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迷惑な嫉妬 试阅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迷惑な嫉妬

巴形薙刀+静形薙刀

 

轮舞2 收录,完整版公开终了

 

 

巴形薙刀的心情非常不好。

半透明的千早,纯白的长上衣与蓝袴,清雅脱俗如神官的打扮,却散发出黑压压的郁气,高大身躯踏着重重步伐,在木头走廊上发出哒哒声响,虽说与平常不同但也让人见怪不怪了。

能让感情表现匮乏的巴形薙刀有所反应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女主人的审神者,另外一个就是兄弟刀的静形薙刀了。

巴形薙刀这急躁的模样,很大的机率是因为找不到女主人审神者。
被揶揄为巨大的雏鸟,必须要跟在妈妈背后才安心的高大男人,我行我素的薙刀完全不理会其他刀剑男士的目光,认为这是他们忌妒自己的表现。

在漫长的岁月中,与不同的主人们度过了各式刃生的刀剑们,就算是赋予了肉体的审神者,也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的主人罢了。
但他们薙刀兄弟不同,他们两刃是为了女主人审神者而诞生的刀剑男士,审神者是他们兄弟的第一个主人,也就是赋予刃生意义的存在。

目前来说,审神者是他们第一且唯一的主人,光是这点就不是其他刀剑男士比得上的!

甩动着肩膀上的七彩羽毛,羽毛抖擞的巴形薙刀宛如生气的鹦鹉在走廊上昂首阔步,只是他自己完全没发现。

就像吵着要妈妈陪伴的孩子一样,因为见不到审神者而闹脾气的巴形薙刀,很遗憾周围的刀剑男士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谁都没打算帮他一把。

不像其他刀剑男士们从过去的主人身上学习了做人处事之道,出生不久就跟小婴儿没两样的薙刀兄弟,特别是不懂人情世故的巴形薙刀,对所有的刀剑男士都不假颜色的他,在本丸中自然人缘不佳,除非他自己开口求救。

相对骄傲地甩著羽毛的巴形薙刀,兄弟刀的静形薙刀现在正一个人孤零零地在手入室之中,治疗著先前被巴形薙刀给打伤的地方。

比巴形薙刀更高两公分的他,作为实战用的薙刀体型上比巴形薙刀更来得雄壮的他,在先才道场手合训练之中,却被打了一顿也不敢吭声,最后只敢一个人偷偷摸摸治疗自己,免得给审神者看见伤痕了。

看着自己粗大的手,尖尖的指甲,用来攻击的敌人的爪子,毫无疑问是属于实战刀该有的配备,却不适合在娇弱纤细的女主人身边。

相反的,仪式用的巴形薙刀端庄优雅,修长细致的曲线就如巴形薙刀所说的,适合女主人使用。

同样是刀剑男士,静形薙刀也想被主人充分使用,可惜……他生来就不适合呢。

无奈叹气,静形薙刀看着自己不太深的伤口,在手入室满溢的灵力中,开始产生愈合作用。

“静形在吗?”
推开纸门露出小脸,审神者朝内询问。

“主、主人!?”
突然出现的审神者,让静形薙刀吓了一跳,整个人都蹦跳起来,撞上了不够高的天花板。
“好痛……

“静形真是的,坐下来吧。”
静形薙刀慌张模样惹得审神者轻笑,也同时踏入了手入室并反手关上门,缓步在自己专用的位置坐下,她的身边就是收纳各种手入道具用的柜子。

“过来这边。”
朝静形薙刀招招手,温柔微笑的女主人让静形薙刀想要过去,却又担心自己会伤了女主人,一脸困扰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静形,过来。”

……………
纵然有点犹豫,静形薙刀还是不敢反抗审神者,乖乖地在女主人面前正坐坐好。

“把头低下来。”
从小木抽屉中取出打粉棒,审神者要这个即使正坐了也还是比她高一个头的薙刀低头,而静形薙刀也乖乖做了。

用专用手入道具打粉棒敲敲静形薙刀的头,直接灌入的灵力会优先修复伤口,刚刚撞出的那个红肿和痛觉,就这样一起消失了。

“手伸出来。”
审神者的语气轻柔,尽可能不要惊吓到一脸紧张又委屈的静形薙刀,仿佛眼前的人不是高大的薙刀,而是一个小小的孩子般。

用打粉棒敲打着充满刀痕的粗壮手臂的同时,审神者也注意到静形薙刀身上那件美丽的火焰色羽毛,一样被打得破破烂烂,没有被衣服包裹的结实腹肌也一样都是伤痕,让她忍不住皱起眉头,却也没在静形薙刀面前发作。

感觉得到审神者的情绪,静形薙刀更加不安,高大身躯忸怩颤抖,却也不敢挣脱审神者那双毫无力气的小手,深怕惹女主人生气了。

让审神者握着手用打粉棒敲打的手臂时,静形薙刀也仍旧一直低垂著头,视线盯着白色的打粉棒,不敢跟审神者对上眼。

说起来,为什么审神者会出现在手入室?

