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yage – 试阅

Voyage

 

Yes, My Lady 2 收录
成人版女伯爵篇

 

 

蓝天一望无际,灿亮的阳光金粉般洒在大地上,清爽的绿色气息随风吹来,晴朗温暖风和日丽的天气,是最适合出远门旅行的日子。

隆隆做响的火车平稳地前进,那是有着‘移动的宫殿’的美称,英国最高级的高速旅行用火车British Pullman。豪华的装潢和舒适的内装,是专门为了让贵族们可以更加享受长途旅行的乐趣,而特别设计的开发交通工具,不只是解决了长途火车旅行会有的不适,同时那沙龙般的奢华气氛,也让客人们大为满足。让贵族们在搭乘平民交通工具的同时,也可以拥有与平民划开界线的优越感。

车厢中听得见孩子们欢乐的声音,贵妇人们的谈笑还有男人们聊天的声音,衣香鬓影的如同午后的优雅茶会。正如沙龙列车这别名一样,火车中就像是真正的贵族沙龙般,让旅人们沉醉于欢乐的谈话和精致的美食中,将舟车劳顿的辛劳降到最低。

相较起外边的声音,头等车厢中又是最高级的房间,宽敞如同小客厅般的车厢,只有一对男女各据一边地坐着。

男方看上去快要三十岁,微乱的黑发落在脸边,长及背后的部分用缎带束在脑后,像是十分享受着旅行的样子,他愉快地嘴角上扬著。修长结实的腿优雅地翘著,简单朴实的西装完全无法掩盖他的气度,仅仅只是坐着,那份优雅尊贵就已经让人崇敬,微笑的俊颜和红茶色眼眸流露出来的堕落诱惑,就连侍奉神的修女也会芳心乱颤。

坐在对面的年约十八岁的少女,可不像他一样好心情,一张美丽的小脸不快地紧绷著,看都不看一眼对面的男人,蓝宝石般眼眸望着窗外高速流逝的风景,但其实什么都没有进入她的眼中。

“呵,您想要维持这个表情到什么时候呢?不管在任何场合,都要露出优雅微笑才是淑女喔。夫人。”
刻意加重的称呼,终于是让女人回过头来。

“闭嘴。”

“哎呀哎呀,有教养的淑女是不能这样说话喔。”
明明就是被骂了,但他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样子,反而更加愉快地享受着状况。
“好不容易做着如此淑女的打扮,内在却没有个淑女的样子。看样子,我似乎必须从头来过一次淑女教育了呢。”

打量着眼前的少女,セバスチャン非常非常满意自己的打扮能力。

纯白的蕾丝衬衫搭配宝蓝色的外套和长裙,用低调华丽的黑和深蓝做为装饰配色,衬托出她的优雅华贵和姣好身材。蓝灰色的长发梳上去用珍珠发针固定,深蓝色的帽子上别著鲜花和纯白蕾丝,绝美的容颜用面纱遮掩的同时,也让人无法注意到她双色不同的眼眸。
不管谁看到眼前的少女,都绝对不会将她跟女王的猎犬、恶的贵族、黑社会的统治者的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连在一起,只会为她的美而倾倒而已。
过去被称为驹鸟的可爱且可怜的少女,在岁月的流逝下成长了许多,有了成熟女性才会散发的性感魅力的同时,那份不可侵犯的高贵清纯依旧是没有改变。这矛盾的气质,让少女变得更美,更加诱人,近乎魔性的魅力可以轻易俘虏所有人;包括恶魔。

“少说风凉话!这一切还不都是你的错。”
虽然嘴上不快地斥骂着,但她的声音比起愤怒,更多的是拼命掩饰的尴尬和害羞。

“哎呀哎呀,怎么会变成我的问题了呢。”
人类还真的是喜欢转嫁责任的生物,恶魔无奈地苦笑抱怨著。

“都是你出的馊主意,让我做这种打扮,然后…然后……”
后面的事情,害羞的シエル没有办法继续说下去。

“我只是做出最好的提议,而下决定同意这一切的,都是小姐您啊。”
愉快地笑着,セバスチャン轻轻松松地撇清所有责任。

咬咬牙,对于セバスチャン的话,シエル可悲地完全没有反驳的能力。

身为世袭贵族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在女王的厚爱下,不只有着伯爵的头衔,在伦敦近郊有着令人羡艳的大宅外,甚至还有自己的领地可以收取税金。不只是家产而已,同时也还是英国第一的玩具公司ファントム的社长的她,拥有的财产大概三辈子都挥霍不完,是人人羡慕的理想贵族。

