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Campus Life – After Test R18

Our Campus Life – After Test R18

片段试阅

 

 

窗外蝉鸣起落,时序进入了最热的七月底。
期末考结束学生们也放了暑假,宿舍中也只剩下平时一半以下的人口,大半的学生都回家度假,就连舍监的小豆老师也一起放假去,将舍监的工作交给了实习老师的花久远紫。

暑假还住在宿舍中的学生,除了不想回家的青少年以外,剩下的不是有体育活动就是要暑期补习,人数虽少但仍旧是学生,需要指导老师在一旁照顾才行。

暑假刚开始第一个晚上,紫在自己房间被学生们给包围,一脸困扰地面对灼灼逼人的少年们。

“没想到…老师是这样出尔反尔的人呢。”
双手环胸,髭切软绵绵的声线唉声叹气,一向维持微笑的少年,即使在这种状态也表情不变,仍旧是那副让人捉摸不定的笑容。

“我听到的可不是这样的事情。”
面对以数量取胜的学生们,她努力拿出教师威严对抗。
只是对这些高了她一个头的男孩子们,她的模样就抵抗敌人威吓的小兔子般,完全没有效果。

“那是老师的理解问题,我们说得本来就是这么一回事。”
手上拿着一叠考卷。鹤丸笑嘻嘻的炫耀给老师看。
“看,我们考得不错吧。”

“…你们的成绩是蛮好的。”
对她来说,就是这些孩子太聪明,她才会被他们给唬得团团转。

“所以,老师要遵守考试前的约定,给我们奖赏才行呢。”
低下头逼近她的鹤丸,教她不自觉退了一步。
“一个满分,来一炮。”

“才、才不是,我答应的不是这样!”
得寸进尺太多的奖赏,她慌忙出声订正。
“我答应的是,全满分的才…才能……”
后面的字她说不出口,那么羞耻大胆的字眼,要化成语句实在是太困难了。

“才能…如何?”
已经摸透了可爱女老师的脾气,鹤丸打蛇随棍上地更欺近一步,逼得她无路可退。

“才、才可以……”
被笼罩在少年的影子下,浓浓的侵略气息让她必须要吸口气,纤细声音才能从喉咙深处挤出。
“一、一次……”
这所名校考题难度非常高,她当初就是盘算这些人应该没人可能全部满分,才答应他们那荒唐条件,却没想到自己的话居然被这些脑袋灵活的孩子们给全面曲解了。

“对啊,一个满分一次。”
理所当然地用曲解后的话语逼迫她,少年们没有恶意的纯真笑容,真让她不知该如何是好。
“而且……”

“而且?”

“老师这么好色,一人一次根本不够吧。”

“我、我才不好色!”
连耳朵都红了,她振振有词地抗议鹤丸的取笑。
这些小她几岁的高中生就知道取笑她,就算是实习也是老师,这些高中生实在是太没大没小了。

“好了好了,别欺负老师了。”
在羞耻转怒气之前,懂得读空气的学生就出来打圆场了。

高大健壮的黑发少年,伸出手环住她的肩膀靠在自己怀中,安抚她的情绪般亲吻头发,让紫抿著唇一言不发。

“哎哎,小光总是站在老师那边。”
鹤丸夸张地摆摆手,太熟悉他这个幼年朋友的骑士病的脾气了。

像这样大家一起取笑女孩子时,光忠一定会挺身而出,还好他是男校学生,不然可就麻烦了呢。

“鹤才是,看老师可爱就想欺负,这可是不行的呢。”
才高三身高就已经超过180cm,轻柔又带有磁性的低音在耳边摩擦,还特别懂得捧捧女人,遇到这样人不管多大的怒气都会不自觉消下去,让紫觉得自己还真没用,被比自己小的男孩子哄一哄就没气了。

“当然,老师会遵守约定吧。”
同样是闪耀金眸,配上光忠性感微低的声线,就让紫的耳朵发热,态度也强硬不起来了。

“这是当然,只是要以我说的为准。”
如果以她开出的全部满分的条件来说,就连学生会长的粟田口一期都没达到,在场的各位当然是更没份了。

“哇哦!老师穿的是吊带袜呢!”
长裙突然被掀起,就这样跪在她腿前的鹤丸,对着她的内衣一番评论。
“蕾丝内裤还是一样这么性感可爱。”
就算在放暑假在宿舍,鹤丸也知道这位衣着讲究的女老师,即使是不会给人看见的内衣也不会马虎。
到了夏天穿不住丝袜的闷热天气,她也不会赤脚,裙子下面是穿到大腿根的低调蕾丝吊带袜,包覆著散发香气的成熟女人腿间的是大片蕾丝的丝质内裤,和女高中生那些强调可爱的棉质内裤,对高中生的诱惑力完全不同。

