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戀語り 番外 君のためにできる事 R18 – 試閱

黒き呪縛の戀語り 番外 君のためにできる事 R18

燭台切光忠+鶴丸國永

 

輪舞2 收錄
全文公開至 2020/08/02  1200

 

單手撐著臉頰,鶴丸國永在房間中央的矮桌前盤腿坐著,吃著放在桌上的點心,視線卻瞄著在一旁整理抽屜的燭台切光忠。

與喜歡料理的燭台切光忠同房,最大的優點就是伊達組房間的桌上,經常放著各種小點心。
當然大家也都心知肚明,這些點心是做給主人後剩下的,就算是燭台切光忠這般殷勤的男人,也不會像母親一樣寵著其他的刀,他特別的溫柔體貼是為了主人審神者而發揮。

「小光,你最近有心事?」
難得大俱利伽羅跟太鼓鐘貞宗都不在,鶴丸國永可以跟燭台切光忠談談大人的話題。

「鶴先生在說什麼呢。」
回過頭來,燭台切光忠一往如昔揚起毫無破綻的紳士微笑。

看著這樣的燭台切光忠,鶴丸國永大大咧嘴一笑。
「那來說說我的推理吧!」

「請務必讓我拜聽。」

「一切的線索,都來自這個道明寺餅!」
煞有其事地拿起用櫻葉包好,粉紅色的橢圓形點心,鶴丸國永誇張的動作表現,燭台切光忠只是微笑看著。

「這個適度地混合著半殺與全殺口感的道明寺餅皮,降低了甜度的紅豆內餡,整體來說味道清淡的櫻餅,應該是小光為了主人特別製作!而這樣特別製作的點心,會出現在這個桌上代表著…………」
戲劇性提高的嗓音,為了製造衝擊效果般地停了下來,鶴丸國永的金眸炯炯有神地看著臉色不變,仍舊是噙著微笑的燭台切光忠。
「小光你是送到門口又回來了對吧。」

「…………真不是鶴先生的對手呢。」
謎底都被揭穿了的現在,再找不像樣的理由解釋,不如直接承認還比較帥氣。

有著和短刀一樣活潑爽快脾氣的鶴丸國永,經常會讓人誤會他的實際年紀,可是那雙能夠洞悉一切的雙眼,毫無疑問是經過了千年歲月洗禮的平安刀才會擁有。

既然燭台切光忠都率直承認,鶴丸國永也不會窮追猛打,把手上吃了一口的櫻色道明寺餅再咬一口,看著其中搗得纖細的紅豆餡。
「小光啊,偶爾任性點也沒有不好。」

「鶴先生也知道,我是很任性的。」
這份莫名其妙的忠告,燭台切光忠困擾苦笑。
不按理出牌的鶴丸國永,總是會突然冒出讓人無法理解的話語。

「小光的任性啊……」
舔著唇邊的道明寺粉,鶴丸國永很清楚燭台切光忠不明白他的意思。

燭台切光忠確實如他本人所說,是個對自己的品味有獨特堅持,不管是穿衣打扮還是行事準則,對一切過份要求的態度,客觀來說是位任性的刀劍男士。

只是這跟鶴丸國永所說的任性,完全不是一件事。

這個令人操心的後輩,看來只能由他來想個辦法,讓燭台切光忠好好面對自己了。

 

 

 

 

 

 

 

 

 

 

 

 

 

 

彷彿春櫻在桌上綻放,安放在玄色小盤上的淡櫻色的櫻錦玉羹,半透明的粉色羊羹中飄浮著小小的櫻花瓣,太過美麗的點心教人端著盤子欣賞,捨不得破壞這個美。

捧著玄色小盤端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面,審神者興奮滿足地端詳著她今天的點心,捨不得拿起放在旁邊的木枝叉子。

忙了一天終於回到房間喘口氣,辦公桌上的小盤是她意料之外的禮物,原本以為只會有冷茶等著她,貼心的小點心讓她滿足一笑,在桌子前面坐了下來。

會花精神製作這麼美的點心的人,不是歌仙兼定就是燭台切光忠,而審神者更肯定製作者是燭台切光忠。
如果是歌仙兼定的作品,他就不會這麼低調地放在桌上,而是本人就坐在這邊,等著傾聽她的感想,也只有燭台切光忠會低調地用薄和紙蓋住盤子,不會高調地朝她邀功。

