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執事 – retentio 1

黑執事 – reteneio 1

試閱

1

 

 

 

「早安,少爺,今天也是好天氣呢。」刷的一聲拉開深藍色的窗簾,刺眼的陽光照入室內,同色系深藍的地毯在陽光下呈現金色。執事セバスチャン站在窗邊,準備著早晨的紅茶的時候,和他的主人──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道早安。

房間中央的大床上,埋在柔軟的羽毛枕被中的嬌小人兒,像是回應執事般低哼了聲,卻依舊沒有張開眼睛的意思。

露出在床上的小小頭顱,也為了躲避刺眼的陽光,像是毛毛蟲般更往被子中縮了進去。

「少爺,該是起床的時間了。」看著越窩越深,幾乎’整個人都要進入被子的主人,セバスチャン揚起無奈的微笑,盡責地再一次呼喚她。

「嗯……再十分鐘……」セバスチャン的聲音好不容易終於傳入了她的耳中。即使腦子知道要起床,可是身體卻不是那一回事。昨夜的疲憊還殘留在身上,怠倦地讓她完全不想動彈,只有閉著眼睛咕噥。

「十分鐘是嗎?」聽得見鍊子拉扯,銀懷表啪地被打開的聲音,寂靜規律地在圓盤上走動的長短針告知著現在的時間。「好吧。距離ミッドフォード侯爵夫人的訪問還有點時間,十分鐘這樣的空檔應該是不成問題。那麼,我就十分鐘後……」

セバスチャン的話還沒說完,シエル就幾乎是用跳地坐起身。

「別開玩笑了,今天是フランシス姑姑訪問的日子啊!」聽到ミッドフォード侯爵夫人的名號,管他什麼疲倦怠倦,一下子就被シエル扔到腦後去,慌忙地起身做準備。

天不怕地不怕,就連黑社會都忌憚三分的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能讓冷靜沉著又狡猾的她如此慌亂,也只有她唯一的姑姑,フランシス‧ミッドフォード侯爵夫人了。

「少爺,您不是還要睡十分鐘嗎?」嘴上誠懇詢問,紅茶色的眼中卻掩不住看好戲的惡魔色彩,讓シエル氣惱地瞪了這個總是以玩弄狀況為樂的執事一眼。

「少囉唆,還不趕快來換衣服。」

「紅茶呢?」

「那種事情等一下再說!」

「是的,少爺。」再怎麼樣忍不住有趣看戲的眼神,セバスチャン也還是一位盡責的執事。主人一聲令下,他馬上捧來了今天要穿的衣服,跪在床邊替主人更衣。

純白的絲質襯衫,深藍色和黑色雙色搭配的短褲、背心和外套,黑色的長襪和深藍色天鵝絨的領結,以一個十五歲的少年來說,略嫌年幼的打扮,但在發育遲緩的シエル身上倒是剛剛好。現在的她看起來,還跟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沒有什麼兩樣,過度成熟的打扮,反而不適合她。

明明是位少女卻做著男性打扮,用惡魔的障眼法欺瞞著自己真正性別的シエル,讓所有人都認為她是位男性,只有惡魔知道她的真正身分。對於這位少女主人,セバスチャン總是會悄悄地在衣服上加上一些女性化的裝飾,像是複雜高雅的蕾絲裝飾或是珍珠鈕扣之類。

只是今天來訪的客人,是嚴格嚴肅嚴謹的ミッドフォード夫人,連髮型都極度要求的她,對シエル的衣服自然也有一把尺在衡量著。

所以今天シエル的衣服,不僅沒有一絲的裝飾,甚至款式、設計和布料都力求像是位完美的英國紳士,只求過得了侯爵夫人的那關。

梳理整裝好,シエル終於是可以喘口氣,優雅地坐在床畔喝著她的早茶,讓セバスチャン替她套上皮鞋。

「不知道今天侯爵夫人,為了什麼要事大駕光臨呢。」穿好シエル的鞋子,セバスチャン維持單膝跪下的姿勢,抬頭望著他的主人。

「誰知道,姑姑的思考我不太能理解。」雖然是姑姪,和有著シエル未婚妻頭銜的堂姐エリザベス不同,侯爵夫人鮮少親自到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邸訪問,幾乎都是只有在シエル的生日這樣特殊的日子,才會在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邸見到那位夫人。