拥有荣耀的同时,也相对背负责任和义务,シエル不只是要做好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身为女王的猎犬的工作管理黑社会以外,她也是一名领主,需要治理领土统驭领民,给予他们最好的生活。

巡视领地,是领主的基本工作之一。
和一般居住在自己领地的领主不同,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身为女王的猎犬,需要在女王随时看得到的地方,管理女王的庭院的同时也接受女王的监视,如此的她无法顾及自己的领地,只能从陈情书的方式来了解当地发生的事情。

忙碌的シエル,虽然无法定期地来到领地了解状况,但至少一定要拨出一点时间来,竭尽自己身为领主的义务和责任。
好不容易终于是抽出了点时间,在セバスチャン提出这个已经被搁置将近一年的行程时,也同时提出了一个主意。

“少爷,关于这次的领地巡察,我有个建议。”

“嗯,说吧。”

“平常您总是以领主的身分被欢迎,只看得到被安排好的地方,对于您想要看到隐藏的污垢的这点,我认为稍稍的不妥。”

“嗯……是没错。”
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领地平常交给他人管理,当地的管理者是否做得好,正如セバスチャン所说,在被安排的观光行程中,事实上是什么都看不到。

如果有任何她感到疑惑的事情,不用说,肯定早就会在她到达之前被掩盖被收拾,领主的她只是风风光光地来欣赏,然后被送走,无法真的知道管理者是否有真的好好管理,是不是有任何不当的事情发生。
セバスチャン的话其实早就是シエル担心的事情,只是平常她也被许多事情给追着团团转,没有太多余的时间去烦恼这档事情。

“既然这次已经安排出时间去视察,可以的话我建议,以观光旅行的名义,不会惊动到任何人地视察领地,您意下如何呢?”

“…………嗯,就交给你去安排吧。”

“是的。”

也许是太过于习惯了身为执事的セバスチャン,经常让她忘记了セバスチャン的真正身分是个恶魔。

是的,恶魔永远都是恶魔,不管用多么美丽的外表来掩饰,其低劣的本性永远永远都不可能会改变。看似忠贞良好的建议,就像是包著糖衣的毒药,只是用来掩饰暗藏于其中的恶趣味罢了。

来到出发当日,セバスチャン准备出来的东西,让シエル呆怔地张著嘴,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自己的震惊。

“这是什么东西?”
看着セバスチャン捧出来的衣服,シエル尽力压抑怒气地问著。

“这些是今天要穿的衣服。”
恭敬地回答主人的问题,セバスチャン继续将其他搭配衣服的配件摆上,确定一切就绪才伸出手,请主人起身更衣。

“我说,这些都是女装吧。”
瞪着那些轻飘飘的蕾丝,优雅华丽的裙装还有搭配的小饰品,面对这些东西,シエル有一百万分的不愿意。

“是的,这些都是女装。”
优雅微笑的セバスチャン,像是没看到シエル的臭脸地回答。

相较于数年前,已经十八岁的シエル早已脱离了少年那分不清前后的干扁身材,成长后的女人身躯,那妩媚诱人的曲线教人血脉振奋,セバスチャン也找来了更多让她换穿女装的机会和借口。
不只是打扮的机会变多了而已,衣柜中的女装也在シエル不知道的时候增加了许多。

不需要像过去一样,小心翼翼拘泥着她近乎没有的曲线来挑选衣服,相反的这纤细诱人的美丽曲线,在剪裁良好的衣着上可以表现更多,也让喜欢打扮她的セバスチャン在工作上增添了许多乐趣。

对シエル来说,穿女装并不是那么让人排斥的事情。而且,她知道セバスチャン喜欢看她穿女装的样子,这偶尔为之的打扮对彼此来说就像是情趣一样,仅仅只会在口头上放出一点不成意义的小小挣扎,并不会真的去拒绝。

真正让シエル产生抵抗的理由是,她这难得的女装扮相会让周遭的人一起欣赏,鲜少如此打扮的她对人们的眼光感到不自在,即使傲慢的她可以说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但被当成珍奇小屋里面的动物来看待,不管怎么说都不让人觉得好受。
特别是,被不怀好意几乎是想要剥光她的视线给打量,会让シエル的身体想起不愉快的过去,才是她不喜欢以女装露面的原因。

