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迷惑な嫉妬 試閱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迷惑な嫉妬

巴形薙刀+靜形薙刀

 

輪舞2 收錄,完整版公開終了

 

 

巴形薙刀的心情非常不好。

半透明的千早,純白的長上衣與藍袴,清雅脫俗如神官的打扮,卻散發出黑壓壓的鬱氣,高大身軀踏著重重步伐,在木頭走廊上發出噠噠聲響,雖說與平常不同但也讓人見怪不怪了。

能讓感情表現匱乏的巴形薙刀有所反應只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女主人的審神者,另外一個就是兄弟刀的靜形薙刀了。

巴形薙刀這急躁的模樣,很大的機率是因為找不到女主人審神者。
被揶揄為巨大的雛鳥,必須要跟在媽媽背後才安心的高大男人,我行我素的薙刀完全不理會其他刀劍男士的目光,認為這是他們忌妒自己的表現。

在漫長的歲月中,與不同的主人們度過了各式刃生的刀劍們,就算是賦予了肉體的審神者,也只不過是其中之一的主人罷了。
但他們薙刀兄弟不同,他們兩刃是為了女主人審神者而誕生的刀劍男士,審神者是他們兄弟的第一個主人,也就是賦予刃生意義的存在。

目前來說,審神者是他們第一且唯一的主人,光是這點就不是其他刀劍男士比得上的!

甩動著肩膀上的七彩羽毛,羽毛抖擻的巴形薙刀宛如生氣的鸚鵡在走廊上昂首闊步,只是他自己完全沒發現。

就像吵著要媽媽陪伴的孩子一樣,因為見不到審神者而鬧脾氣的巴形薙刀,很遺憾周圍的刀劍男士都抱著看熱鬧的心態,誰都沒打算幫他一把。

不像其他刀劍男士們從過去的主人身上學習了做人處事之道,出生不久就跟小嬰兒沒兩樣的薙刀兄弟,特別是不懂人情世故的巴形薙刀,對所有的刀劍男士都不假顏色的他,在本丸中自然人緣不佳,除非他自己開口求救。

相對驕傲地甩著羽毛的巴形薙刀,兄弟刀的靜形薙刀現在正一個人孤零零地在手入室之中,治療著先前被巴形薙刀給打傷的地方。

比巴形薙刀更高兩公分的他,作為實戰用的薙刀體型上比巴形薙刀更來得雄壯的他,在先才道場手合訓練之中,卻被打了一頓也不敢吭聲,最後只敢一個人偷偷摸摸治療自己,免得給審神者看見傷痕了。

看著自己粗大的手,尖尖的指甲,用來攻擊的敵人的爪子,毫無疑問是屬於實戰刀該有的配備,卻不適合在嬌弱纖細的女主人身邊。

相反的,儀式用的巴形薙刀端莊優雅,修長細緻的曲線就如巴形薙刀所說的,適合女主人使用。

同樣是刀劍男士,靜形薙刀也想被主人充分使用,可惜……他生來就不適合呢。

無奈嘆氣,靜形薙刀看著自己不太深的傷口,在手入室滿溢的靈力中,開始產生癒合作用。

「靜形在嗎?」
推開紙門露出小臉,審神者朝內詢問。

「主、主人!?」
突然出現的審神者,讓靜形薙刀嚇了一跳,整個人都蹦跳起來,撞上了不夠高的天花板。
「好痛……

「靜形真是的,坐下來吧。」
靜形薙刀慌張模樣惹得審神者輕笑,也同時踏入了手入室並反手關上門,緩步在自己專用的位置坐下,她的身邊就是收納各種手入道具用的櫃子。

「過來這邊。」
朝靜形薙刀招招手,溫柔微笑的女主人讓靜形薙刀想要過去,卻又擔心自己會傷了女主人,一臉困擾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靜形,過來。」

……………
縱然有點猶豫,靜形薙刀還是不敢反抗審神者,乖乖地在女主人面前正坐坐好。

「把頭低下來。」
從小木抽屜中取出打粉棒,審神者要這個即使正坐了也還是比她高一個頭的薙刀低頭,而靜形薙刀也乖乖做了。

用專用手入道具打粉棒敲敲靜形薙刀的頭,直接灌入的靈力會優先修復傷口,剛剛撞出的那個紅腫和痛覺,就這樣一起消失了。

「手伸出來。」
審神者的語氣輕柔,盡可能不要驚嚇到一臉緊張又委屈的靜形薙刀,彷彿眼前的人不是高大的薙刀,而是一個小小的孩子般。

用打粉棒敲打著充滿刀痕的粗壯手臂的同時,審神者也注意到靜形薙刀身上那件美麗的火焰色羽毛,一樣被打得破破爛爛,沒有被衣服包裹的結實腹肌也一樣都是傷痕,讓她忍不住皺起眉頭,卻也沒在靜形薙刀面前發作。

感覺得到審神者的情緒,靜形薙刀更加不安,高大身軀忸怩顫抖,卻也不敢掙脫審神者那雙毫無力氣的小手,深怕惹女主人生氣了。

讓審神者握著手用打粉棒敲打的手臂時,靜形薙刀也仍舊一直低垂著頭,視線盯著白色的打粉棒,不敢跟審神者對上眼。

說起來,為什麼審神者會出現在手入室?