初雪漸溶的四月,是社交季即將開始;貴族們從領地往倫敦出發的時候,也是侯爵夫人一年中最忙碌的時刻之一,卻突然發信要來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邸訪問。如此不和常識的事情,讓主僕的心中想要不疑惑都難。

「也許,夫人是為了エリザベス小姐的婚事而來。」不輕不重帶著笑的聲音,像是震撼彈一樣讓シエル白了臉,瞪大眼睛說不出話來,只能惡狠狠看著把麻煩當有趣的執事。

「エリザベス小姐已經十六歲了,去年就已經正式開始在社交圈露臉,已經是位人人都會稱讚的淑女了。」雖然エリザベス的舉止是否可以稱為真正的淑女還有待商議,不過她已經是大人也是不爭的事實。

「說、說什麼結婚………我、我才十五歲!」白了臉,シエル找著理由拒絕著。

「呵,少爺,如果單單只是結婚的話,不要說十五歲,有許多人還在襁褓中就已經有了伴侶了呢。」

「那、那不一樣!」

「是的,那不一樣。」那與其說是屬於兩個人的婚姻,不如說是為了兩個家族結合而獻上的祭品還比較妥當。

「我、我……我根本沒辦法跟リジー……」她跟エリザベス同樣是女性,怎麼可能結婚!就算結婚不過是書面的承諾跟一場儀式好了,她帶給エリザベス的也絕對不會是幸福,而是不幸!

「是的,您即使跟エリザベス小姐結婚,也無法帶給她任何幸福。這個身體……」戴著白手套的大手,修長手指緩緩地在她的胸口劃著。「不管您再怎麼期望,也無法帶給任何女性該有的幸福。」

咬著唇,シエル很悲哀地知道,她無法反駁セバスチャン任何一句話;任何一個字。

身為女王的獵犬的她,統束著社會的黑暗的同時,也無可避免地生活在其中。

雙手染滿鮮血,已經不再純粹無垢的她,所背負的罪惡和必須承受面臨的生命危險,那份重擔是絕不可能讓エリザベス知道且承擔。

エリザベス的幸福,是她除了復仇之外唯一的希望。

可是那份幸福,也是絕對不可能由她的手來完成。

「少爺,您該動身用餐了。稍等侯爵夫人光臨,正好欣賞到少爺您遲用早餐的散漫模樣,不知道夫人會說什麼呢。」帶著戲謔的好心提醒,自然又是被シエル狠瞪一眼。

既是姪子又是女兒的未婚夫,ミッドフォード侯爵夫人對シエル的疼愛,就和親生兒子エドワード無異,當然也同樣的嚴厲且要求極高。

懶惰閒散是侯爵夫人最討厭的事情,到了很晚還在用早餐的シエル,不要說會遭到一頓罵,也許還會被夫人說要打醒散漫的精神被捉去練劍,到時候可是連惡魔都救不了她呢。

一大早該有的好心情全部被セバスチャン破壞殆盡,讓シエル悶悶不樂地板著一張臉坐進餐廳,努力將桌上看起來很美味的早餐放入口中。

跟セバスチャン相處這麼多年,對於他這個把他人的麻煩當有趣,苦惱煩惱當樂子的糟糕性格,シエル即使不情願也知道的非常清楚。

侯爵夫人的來訪,可能是因為任何理由,セバスチャン卻喜歡將最糟糕的可能性挑出來說,刻意擾亂她的情緒,以她困擾頭痛的樣子為樂。惡魔的惡趣味,シエル除了牙癢癢地將怒意往內吞,還真的不知道有什麼辦法可以整治惡魔。

從以前到現在,她給予的所有的難題,都被セバスチャン給一一破解。哪怕只有一次也好,シエル還真想讓這個完美到極致的惡魔,狠狠吃一次苦頭。

只可惜,以人類的水準來說,要讓惡魔吃苦頭還不如登天比較快,教シエル只能暗暗將這個願望放在復仇之後。

早餐時間結束沒多久,シエル才剛剛坐上書房的椅子,還沒等到セバスチャン將今天送達的信件拿到她面前,侯爵夫人的馬車就已經到達大門口。

每次訪問都像是突襲檢查一樣,侯爵夫人總是會提早一點時間到達,卻又不一定提早多久,讓シエル緊張不已。

但她知道,同樣要受到侯爵夫人的審視,セバスチャン對於她的緊張,可是相當樂在其中,一點都不像是在同一艘船上的人。

「歡迎光臨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邸,侯爵夫人。能與妳見面是我的榮幸。」對著步下馬車的姑姑,シエル優雅一禮。不管是姑姑還是侯爵夫人,對シエル來說都高於她的身分,適當的禮節是必要的。

