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Campus Life – After Test R18

Our Campus Life – After Test R18

片段試閱

 

 

窗外蟬鳴起落,時序進入了最熱的七月底。
期末考結束學生們也放了暑假,宿舍中也只剩下平時一半以下的人口,大半的學生都回家度假,就連舍監的小豆老師也一起放假去,將舍監的工作交給了實習老師的花久遠紫。

暑假還住在宿舍中的學生,除了不想回家的青少年以外,剩下的不是有體育活動就是要暑期補習,人數雖少但仍舊是學生,需要指導老師在一旁照顧才行。

暑假剛開始第一個晚上,紫在自己房間被學生們給包圍,一臉困擾地面對灼灼逼人的少年們。

「沒想到…老師是這樣出爾反爾的人呢。」
雙手環胸,髭切軟綿綿的聲線唉聲嘆氣,一向維持微笑的少年,即使在這種狀態也表情不變,仍舊是那副讓人捉摸不定的笑容。

「我聽到的可不是這樣的事情。」
面對以數量取勝的學生們,她努力拿出教師威嚴對抗。
只是對這些高了她一個頭的男孩子們,她的模樣就抵抗敵人威嚇的小兔子般,完全沒有效果。

「那是老師的理解問題,我們說得本來就是這麼一回事。」
手上拿著一疊考卷。鶴丸笑嘻嘻的炫耀給老師看。
「看,我們考得不錯吧。」

「…你們的成績是蠻好的。」
對她來說,就是這些孩子太聰明,她才會被他們給唬得團團轉。

「所以,老師要遵守考試前的約定,給我們獎賞才行呢。」
低下頭逼近她的鶴丸,教她不自覺退了一步。
「一個滿分,來一炮。」

「才、才不是,我答應的不是這樣!」
得寸進尺太多的獎賞,她慌忙出聲訂正。
「我答應的是,全滿分的才…才能……」
後面的字她說不出口,那麼羞恥大膽的字眼,要化成語句實在是太困難了。

「才能…如何?」
已經摸透了可愛女老師的脾氣,鶴丸打蛇隨棍上地更欺近一步,逼得她無路可退。

「才、才可以……」
被籠罩在少年的影子下,濃濃的侵略氣息讓她必須要吸口氣,纖細聲音才能從喉嚨深處擠出。
「一、一次……」
這所名校考題難度非常高,她當初就是盤算這些人應該沒人可能全部滿分,才答應他們那荒唐條件,卻沒想到自己的話居然被這些腦袋靈活的孩子們給全面曲解了。

「對啊,一個滿分一次。」
理所當然地用曲解後的話語逼迫她,少年們沒有惡意的純真笑容,真讓她不知該如何是好。
「而且……」

「而且?」

「老師這麼好色,一人一次根本不夠吧。」

「我、我才不好色!」
連耳朵都紅了,她振振有詞地抗議鶴丸的取笑。
這些小她幾歲的高中生就知道取笑她,就算是實習也是老師,這些高中生實在是太沒大沒小了。

「好了好了,別欺負老師了。」
在羞恥轉怒氣之前,懂得讀空氣的學生就出來打圓場了。

高大健壯的黑髮少年,伸出手環住她的肩膀靠在自己懷中,安撫她的情緒般親吻頭髮,讓紫抿著唇一言不發。

「哎哎,小光總是站在老師那邊。」
鶴丸誇張地擺擺手,太熟悉他這個幼年朋友的騎士病的脾氣了。

像這樣大家一起取笑女孩子時,光忠一定會挺身而出,還好他是男校學生,不然可就麻煩了呢。

「鶴才是,看老師可愛就想欺負,這可是不行的呢。」
才高三身高就已經超過180cm,輕柔又帶有磁性的低音在耳邊摩擦,還特別懂得捧捧女人,遇到這樣人不管多大的怒氣都會不自覺消下去,讓紫覺得自己還真沒用,被比自己小的男孩子哄一哄就沒氣了。

「當然,老師會遵守約定吧。」
同樣是閃耀金眸,配上光忠性感微低的聲線,就讓紫的耳朵發熱,態度也強硬不起來了。

「這是當然,只是要以我說的為準。」
如果以她開出的全部滿分的條件來說,就連學生會長的粟田口一期都沒達到,在場的各位當然是更沒份了。

「哇哦!老師穿的是吊帶襪呢!」
長裙突然被掀起,就這樣跪在她腿前的鶴丸,對著她的內衣一番評論。
「蕾絲內褲還是一樣這麼性感可愛。」
就算在放暑假在宿舍,鶴丸也知道這位衣著講究的女老師,即使是不會給人看見的內衣也不會馬虎。
到了夏天穿不住絲襪的悶熱天氣,她也不會赤腳,裙子下面是穿到大腿根的低調蕾絲吊帶襪,包覆著散發香氣的成熟女人腿間的是大片蕾絲的絲質內褲,和女高中生那些強調可愛的棉質內褲,對高中生的誘惑力完全不同。

