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yage – 試閱

Voyage

 

Yes, My Lady 2 收錄
成人版女伯爵篇

 

 

藍天一望無際,燦亮的陽光金粉般灑在大地上,清爽的綠色氣息隨風吹來,晴朗溫暖風和日麗的天氣,是最適合出遠門旅行的日子。

隆隆做響的火車平穩地前進,那是有著『移動的宮殿』的美稱,英國最高級的高速旅行用火車British Pullman。豪華的裝潢和舒適的內裝,是專門為了讓貴族們可以更加享受長途旅行的樂趣,而特別設計的開發交通工具,不只是解決了長途火車旅行會有的不適,同時那沙龍般的奢華氣氛,也讓客人們大為滿足。讓貴族們在搭乘平民交通工具的同時,也可以擁有與平民劃開界線的優越感。

車廂中聽得見孩子們歡樂的聲音,貴婦人們的談笑還有男人們聊天的聲音,衣香鬢影的如同午後的優雅茶會。正如沙龍列車這別名一樣,火車中就像是真正的貴族沙龍般,讓旅人們沉醉於歡樂的談話和精緻的美食中,將舟車勞頓的辛勞降到最低。

相較起外邊的聲音,頭等車廂中又是最高級的房間,寬敞如同小客廳般的車廂,只有一對男女各據一邊地坐著。

男方看上去快要三十歲,微亂的黑髮落在臉邊,長及背後的部分用緞帶束在腦後,像是十分享受著旅行的樣子,他愉快地嘴角上揚著。修長結實的腿優雅地翹著,簡單樸實的西裝完全無法掩蓋他的氣度,僅僅只是坐著,那份優雅尊貴就已經讓人崇敬,微笑的俊顏和紅茶色眼眸流露出來的墮落誘惑,就連侍奉神的修女也會芳心亂顫。

坐在對面的年約十八歲的少女,可不像他一樣好心情,一張美麗的小臉不快地緊繃著,看都不看一眼對面的男人,藍寶石般眼眸望著窗外高速流逝的風景,但其實什麼都沒有進入她的眼中。

「呵,您想要維持這個表情到什麼時候呢?不管在任何場合,都要露出優雅微笑才是淑女喔。夫人。」
刻意加重的稱呼,終於是讓女人回過頭來。

「閉嘴。」

「哎呀哎呀,有教養的淑女是不能這樣說話喔。」
明明就是被罵了,但他一點都沒有生氣的樣子,反而更加愉快地享受著狀況。
「好不容易做著如此淑女的打扮,內在卻沒有個淑女的樣子。看樣子,我似乎必須從頭來過一次淑女教育了呢。」

打量著眼前的少女,セバスチャン非常非常滿意自己的打扮能力。

純白的蕾絲襯衫搭配寶藍色的外套和長裙,用低調華麗的黑和深藍做為裝飾配色,襯托出她的優雅華貴和姣好身材。藍灰色的長髮梳上去用珍珠髮針固定,深藍色的帽子上別著鮮花和純白蕾絲,絕美的容顏用面紗遮掩的同時,也讓人無法注意到她雙色不同的眼眸。
不管誰看到眼前的少女,都絕對不會將她跟女王的獵犬、惡的貴族、黑社會的統治者的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連在一起,只會為她的美而傾倒而已。
過去被稱為駒鳥的可愛且可憐的少女,在歲月的流逝下成長了許多,有了成熟女性才會散發的性感魅力的同時,那份不可侵犯的高貴清純依舊是沒有改變。這矛盾的氣質,讓少女變得更美,更加誘人,近乎魔性的魅力可以輕易俘虜所有人;包括惡魔。