忙碌的审神者现在应该在职务室办公,照理说没有时间来帮刀剑男士一一治疗。
刀剑男士如果受伤了,除非是很严重的损伤,不然自行排时间到手入室自我治疗即可,不需要特别劳烦女主人大驾光临,亲自协助治疗。

只见审神者低着头替他治疗大小伤口,静形薙刀也不敢开口询问,只是乖巧地端坐着。

身材高大却喜欢小东西的静形薙刀,也同时担忧著过大的自己是不是会伤害了小东西,而同时符合了娇小脆弱等所有条件的审神者,是静形薙刀最喜欢又害怕接近的存在了。

能被女主人主动亲近,静形薙刀当然是很高兴,但同时也让他紧张不安,害怕自己会不会一不小心就弄伤她了。
握着他的小手,那白皙娇嫩的肌肤,会被他尖锐的指甲给弄伤……光是想像就让他发抖的假设,是一直以来兄弟巴形薙刀灌输给他,静形薙刀深信不已的事实。

即使如此,能跟审神者单独相处也还是让人高兴……静形薙刀还是不自觉地浮起了微笑,希望这小小的幸福能够一直持续。

“主,我是巴形。”
笼罩在手入室入口的巨大影子,还有不带感情顿挫的声音,巴形薙刀的到来让静形薙刀脸上充满掩不住的惊慌。

“进来吧。”
像是没注意到静形薙刀的恐惧,审神者依旧声音轻柔,允许了巴形薙刀的入室。

“静形,为什么你在?”
巴形薙刀打开门,就见到让审神者亲自手入的静形薙刀,这份殊荣可不是每一个刀剑男士都能获得,而静形薙刀就得到了。

巴形薙刀秀丽端庄的面容迅速扭曲,不顾审神者在场几乎就要马上发作了。

“那个……
想起巴形薙刀日日夜夜醇醇教诲,他这般粗鲁的刀不该靠近女主人,静形薙刀马上就慌了起来,却又不敢将手抽离审神者的掌握。

“巴形,关好门,去那边坐下。”
审神者的声音依旧柔和,听不出情绪波动,但巴形薙刀马上就发现了,审神者正在生气。

对一切都视若无睹,只会灵敏反应母亲情绪的巨大雏鸟,非常清楚审神者正在生气,而且是非常生气。
没有见过女主人这个模样的巨大雏鸟,忍不住缩了缩羽毛,不敢抗议地关上门,照着审神者指示地到房间角落乖乖坐好。

姿势端正地正坐在房间角落的巴形薙刀,他的视线一直没从静形薙刀上移开。
完全没有掩饰,赤裸裸表现出他的怒意,一副恨不得马上冲上前去,将静形薙刀从审神者身边扯开,不准他再接近女主人。

就算是巴形薙刀也不敢在审神者面前造次,他也只能在一旁用眼神示意,凶狠的视线让静形薙刀即使在审神者身边,也忍不住颤抖起来。

“静形,这些伤怎么来的?”
一只手好了换另外一只手,审神者尽可能放软语气,怕吓到这头巨大的赤色雏鸟。

“这个是因为……道场手合……
偷瞅审神者的表情,静形薙刀的声音很小,清楚表露出他的不安。

“是私斗吗?”