不拒绝穿女装的シエル,却讨厌女装打扮出现在人前,不了解人类纤细感情的セバスチャン永远不会知道,每次都苦口婆心到几乎死缠烂打地,才好不容易让シエル换上衣服。

“去领地视察穿这种东西做什么?碍手碍脚。”
双手环胸坐在床边,シエル等着他拿出个好理由。

“恕我失礼,就因为少爷您要去领地视察,才更需要做如此打扮。矮小的独眼少年,事实上少爷您领主的形象已经在领民心中根深蒂固。就算没有事先通知好了,只要您一到达,一样会被以领主的身分给欢迎,那您的微服出巡不就失去意义了吗。”

“矮小是多余的………”
即使早就习惯了セバスチャン的毒舌,每次听见还是会让她忍不住想要抗议。

“啊啊,真是失礼了。如我前述,您如果不做些特别的打扮,轻易地就被认出身分,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以领主的身分出现,接受款待会比较妥当呢。”

虽然不甘心,但是セバスチャン所说的话十分正确,让她完全没有反驳的余地。

女装打扮确实是比较方便,也不会被人给猜疑。有需要的时候,セバスチャン替她换回男装也是简单不过的事情,以微服出巡为前提的话,确实是没有比女装打扮更好的点子。

特别是,女装的她没有多少人认得,要做任何事情都很方便也是不争的事实。
只是,就这样将女装的样子轻易披露在人前,シエル的心中还是有着抵抗感。

过去是为了完成女王给予的工作,无可奈何的女装和假身分就算了。
虽然セバスチャン说的没错女装是最好的选择,但也不代表她非得这么做不可。
不见得要穿女装,她也可以跟セバスチャン打扮成普通的旅客还是什么的,一样可以以旅人的身分进入自己的领地游荡,这点シエル相信绝对没有问题。

无言望着セバスチャン,シエル等着他的计画说明。

“相信您也知道,比起两位男性的出游,一对男女出双入对的样子,更不会让人起疑。”

“嗯。”
就因为不容易起疑问,所以シエル才会在同意在工作上穿女装。就算她不喜欢,为了工作的顺利和效率,这种程度的事情她还可以忍耐。

“而不瞒您说,我已经用ミカエリス夫妇的名义预约好了一切的行程了。”

“什……你说什么!”
再也忍不住,シエル跳了起来喊著。

“我已经用ミカエリス夫妇的名义预约好了一切。”
不怕死的,セバスチャン再一次微笑说出,毫不担心自己是扔下了什么炸弹出去。

“你、你、你……”
结结巴巴地,シエル一下子找不到话来说这个过度自做主张的仆人。
“为什么这么自做主张!”
和惊讶的声音相反的,小脸整个俏红了起来,艳丽的色泽是因为她想起了前几次和セバスチャン伪装夫妇的事情。

和セバスチャン假扮夫妇并不是第一次,只是这个称呼……ミカエリス夫人这个称呼,会让她不自觉地烧红了脸,心跳加速地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才好。

“自做主张真的是非常抱歉,毕竟以小姐您的年纪,再继续以家庭教师和小姐相称实在是不太恰当。如果夫人带着执事一人出门,会太受到人们注目。虽然是非常逾越,不过我认为这是最妥当的方法。”
右手放在胸前,セバスチャン以非常冷静且事务的口吻说明。那副忠心于工作的样子,不知为何让シエル十分烦躁,一瞬间有着取消计画的冲动。

“……只是因为计画上较容易编排的关系啊。”
问出口的瞬间,胸口隐隐做痛的感觉,シエル不断告诉自己,这一切都只是错觉而已。

“以工作上来说,是这样没错。”

“………是吗。”

“非常逾越地,不管于公于私,我都认为这是最恰当的方法。”

“于私?”