「少說風涼話!這一切還不都是你的錯。」
雖然嘴上不快地斥罵著,但她的聲音比起憤怒,更多的是拚命掩飾的尷尬和害羞。

「哎呀哎呀,怎麼會變成我的問題了呢。」
人類還真的是喜歡轉嫁責任的生物,惡魔無奈地苦笑抱怨著。

「都是你出的餿主意,讓我做這種打扮,然後…然後……」
後面的事情,害羞的シエル沒有辦法繼續說下去。

「我只是做出最好的提議,而下決定同意這一切的,都是小姐您啊。」
愉快地笑著,セバスチャン輕輕鬆鬆地撇清所有責任。

咬咬牙,對於セバスチャン的話,シエル可悲地完全沒有反駁的能力。

身為世襲貴族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在女王的厚愛下,不只有著伯爵的頭銜,在倫敦近郊有著令人羨艷的大宅外,甚至還有自己的領地可以收取稅金。不只是家產而已,同時也還是英國第一的玩具公司ファントム的社長的她,擁有的財產大概三輩子都揮霍不完,是人人羨慕的理想貴族。

擁有榮耀的同時,也相對背負責任和義務,シエル不只是要做好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身為女王的獵犬的工作管理黑社會以外,她也是一名領主,需要治理領土統馭領民,給予他們最好的生活。

巡視領地,是領主的基本工作之一。
和一般居住在自己領地的領主不同,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身為女王的獵犬,需要在女王隨時看得到的地方,管理女王的庭院的同時也接受女王的監視,如此的她無法顧及自己的領地,只能從陳情書的方式來了解當地發生的事情。

忙碌的シエル,雖然無法定期地來到領地了解狀況,但至少一定要撥出一點時間來,竭盡自己身為領主的義務和責任。
好不容易終於是抽出了點時間,在セバスチャン提出這個已經被擱置將近一年的行程時,也同時提出了一個主意。

「少爺,關於這次的領地巡察,我有個建議。」

「嗯,說吧。」

「平常您總是以領主的身分被歡迎,只看得到被安排好的地方,對於您想要看到隱藏的污垢的這點,我認為稍稍的不妥。」

「嗯……是沒錯。」
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領地平常交給他人管理,當地的管理者是否做得好,正如セバスチャン所說,在被安排的觀光行程中,事實上是什麼都看不到。

如果有任何她感到疑惑的事情,不用說,肯定早就會在她到達之前被掩蓋被收拾,領主的她只是風風光光地來欣賞,然後被送走,無法真的知道管理者是否有真的好好管理,是不是有任何不當的事情發生。
セバスチャン的話其實早就是シエル擔心的事情,只是平常她也被許多事情給追著團團轉,沒有太多餘的時間去煩惱這檔事情。

「既然這次已經安排出時間去視察,可以的話我建議,以觀光旅行的名義,不會驚動到任何人地視察領地,您意下如何呢?」

「…………嗯,就交給你去安排吧。」

「是的。」

也許是太過於習慣了身為執事的セバスチャン,經常讓她忘記了セバスチャン的真正身分是個惡魔。

是的,惡魔永遠都是惡魔,不管用多麼美麗的外表來掩飾,其低劣的本性永遠永遠都不可能會改變。看似忠貞良好的建議,就像是包著糖衣的毒藥,只是用來掩飾暗藏於其中的惡趣味罷了。

來到出發當日,セバスチャン準備出來的東西,讓シエル呆怔地張著嘴,無法用言語來表達自己的震驚。

「這是什麼東西?」
看著セバスチャン捧出來的衣服,シエル盡力壓抑怒氣地問著。

「這些是今天要穿的衣服。」
恭敬地回答主人的問題,セバスチャン繼續將其他搭配衣服的配件擺上,確定一切就緒才伸出手,請主人起身更衣。

「我說,這些都是女裝吧。」
瞪著那些輕飄飄的蕾絲,優雅華麗的裙裝還有搭配的小飾品,面對這些東西,シエル有一百萬分的不願意。

「是的,這些都是女裝。」
優雅微笑的セバスチャン,像是沒看到シエル的臭臉地回答。

相較於數年前,已經十八歲的シエル早已脫離了少年那分不清前後的乾扁身材,成長後的女人身軀,那嫵媚誘人的曲線教人血脈振奮,セバスチャン也找來了更多讓她換穿女裝的機會和藉口。
不只是打扮的機會變多了而已,衣櫃中的女裝也在シエル不知道的時候增加了許多。