“等、等一下!五条…呜…”
就这样隔着内裤舔上她,突如其来的刺激教她低哼出声,双腿也颤抖起来。

为了期末考,全校师生一同忙碌的这段时间,连睡眠时间都不够,更不可能把时间花费在多余的事情上。
跟学生们一起禁欲的她,年轻成熟的女性身体,早就在一触即发的状态,只是她作为老师,也是个成年人,可不能像这些高中生一样被欲望给充昏了头。

“不、不可以…这样……”
想要阻止鹤丸的手,被不知道什么时候上前的髭切握住,他的另外一只手隔着丝质衬衫,揉捏上她丰满傲人的胸部。

“老师真是冷淡呢。”
髭切那软绵绵懒洋洋,每一句话都像是在撒娇般可爱,与光忠的性感低音又是截然不同的诱惑。
“从考试前我就一直忍耐著,为了老师我可是存了很多下来,连联谊都不去了呢。”

过分率直的淫语,让紫一脸困扰,挣扎的力气也不自觉地放软下来。

几个月下来,他们早就已经摸透了老师的性格。
用什么方法勾引她,可以让美丽迷人的女老师乖乖就范,是少年们私底下的竞争与乐趣之一。

趁着她放松戒备时,髭切软舌舔上她困扰微开的唇瓣,比她的反应更快地窜入其中,与她纠缠起舞。
少年与他年纪不符的吻技,敏感舌尖互相磨蹭引起她一阵哆嗦,颤抖想要逃避的身体,被三名少年给禁锢著,连半点挪动的空间都没有。

胸前的釦子被解开,髭切与光忠的手隔着衣服,一人一边地揉捏著丰满柔软,潜入她裙子中的鹤丸,灵活地刺激她腿间娇嫩,所有敏感部位都被同时进攻,让她连指尖都在颤抖,力气缓缓流失。

“嗯…呼嗯……”
压抑不住的呜噎从喉头发出,舌尖弹弄著前端花苞的鹤丸,鼻端已经闻到了属于女人的酸甜气味,是她已经动情的证据。

难分难解的唇舌终于分开,轻喘的女人双颊绯红,轻眨著朦胧水雾的大眼的模样,让少年们得意微笑。

“………只能一次喔。”
软绵绵地同意了少年们的提议,但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不可能只有一次的。

 

 

 

 

 

 

 

 

从开始到现在到底过了多久,被快感给支配的神智已经无法思考,只是随着被给予的官能悦乐娇喘,任由少年们摆弄她的身体。

平常上课时间,少年们还担心会顾忌舍监的小豆老师,不敢太过放肆。
可是暑假就不一样了,一定会放假回家省亲的老师,宿舍中只剩下她一个实习老师代管,这些高中生就像脱缰的马,谁都拉不住了。

承受着毫不间段的高潮,她已经连支撑住自己的力气都没有,顾不上老师的尊严,她可怜地趴在少年还在发育途中的身体上,随着下半身的火热韵律扭腰摆臀。

说什么一次,根本就是骗人的。
青少年那过度旺盛的精力,能够从早做到晚的体力,难得有机会可以彻底享受女老师成熟性感的身体,少年们更是兴奋不已,怎么可能一次就满足呢。

爱心形的臀肉被鹤丸抓着,矜持的菊穴吞咽著少年胀大的肉茎,随着他的抽送囤积在其中过多的白浊缓缓淌出。
当然花穴也不会寂寞,和光忠体型一样雄壮,极有份量地填满了她,在深处灵活挺动着,一边爱抚著女人光滑柔软的肌肤,温柔地舔吻着他触碰得到的地方。

关系极好的两人,他们像是对手又像是朋友,隔着一层薄薄的屏障,用着不同的韵律,却恰到好处地给予令人晕眩的酥麻。
这两人一起的时候,她只有哭泣讨饶的份。

“啊啊……不、不行……别………”
颤抖的指尖刮著光忠肌肉,修剪的圆润的指甲毫无力气,只是让他伸手握住,享受她更加挟紧的身体。

“这么可爱的样子是犯规呢,老师。”
托起她的下巴,髭切强迫她望向自己。
被生理泪水模糊的视线,看不懂髭切微笑表情代表的意思,唯一知道的只有他顶上自己脸颊的滚烫肉茎。

先才才在她体内享受一番的少年,才一下子就精神抖擞,无可奈何的她只有张开小嘴伸出舌头,乖乖地含入他忍耐不住的欲望。

伸手轻抚她光滑亮丽的黑发,她的脸上和头发上都是干掉的精液,即使如此房间中还是充满了人,少年的欲望无法轻易满足。

“呜…好紧啊……”
额上泌出细汗,光忠低嗄著,忍住差点想要缴械的冲动。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