忙碌的審神者現在應該在職務室辦公,照理說沒有時間來幫刀劍男士一一治療。
刀劍男士如果受傷了,除非是很嚴重的損傷,不然自行排時間到手入室自我治療即可,不需要特別勞煩女主人大駕光臨,親自協助治療。

只見審神者低著頭替他治療大小傷口,靜形薙刀也不敢開口詢問,只是乖巧地端坐著。

身材高大卻喜歡小東西的靜形薙刀,也同時擔憂著過大的自己是不是會傷害了小東西,而同時符合了嬌小脆弱等所有條件的審神者,是靜形薙刀最喜歡又害怕接近的存在了。

能被女主人主動親近,靜形薙刀當然是很高興,但同時也讓他緊張不安,害怕自己會不會一不小心就弄傷她了。
握著他的小手,那白皙嬌嫩的肌膚,會被他尖銳的指甲給弄傷……光是想像就讓他發抖的假設,是一直以來兄弟巴形薙刀灌輸給他,靜形薙刀深信不已的事實。

即使如此,能跟審神者單獨相處也還是讓人高興……靜形薙刀還是不自覺地浮起了微笑,希望這小小的幸福能夠一直持續。

「主,我是巴形。」
籠罩在手入室入口的巨大影子,還有不帶感情頓挫的聲音,巴形薙刀的到來讓靜形薙刀臉上充滿掩不住的驚慌。

「進來吧。」
像是沒注意到靜形薙刀的恐懼,審神者依舊聲音輕柔,允許了巴形薙刀的入室。

「靜形,為什麼你在?」
巴形薙刀打開門,就見到讓審神者親自手入的靜形薙刀,這份殊榮可不是每一個刀劍男士都能獲得,而靜形薙刀就得到了。

巴形薙刀秀麗端莊的面容迅速扭曲,不顧審神者在場幾乎就要馬上發作了。

「那個……
想起巴形薙刀日日夜夜醇醇教誨,他這般粗魯的刀不該靠近女主人,靜形薙刀馬上就慌了起來,卻又不敢將手抽離審神者的掌握。

「巴形,關好門,去那邊坐下。」
審神者的聲音依舊柔和,聽不出情緒波動,但巴形薙刀馬上就發現了,審神者正在生氣。

對一切都視若無睹,只會靈敏反應母親情緒的巨大雛鳥,非常清楚審神者正在生氣,而且是非常生氣。
沒有見過女主人這個模樣的巨大雛鳥,忍不住縮了縮羽毛,不敢抗議地關上門,照著審神者指示地到房間角落乖乖坐好。

姿勢端正地正坐在房間角落的巴形薙刀,他的視線一直沒從靜形薙刀上移開。
完全沒有掩飾,赤裸裸表現出他的怒意,一副恨不得馬上衝上前去,將靜形薙刀從審神者身邊扯開,不准他再接近女主人。

就算是巴形薙刀也不敢在審神者面前造次,他也只能在一旁用眼神示意,凶狠的視線讓靜形薙刀即使在審神者身邊,也忍不住顫抖起來。

「靜形,這些傷怎麼來的?」
一隻手好了換另外一隻手,審神者盡可能放軟語氣,怕嚇到這頭巨大的赤色雛鳥。

「這個是因為……道場手合……
偷瞅審神者的表情,靜形薙刀的聲音很小,清楚表露出他的不安。

「是私鬥嗎?」

「不不!不是私鬥!」
快速搖頭否認,靜形薙刀表示絕對不敢做出違反女主人規矩的事情。

刀劍男士全都是血氣方剛鬥爭心強的男人們,一點小事一言不和就會大打出手,這一直都是讓審神者很頭痛的行為。
只能規定刀劍男士們可以打架,但要拿武器的勝負僅限於道場手合,來減少刀劍男士因為打架而浪費資源的問題。

當然也不是道場手合就不會打得你死我活,只是相對起來容易控制狀況罷了。

看著靜形薙刀,審神者知道他沒有說謊。
跟那些活了數百上千年的刀劍男士比起來,薙刀兄弟不過是剛破殼的雛鳥,不懂人情世故也還沒學會狡猾手段,不懂得隱藏自己純粹且老實的刀劍男士,讓審神者忍不住會想特別照顧。