不需要像過去一樣,小心翼翼拘泥著她近乎沒有的曲線來挑選衣服,相反的這纖細誘人的美麗曲線,在剪裁良好的衣著上可以表現更多,也讓喜歡打扮她的セバスチャン在工作上增添了許多樂趣。

對シエル來說,穿女裝並不是那麼讓人排斥的事情。而且,她知道セバスチャン喜歡看她穿女裝的樣子,這偶爾為之的打扮對彼此來說就像是情趣一樣,僅僅只會在口頭上放出一點不成意義的小小掙扎,並不會真的去拒絕。

真正讓シエル產生抵抗的理由是,她這難得的女裝扮相會讓週遭的人一起欣賞,鮮少如此打扮的她對人們的眼光感到不自在,即使傲慢的她可以說不在乎別人怎麼看她,但被當成珍奇小屋裡面的動物來看待,不管怎麼說都不讓人覺得好受。
特別是,被不懷好意幾乎是想要剝光她的視線給打量,會讓シエル的身體想起不愉快的過去,才是她不喜歡以女裝露面的原因。

不拒絕穿女裝的シエル,卻討厭女裝打扮出現在人前,不了解人類纖細感情的セバスチャン永遠不會知道,每次都苦口婆心到幾乎死纏爛打地,才好不容易讓シエル換上衣服。

「去領地視察穿這種東西做什麼?礙手礙腳。」
雙手環胸坐在床邊,シエル等著他拿出個好理由。

「恕我失禮,就因為少爺您要去領地視察,才更需要做如此打扮。矮小的獨眼少年,事實上少爺您領主的形象已經在領民心中根深蒂固。就算沒有事先通知好了,只要您一到達,一樣會被以領主的身分給歡迎,那您的微服出巡不就失去意義了嗎。」

「矮小是多餘的………」
即使早就習慣了セバスチャン的毒舌,每次聽見還是會讓她忍不住想要抗議。

「啊啊,真是失禮了。如我前述,您如果不做些特別的打扮,輕易地就被認出身分,那還不如一開始就以領主的身分出現,接受款待會比較妥當呢。」

雖然不甘心,但是セバスチャン所說的話十分正確,讓她完全沒有反駁的餘地。

女裝打扮確實是比較方便,也不會被人給猜疑。有需要的時候,セバスチャン替她換回男裝也是簡單不過的事情,以微服出巡為前提的話,確實是沒有比女裝打扮更好的點子。

特別是,女裝的她沒有多少人認得,要做任何事情都很方便也是不爭的事實。
只是,就這樣將女裝的樣子輕易披露在人前,シエル的心中還是有著抵抗感。

過去是為了完成女王給予的工作,無可奈何的女裝和假身分就算了。
雖然セバスチャン說的沒錯女裝是最好的選擇,但也不代表她非得這麼做不可。
不見得要穿女裝,她也可以跟セバスチャン打扮成普通的旅客還是什麼的,一樣可以以旅人的身分進入自己的領地遊蕩,這點シエル相信絕對沒有問題。

無言望著セバスチャン,シエル等著他的計畫說明。

「相信您也知道,比起兩位男性的出遊,一對男女出雙入對的樣子,更不會讓人起疑。」

「嗯。」
就因為不容易起疑問,所以シエル才會在同意在工作上穿女裝。就算她不喜歡,為了工作的順利和效率,這種程度的事情她還可以忍耐。

「而不瞞您說,我已經用ミカエリス夫婦的名義預約好了一切的行程了。」

「什……你說什麼!」
再也忍不住,シエル跳了起來喊著。

「我已經用ミカエリス夫婦的名義預約好了一切。」
不怕死的,セバスチャン再一次微笑說出,毫不擔心自己是扔下了什麼炸彈出去。

「你、你、你……」
結結巴巴地,シエル一下子找不到話來說這個過度自做主張的僕人。
「為什麼這麼自做主張!」
和驚訝的聲音相反的,小臉整個俏紅了起來,艷麗的色澤是因為她想起了前幾次和セバスチャン偽裝夫婦的事情。

