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执事 – retentio 1

黑执事 – reteneio 1

试阅

1

 

 

 

“早安,少爷,今天也是好天气呢。”刷的一声拉开深蓝色的窗帘,刺眼的阳光照入室内,同色系深蓝的地毯在阳光下呈现金色。执事セバスチャン站在窗边,准备着早晨的红茶的时候,和他的主人──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道早安。

房间中央的大床上,埋在柔软的羽毛枕被中的娇小人儿,像是回应执事般低哼了声,却依旧没有张开眼睛的意思。

露出在床上的小小头颅,也为了躲避刺眼的阳光,像是毛毛虫般更往被子中缩了进去。

“少爷,该是起床的时间了。”看着越窝越深,几乎’整个人都要进入被子的主人,セバスチャン扬起无奈的微笑,尽责地再一次呼唤她。

“嗯……再十分钟……”セバスチャン的声音好不容易终于传入了她的耳中。即使脑子知道要起床,可是身体却不是那一回事。昨夜的疲惫还残留在身上,怠倦地让她完全不想动弹,只有闭着眼睛咕哝。

“十分钟是吗?”听得见链子拉扯,银怀表啪地被打开的声音,寂静规律地在圆盘上走动的长短针告知著现在的时间。“好吧。距离ミッドフォード侯爵夫人的访问还有点时间,十分钟这样的空档应该是不成问题。那么,我就十分钟后……”

セバスチャン的话还没说完,シエル就几乎是用跳地坐起身。

“别开玩笑了,今天是フランシス姑姑访问的日子啊!”听到ミッドフォード侯爵夫人的名号,管他什么疲倦怠倦,一下子就被シエル扔到脑后去,慌忙地起身做准备。

天不怕地不怕,就连黑社会都忌惮三分的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能让冷静沉着又狡猾的她如此慌乱,也只有她唯一的姑姑,フランシス‧ミッドフォード侯爵夫人了。

“少爷,您不是还要睡十分钟吗?”嘴上诚恳询问,红茶色的眼中却掩不住看好戏的恶魔色彩,让シエル气恼地瞪了这个总是以玩弄状况为乐的执事一眼。

“少囉唆,还不赶快来换衣服。”

“红茶呢?”

“那种事情等一下再说!”

“是的,少爷。”再怎么样忍不住有趣看戏的眼神,セバスチャン也还是一位尽责的执事。主人一声令下,他马上捧来了今天要穿的衣服,跪在床边替主人更衣。

纯白的丝质衬衫,深蓝色和黑色双色搭配的短裤、背心和外套,黑色的长袜和深蓝色天鹅绒的领结,以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来说,略嫌年幼的打扮,但在发育迟缓的シエル身上倒是刚刚好。现在的她看起来,还跟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没有什么两样,过度成熟的打扮,反而不适合她。

明明是位少女却做着男性打扮,用恶魔的障眼法欺瞒着自己真正性别的シエル,让所有人都认为她是位男性,只有恶魔知道她的真正身分。对于这位少女主人,セバスチャン总是会悄悄地在衣服上加上一些女性化的装饰,像是复杂高雅的蕾丝装饰或是珍珠钮扣之类。

只是今天来访的客人,是严格严肃严谨的ミッドフォード夫人,连发型都极度要求的她,对シエル的衣服自然也有一把尺在衡量著。

所以今天シエル的衣服,不仅没有一丝的装饰,甚至款式、设计和布料都力求像是位完美的英国绅士,只求过得了侯爵夫人的那关。

梳理整装好,シエル终于是可以喘口气,优雅地坐在床畔喝着她的早茶,让セバスチャン替她套上皮鞋。

“不知道今天侯爵夫人,为了什么要事大驾光临呢。”穿好シエル的鞋子,セバスチャン维持单膝跪下的姿势,抬头望着他的主人。

“谁知道,姑姑的思考我不太能理解。”虽然是姑姪,和有着シエル未婚妻头衔的堂姐エリザベス不同,侯爵夫人鲜少亲自到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邸访问,几乎都是只有在シエル的生日这样特殊的日子,才会在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邸见到那位夫人。

初雪渐溶的四月,是社交季即将开始;贵族们从领地往伦敦出发的时候,也是侯爵夫人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刻之一,却突然发信要来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邸访问。如此不和常识的事情,让主仆的心中想要不疑惑都难。

“也许,夫人是为了エリザベス小姐的婚事而来。”不轻不重带着笑的声音,像是震撼弹一样让シエル白了脸,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只能恶狠狠看着把麻烦当有趣的执事。

“エリザベス小姐已经十六岁了,去年就已经正式开始在社交圈露脸,已经是位人人都会称赞的淑女了。”虽然エリザベス的举止是否可以称为真正的淑女还有待商议,不过她已经是大人也是不争的事实。

“说、说什么结婚………我、我才十五岁!”白了脸,シエル找著理由拒绝著。

“呵,少爷,如果单单只是结婚的话,不要说十五岁,有许多人还在襁褓中就已经有了伴侣了呢。”

“那、那不一样!”