“不不!不是私斗!”
快速摇头否认,静形薙刀表示绝对不敢做出违反女主人规矩的事情。

刀剑男士全都是血气方刚斗争心强的男人们,一点小事一言不和就会大打出手,这一直都是让审神者很头痛的行为。
只能规定刀剑男士们可以打架,但要拿武器的胜负仅限于道场手合,来减少刀剑男士因为打架而浪费资源的问题。

当然也不是道场手合就不会打得你死我活,只是相对起来容易控制状况罢了。

看着静形薙刀,审神者知道他没有说谎。
跟那些活了数百上千年的刀剑男士比起来,薙刀兄弟不过是刚破壳的雏鸟,不懂人情世故也还没学会狡猾手段,不懂得隐藏自己纯粹且老实的刀剑男士,让审神者忍不住会想特别照顾。

左右手的大伤口,在打粉棒的治疗下已经愈合起来,接下来就是其他地方的伤口了。
“静形,把衣服脱了。”

“哎?呃我、我……
静形薙刀支支吾吾,大手抓着黑袴满脸通红。
“这这怎么可以……在主人面前露出身体……

这宛若娇羞少女的反应,让审神者瞪大了眼,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才好。

只穿到胸围下的短上衣,腰部臀部几乎都露出来的黑袴,穿着与脱下差别不大,几乎失去蔽体作用的衣服,真的要脱衣服时静形薙刀反而比谁都害羞,强烈反差让审神者轻叹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

“乖,脱下来才能治疗。”
像是哄小孩一样,审神者更加放软声音,觉得自己面对的不是高大男人,而是还抱着自己喜欢的娃娃闹脾气的小小孩,必须用更大的耐心去面对。

审神者的命令对刀剑男士来说,是绝对服从的圣旨,无法违逆的静形薙刀,只是更委屈地低下了头。
“我我这个样子……这粗野的样子会让主人害怕……

粗野?
眨眨眼,审神者认真相信自己跟静形薙刀的对话,可能不是在同一条线上。

“不用担心,我不会害怕。”
刀剑男士受了更重的伤的样子她都见过,静形薙刀这样不过算是轻伤,根本不会吓到她,都是静形薙刀太过大惊小怪了。

审神者的鼓励让沮丧的静形薙刀终于面露欣喜,正打算宽衣解带时,传来巴形薙刀凌厉的制止声。

“不许脱!”
激动到几乎要站起身,巴形薙刀努力维持着端正坐姿,喝斥着静形薙刀。
“你那属于战场不够优美的身体,怎么能袒露在主的面前!”

“巴形,安静。”
面对着巴形薙刀的时候,审神者的声音相对地冷硬许多。
比起高声叱喝,被冷淡对待更让刀剑男士感到害怕,巴形薙刀马上瑟缩起来,不敢再说第二句,但他的视线仍旧盯着静形薙刀不放。

在审神者的眼神下,静形薙刀乖乖脱了衣服。
一丝不挂的大男人颤抖著身体,让审神者觉得自己好像是大坏人。

穿着与脱了差别不大的静形薙刀,薙刀刀种的隆隆肌肉,似乎是他们的刀种表现,不管是岩融还是巴形薙刀与静形薙刀,都有着类似的身体结构。也因为这么强壮的身体,才能灵巧地挥舞巨大薙刀,给予敌人强力攻击。

拿起打粉棒,审神者轻轻敲打静形薙刀胸口与背后的伤口,高大男人紧张地缩著身体,尽可能把自己的体积给缩小的火红色雏鸟,扑簌簌地抖著羽毛。

“静形一直在发抖呢,是讨厌我吗?”

“不!我、我哪有讨厌主人!”
即使只是试探的口吻,也马上得到静形薙刀的激烈抗议,强烈的声音与先才畏缩的模样完全不同,让审神者讶异静形薙刀原来也能发出这样的声音,能够这样说话。

“那为什么?”

“因为这个……
要静形薙刀解释,他又恢复成审神者所熟知的畏缩模样,好像跟审神者说话非常困难般。
“主也看到了……这个身体,非常不优美

“哎?”
看着静形薙刀高大健壮,肌肉鼓胀结实又细腰长腿,充满了薙刀威仪的身体,审神者不知道他的自卑从何而来。
“静形的身体很好看喔。”

“但我这样强力的战斗刀,会伤害主……

静形薙刀的反应,让审神者张了嘴,最后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的闭上。

这些刀剑男士们,真的是脾气古怪到审神者无法理解,难道说这就是刀剑与人类的代沟吗?
付丧神们动不动就觉得人类太过弱小,只要一碰就会碎掉般不敢亲近,该说是他们太过强大的傲慢还是爱护人类的怜惜反应呢?

不管是哪一个,对人类来说都让人非常困扰!

把静形薙刀身上的大小伤口都治好,审神者将打粉棒收回抽屉后站起身,却没有如薙刀们所预想地离开房间,反而解开了自己和服的腰带。

“主?”

“主人?”