即使已經十五歲了,身為統治英國黑社會的女王,面對嚴厲嚴格的姑姑,那氣勢還是讓シエル有著必須要挺直背脊面對的感覺。

「不用多禮,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看著點頭回禮的フランシス姑姑,意外發現她的身邊居然沒有エリザベス的身影。

那個總是喜歡藉機跑到她家的未婚妻,這次難得有機會可以正大光明的訪問,卻居然只有姑姑單身前來,讓シエル的耳邊響起セバスチャン先才的話,不自覺地緊張地吞了口口水。

「夫人您遠道而來,路途上真是辛苦了。客廳中已經備好了茶點,還請先潤潤喉。」優雅彎腰邀請著侯爵夫人,セバスチャン那套說辭,讓シエル不快地板起了臉。

一副侯爵夫人就是要來找她說教……或者逼婚……

光是想到這裡,シエル就忍不住頭皮發麻。

忍著緊張的心情,シエル隨著セバスチャン和姑姑的腳步,一起來到客廳坐下。

為了迎接春天的到來,客廳的一切也已經都換上了春天的色彩。

不管是壁紙還是窗簾都全部換新,高貴優雅的家具保養得閃閃發亮,就連掛在牆上裝飾用的畫也精挑細選過,雖然有著一張下流的臉,不過セバスチャン打理家務的能力,就算是挑剔到近乎吹毛求疵的侯爵夫人也都滿意點頭。

除了生意上的事情外毫無興趣的シエル,家中只有幾不成才的傭人,要維持偌大的伯爵邸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沒有女主人的家能打理的如此完美,不可否認一切都必須歸功於セバスチャン這位執事。就是因為有他在身邊,才能放心讓年僅十五歲的シエル獨立生活。如此忠誠完美的執事,真的是天下難尋。

安排主人和客人就坐,セバスチャン就以準備茶點的名義退下,留下兩人在客廳。

和姑姑面對面,迎接她毫不掩飾及修飾的打量目光,讓シエル緊張到動都不敢動一下,坐直身體渾身僵硬地接受評分。

「シエル,你已經十五歲了吧。」

「呃,是……」沒想到會突然問到這個,讓她頓了一下才回答。

「如同少女般纖細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到了十五歲還是一樣呢。」甚至比自己女兒エリザベス還要女性且纖細的身材,不管是以姑姑的身分;還是未來的丈母娘來說,シエル的成長狀態都極度讓人擔心。

侯爵夫人淡淡的嘆息,讓シエル背脊一僵。

「應該都有好好吃飯,沒有偏食吧。」嚴厲的眼光比閃爍肉食獸赤眸的セバスチャン還要可怕,讓シエル更是伸直了背。

「當、當然!這點セバスチャン很囉唆……」餐桌上的喜好比一般人都還要強烈的シエル,偏食挑食對她來說是理所當然。

不過,即使是寵她上天的セバスチャン,對於シエル的營養卻比所有人都還要嚴厲監督,完全不負セバスチャン完美執事這個稱號。

只要她一偏食或挑食,就會用點心時間來懲罰她,用甜點誘惑逼迫シエル乖乖吃飯,也是只有セバスチャン才做得到的事情。

不過就算三餐點心一樣都沒少,而且都是由セバスチャン精心調配的餐點,很遺憾的シエル的身材還是沒有什麼長進。即使跟過去比多少是有點長高,但跟成長期的エリザベス站在一起差距越來越大,已經完全顯露出姐弟的模樣了。