左右手的大傷口,在打粉棒的治療下已經癒合起來,接下來就是其他地方的傷口了。
「靜形,把衣服脫了。」

「哎?呃我、我……
靜形薙刀支支吾吾,大手抓著黑袴滿臉通紅。
「這這怎麼可以……在主人面前露出身體……

這宛若嬌羞少女的反應,讓審神者瞪大了眼,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才好。

只穿到胸圍下的短上衣,腰部臀部幾乎都露出來的黑袴,穿著與脫下差別不大,幾乎失去蔽體作用的衣服,真的要脫衣服時靜形薙刀反而比誰都害羞,強烈反差讓審神者輕嘆口氣,告訴自己要冷靜下來。

「乖,脫下來才能治療。」
像是哄小孩一樣,審神者更加放軟聲音,覺得自己面對的不是高大男人,而是還抱著自己喜歡的娃娃鬧脾氣的小小孩,必須用更大的耐心去面對。

審神者的命令對刀劍男士來說,是絕對服從的聖旨,無法違逆的靜形薙刀,只是更委屈地低下了頭。
「我我這個樣子……這粗野的樣子會讓主人害怕……

粗野?
眨眨眼,審神者認真相信自己跟靜形薙刀的對話,可能不是在同一條線上。

「不用擔心,我不會害怕。」
刀劍男士受了更重的傷的樣子她都見過,靜形薙刀這樣不過算是輕傷,根本不會嚇到她,都是靜形薙刀太過大驚小怪了。

審神者的鼓勵讓沮喪的靜形薙刀終於面露欣喜,正打算寬衣解帶時,傳來巴形薙刀凌厲的制止聲。

「不許脫!」
激動到幾乎要站起身,巴形薙刀努力維持著端正坐姿,喝斥著靜形薙刀。
「你那屬於戰場不夠優美的身體,怎麼能袒露在主的面前!」

「巴形,安靜。」
面對著巴形薙刀的時候,審神者的聲音相對地冷硬許多。
比起高聲叱喝,被冷淡對待更讓刀劍男士感到害怕,巴形薙刀馬上瑟縮起來,不敢再說第二句,但他的視線仍舊盯著靜形薙刀不放。

在審神者的眼神下,靜形薙刀乖乖脫了衣服。
一絲不掛的大男人顫抖著身體,讓審神者覺得自己好像是大壞人。

穿著與脫了差別不大的靜形薙刀,薙刀刀種的隆隆肌肉,似乎是他們的刀種表現,不管是岩融還是巴形薙刀與靜形薙刀,都有著類似的身體結構。也因為這麼強壯的身體,才能靈巧地揮舞巨大薙刀,給予敵人強力攻擊。

拿起打粉棒,審神者輕輕敲打靜形薙刀胸口與背後的傷口,高大男人緊張地縮著身體,盡可能把自己的體積給縮小的火紅色雛鳥,撲簌簌地抖著羽毛。

「靜形一直在發抖呢,是討厭我嗎?」

「不!我、我哪有討厭主人!」
即使只是試探的口吻,也馬上得到靜形薙刀的激烈抗議,強烈的聲音與先才畏縮的模樣完全不同,讓審神者訝異靜形薙刀原來也能發出這樣的聲音,能夠這樣說話。

「那為什麼?」

「因為這個……
要靜形薙刀解釋,他又恢復成審神者所熟知的畏縮模樣,好像跟審神者說話非常困難般。
「主也看到了……這個身體,非常不優美

「哎?」
看著靜形薙刀高大健壯,肌肉鼓脹結實又細腰長腿,充滿了薙刀威儀的身體,審神者不知道他的自卑從何而來。
「靜形的身體很好看喔。」

「但我這樣強力的戰鬥刀,會傷害主……

靜形薙刀的反應,讓審神者張了嘴,最後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的閉上。

這些刀劍男士們,真的是脾氣古怪到審神者無法理解,難道說這就是刀劍與人類的代溝嗎?
付喪神們動不動就覺得人類太過弱小,只要一碰就會碎掉般不敢親近,該說是他們太過強大的傲慢還是愛護人類的憐惜反應呢?

不管是哪一個,對人類來說都讓人非常困擾!

