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伝えたい君 R18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伝えたい君

太郎太刀x女审神者

 


“唉…………”
拿着盛着清酒的一合升桧木杯坐在走廊边,次郎太刀对着万里晴空深深地叹了口气。
“怎么办才好呢……”

为了长枪与大太刀所特制的院落,除了高大的刀剑男士们平常鲜有人迹,一向开朗的次郎太刀也只有在这四下无人的时候,能露出烦恼的一面。

“喔!次郎在这里啊!”
看到酒友的日本号高兴挑眉,晃了晃自己新拿到的酒瓶。
“怎样,来一杯?”

“当然啊!”
在日本号面前,次郎太刀收起了先才的忧郁,又再度表现出平常轻佻姿势。

“………………难得看你一个人,怎么啦?”
给彼此又斟满了一杯,日本号不着痕迹地打开了话题。

男人嘛,把酒才能谈心事,这是日本号所知道的。

“………因为,大哥啦。”

“太郎太刀?”
拿着酒杯,日本号很意外听到这个答案。

性格截然不同的大太刀兄弟,日本号与同样爱酒的次郎太刀比较熟悉,而性格耿直木讷,更偏向神刀的太郎太刀,日本号除了深夜的喝酒时间外,跟他几乎没有交集。
他虽然自认长袖善舞,可是遇到神刀这类开不起玩笑的木头,日本号当然是保持距离。

“怎么说呢,总觉得大哥跟主人的关系,并不是太好的感觉。”

“好不好…看不出来吧。”
太郎太刀那沉默寡言的性格,实在是很难让人看出他的想法。

“我想让大哥跟主人关系更好一点,正在想有什么办法。”

“说什么,男人跟女人要关系好,不就只有那个办法了吗!”
日本号左手圈起拇指跟食指,右手食指往圈起来的地方戳了戳,十足十下流的手势,惹得次郎太刀哈哈大笑。

“啊哈哈哈,好办法呢!”
日本号不愧是日本号,这种事情他第一时间就想不到。
“那么,智足多谋的黑田枪,肯定一定有办法了吧。”

“哼哼哼……”
摇著酒杯,日本号愉快地一饮而尽。
“交给我吧……”

 

 

 

 

 

 

 

 

“次郎在吗?”
深夜的休息时间,日本号拎着大酒瓶来到大太刀房间,在只有太郎太刀一个人在的房间里,大剌剌地说着明知故问的话。

“次郎不在,大概等一下就会回来了。”
即使日本号根本就是说废话,还是会认真端正地回答他,就是太郎太刀一丝不苟的认真脾气,与轻佻的次郎太刀完全相反脾气的兄长。

“这样啊……那,要不要…先来一杯?”
日本号摇了摇手上的纯吟酿的大瓶,邀请太郎太刀一起喝酒。

“我就不客气了。”
日本号手上的酒,让太郎太刀微瞇了眼,流露出一丝欣喜。

外表端正稳重的太郎太刀,其实跟弟弟次郎太刀一样是酒豪,只是无法跟他一丝不苟的形象联想在一起,只有他们这些酒友知道太郎太刀惊人的酒量。

和日本号面对面坐着,和喜欢一合升桧木杯的次郎太刀不同,太郎太刀的酒杯是跟日本号一样的漆涂杯,粼粼酒光反射着他的面容。

在睡前这个时间,太郎太刀只穿着一件白色睡衣,乌黑长发也随意披散在背后,即使如此也是姿势端正地正坐着,完全不会因为喝酒就放松了架势,凛然的神刀气息与吊郎当大叔的日本号完全相反。

“这是好酒呢。”
甘醇有劲的吟酿,丰富有层次的口感,不愧是嗜酒的日本号拿来与次郎太刀共享的好东西。

“当然,这可是我选的酒呢。”
替太郎太刀再斟上一杯,日本号也豪快地饮下自己那杯。

与话少稳重的太郎太刀一起,日本号也难得安静,两人只是默默地品味着清酒,度过静谧的时光。

“次郎回来了!”
次郎太刀人未到声先到,爽朗的笑声在夜晚格外洪亮。

“次郎回……”
太郎太刀一抬头,还没出口的话语就这样噎在口中。
“主…”

在高大的次郎太刀身后,是他们娇小美丽的女主人,笑盈盈地看着深夜把酒聚会的男人们。
“各位晚安。”

入夜时间女人穿着单薄,花样淡雅的浴衣与松软的腰带,长发梳在胸前用缎带束起,悠闲放松的打扮只有深夜才看得到,带着湿气的发梢与微敞的领口,不经意流露出女人味的打扮,让日本号吹了个口哨。