“ミカエリス夫人,这不是十分美好的称呼吗。”
优雅愉快的微笑,瞬间让シエル的小脸爆红了起来,尴尬的眼无法直视地偏了开,那副连耳根都红透的样子让セバスチャン低笑,必须用所有的理智去压抑自己,才不会就这样吻了上去。

过了几分钟,才看见她嚅嗫了下双唇。

“随你喜欢。”
声音小到只有恶魔的耳朵才听得见,当然セバスチャン也听得一清二楚。

“感谢小姐。”
右手放在胸前,セバスチャン恭敬地弯身致意,即使他想要摆出忠诚的执事样子,但上扬的嘴角很可惜地已经完全露出他的恶魔本性了。

“小姐,是更衣的时间了。”
面对セバスチャン低声的催促,シエル沉默了一下,终于是放弃挣扎地伸出手,让セバスチャン替她更衣。

乖乖地像人偶让セバスチャン摆弄她的装扮的时候,耳边似乎听得见他哼起了歌的呼吸。

“…………女装就这么好啊。”
冷冷地看着跪着替她穿鞋的セバスチャン,シエル还是忍不住表达意见了。

“不,并不一定是女装,装扮您是我的乐趣之一。只是小姐您鲜少做如此打扮,会让我犹豫该让您穿什么比较好呢。”

“一个两个都把我当更衣娃娃啊。”
没好气地啐了可恶的恶魔,シエル无法理解为什么她周围的人都喜欢打扮她,都爱让她穿上各种不同的衣服。

“呵,那是因为小姐您打扮起来十分美丽,才有打扮您的乐趣啊。”
セバスチャン非常理解エリザベス小姐和专属裁缝师,争着想要将已经很可爱的主人打扮得更可爱的心情。只是打扮シエル的乐趣是属于他的,セバスチャン说什么都不会将这个权利给让出去。

就算シエル想要抢回去,セバスチャン也完全不愿意。

“那么,趁著时间还早,我们出发吧。准时搭上火车的话,到达领地的时候应该是傍晚,可以在柔软的床上睡上一觉呢。”
牵起シエル的手,セバスチャン完全就是护送在淑女的绅士,英俊优雅地让人芳心颤抖。

“既然你说都安排好了,那可别让我失望啊,セバスチャン。”

“我会尽力让您满意,我的小姐。噢,应该是夫人才对,ミカエリス夫人。”

“呜……”
虽然已经听了很多次,但不熟悉的称呼还是让シエル红了脸,像是还不习惯夫姓的新婚夫人一般,害羞的样子让セバスチャン有种想要无视行程,就这样将她压倒在床上渡过一整天的冲动。

“除、除非必要,不、不然不准这么称呼我!”
也许是她的错觉也说不一定,每当セバスチャン这么称呼的时候,他发出的声音就跟床第间低哑媚惑的声音一样,充满著恶魔诱惑的嗓音,就算是シエル也无法完全免疫。

“哎呀,不然该怎么称呼才好呢?又不能称呼您小姐,夫人您又不喜欢…”

“………叫名字…不就好了?”
虽然让他称呼名字也会让她害羞,但总比夫人来得好。

“不行的呢,称呼名字什么。”
シエル的提议,セバスチャン苦笑反对。

“为什么?”
都已经假扮夫妻了,不会再说什么……身为执事直接称呼主人的名字实在是过于逾越惶恐,这种破烂理由了吧。

“因为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妳的名字。”
用床第间媚惑的音色呼唤着她的名字,低低在耳边响起的时,让シエル感到晕眩,需要数秒才能消化他充满独占的发言。
“シエル……”
溼热的舌头钻入她的耳中,太过直接且突然的刺激让シエル不自觉地发出娇吟,酥麻的身体也差点软了下去。
“我也喜欢直接这样称呼妳,不过…只有在我们独处的时候。”

“为、为什么…”
小手推着他不断落下的吻,シエル拒绝他用这种方式转移焦点。

“因为这样别人就知道了妳的名字。エリザベス小姐和侯爵夫人已经够让人忌妒了,请别再增加其他人好吗?”
捧着她的小脸,セバスチャン一边说一边落下著吻。

“啊…只、只不过是名字,有需要这样?”
シエル工作中总是编个假名,那是因为不希望别人称呼她的本名,并不代表她不喜欢セバスチャン这样叫她。

“当然,请不要小看了恶魔的独占欲。”
轻轻咬上她推拒自己的手,セバスチャン微笑着。

“所以夫人什么,也是你用来宣示主权的?”
在人类说法就是,这女人已经是我的,其他人都不准觊觎的意思。

“呵,不愧是小姐。”
马上就可以猜到了他的目的,让セバスチャン十分赞许。

“恶趣味。”