和セバスチャン假扮夫婦並不是第一次,只是這個稱呼……ミカエリス夫人這個稱呼,會讓她不自覺地燒紅了臉,心跳加速地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才好。

「自做主張真的是非常抱歉,畢竟以小姐您的年紀,再繼續以家庭教師和小姐相稱實在是不太恰當。如果夫人帶著執事一人出門,會太受到人們注目。雖然是非常逾越,不過我認為這是最妥當的方法。」
右手放在胸前,セバスチャン以非常冷靜且事務的口吻說明。那副忠心於工作的樣子,不知為何讓シエル十分煩躁,一瞬間有著取消計畫的衝動。

「……只是因為計畫上較容易編排的關係啊。」
問出口的瞬間,胸口隱隱做痛的感覺,シエル不斷告訴自己,這一切都只是錯覺而已。

「以工作上來說,是這樣沒錯。」

「………是嗎。」

「非常逾越地,不管於公於私,我都認為這是最恰當的方法。」

「於私?」

「ミカエリス夫人,這不是十分美好的稱呼嗎。」
優雅愉快的微笑,瞬間讓シエル的小臉爆紅了起來,尷尬的眼無法直視地偏了開,那副連耳根都紅透的樣子讓セバスチャン低笑,必須用所有的理智去壓抑自己,才不會就這樣吻了上去。

過了幾分鐘,才看見她嚅囁了下雙唇。

「隨你喜歡。」
聲音小到只有惡魔的耳朵才聽得見,當然セバスチャン也聽得一清二楚。

「感謝小姐。」
右手放在胸前,セバスチャン恭敬地彎身致意,即使他想要擺出忠誠的執事樣子,但上揚的嘴角很可惜地已經完全露出他的惡魔本性了。

「小姐,是更衣的時間了。」
面對セバスチャン低聲的催促,シエル沉默了一下,終於是放棄掙扎地伸出手,讓セバスチャン替她更衣。

乖乖地像人偶讓セバスチャン擺弄她的裝扮的時候,耳邊似乎聽得見他哼起了歌的呼吸。

「…………女裝就這麼好啊。」
冷冷地看著跪著替她穿鞋的セバスチャン,シエル還是忍不住表達意見了。

「不,並不一定是女裝,裝扮您是我的樂趣之一。只是小姐您鮮少做如此打扮,會讓我猶豫該讓您穿什麼比較好呢。」

「一個兩個都把我當更衣娃娃啊。」
沒好氣地啐了可惡的惡魔,シエル無法理解為什麼她周圍的人都喜歡打扮她,都愛讓她穿上各種不同的衣服。

「呵,那是因為小姐您打扮起來十分美麗,才有打扮您的樂趣啊。」
セバスチャン非常理解エリザベス小姐和專屬裁縫師,爭著想要將已經很可愛的主人打扮得更可愛的心情。只是打扮シエル的樂趣是屬於他的,セバスチャン說什麼都不會將這個權利給讓出去。

就算シエル想要搶回去,セバスチャン也完全不願意。

「那麼,趁著時間還早,我們出發吧。準時搭上火車的話,到達領地的時候應該是傍晚,可以在柔軟的床上睡上一覺呢。」
牽起シエル的手,セバスチャン完全就是護送在淑女的紳士,英俊優雅地讓人芳心顫抖。

「既然你說都安排好了,那可別讓我失望啊,セバスチャン。」

「我會盡力讓您滿意,我的小姐。噢,應該是夫人才對,ミカエリス夫人。」

「嗚……」
雖然已經聽了很多次,但不熟悉的稱呼還是讓シエル紅了臉,像是還不習慣夫姓的新婚夫人一般,害羞的樣子讓セバスチャン有種想要無視行程,就這樣將她壓倒在床上渡過一整天的衝動。