审神者预料外的行动让薙刀们目瞪口呆,异口同声地叫唤主人,也没得到任何回答。

长长腰带与素雅小纹和服都一起落了地,在审神者脚边围成一圈,身上只剩下纯白的丝绢里衣,让两把薙刀都吓了一跳,慌乱毫不掩饰地显露在脸上。

审神者缓步朝静形薙刀走近,怔愣的黑红色雏鸟只是待在原地,直到被审神者抱上才回过神。

“主人…………
肩膀被抱住,贴在女主人温暖的胸口,静形薙刀双手在空中挥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男人的头被审神者往胸怀里按了按,隔着一件薄薄里衣贴住柔软丰乳的感觉,让静形薙刀连耳朵都红了,慌乱挣扎的双手也终于安静下来,垂在自己身边。

温暖的体温能让人平静下来,就算对象是刀剑男士也不例外,静形薙刀红著脸贴在女主人怀中,不晓得审神者想做什么,却也不想离开这个温暖的怀抱,这仿佛被母亲拥抱的感觉。

巴形薙刀与静形薙刀是时之政府利用实验方式制造出来的刀剑男士,与一般的刀剑男士不同,他们不来自任何一把实在的刀剑,作为无限的薙刀的集合体所诞生的他们,没有属于自己的历史与名字,仅仅就是巴形薙刀与静形薙刀,而审神者则是他们第一个主人。

和甫锻造出来的刀剑一样,如同破壳小鸟刚刚出生的他们,第一个使用他们的人就是审神者,对纯如白纸的雏鸟来说,审神者就跟亲鸟一样,是喜欢到不能再喜欢的对象。

“你看,没事的吧。”
摸摸静形薙刀的短发,审神者怜爱轻哄。
“静形碰着我也不会有事,可以摸摸看。”

“摸摸摸……
想到自己尖锐的指甲,光是碰上纤细脆弱的丝绢里衣都会留下痕迹,静形薙刀用力摇头。
“不行啊,我会弄坏衣服……

都已经抱上了还么坚持,审神者知道自己必须要下猛药了。

安放在静形薙刀肩膀上的小手,轻抚著男人被充满肌肉的脖子,从发尾开始往下,来到仅能摸到一点骨头的厚实背肌。
被背后来到前胸,巴形薙刀的身体就如审神者所见,全身被充满弹性的柔软肌肉给包覆,皮肤也意外地非常光滑,女人指尖饶趣味地在男人胸膛嬉戏著。

“主、主人……
突然亲暱的女主人,更是让静形薙刀慌得六神无主,被审神者一个用力推倒在地上。

“静形不敢摸我,那就让我来摸摸静形。”
审神者笑的甜美,倒是躺在地上的静形薙刀完全没理解发生了什么事,傻傻地看着位于上方的女人,柔软黑发垂落在男人身上。

从下巴开始,突起的喉结,从锁鼓开始突起的大块肌肉,发达厚实可以挟入指尖的胸肌虽然外表看起来是成熟男人,可是静形薙刀的肌肤比同样外表的男人来得光滑,乳尖也是淡色的,让审神者有趣捏上。

“啊
喉头不自觉发出了从未有过的高声,让静形薙刀吓得赶忙摀住嘴,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发出这种声音。

“别怕,这是自然的。”
审神者这时候才想起来,破壳小鸟的静形薙刀完全没有女性经验,就不知道他的知识到哪个程度就是了。

俯卧在静形薙刀身侧,审神者爱抚着他的胸膛,舌尖舔玩着胸前突起,惹得高大男人忍不住低喘起来,颤抖的手不敢制止审神者,尖锐的指甲在身下茵席留下爪痕。

不只是胸口,漂亮的八块腹肌也同样充满弹性,女人纤细指尖沿着腹肌打画,再往下就是有着漂亮人鱼线的小腹,以及静形薙刀压抑不住的生理反应,竖立在胯间的傲人阳物。

这是审神者第一次看到静形薙刀的自我,果然和薙刀本体一样有着奇妙的弧度且长大,比起壮硕的身体先端相对略小,如此雄伟的薙刀却是可爱的粉嫩色,极度的反差让审神者有趣摸上,过度刺激使静形薙刀身体一颤,大腿肌肉紧绷起来。

“啊啊……这样…………
随着审神者上下搓动的小手,静形薙刀非常诚实地扭起了腰,漂亮腹肌随着弹跳,巨大率直的处男实在是可爱,光是用手就不知道能让他射出几次呢。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