“主人,正好来喝一杯!”
日本号马上主动站起来招呼,他想要握上审神者的手,被次郎太刀给轻易搁开。

“主人难得来别院一趟,我得先替主人介绍一下呢。”
笑瞇瞇的次郎太刀,扔给日本号一个你注意点的眼色,自顾自拉着审神者介绍房间环境。

笑嘻嘻地对着审神者介绍房间的次郎太刀,刻意忽略太郎太刀困扰的脸色,

在这样的深夜前往男人的房间,或许会有人认为不恰当。
不过审神者是这个本丸的女主人,她想要在任何时间前往任何地方,在本丸中是没有人会拦住她,房间主人之一的太郎太刀也只能眉头微揪,无法提出任何意见。

本以为审神者参观一圈就会回去,没想到就这样坐下来,居然还跟他们一起喝起酒了。

审神者坐在太郎太刀与次郎太刀的中间,负责斟酒的日本号在她对面,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著,而不善言辞的太郎太刀只是端正坐着,成为一个极为巨大的背景板。

次郎太刀不知道从那里翻出来的猪口杯,被审神者捧在手中。
雪白小手捧著小小的漆涂酒杯,杯中的酒只够他们舔一口,这点只够沾唇的酒,却足够让审神者浮起酒气,雪白小脸染上一层娇艳的红。

女主人迟迟没有想要回房的打算,随着时间经过,呷著酒的太郎太刀越来越坐不住,可是又找不到什么借口离开房间,如坐针毯的感觉令人烦躁。

看着女主人谈笑生风的模样,好酒也变得苦涩,在喉咙中迟迟难以下咽。

“唔,没酒了?”
日本号把酒瓶倒过来也没有半滴水,一整瓶的吟酿就这样全进了他们的肚子中,而这些几乎是酒豪的刀剑男士仍旧觉得不够满足。
“我再去拿一瓶。”

把酒瓶跟杯都留下,日本号一副今天不醉不归的气势起身去拿酒,让太郎太刀想要阻止,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比较好。

房间里就剩下他们大太刀兄弟与审神者,让太郎太刀庆幸,至少长袖善舞的次郎太刀还在,可以消解与审神者共处一室的尴尬。

自从那一天之后,太郎太刀就躲著审神者,不知道该怎么直视自己的主人。
作为侍奉主人的刀剑男士,亲眼见到小小的女主人在自己怀中奄奄一息的模样,实在是太吓人了。

“我去下厕所。”

“呃?”
次郎太刀突然的行动,让太郎太刀讶然抬头。

“主人就拜托大哥了。”

太郎太刀声音还哽在喉头,次郎太刀就脚步声响亮地跑了,留下审神者与太郎太刀在房中。

轻松地侧坐在坐垫上的审神者,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啜着手中的小酒杯。她悠闲淡然的神色,让太郎太刀想到那一天,反而让他坐立不安了。

“太郎太刀。”

“是!”
女主人突然的呼唤声,让他挺直背脊,居高临下的视线只看得到她的黑发……或者该说,他刻意去避开与她面对面的机会。

“看着我。”
女主人的声音轻柔,但充满著无可拒绝的魄力,就算是高大威猛的神刀也只有乖乖低下头,与审神者眼对眼。

“终于看到太郎的脸了呢。”
美丽的女主人,绽放花朵般的微笑。

“是……”
没有责备的意思,只是温柔微笑的女人,让太郎太刀不自觉地大大地松了口气。

那一晚之后,他一直在逃避与审神者见面的那一刻。
犯了错被主人责备是应该的,太郎太刀并不想为自己的失态辩驳什么,但比起她的怒气与惩罚,太郎太刀更恐惧于她嫌恶与害怕的眼神。

一直以来被供奉著,远离俗世的神刀,降临到俗世后也逐渐染上了人类的气息,女主人的一举一动都会牵引他的心神。

“从那一晚起,太郎一直躲着我呢…”
分不清是娇嗔还是责备,甜软语气让太郎太刀十分困惑,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才好。

毕竟他躲著审神者是事实,性格耿直的太郎太刀并不想辩驳什么。

“是因为…太郎讨厌我吗?”