シエル的父母都有讓人羨慕的好身材,フランシス本身也相當高佻,實在沒理由シエル會一直如此嬌小。

有了也許是,十五歲了成長期卻還沒到來也說不一定。

「姑姑,這次エリザベス是……?」每次都瞞著姑姑偷偷跑來的エリザベス,好不容易可以正大光明來玩的機會,居然不見她的身影,讓シエル怎麼想都覺得不可思議。

「エリザベス應邀他們去參加シェフィールド侯爵的遊湖,這次才沒有過來。」解釋エリザベス沒有一同過來的理由,讓シエル理解的點點頭。

不過エリザベス真正沒有出席的理由並非如此,而是侯爵夫人並未告知她這次的訪問,不然エリザベス一定會放棄已經說好的シェフィールド侯爵的邀約,堅持要跟シエル見面。

シェフィールド侯爵的名號シエル也不陌生,是近年來跟エリザベス走得很近的青年侯爵。略長エリザベス幾歲的英國紳士,對エリザベス抱有好感的事情,シエル看得非常清楚。

不過到底該怎麼做,シエル一直維持著保守的態度,沒有任何動作。

輕輕的敲門聲後,セバスチャン沒發出任何聲音地將銀餐車推了近來,在主人和客人前面添上茶水。

艷紅色的丁普拉紅茶散發淡淡水果的清香,描繪在杯底的薔薇,在光線的折射下,像是漂浮在暗紅色的茶水上。比起鑲金繪花的華麗茶杯,注重內在的侯爵夫人更喜歡如此的講究茶具。

不只是紅茶好喝,就連茶具也要挑選到最適合的一品,這是由セバスチャン研究出來屬於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一流款待,讓客人從舌頭一路滿足到胸口。

搭配紅茶的是簡單的一口小點,和喜愛甜食的主人和エリザベス小姐不同,侯爵夫人較沒有這樣的要求,所以準備的點心不是馬卡龍那類的小甜餅,而是添加了果醬的小小司康麵包,讓搭乘長途馬車而感到飢餓的夫人,可以稍微紓解一下。

什麼都不說就完全了解客人的需要,セバスチャン這位執事的周到完美,還真不是一言兩語可以說盡,甚至是家家戶戶想要有一個的程度。

拿著茶,但心思完全不在喜愛的紅茶上,無可奈何領教著侯爵夫人壓力的她,讓セバスチャン不自覺揚起戲謔的笑。

就連統治英國的女王陛下,都沒有辦法讓高傲的主人露出這樣的表情。和她的年紀相符,戰戰兢兢地面對大人訓斥的可愛模樣,要不是侯爵夫人很不好應付,セバスチャン還頗希望可以常常見到主人如此特別的表情。

「執事。」

「是的,夫人。」沒想到自己會突然被叫到,セバスチャン向前一步,等候夫人的差遣。

身為惡魔跟人類味覺不同,可是根據セバスチャン的觀察可以知道,侯爵夫人對這些紅茶點心都相當滿意,不像是要訓斥他的樣子。可是她的口氣,卻又不像喊喊就算,讓セバスチャン在心中打了個大大的問號。

「你今年幾歲?」

「回夫人,應該是二十八歲。」惡魔的年齡跟人類根本就不一樣,所謂的二十八歲,也只是セバスチャン為了方便人類的詢問,而適當胡謅的東西。

當然,隨著時間的經過,年紀這東西也每年改變。

今年,算算應該是是二十八了。

「有戀人嗎?」

「回夫人的話,沒有。」就算是不甚明白人類思考的セバスチャン,也開始嗅到一絲詭異的味道,只是現在的他還無法察覺那是什麼。

「嗯,以你現在的年紀正好結婚,生個孩子好好的教育,等孩子差不多年紀的時候,正好可以做シエル和エリザベス的孩子的玩伴。」

「夫、夫人!」第一次,セバスチャン狼狽到找不到話說。

「噗…」怎麼樣都忍不住,シエル偷笑出聲。

要不是在姑姑面前,シエル還真想將什麼紳士形象還是淑女形象都拋開,好好地、狠狠地大笑一場。

「シエル應該也不會反對吧。」執事的結婚需要有主人的同意,只要シエル同意了,セバスチャン不用擔心任何事情隨時都可以結婚。

夫人的視線和シエル相對,後者幾乎是笑瞇了眼。

「我當然不反對。」笑得比陽光還燦爛,簡直就是惡魔身邊的妖精的シエル,那笑容中蘊含的意義,セバスチャン非常清楚。

侯爵夫人的提議,看樣子是給喜歡給他找麻煩的主人,一個非常有趣的點子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