「等、等一下!五條…嗚…」
就這樣隔著內褲舔上她,突如其來的刺激教她低哼出聲,雙腿也顫抖起來。

為了期末考,全校師生一同忙碌的這段時間,連睡眠時間都不夠,更不可能把時間花費在多餘的事情上。
跟學生們一起禁慾的她,年輕成熟的女性身體,早就在一觸即發的狀態,只是她作為老師,也是個成年人,可不能像這些高中生一樣被欲望給充昏了頭。

「不、不可以…這樣……」
想要阻止鶴丸的手,被不知道什麼時候上前的髭切握住,他的另外一隻手隔著絲質襯衫,揉捏上她豐滿傲人的胸部。

「老師真是冷淡呢。」
髭切那軟綿綿懶洋洋,每一句話都像是在撒嬌般可愛,與光忠的性感低音又是截然不同的誘惑。
「從考試前我就一直忍耐著,為了老師我可是存了很多下來,連聯誼都不去了呢。」

過分率直的淫語,讓紫一臉困擾,掙扎的力氣也不自覺地放軟下來。

幾個月下來,他們早就已經摸透了老師的性格。
用什麼方法勾引她,可以讓美麗迷人的女老師乖乖就範,是少年們私底下的競爭與樂趣之一。

趁著她放鬆戒備時,髭切軟舌舔上她困擾微開的唇瓣,比她的反應更快地竄入其中,與她糾纏起舞。
少年與他年紀不符的吻技,敏感舌尖互相磨蹭引起她一陣哆嗦,顫抖想要逃避的身體,被三名少年給禁錮著,連半點挪動的空間都沒有。

胸前的釦子被解開,髭切與光忠的手隔著衣服,一人一邊地揉捏著豐滿柔軟,潛入她裙子中的鶴丸,靈活地刺激她腿間嬌嫩,所有敏感部位都被同時進攻,讓她連指尖都在顫抖,力氣緩緩流失。

「嗯…呼嗯……」
壓抑不住的嗚噎從喉頭發出,舌尖彈弄著前端花苞的鶴丸,鼻端已經聞到了屬於女人的酸甜氣味,是她已經動情的證據。

難分難解的唇舌終於分開,輕喘的女人雙頰緋紅,輕眨著朦朧水霧的大眼的模樣,讓少年們得意微笑。

「………只能一次喔。」
軟綿綿地同意了少年們的提議,但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不可能只有一次的。

 

 

 

 

 

 

 

 

從開始到現在到底過了多久,被快感給支配的神智已經無法思考,只是隨著被給予的官能悅樂嬌喘,任由少年們擺弄她的身體。

平常上課時間,少年們還擔心會顧忌舍監的小豆老師,不敢太過放肆。
可是暑假就不一樣了,一定會放假回家省親的老師,宿舍中只剩下她一個實習老師代管,這些高中生就像脫韁的馬,誰都拉不住了。

承受著毫不間段的高潮,她已經連支撐住自己的力氣都沒有,顧不上老師的尊嚴,她可憐地趴在少年還在發育途中的身體上,隨著下半身的火熱韻律扭腰擺臀。

說什麼一次,根本就是騙人的。
青少年那過度旺盛的精力,能夠從早做到晚的體力,難得有機會可以徹底享受女老師成熟性感的身體,少年們更是興奮不已,怎麼可能一次就滿足呢。

愛心形的臀肉被鶴丸抓著,矜持的菊穴吞嚥著少年脹大的肉莖,隨著他的抽送囤積在其中過多的白濁緩緩淌出。
當然花穴也不會寂寞,和光忠體型一樣雄壯,極有份量地填滿了她,在深處靈活挺動著,一邊愛撫著女人光滑柔軟的肌膚,溫柔地舔吻著他觸碰得到的地方。

關係極好的兩人,他們像是對手又像是朋友,隔著一層薄薄的屏障,用著不同的韻律,卻恰到好處地給予令人暈眩的酥麻。
這兩人一起的時候,她只有哭泣討饒的份。

「啊啊……不、不行……別………」
顫抖的指尖刮著光忠肌肉,修剪的圓潤的指甲毫無力氣,只是讓他伸手握住,享受她更加挾緊的身體。

「這麼可愛的樣子是犯規呢,老師。」
托起她的下巴,髭切強迫她望向自己。
被生理淚水模糊的視線,看不懂髭切微笑表情代表的意思,唯一知道的只有他頂上自己臉頰的滾燙肉莖。

先才才在她體內享受一番的少年,才一下子就精神抖擻,無可奈何的她只有張開小嘴伸出舌頭,乖乖地含入他忍耐不住的欲望。

伸手輕撫她光滑亮麗的黑髮,她的臉上和頭髮上都是乾掉的精液,即使如此房間中還是充滿了人,少年的欲望無法輕易滿足。

「嗚…好緊啊……」
額上泌出細汗,光忠低嗄著,忍住差點想要繳械的衝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