“没有这种事情。”
太过意料外的事情,让太郎太刀急忙否认。
“我只是……”

审神者微偏著头,长发流泻在肩膀上,眨著大眼看着他的模样,让太郎太刀握著酒杯的手紧了下,咬咬牙地深深地叹了口气。
“像我这么大的大太刀,一不留神就会伤了妳……还是远离我比较好。”

“为什么这么说?”
不理解太郎太刀突然跳跃的话题,审神者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朝太郎太刀接近了些,他马上恐惧的退了些,努力地保持着两人的距离。
“太郎并没有让我受伤啊。”

“我……让妳昏过去了……”
回想到那一夜的状况,太郎太刀握紧拳,不只是垂下了眼,低低的声音更是苦闷。
“像我这么大的刀,并不是人类可以驾驭……”

“………太郎,看着我。”

太郎太刀才刚抬起头,突然就被娇小的女主人扑倒在地,跨在他身上的女人,让太郎太刀一脸错愕,第一次体会仰视他人的感觉。

“我并没有那么脆弱,那种程度根本伤害不了我。”
居高临下的女人,黑玉双眼炯炯发亮,美丽黑发垂了下来,与他的长发交错在一起,太过冲击的场面让太郎太刀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抱、抱歉………”
难得态度强硬灼灼逼人的女主人,让太郎太刀看傻了眼,好不容易终于是挤出了声音。

“……唔嗯…”
审神者半瞇着眼,似乎对太郎太刀的回答不甚满意。
“那就,证明给我看。”

“呃?证明?”
太郎太刀的俊脸满是错愕,无法理解女主人在说什么。

“太郎要证明你真的有反省。”

任性噘唇的小女人,这一点都不像是温和明理的女主人会说的话,让太郎太刀怔愣地凝视着她,才发现女主人已经喝醉了。
性质温和的甘醇美酒,却不是审神者承受得起的浓烈,半醉的女人失了理智,不讲理地耍赖的女主人,更是让太郎太刀慌了手脚。

“我明白了…总而言之,先下来好吗?”
跨骑在太郎太刀结实的腰腹上,男女两人互相都只隔了一件薄薄的衣服,贴在身上的柔软女体让人想起失控的那一夜,教老实神刀忍不住窘蹙起来。

见审神者一动也不动,不安分的小手居然隔着衣服摸起了他,不属于神刀该有的男人感觉从腹部升起,让太郎太刀顾不得主从礼仪,就这样捉住她的手。

“主……请别这样……”
捉住不安分的小手,太郎太刀白皙俊脸被困扰染上微红,木讷老实的神刀不知道该如何应付突然任性起来的女主人。

被太郎太刀给捉住手,审神者倒是稍微安分下来,充满朦胧酒气的大眼看着他的手,注意力完全被转移了。

蠢动的葱白指尖反过来摸起太郎太刀骨节分明的大手,双手捧起了太郎太刀的手。

“太郎的手…真的好大啊……”
女人小手摸摸他有着薄薄刀茧的长指,厚实有力的手掌,还有修剪得宜的金色指尖,像是要记住他的形状般,纤指仔细摩挲,暧昧的感触令神刀不安,身体自然地扬起无法控制的反应。

还没来得及在心中抱怨人类身躯的不便,手掌就触抚到娇嫩柔软,只要用力一碰就会花瓣般脆弱碎去,是审神者的脸颊。

女人捧着他的手,酡红发热的脸颊贴着他的掌心,传递过来的温度,让太郎太刀忍不住滚动喉头,润了下干涩的喉咙。

“凉凉的好舒服……”
被酒气蒸薰的女人,根本没意识自己做了什么,小猫般蹭著男人大手,享受着驱散酒气的舒凉。

“主……这样…不行…”
低嗄的神刀,用最后的理性压抑著蠢蠢欲动的本能。

就算看起来沉静威严,也不能改变太郎太刀作为一把刀,被烙印在钢铁之中的原始期望,身为武器的破坏冲动。

就因为他是巨大强力的大太刀,过强的力量赋予他不可妄用力量的理性,这一切也在女主人手中一点一点的地被融化了。

“啊,大起来了。”
坐在太郎太刀的腰腹上,压抑不住膨胀起来的大太刀,就这样顶上了她的翘臀,几乎要突破睡衣的挺立刀身,女人还用臀瓣蹭了下,像是要确认他的硬度般淘气。

