。

眼睛一瞇,シエル用力推開對她毛手毛腳的セバスチャン,趁セバスチャン還沒機會捉住她的時候,シエル一拉裙子就往前跑,突然的事情讓沙龍起了騷動,不明白粉色少女突然的反應。

但也只需要一秒,在場的貴婦人們就什麼都明白了。

染在少女雙頰上那羞恥可愛的薔薇色,美麗藍眸被朦朧情露給濕潤,在場的貴婦人們都不是沒有經驗的少女,對於粉紅少女嬌羞的反應,實在是可愛到讓人想要好好疼愛呢。

拉著裙子忘我地向前跑的少女,不看路的下場就是朝人撞去,雖然只是肩膀輕輕碰到,但卻會踩到長長的裙子。

可憐的悲鳴在會場中響起,在她差一點跌倒的時候,嬌小的身軀被人給扶住。

「不要緊嗎?」
拉住她的貴婦人,正好就是被シエル給擦撞到的人,也就是エディントン伯爵夫人。

「對、對不起……」
被シエル那楚楚可憐的水汪汪大眼給凝視的話,不論男女,哪怕是惡魔都會瞬間成為她的俘虜,眼前的女人自然也不例外。

「妳看來臉色不太好,要不要到那邊休息一下。」
扶著シエル的手肘,エディントン伯爵夫人親切安排。

「謝謝妳。」
揚起率直可愛的笑容,シエル乖巧地跟著她的腳步往一旁的椅子走去。藍色眼眸中的話語,只有熟悉她的セバスチャン才讀得出來。

毫無疑問,シエル已經引起了她的興趣,但也僅僅只是興趣的程度而已,就像在路上幫助了一個有困難的人,單純的同情心罷了。

シエル要的,可不只是同情心而已,必須讓她放下所有戒心,且完全推心置腹才可以。

要從他人口中套出什麼,方法其實非常簡單。

只要是能用的,不管是什麼東西シエル都會使用,只要能達到她的目的。

當シエル在伯爵夫人的安排下,在沙龍另外一邊的椅子上坐下的時候,セバスチャン也走了過來,笑吟吟地打招呼。

「我的小貓還真是給妳添麻煩了。」
在設定上,シエル是寵物セバスチャン是主人,,是在這個沙龍中才成立的關係。
雖然很明白セバスチャン會怎麼稱呼她,但是實際聽到還是讓シエル微熱了臉。

「………不、不會……」
セバスチャン進入她的視野的瞬間,エディントン伯爵夫人幾乎連自己是誰都快要忘了,毫不淑女地直勾勾地盯著她看,雙頰也少女般地酡紅了起來。

而セバスチャン的樣子,也終於讓シエル完全理解,書中所說傾國傾城的妖姬,也不過眼前的惡魔罷了。

美艷的惡魔要誘惑人類的靈魂使其墮落,可以說毫不費吹灰之力,較為讓シエル驚訝的,應該是エディントン伯爵夫人的性向才是。
比起作為主動的,伯爵夫人似乎更喜歡被人給寵愛的感覺,所以セバスチャン強大美麗的氣勢,馬上就俘虜了伯爵夫人,甚至可以說要她做什麼都行了。

 


後記:

執事x小姐,完全百合物!對GL苦手的人還請迴避
另外,對執事兩性具有……口味不夠重的,也請迴避

惡魔執事可會盡可能的玩弄,享受小姐嬌羞可愛的模樣喔﹝笑

 

澪雪 拜 27 Jun 2012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