“我就当作是您的赞美收下了。”
勾起小脸,セバスチャン用自己的覆蓋上她花瓣般柔软的唇。开始只是互碰的吻,几个轻啄后吻也渐渐加深,分出不来是谁先开始,缠绵的唇舌谁都不愿意先离开,交换著呼吸品味着彼此的味道,除了对方外什么都感觉不到的世界,一直到シエル呼吸困难才好不容易被解放。

舔着她唇边的湿痕,セバスチャン不管再怎么意犹未尽,他还是得在这里停下,不然就真的赶不上火车的时间了。

无奈地硬生生压下自己的欲望,セバスチャン快手快脚地准备着出游的事情。

只有他们两人的旅行,要继续做些什么对セバスチャン来说都是有可能的,他只要不要误了行程让可爱的主人生气就好了。

用最快速度来到火车站,已经事先买好了头等火车票,选择最高级的车厢,让シエル就算是旅行都不会有任何不适,是セバスチャン细心体贴的地方。
让主人过著最舒适最优雅的生活,虽然是执事的工作没错,但同时也是セバスチャン宠爱她的表现。就算是出门在外,セバスチャン也绝不允许シエル受到一丁点的委屈,哪怕是交通工具也一样。

虽说セバスチャン也可以带着シエル,用自己的双脚前进,但如此的移动容易对她造成负担,且没事不希望他动用恶魔力量的主人,要是为了这种小事带着她在空中奔驰,恐怕会被主人给训斥吧。

做事一向讲求有模有样的セバスチャン,旅行当然也要有旅行的样子,牵着手提着行李箱出门,才像是夫妻旅行,这是セバスチャン从人类的社会环境所学习到的知道。
选择了最高级火车的头等车厢中的顶级房间,再怎么舒适毕竟也是火车旅行,多少会有点癫波,而如何将这些意外降到最低,就要看セバスチャン的能力了。

将一切琐碎的事情都交给セバスチャン,シエル站在月台上感觉著迎面吹来的风,小心让自己的帽子不要被风给吹走,以免遮掩的眼睛被其他人给看见,对于周围投射过来的视线和轻声细语,シエル丝毫没有去注意。
本来就是我行我素,不会去跟他人同流合污的シエル,他人投来的视线,无论是羡是妒;他人对自己的评价,不管是褒是贬,都不是她需要介怀的事情。

不管到任何地方,シエル身边永远不缺乏围着她的人。当然シエル也很清楚,那些人不是冲着她的伯爵地位,女王猎犬的权力,获利可观的玩具公司的社长,只要她舍去了这一切,成为一个普通的女性的时候,这些骚扰她的视线就会消失,シエル一直以为是如此。

当她恢复女装的时候,シエル也就不像是平常那样神经紧绷,非常放松地站在一边,蓝色的视线甚至追上了在空中嬉戏的麻雀,想着他们会飞到哪里去。

虽然已经十八岁了,但因为身高的关系还是看起来比同年龄的人来得幼小的她,现在怎么看也最多也只有十六岁而已。一个人站在月台上的美少女,蓝色的裙摆在微风中扬起美丽的弧度,裙子底下的靴子和白蕾丝若隐若现,让附近的年轻人看得呼吸加速,心中盘算着要怎么上前打招呼。
完全不用考量她的身外之物,光是シエル本人站在那边,就已经足够将人们给迷得团团转,如同寒空冷月般让人想要伸手抓上,那种连恶魔就无法自拔的魔性魅力,很可惜的シエル本人毫无自觉。

感觉得到人们觊觎自己猎物的视线,セバスチャン回过头去,却不见シエル对这些近乎侵犯的眼神有什么反应。即使是男装的时候也一样,シエル不懂得去闪躲这些觊觎她的可恶视线,对自己的魅力毫无概念的可爱主人,每每都只有让セバスチャン伤脑筋的份。
结束自己手上的工作,セバスチャン来到シエル身边。

“夫人。”

刻意选择所有人都看得到的角度,セバスチャン在呼唤的同时,也伸出手环住她的纤腰。

“咦…嗯?”
极度要求女性的贞洁性,比过去都还要严格约束男女关系的维多利亚女王统治的这个英国,在公众场合对女性做出过度亲密的行为,都会成为社会与论的对象。

像现在这样,セバスチャン伸手环住シエル的腰,将两人的距离拉得更近的时候,就算是对他人的视线毫不介意的シエル,都听见了周围一阵哗然的骚动。

“放、放开!”
就算是夫妻也不能亲密,这就是维多利亚王朝。
如果是私下的场合还好,突然在公众场合露出独占欲的セバスチャン,让シエル害羞地推著。

“不,才不能放开呢。”
在シエル推拒中,セバスチャン将她环得更紧,几乎是要贴入他的怀中的样子,让シエル烧红了脸,小手挣扎地推著,完全不知道セバスチャン的目的就是要做给人类看。