“主!”
实在是制止不了这个在醉酒中无法控制的女人,太郎太刀困窘地无计可施,只能一个翻身用体式将她制服在身下。

一阵凌乱中,审神者的衣襟松开,细致颈项与平常隐藏的锁骨曝露了出来,但更让太郎太刀想要移开视线的是,再往下一点透露出原始诱惑的丰美半球,甜美地勾引著雄性欲望。

虽然审神者说了那种话,但在醉酒之余说出的话,就算是老实的神刀也知道不可全盘采信。

偏开视线,太郎太刀用力吸气低喘,努力想要重拾神刀的理性时,鬓角来得痛意又让他转过视线,看着纤白指尖绕玩起垂落在她身上的长发。
细长指尖绕着他的发丝,又缓缓指尖梳落,毫不厌倦地戏玩着他的各个部位。

“太郎的头发真漂亮…”
丝缎般从指尖滑落的感触,让人自叹不如的滑顺,醉酒的女人做着平常她所不会做的大胆举动,彻底撩断裂了神刀的理性。

厚实大手捏住从衣襟中跳出的软乳,被大手恰到好处包覆的质量,甜软乳肉在他手中随意变形,粗糙掌心摩擦著娇嫩尖端,清楚感觉得到硬挺起来的乳尖。

亲吻她泌著薄汗的颈项,男人唇瓣让她低哼一声,陶醉于他所给予令人恍惚朦胧的感触,鼓励般地挺起娇躯,贴上他令人安心的大手。

小心翼翼爱抚著身下女人,大手摩挲著女人娇嫩肌肤,极力控制力气不要伤了她。
大太刀在刀剑之中属于最大级别,人类无法轻易驾驭的巨刀威力,只有太郎太刀自己清楚,自己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只要一点用力都可能在她身上留下伤痕,甚至可能弄伤女主人也说不一定。

“嗯…”
太郎太刀的体温与气味,让她安心地半阖上眼,将自己完全交付于他。

双手捧起柔软丰盈,轮流疼爱敏感乳尖,垂下的黑发扫在白皙裸身上,混合在一起的痕痒让审神者嘤咛低哼,缠绕着他的长发的指尖也不自觉用力,但这点程度对大太刀来说不过跟小猫撒娇一样,更是反应着她的热情。

即使伏在审神者身上,太郎太刀也注意著不要给予她负担,高大男人小心移动着重心,一边持续给予著快感。

长指来到腿间,浓密花蜜已经溢出,娇嫩的湿润蕊瓣让他更不敢大意,沾湿的拇指轻揉着顶端珍珠,断续快意让让她轻喘出声的同时,双腿也自然地分开了些,

高大身躯滑入女人腿间,厚实舌尖推开女人屏障探入紧窄花径,戳刺著敏感入口的同时,男人长指也深入挑弄,极限地挑弄她的感官。

“啊,嗯…那里,不行…”
揪著太郎太刀的黑发,审神者蜷曲着脚趾,纤腰在男人唇舌中颤抖,即使如此太郎太刀也没有停下,强硬地卸下她所有的抵抗,剥开隐藏于其中的快感中枢,给予令人疯狂的快感。

与端庄俊逸的神刀外表不符,审神者所知道的太郎太刀,在床笫间十分执拗,光是在前戏就让她浑身酥软,更不用说太郎太刀身上那寻常人类无法驾驭的大太刀,更是能让她欲仙欲死,每每在床上失神过去。

明明他清楚知道必须要温柔地让花朵完全绽放,才能妥当地将大太刀收刀入鞘,却不了解自己真正的威力,总以为自己弄伤了女主人而自责。

到底该说是老实还是笨拙,审神者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评价这把可爱的大太刀。

“呀啊!”
揪紧黑发的指尖发红,在太郎太刀抬头的同时小手也从黑发中滑落,一身艳红地瘫倒在地上喘气。

衣襟散乱的大太刀也和审神者一样,宽大肩膀随着急促呼吸上下起伏,手背擦过唇边黏液,眼边没有战红妆的现在,蕴藏在金色眼眸中的赤色更是显眼。

对刀剑男士来说,炙热情欲与战场上的激昂十分相似,都是压抑不住的沸腾热意,急需解脱这仿佛要将刀身给融化的烫热。

“主……”
摩擦在耳际的好听低音,包裹着身体的热意,让审神者轻笑地偎上他的怀抱,享受肌肤相贴的舒暖。

挺上溼润花瓣的鼓胀,烧灼着她的大太刀,双足被太郎太刀架上肩膀时,审神者还用脚尖踩了踩,游刃有余掌握着节奏的女人,使男人忍不住想要狠狠蹂躏,卸下她的矜持冷静,让她在怀中不能自己地哭叫,露出最真实的模样。