「除、除非必要,不、不然不準這麼稱呼我!」
也許是她的錯覺也說不一定,每當セバスチャン這麼稱呼的時候,他發出的聲音就跟床第間低啞媚惑的聲音一樣,充滿著惡魔誘惑的嗓音,就算是シエル也無法完全免疫。

「哎呀,不然該怎麼稱呼才好呢?又不能稱呼您小姐,夫人您又不喜歡…」

「………叫名字…不就好了?」
雖然讓他稱呼名字也會讓她害羞,但總比夫人來得好。

「不行的呢,稱呼名字什麼。」
シエル的提議,セバスチャン苦笑反對。

「為什麼?」
都已經假扮夫妻了,不會再說什麼……身為執事直接稱呼主人的名字實在是過於逾越惶恐,這種破爛理由了吧。

「因為我不想讓其他人知道妳的名字。」
用床第間媚惑的音色呼喚著她的名字,低低在耳邊響起的時,讓シエル感到暈眩,需要數秒才能消化他充滿獨占的發言。
「シエル……」
溼熱的舌頭鑽入她的耳中,太過直接且突然的刺激讓シエル不自覺地發出嬌吟,酥麻的身體也差點軟了下去。
「我也喜歡直接這樣稱呼妳,不過…只有在我們獨處的時候。」

「為、為什麼…」
小手推著他不斷落下的吻,シエル拒絕他用這種方式轉移焦點。

「因為這樣別人就知道了妳的名字。エリザベス小姐和侯爵夫人已經夠讓人忌妒了,請別再增加其他人好嗎?」
捧著她的小臉,セバスチャン一邊說一邊落下著吻。

「啊…只、只不過是名字,有需要這樣?」
シエル工作中總是編個假名,那是因為不希望別人稱呼她的本名,並不代表她不喜歡セバスチャン這樣叫她。

「當然,請不要小看了惡魔的獨占慾。」
輕輕咬上她推拒自己的手,セバスチャン微笑著。

「所以夫人什麼,也是你用來宣示主權的?」
在人類說法就是,這女人已經是我的,其他人都不準覬覦的意思。

「呵,不愧是小姐。」
馬上就可以猜到了他的目的,讓セバスチャン十分讚許。

「惡趣味。」

「我就當作是您的讚美收下了。」
勾起小臉,セバスチャン用自己的覆蓋上她花瓣般柔軟的唇。開始只是互碰的吻,幾個輕啄後吻也漸漸加深,分出不來是誰先開始,纏綿的唇舌誰都不願意先離開,交換著呼吸品味著彼此的味道,除了對方外什麼都感覺不到的世界,一直到シエル呼吸困難才好不容易被解放。

舔著她唇邊的濕痕,セバスチャン不管再怎麼意猶未盡,他還是得在這裡停下,不然就真的趕不上火車的時間了。

無奈地硬生生壓下自己的慾望,セバスチャン快手快腳地準備著出遊的事情。

只有他們兩人的旅行,要繼續做些什麼對セバスチャン來說都是有可能的,他只要不要誤了行程讓可愛的主人生氣就好了。

用最快速度來到火車站,已經事先買好了頭等火車票,選擇最高級的車廂,讓シエル就算是旅行都不會有任何不適,是セバスチャン細心體貼的地方。
讓主人過著最舒適最優雅的生活,雖然是執事的工作沒錯,但同時也是セバスチャン寵愛她的表現。就算是出門在外,セバスチャン也絕不允許シエル受到一丁點的委屈,哪怕是交通工具也一樣。

雖說セバスチャン也可以帶著シエル,用自己的雙腳前進,但如此的移動容易對她造成負擔,且沒事不希望他動用惡魔力量的主人,要是為了這種小事帶著她在空中奔馳,恐怕會被主人給訓斥吧。

