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 Poison – 試閱

Sweet Poison

 

Yes, My Lady 1 收錄
媚藥篇

 

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鄉間大宅,雖然說是鄉下,不過距離倫敦也不算太遠。如果用高級的雙頭馬車全力奔馳的話,從倫敦過來只要二個小時不到。
只有深受王族信任,且有著淵遠歷史的上流貴族,才有資格獲領距離倫敦如此近的地方為自家領土,且將本宅建設於此。區區只是伯爵且不喜社交的一族,卻可以受封此領地,其理由只有極少數的人和在黑社會打滾的人們知道而已。

離倫敦極進的優點是,如果王族有什麼需要伯爵可以馬上飛奔前去;而缺點就是,隨時都會有突然從倫敦遠道而來連拜訪信都不寫的傢伙,擅自來拜訪玩樂破壞シエル一天的行程。

就像是現在這樣,セバスチャン面帶微笑地替主人和客人送上紅茶,那雙紅茶色眼眸中蘊藏的情緒,只有他自己和シエル明白而已。
說著自己不是貴族,不懂得寫拜訪信這種東西,洋洋灑灑地總是有藉口,就是被邪惡貴族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給委託管理中國人集團,青幫的幹部──劉。

如果只是單純的為了工作而來,那也就還好。

偏偏劉幾乎都只是來找シエル遊戲,玩玩盤打打撞球,完全浪費シエル的時間,阻礙セバスチャン所安排好的完美行程,讓セバスチャン對上劉的時候完全沒辦法有什麼好臉色。

雖然還是孩子氣好玩的年紀,不過シエル也對自己的工作相當負責,劉的拜訪通常不會打擾太多時間,除了……正好是有シエル討厭課程的一天,她就會用來客名義要セバスチャン取消課程。

教養對貴族來說是表現一個人的氣質和風度的養分,完美主義的セバスチャン,明明是個時間無限的惡魔卻有著人類以上的時間觀念,將シエル有限的時間做最大限度的利用,不管是教育工作還是休息,全部都完美安排到教人毫無變更的空間。

如此完美到令人可憎的惡魔,不服輸的シエル當然也不會乖乖受他擺佈,只要有機會讓他那張優雅從容的表情改變,シエル都會想要去試試看。

像現在這樣,明明知道セバスチャン因為今天的行程被破壞而不快,シエル完全是樂在其中,甚至還快樂地跟劉玩牌,就是要看セバスチャン變臉的樣子。 明明就是精明能幹能透徹看透事物本質的聰明才智,卻在這種事情上耍孩子脾氣,教セバスチャン只有哭笑不得的份。

「哎哎,還真是贏不過伯爵呢。」
放下了牌,劉愉快地笑著。

「當然啦,不過這種程度。」
一點都不懂得謙虛的孩子,這個字眼就是為了シエル而生的。

「其實呢,今天來找伯爵,是有件事情要呢。」
神神秘秘地笑著的劉,應該說,他永遠都是這樣表情讓シエル完全分不清楚他到底是有事還是沒事。

「嗯,說吧。」
多半又是得到了什麼黑社會的新情報,過來跟她報告吧。

身為管理英國黑社會的貴族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她也給予了一部份的權力給劉讓他管理倫敦東區黑社會的中國人,就算不用明說也知道,藉由這層關係劉不知道得到了多少利益,拿情報來給她這種回禮根本就不夠,不過大方的シエル也不會為了這種事情而計較。

「那麼,可以請執事君離開一下嗎。」
瞥了站在一旁的漆黑身影,劉依舊是神秘地笑著。

誰不知道セバスチャン是シエル的得力助手,像是漆黑影子般隨侍於主人身側的萬能執事,不管要談論公司的還是黑社會的事情,セバスチャン都會在一旁靜靜聆聽,代表著主人對執事的完全信任。

像劉這樣要求セバスチャン退場如此大膽且無禮的要求,就連シエル的阿姨紅夫人都不曾說過,敢說出這種話的劉到底是大膽還是找死,沒有人知道。
沉默了一下,シエル燦藍的眼瞥了一下,セバスチャン馬上就接受到主人的訊息,右手放在胸前輕輕一禮,不發出一點聲音地離開了房間。

「怎樣?」
交疊著雙腿,シエル傲慢地抬著下巴問道。

反正對セバスチャン那過分靈敏的耳朵來說,到底有沒有在房間內根本就不是重點,只要他想聽就一定聽得到,這種只是讓對方安心的一個手段而已。

「其實呢……我知道伯爵的所掛念的事情喔。」
用著曖昧笑容說著極度可疑的話語,劉的老套數大家都已經知道,隨便對他的話認真的傢伙就輸了。

「所以呢?」
挑著眉,シエル蔚藍的眼更顯得冰冷。

雖然劉是她所任命管理黑社會的人,但她也隨時都可以去掉他的職位,有必要的話甚至抹殺他毀掉整個青幫也不是什麼難事,因為她就是一路這樣走來,走在漆黑的泥沼,雙手染滿了血腥。

「我有好東西喔。」
站起身來到シエル身邊,劉微笑地彎下腰,附在耳際的聲音親近到連溫熱的呼吸都感覺得到。

沒有任何動作,臉色也毫不動搖,只有藍眼看著他的動作。

「這個。」
從寬大的袖子中滑出一小瓶東西,不發出聲音地落到シエル手邊。
「有了這個的話,可以稍微地讓那個人,露出困擾的表情喔。可以讓那個人………」
帶著笑的話語,讓シエル終於是有點動搖,瞪著他的藍眼也沒那麼的鋒利到幾乎要刺傷人。

「伯爵一定會喜歡的。」
任由小瓶在シエル手邊滾著,劉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為什麼這麼做?」
沒有拿起在手邊滾動的東西,シエル淡淡問著。

「嗯,當然是因為,我跟伯爵有一樣的想法啊。」
輕鬆地歡笑到幾乎可疑的程度,讓人分不清楚劉到底在想什麼。
「將冰冷的假面扯下,曝露出慌亂的真面目,光是想就很有趣了不是嗎?伯爵。」
劉的這番話,話中有話地根本就是在說她,讓シエル的耳朵都痛了起來。

「你要說的就只有這些嗎?」

「今天來拜訪伯爵的目的就是這個。」
甩著袖子,劉站了起來。

「セバスチャン。」

「少爺有什麼吩咐?」
連一秒都不用,シエル的呼喚聲剛落,漆黑的執事就輕輕打開門,右手放在胸前輕禮等著主人的命令。

「送客。」
端起還有溫度的茶,シエル輕啜著。

「是的,少爺。劉大人,這邊請。」
是趕人也好劉自己要回去也好,不管哪一個送客後少爺就可以回到安排好的行程上,對セバスチャン來說都是高興的事情。

待セバスチャン催促著劉的離去,シエル才拿起在手邊滾落的小瓶。

如同美酒般的色澤,讓人不自覺地聯想到他的眼眸。

可以讓扯下那個人冰冷的假面,請且極度混亂的東西………連這種事情都知道得這麼清楚,要不是有セバスチャン在身邊,幾乎會以為劉有派眼線在身邊監視她的一舉一動了呢。

「不過,劉還真是給了有趣的東西啊。」
揚起不懷好意充滿了惡作劇意思的笑,シエル開始計畫要怎麼運動這個東西才好了。

 

 


後記:

試閱到此為止的媚藥篇,每一篇都多少有點不同喔

 

澪雪 拜 04 July 2010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