“是的,那不一样。”那与其说是属于两个人的婚姻,不如说是为了两个家族结合而献上的祭品还比较妥当。

“我、我……我根本没办法跟リジー……”她跟エリザベス同样是女性,怎么可能结婚!就算结婚不过是书面的承诺跟一场仪式好了,她带给エリザベス的也绝对不会是幸福,而是不幸!

“是的,您即使跟エリザベス小姐结婚,也无法带给她任何幸福。这个身体……”戴着白手套的大手,修长手指缓缓地在她的胸口划著。“不管您再怎么期望,也无法带给任何女性该有的幸福。”

咬著唇,シエル很悲哀地知道,她无法反驳セバスチャン任何一句话;任何一个字。

身为女王的猎犬的她,统束著社会的黑暗的同时,也无可避免地生活在其中。

双手染满鲜血,已经不再纯粹无垢的她,所背负的罪恶和必须承受面临的生命危险,那份重担是绝不可能让エリザベス知道且承担。

エリザベス的幸福,是她除了复仇之外唯一的希望。

可是那份幸福,也是绝对不可能由她的手来完成。

“少爷,您该动身用餐了。稍等侯爵夫人光临,正好欣赏到少爷您迟用早餐的散漫模样,不知道夫人会说什么呢。”带着戏谑的好心提醒,自然又是被シエル狠瞪一眼。

既是姪子又是女儿的未婚夫,ミッドフォード侯爵夫人对シエル的疼爱,就和亲生儿子エドワード无异,当然也同样的严厉且要求极高。

懒惰闲散是侯爵夫人最讨厌的事情,到了很晚还在用早餐的シエル,不要说会遭到一顿骂,也许还会被夫人说要打醒散漫的精神被捉去练剑,到时候可是连恶魔都救不了她呢。

一大早该有的好心情全部被セバスチャン破坏殆尽,让シエル闷闷不乐地板著一张脸坐进餐厅,努力将桌上看起来很美味的早餐放入口中。

跟セバスチャン相处这么多年,对于他这个把他人的麻烦当有趣,苦恼烦恼当乐子的糟糕性格,シエル即使不情愿也知道的非常清楚。

侯爵夫人的来访,可能是因为任何理由,セバスチャン却喜欢将最糟糕的可能性挑出来说,刻意扰乱她的情绪,以她困扰头痛的样子为乐。恶魔的恶趣味,シエル除了牙痒痒地将怒意往内吞,还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整治恶魔。

从以前到现在,她给予的所有的难题,都被セバスチャン给一一破解。哪怕只有一次也好,シエル还真想让这个完美到极致的恶魔,狠狠吃一次苦头。

只可惜,以人类的水准来说,要让恶魔吃苦头还不如登天比较快,教シエル只能暗暗将这个愿望放在复仇之后。

早餐时间结束没多久,シエル才刚刚坐上书房的椅子,还没等到セバスチャン将今天送达的信件拿到她面前,侯爵夫人的马车就已经到达大门口。

每次访问都像是突袭检查一样,侯爵夫人总是会提早一点时间到达,却又不一定提早多久,让シエル紧张不已。

但她知道,同样要受到侯爵夫人的审视,セバスチャン对于她的紧张,可是相当乐在其中,一点都不像是在同一艘船上的人。

“欢迎光临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邸,侯爵夫人。能与妳见面是我的荣幸。”对着步下马车的姑姑,シエル优雅一礼。不管是姑姑还是侯爵夫人,对シエル来说都高于她的身分,适当的礼节是必要的。

即使已经十五岁了,身为统治英国黑社会的女王,面对严厉严格的姑姑,那气势还是让シエル有着必须要挺直背脊面对的感觉。

“不用多礼,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看着点头回礼的フランシス姑姑,意外发现她的身边居然没有エリザベス的身影。

那个总是喜欢借机跑到她家的未婚妻,这次难得有机会可以正大光明的访问,却居然只有姑姑单身前来,让シエル的耳边响起セバスチャン先才的话,不自觉地紧张地吞了口口水。

“夫人您远道而来,路途上真是辛苦了。客厅中已经备好了茶点,还请先润润喉。”优雅弯腰邀请著侯爵夫人,セバスチャン那套说辞,让シエル不快地板起了脸。

一副侯爵夫人就是要来找她说教……或者逼婚……

光是想到这里,シエル就忍不住头皮发麻。

忍着紧张的心情,シエル随着セバスチャン和姑姑的脚步,一起来到客厅坐下。

为了迎接春天的到来,客厅的一切也已经都换上了春天的色彩。

不管是壁纸还是窗帘都全部换新,高贵优雅的家具保养得闪闪发亮,就连挂在墙上装饰用的画也精挑细选过,虽然有着一张下流的脸,不过セバスチャン打理家务的能力,就算是挑剔到近乎吹毛求疵的侯爵夫人也都满意点头。

除了生意上的事情外毫无兴趣的シエル,家中只有几不成才的佣人,要维持偌大的伯爵邸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没有女主人的家能打理的如此完美,不可否认一切都必须归功于セバスチャン这位执事。就是因为有他在身边,才能放心让年仅十五岁的シエル独立生活。如此忠诚完美的执事,真的是天下难寻。