感覺一整天的疲勞都被治癒,審神者滿足輕喟,端起茶杯突然發現下面壓了一張便籤。
和點心一樣淺櫻色的紙條,字跡不是毛筆而是鋼筆,本丸中喜歡用鋼筆的刀劍男士屈指可數,不管有沒有署名,要猜出留紙條的人都非常容易。

「啊……」
紙條的內容出乎意料的非常簡單,只有短短的一行字。

『您辛苦了。』

只是這麼簡單一句話,讓審神者捧著盤子盯著其中的櫻色點心,許久才吃下一口。
「……真好吃。」

是她所喜歡的恰到好處的甜味,充滿彈力的寒天口感,點綴的櫻花瓣是畫龍點睛的淡酸,可說是專業水準的甜點,卻是由不懂人類的刀劍男士做出,可以想像他做了多少努力。

那張便籤也是,雖然只有簡單的一句話,審神者的胸口卻浮起一股酸澀。

看著那句話,眼前就浮起了燭台切光忠總是溫柔寵愛的微笑,還有他帶有磁性的低音,苦笑地要她別太勉強,讓她發現自己似乎一段時間沒有好好跟燭台切光忠說話了。

那簡單的一行字,在審神者看來卻變成了我很想你,太過自作多情的想法讓審神者甩甩頭,努力將這個想法給排除。

將最後一口羊羹送入口中,審神者捏著紙條站起身,停不下腳步地前往她心之所處。

「唔,主有什麼事?」
來到離廚房頗近的伊達組房間,房中只有鶴丸國永一個人,啃著桌上點心的他,非常意外主人突然的大駕光臨。

忙碌的女主人少有機會前往個人的房間,她的出現讓鶴丸國永也一臉訝異。

「啊…光忠不在呢……」
對自己的衝動感到羞恥,看不到燭台切光忠的身影,反而讓她冷靜下來了。
「那我晚點……」

「慢慢慢,就坐下來等吧。」
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身邊,鶴丸國永笑咪咪地拉住審神者的手,不讓她離開。
「小光去廚房了,等一下就回來。」

對著猶豫不決甚至去意甚高的審神者,鶴丸國永再補了一句。
「小光見到主也會很高興喔。」

「………那我…坐一下好了…」
一句話就輕鬆打動她,審神者隨著鶴丸國永的腳步,在桌子邊坐了下來。

總是一副輕佻模樣的鶴丸國永,不夠穩重的態度經常讓人忘記他也是工於心計的平安刀,很容易對他疏於防備,被牽著鼻子走也毫不自覺。

招待女主人在桌邊坐下,鶴丸國永去一旁的抽屜,找出他知道的祕密,安放在桌子上。

「請用。」
茶杯裡注滿了從茶壺中倒出的水,白色的陶器茶杯被推到了她面前。

米白色的九穀燒茶杯配上了手工繪圖的梅花與枝葉,以男人的手來說有點小,對審神者來說剛剛好的茶杯,被鶴丸國永安放到她面前。

「這是小貞的杯子嗎?真漂亮。」
伊達組的房間總共有四位刀劍男士一起居住,會用這麼小的杯子的,怎麼想都只有短刀的太鼓鐘貞宗了。

「不,這是小光替主選的杯子。」
平常都被燭台切光忠包裹妥當放在抽屜底下的杯子,既然女主人大駕光臨,這為她所選的杯子當然也要出來亮相,可惜的是燭台切光忠本人不在,沒聽到她的讚美。

刀劍男士們在遠征途中會買禮物給女主人,這已經是心照不宣的祕密了。
只是這些禮物是否有送到女主人手上,還是一直被收藏在櫃子中,就要看刀劍男士的脾氣而定了。

燭台切光忠一直收藏在抽屜深處的東西,鶴丸國永當然是一清二楚,不是由燭台切光忠本人自己拿出來是有點可惜,但不趁這個時候拿出來獻寶,下一次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鶴丸國永洋洋得意的告知事實,就看女主人垂下眼簾,臉頰蕩漾起美麗粉紅,小手珍惜地摩挲著杯子,感受著九穀燒光滑潤澤的陶器質感。