做事一向講求有模有樣的セバスチャン,旅行當然也要有旅行的樣子,牽著手提著行李箱出門,才像是夫妻旅行,這是セバスチャン從人類的社會環境所學習到的知道。
選擇了最高級火車的頭等車廂中的頂級房間,再怎麼舒適畢竟也是火車旅行,多少會有點癲波,而如何將這些意外降到最低,就要看セバスチャン的能力了。

將一切瑣碎的事情都交給セバスチャン,シエル站在月台上感覺著迎面吹來的風,小心讓自己的帽子不要被風給吹走,以免遮掩的眼睛被其他人給看見,對於周圍投射過來的視線和輕聲細語,シエル絲毫沒有去注意。
本來就是我行我素,不會去跟他人同流合污的シエル,他人投來的視線,無論是羨是妒;他人對自己的評價,不管是褒是貶,都不是她需要介懷的事情。

不管到任何地方,シエル身邊永遠不缺乏圍著她的人。當然シエル也很清楚,那些人不是衝著她的伯爵地位,女王獵犬的權力,獲利可觀的玩具公司的社長,只要她捨去了這一切,成為一個普通的女性的時候,這些騷擾她的視線就會消失,シエル一直以為是如此。

當她恢復女裝的時候,シエル也就不像是平常那樣神經緊繃,非常放鬆地站在一邊,藍色的視線甚至追上了在空中嬉戲的麻雀,想著他們會飛到哪裡去。

雖然已經十八歲了,但因為身高的關係還是看起來比同年齡的人來得幼小的她,現在怎麼看也最多也只有十六歲而已。一個人站在月台上的美少女,藍色的裙擺在微風中揚起美麗的弧度,裙子底下的靴子和白蕾絲若隱若現,讓附近的年輕人看得呼吸加速,心中盤算著要怎麼上前打招呼。
完全不用考量她的身外之物,光是シエル本人站在那邊,就已經足夠將人們給迷得團團轉,如同寒空冷月般讓人想要伸手抓上,那種連惡魔就無法自拔的魔性魅力,很可惜的シエル本人毫無自覺。

感覺得到人們覬覦自己獵物的視線,セバスチャン回過頭去,卻不見シエル對這些近乎侵犯的眼神有什麼反應。即使是男裝的時候也一樣,シエル不懂得去閃躲這些覬覦她的可惡視線,對自己的魅力毫無概念的可愛主人,每每都只有讓セバスチャン傷腦筋的份。
結束自己手上的工作,セバスチャン來到シエル身邊。

「夫人。」

刻意選擇所有人都看得到的角度,セバスチャン在呼喚的同時,也伸出手環住她的纖腰。

「咦…嗯?」
極度要求女性的貞潔性,比過去都還要嚴格約束男女關係的維多利亞女王統治的這個英國,在公眾場合對女性做出過度親密的行為,都會成為社會與論的對象。

像現在這樣,セバスチャン伸手環住シエル的腰,將兩人的距離拉得更近的時候,就算是對他人的視線毫不介意的シエル,都聽見了周圍一陣嘩然的騷動。

「放、放開!」
就算是夫妻也不能親密,這就是維多利亞王朝。
如果是私下的場合還好,突然在公眾場合露出獨占慾的セバスチャン,讓シエル害羞地推著。

「不,才不能放開呢。」
在シエル推拒中,セバスチャン將她環得更緊,幾乎是要貼入他的懷中的樣子,讓シエル燒紅了臉,小手掙扎地推著,完全不知道セバスチャン的目的就是要做給人類看。