把靜形薙刀身上的大小傷口都治好,審神者將打粉棒收回抽屜後站起身,卻沒有如薙刀們所預想地離開房間,反而解開了自己和服的腰帶。

「主?」

「主人?」

審神者預料外的行動讓薙刀們目瞪口呆,異口同聲地叫喚主人,也沒得到任何回答。

長長腰帶與素雅小紋和服都一起落了地,在審神者腳邊圍成一圈,身上只剩下純白的絲絹裡衣,讓兩把薙刀都嚇了一跳,慌亂毫不掩飾地顯露在臉上。

審神者緩步朝靜形薙刀走近,怔愣的黑紅色雛鳥只是待在原地,直到被審神者抱上才回過神。

「主人…………
肩膀被抱住,貼在女主人溫暖的胸口,靜形薙刀雙手在空中揮動,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男人的頭被審神者往胸懷裡按了按,隔著一件薄薄裡衣貼住柔軟豐乳的感覺,讓靜形薙刀連耳朵都紅了,慌亂掙扎的雙手也終於安靜下來,垂在自己身邊。

溫暖的體溫能讓人平靜下來,就算對象是刀劍男士也不例外,靜形薙刀紅著臉貼在女主人懷中,不曉得審神者想做什麼,卻也不想離開這個溫暖的懷抱,這彷彿被母親擁抱的感覺。

巴形薙刀與靜形薙刀是時之政府利用實驗方式製造出來的刀劍男士,與一般的刀劍男士不同,他們不來自任何一把實在的刀劍,作為無限的薙刀的集合體所誕生的他們,沒有屬於自己的歷史與名字,僅僅就是巴形薙刀與靜形薙刀,而審神者則是他們第一個主人。

和甫鍛造出來的刀劍一樣,如同破殼小鳥剛剛出生的他們,第一個使用他們的人就是審神者,對純如白紙的雛鳥來說,審神者就跟親鳥一樣,是喜歡到不能再喜歡的對象。

「你看,沒事的吧。」
摸摸靜形薙刀的短髮,審神者憐愛輕哄。
「靜形碰著我也不會有事,可以摸摸看。」

「摸摸摸……
想到自己尖銳的指甲,光是碰上纖細脆弱的絲絹裡衣都會留下痕跡,靜形薙刀用力搖頭。
「不行啊,我會弄壞衣服……

都已經抱上了還麼堅持,審神者知道自己必須要下猛藥了。

安放在靜形薙刀肩膀上的小手,輕撫著男人被充滿肌肉的脖子,從髮尾開始往下,來到僅能摸到一點骨頭的厚實背肌。
被背後來到前胸,巴形薙刀的身體就如審神者所見,全身被充滿彈性的柔軟肌肉給包覆,皮膚也意外地非常光滑,女人指尖饒趣味地在男人胸膛嬉戲著。

「主、主人……
突然親暱的女主人,更是讓靜形薙刀慌得六神無主,被審神者一個用力推倒在地上。

「靜形不敢摸我,那就讓我來摸摸靜形。」
審神者笑的甜美,倒是躺在地上的靜形薙刀完全沒理解發生了什麼事,傻傻地看著位於上方的女人,柔軟黑髮垂落在男人身上。

從下巴開始,突起的喉結,從鎖鼓開始突起的大塊肌肉,發達厚實可以挾入指尖的胸肌雖然外表看起來是成熟男人,可是靜形薙刀的肌膚比同樣外表的男人來得光滑,乳尖也是淡色的,讓審神者有趣捏上。

「啊
喉頭不自覺發出了從未有過的高聲,讓靜形薙刀嚇得趕忙摀住嘴,不明白自己怎麼會發出這種聲音。

「別怕,這是自然的。」
審神者這時候才想起來,破殼小鳥的靜形薙刀完全沒有女性經驗,就不知道他的知識到哪個程度就是了。

俯臥在靜形薙刀身側,審神者愛撫著他的胸膛,舌尖舔玩著胸前突起,惹得高大男人忍不住低喘起來,顫抖的手不敢制止審神者,尖銳的指甲在身下茵席留下爪痕。

不只是胸口,漂亮的八塊腹肌也同樣充滿彈性,女人纖細指尖沿著腹肌打畫,再往下就是有著漂亮人魚線的小腹,以及靜形薙刀壓抑不住的生理反應,豎立在胯間的傲人陽物。

這是審神者第一次看到靜形薙刀的自我,果然和薙刀本體一樣有著奇妙的弧度且長大,比起壯碩的身體先端相對略小,如此雄偉的薙刀卻是可愛的粉嫩色,極度的反差讓審神者有趣摸上,過度刺激使靜形薙刀身體一顫,大腿肌肉緊繃起來。

「啊啊……這樣…………
隨著審神者上下搓動的小手,靜形薙刀非常誠實地扭起了腰,漂亮腹肌隨著彈跳,巨大率直的處男實在是可愛,光是用手就不知道能讓他射出幾次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