「光忠…太客氣了……」
意料外的禮物讓審神者聲音也輕柔起來,摩挲著杯子的手充滿了憐愛,緩慢地被感情的網給纏上羽蝶讓鶴丸國永微笑,無法飛起的蝴蝶會更容易叼起入口。

摩挲了杯子好一會兒,審神者捧起茶杯來喝一口。
「………這茶…味道有點…奇怪………」

說是茶也不像茶,滑順之餘有股辛辣,這簡直就是……

「嗯,因為是酒啊。」
開朗地立腿坐在座墊上,鶴丸國永輕鬆愉快地解答了審神者的疑問。

「既然是酒,為什麼要放茶壺?」
看鶴丸國永從茶壺倒出來,她真的以為那是茶。

「哎,有規定酒只能放在酒壺用酒杯喝嗎?」
鶴丸國永笑得愉快,那種獵物踩入陷阱的表情,讓審神者為之氣結。

「鶴丸你真是的!」
到這個地步審神者才想起來,她在鶴丸國永手上吃了多少悶虧,每次都傻傻的被他給騙了。

要不是想要等燭台切光忠回來,審神者現在就拂袖而去,才不要繼續給鶴丸國永玩弄在手上。

「主,別生氣了,給妳看有趣的。」

「鶴丸的有趣,只是你自己的感覺罷了。」
她可不是這麼不知教訓,鶴丸國永的有趣永遠是他自己覺得有趣,對旁人來說並不是如此,她要是相信這把太刀就是真的傻了。

「別這麼說,就當被騙了。」

「不是當作,是你真的會騙我。」
睨著笑嘻嘻的平安太刀,審神者完全不打算買帳。

「那就沒辦法了。」
鶴丸國永聳聳肩,對不順從的女主人無可奈何。
「只好用強迫的了。」

「呃?」
審神者還沒反應過來,她的雙手就已經被鶴丸國永捉起,手腕被鶴丸國永才有的兵庫鎖給捲了兩圈,束縛了她的自由。
「鶴丸,這是做什麼!」

手腕扭了兩下,沒有打結的兵庫鎖都不為所動,審神者只有放棄掙扎,直接詢問罪魁禍首。
鶴丸國永就算纖瘦也是太刀,男人的力氣可不是她這個弱女子可以輕易掙脫。

「當然是,招待啊。」

「………招待?」
鶴丸國永所說的招待,相信跟審神者所知道的招待的定義完全不一樣,才會有現在這個局面。

「主難得來伊達房間一趟,當然我也要盡地主之誼讓妳盡興才對。」
鳥太刀閃爍著金眸,讓審神者有很不好的預感。

「鶴丸,這樣我要生氣了。」

「別這麼早下結論嘛。」
鶴丸國永陪著笑,一臉的自信滿滿。
「主要是不喜歡我的招待,可以雙倍罰我也沒關係。」

「不是,我還沒說要接受……」
鶴丸國永這根本就是強迫推銷,還要按他的價碼購買,這實在是太沒道理了!

審神者的掙紮根本毫無用處,從背後抱上她的鶴丸國永一點都不急著鬆開她的衣服,更當務之急是在她發出叫聲之前,更快地用白絹塞住了嘴,讓她只能嗚嗚抗議。

「抱歉呢,要是讓妳叫人過來,就沒辦法繼續了。」
審神者可是這個本丸的女主人,誰都沒辦法強迫她做不願意的事情,只要她喊一聲,鶴丸國永很清楚他可是會被全本丸的刀劍男士給包圍,而且全部拿刀對著他,他可一次都不想體會這種嚇人的情景。

該怎麼防範未然,鶴丸國永可是比誰都清楚,畢竟他可是本著刃生該有趣的信條,風險控管也是重要課題。

把審神者的雙手鎖住,聲音也堵起來,鶴丸國永才開始從容不迫地料理他的宵夜。

糖果包裝般層層疊起的女人衣裝,不只是品味糖果本身的味道,拆開包裝的行為也是樂趣無窮,是值得享受的時光。

在本丸內審神者一直都穿得比較輕便,即使如此也只是在材質上比較柔軟,該有的配件仍舊一個不漏地捆在身上。

帶締、帶揚,綁了太鼓結的軟腰帶,在鶴丸國永手中被一一卸下,失去了腰帶的固定,剩下的衣服都衣襟敞開地掛在身上,穿著比裸體更羞恥的感覺,讓只能嗚嗚抗議的審神者扭著身體想要脫離他的控制。

「別怕,我不會害妳。」
從後邊攔腰抱住想跑的女人,鶴丸國永咬著小巧耳朵,溼潤舌尖描繪著她的形狀,與話語一起吹入的熱氣讓她發顫。
「只會很舒服的……主也懂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