雖然是執事但也是惡魔,知道人類社會的常識並不代表他必須要遵守。
宣示所有權且畫出地盤,這是所有雄性的本能,而他也就這麼做了。

勾起シエル的小臉,不管她的訝異和周圍的眾目睽睽,セバスチャン就這樣印上了她的唇。

抵抗而緊閉著的雙唇,靈活的紅舌誘惑地輕舔著,在她因為痕癢而微張的瞬間,セバスチャン馬上侵入其中,不顧她的拒絕硬是勾起粉舌與她纏綿。

「啊、嗯…放……」
不顧場合的親熱,親吻的曖昧水聲從耳朵侵犯著シエル的意識,好不容易推了下セバスチャン,讓他的吻稍微放鬆了點。以為要被解放的時候,事實上セバスチャン只是換個角度,可以更貪婪無忌地索求她。

誘惑濃郁的長吻,靈活蠢動的舌不只是蹂躪シエル的粉舌,同時也將她的意識弄得迷濛,酥麻的感覺讓嬌小的身體發熱的同時,也讓她酥軟地使不上力,幾乎就要這樣溶化在他的懷中。

濃厚的吻讓周圍的人都訝異,不知道是要繼續看下去,還是該轉過頭去才對。確實在眼前上演的親熱場面,對於封閉封建的人們實在太過於刺激了。
從拒絕變得雙頰緋紅誘人的少女,從鼻子漏出的甜美喘息,無一不讓周圍的人心跳加速,就連呼吸都變得粗重。

「啊、嗯……」
シエル好不容易被解放的時候,誘人的嬌喘和牽引在兩人間長長的銀白絲線,僅僅只是這樣,就讓月台上的空氣一口氣變得淫糜起來,不論男女都被他們的親熱給影響,都不自覺地吞了口口水期待繼續看下去。

將嬌紅著臉喘氣的シエル摟入懷中,嬌羞可愛的臉龐,獨占慾過剩的セバスチャン,才不會隨意讓其他人看見。
宣示主權的目的已經達到,再來就不是セバスチャン煩惱的問題了。

被摟在懷中的シエル好不容易是平撫呼吸,意識到セバスチャン到底是做了什麼驚人的事情,正想要開口訓斥這個莫名其妙的傢伙的時候,火車也在這個時候進站,時間恰好到她根本沒時間說些什麼,就被セバスチャン直接帶往頭等車廂了。

用自己的方法跟セバスチャン抗議,シエル故意跟他分得遠遠的,看也不看他一眼,讓セバスチャン知道她是真的生氣了。

擺出拒絕態度對セバスチャン是最有效的,沒有過多久,先低頭認輸的就是他,好言好語地逗著主人,希望她恢復心情。只是惡魔的好言好語,充斥著惡趣味的言語,在人類來說也不是什麼好話,更不可能讓シエル已經惡劣的心情急速好轉。

「為什麼突然做這種事情啊……笨蛋……」
比起怒氣,更多是尷尬和害羞,シエル怎麼樣都無法釋懷地抗議著。

「為什麼不可以呢?」
シエル的抗議,セバスチャン理所當然的邪肆微笑回應。
「對我的小姐露出那種打量的目光,像是在評定著食物味道的眼色的時候,我不應該表示什麼嗎?」

象徵著墮落和不受規制的惡魔,連神的規矩都不放在眼中的他,人類社會的規範更是不在他的眼中,特別是跟他的主人相關的事情,惡魔更是完全放任本能出手。

「食物……你……」
這回答讓シエル一下子都沒力氣了。

該說是惡魔跟人類無法好好溝通,還是說這笨蛋根本就不善言詞,打量食物味道對惡魔來說,或許是最原始最本能的說法,因為對他來說獵物的價值也不過如此,只是在人類聽來,怎麼樣都不是讓人喜歡的說法。

不管兩人之間的關係演變成什麼狀況,覓食者和食物的關係永遠不變,即使シエル非常理解這個事實,從他的口中說出的瞬間,胸口還是不自覺地隱隱作痛;連她都不知道原因的。

 


後記:

Yes, My Lady 2中的最長短篇,領地視察篇,基本上就是甜甜甜甜HHHHH的內容就是了﹝笑

長大版的ミカエリス夫人的後續篇~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