“唔嗯……”
即使已经做足了万全的准备,审神者还是轻咬著唇,额上泌著细汗,努力迎入过份巨大的大太刀。

“咬著这个。”
太郎太刀伸出手,轻抚她咬住的唇瓣,让她咬住自己的大拇指。

雪白小贝齿咬上男人厚实手指的瞬间,太郎太刀也趁机挺腰,挤入女人过小的入口。

过大的大太刀,顾虑著女主人的反应,也不敢一口气直冲到底,仅仅只敢进入一半,小心安抚著勒着他要喘不过气的溼热花径。

这份温柔,对审神者来说是令人矛盾的。

更深的地方,想要被完全填满的欲望焦躁着她的情绪,停留在中途的男人的温柔,倒像是在逗弄她,但被压制的体式无计可施,只能囓咬他的手指表示抗议。

禁不住溼润柔软的诱惑,太郎太刀稍微一退,再一次戳刺到底。

直接顶到宫口,挤压着内脏一路顶到肚脐的酸麻酥软,让审神者昂过头去,咬着他的贝齿也忍不住用上了力气。

“主,会痛吗?”
拇指被狠狠咬著的痛意让太郎太刀紧张,自己是不是弄痛了女主人。

“……没事…”
被填满的充实让她娇软轻喘,被完全撑开,一分一吋都紧密地与他相贴,被改变成为了他的形状,这般喘不过气的实感只有太郎太刀能够给予。

看着手指上牙印,对女主人的话半信半疑的太郎太刀,一双温暖的小手拍上了他的脸。
“不是说过了吗,我没有那么脆弱。”

审神者保证的笑容,终于是让太郎太刀释怀地吁了口气,低下头在额头上落下一个吻,薄唇暧昧地摩擦著,虔诚的动作比彼此肌肤相亲更让审神者脸红心跳。

和太郎太刀温柔的吻相反的是,他精壮结实的腰。

长驱直入的大太刀,凭借着体型优势,每一下都确实地撞击到最深处,推挤著宫口从腹部涌上的哆嗦,全都转换成一声声甜美娇啼。

“啊、不…行……这么……激烈………”
令人晕头转向的激情,想要喘口气的身体自然地想要退离一些,纤腰被男人大手给掌握,完全不给她半点喘息的空间。

平时越是冷静沉着的人,在欲望中就越疯狂激情。
太郎太刀如风暴般的攻势下,审神者很快就攀上了高潮,酥软无力的身体更是任由男人摆布,只能在他怀中可怜淫喘。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了姿势,审神者双膝着地半躺在地上,太郎太刀覆蓋在她背后,夜色长发垂落在地,与炙热臂膀一起形成了无法挣脱的牢笼,压下的体重禁锢了她的行动,仿佛控制地盘的野兽般,将女主人禁锢在自己怀中。

被大太刀给贯穿,身体仿佛要从中间被一分为二,被男人体温紧贴,被男人气味包围,这个狭小的世界中只剩下彼此,修剪的圆润的指尖抓着男人手臂,留下淡淡红痕。

男人结实腹部撞击在嫩臀上,丰嫩欲滴的女人不断淌出香甜汁液,过多的蜜津从两人结合处不断滴落,弄污了凌乱地落在地上的衣服。

“啊、呀啊…别太…激烈……”
与女人可怜抗议的话语相反,对欲望诚实的身体包裹吸吮着他,成熟女体渴望着从里到外都被填满的瞬间。

“主……”
把娇小女人包覆在怀中,太郎太刀低嗄的同时,也加快了腰上的速度。

每次都是这样,明明想着要温柔,一旦触碰了女人柔软的肌肤,理性就完全崩溃,只剩下冲动与本能,如暴风雨般在女主人身上发泄自己全部的欲望。

“啊啊!!”
大太刀贯穿最深处的入口,在其中并射浓浓欲望的瞬间,审神者也僵直了身体,迎接今晚不知道第几次的高潮。

肚子中早就承接了满满白液,要不是太郎太刀紧紧栓住,就会这样流出来了。

灵力充沛的神刀,不管解放了几次仍旧没有衰软的迹象,仍旧硬挺地被柔软刀鞘给收纳著,只是太郎太刀并不着急,将气喘吁吁的女主人拥抱在怀中,彼此汗水交融长发相缠,分享著激情中的片刻宁静。

待审神者呼吸平静,精力充沛的神刀又动了起来,带着她一起前往欲仙欲死的情欲深渊。

 

 

 

 

 

 

 

 

 

 

 

 

后记:

太郎太难了!!!!!!

澪雪 拜 4 Jun 2020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