虽然是执事但也是恶魔,知道人类社会的常识并不代表他必须要遵守。
宣示所有权且画出地盘,这是所有雄性的本能,而他也就这么做了。

勾起シエル的小脸,不管她的讶异和周围的众目睽睽,セバスチャン就这样印上了她的唇。

抵抗而紧闭着的双唇,灵活的红舌诱惑地轻舔著,在她因为痕痒而微张的瞬间,セバスチャン马上侵入其中,不顾她的拒绝硬是勾起粉舌与她缠绵。

“啊、嗯…放……”
不顾场合的亲热,亲吻的暧昧水声从耳朵侵犯著シエル的意识,好不容易推了下セバスチャン,让他的吻稍微放松了点。以为要被解放的时候,事实上セバスチャン只是换个角度,可以更贪婪无忌地索求她。

诱惑浓郁的长吻,灵活蠢动的舌不只是蹂躏シエル的粉舌,同时也将她的意识弄得迷濛,酥麻的感觉让娇小的身体发热的同时,也让她酥软地使不上力,几乎就要这样溶化在他的怀中。

浓厚的吻让周围的人都讶异,不知道是要继续看下去,还是该转过头去才对。确实在眼前上演的亲热场面,对于封闭封建的人们实在太过于刺激了。
从拒绝变得双颊绯红诱人的少女,从鼻子漏出的甜美喘息,无一不让周围的人心跳加速,就连呼吸都变得粗重。

“啊、嗯……”
シエル好不容易被解放的时候,诱人的娇喘和牵引在两人间长长的银白丝线,仅仅只是这样,就让月台上的空气一口气变得淫糜起来,不论男女都被他们的亲热给影响,都不自觉地吞了口口水期待继续看下去。

将娇红著脸喘气的シエル搂入怀中,娇羞可爱的脸庞,独占欲过剩的セバスチャン,才不会随意让其他人看见。
宣示主权的目的已经达到,再来就不是セバスチャン烦恼的问题了。

被搂在怀中的シエル好不容易是平抚呼吸,意识到セバスチャン到底是做了什么惊人的事情,正想要开口训斥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的时候,火车也在这个时候进站,时间恰好到她根本没时间说些什么,就被セバスチャン直接带往头等车厢了。

用自己的方法跟セバスチャン抗议,シエル故意跟他分得远远的,看也不看他一眼,让セバスチャン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

摆出拒绝态度对セバスチャン是最有效的,没有过多久,先低头认输的就是他,好言好语地逗著主人,希望她恢复心情。只是恶魔的好言好语,充斥着恶趣味的言语,在人类来说也不是什么好话,更不可能让シエル已经恶劣的心情急速好转。

“为什么突然做这种事情啊……笨蛋……”
比起怒气,更多是尴尬和害羞,シエル怎么样都无法释怀地抗议著。

“为什么不可以呢?”
シエル的抗议,セバスチャン理所当然的邪肆微笑回应。
“对我的小姐露出那种打量的目光,像是在评定着食物味道的眼色的时候,我不应该表示什么吗?”

象征著堕落和不受规制的恶魔,连神的规矩都不放在眼中的他,人类社会的规范更是不在他的眼中,特别是跟他的主人相关的事情,恶魔更是完全放任本能出手。

“食物……你……”
这回答让シエル一下子都没力气了。

该说是恶魔跟人类无法好好沟通,还是说这笨蛋根本就不善言词,打量食物味道对恶魔来说,或许是最原始最本能的说法,因为对他来说猎物的价值也不过如此,只是在人类听来,怎么样都不是让人喜欢的说法。

不管两人之间的关系演变成什么状况,觅食者和食物的关系永远不变,即使シエル非常理解这个事实,从他的口中说出的瞬间,胸口还是不自觉地隐隐作痛;连她都不知道原因的。

 


后记:

Yes, My Lady 2中的最长短篇,领地视察篇,基本上就是甜甜甜甜HHHHH的内容就是了﹝笑

长大版的ミカエリス夫人的后续篇~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