安排主人和客人就坐,セバスチャン就以准备茶点的名义退下,留下两人在客厅。

和姑姑面对面,迎接她毫不掩饰及修饰的打量目光,让シエル紧张到动都不敢动一下,坐直身体浑身僵硬地接受评分。

“シエル,你已经十五岁了吧。”

“呃,是……”没想到会突然问到这个,让她顿了一下才回答。

“如同少女般纤细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到了十五岁还是一样呢。”甚至比自己女儿エリザベス还要女性且纤细的身材,不管是以姑姑的身分;还是未来的丈母娘来说,シエル的成长状态都极度让人担心。

侯爵夫人淡淡的叹息,让シエル背脊一僵。

“应该都有好好吃饭,没有偏食吧。”严厉的眼光比闪烁肉食兽赤眸的セバスチャン还要可怕,让シエル更是伸直了背。

“当、当然!这点セバスチャン很囉唆……”餐桌上的喜好比一般人都还要强烈的シエル,偏食挑食对她来说是理所当然。

不过,即使是宠她上天的セバスチャン,对于シエル的营养却比所有人都还要严厉监督,完全不负セバスチャン完美执事这个称号。

只要她一偏食或挑食,就会用点心时间来惩罚她,用甜点诱惑逼迫シエル乖乖吃饭,也是只有セバスチャン才做得到的事情。

不过就算三餐点心一样都没少,而且都是由セバスチャン精心调配的餐点,很遗憾的シエル的身材还是没有什么长进。即使跟过去比多少是有点长高,但跟成长期的エリザベス站在一起差距越来越大,已经完全显露出姐弟的模样了。

シエル的父母都有让人羡慕的好身材,フランシス本身也相当高佻,实在没理由シエル会一直如此娇小。

有了也许是,十五岁了成长期却还没到来也说不一定。

“姑姑,这次エリザベス是……?”每次都瞒着姑姑偷偷跑来的エリザベス,好不容易可以正大光明来玩的机会,居然不见她的身影,让シエル怎么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エリザベス应邀他们去参加シェフィールド侯爵的游湖,这次才没有过来。”解释エリザベス没有一同过来的理由,让シエル理解的点点头。

不过エリザベス真正没有出席的理由并非如此,而是侯爵夫人并未告知她这次的访问,不然エリザベス一定会放弃已经说好的シェフィールド侯爵的邀约,坚持要跟シエル见面。

シェフィールド侯爵的名号シエル也不陌生,是近年来跟エリザベス走得很近的青年侯爵。略长エリザベス几岁的英国绅士,对エリザベス抱有好感的事情,シエル看得非常清楚。

不过到底该怎么做,シエル一直维持着保守的态度,没有任何动作。

轻轻的敲门声后,セバスチャン没发出任何声音地将银餐车推了近来,在主人和客人前面添上茶水。

艳红色的丁普拉红茶散发淡淡水果的清香,描绘在杯底的蔷薇,在光线的折射下,像是漂浮在暗红色的茶水上。比起镶金绘花的华丽茶杯,注重内在的侯爵夫人更喜欢如此的讲究茶具。

不只是红茶好喝,就连茶具也要挑选到最适合的一品,这是由セバスチャン研究出来属于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一流款待,让客人从舌头一路满足到胸口。

搭配红茶的是简单的一口小点,和喜爱甜食的主人和エリザベス小姐不同,侯爵夫人较没有这样的要求,所以准备的点心不是马卡龙那类的小甜饼,而是添加了果酱的小小司康面包,让搭乘长途马车而感到饥饿的夫人,可以稍微纾解一下。

什么都不说就完全了解客人的需要,セバスチャン这位执事的周到完美,还真不是一言两语可以说尽,甚至是家家户户想要有一个的程度。

拿着茶,但心思完全不在喜爱的红茶上,无可奈何领教著侯爵夫人压力的她,让セバスチャン不自觉扬起戏谑的笑。

就连统治英国的女王陛下,都没有办法让高傲的主人露出这样的表情。和她的年纪相符,战战兢兢地面对大人训斥的可爱模样,要不是侯爵夫人很不好应付,セバスチャン还颇希望可以常常见到主人如此特别的表情。

“执事。”

“是的,夫人。”没想到自己会突然被叫到,セバスチャン向前一步,等候夫人的差遣。

身为恶魔跟人类味觉不同,可是根据セバスチャン的观察可以知道,侯爵夫人对这些红茶点心都相当满意,不像是要训斥他的样子。可是她的口气,却又不像喊喊就算,让セバスチャン在心中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你今年几岁?”

“回夫人,应该是二十八岁。”恶魔的年龄跟人类根本就不一样,所谓的二十八岁,也只是セバスチャン为了方便人类的询问,而适当胡诌的东西。

当然,随着时间的经过,年纪这东西也每年改变。

今年,算算应该是是二十八了。

“有恋人吗?”

“回夫人的话,没有。”就算是不甚明白人类思考的セバスチャン,也开始嗅到一丝诡异的味道,只是现在的他还无法察觉那是什么。

“嗯,以你现在的年纪正好结婚,生个孩子好好的教育,等孩子差不多年纪的时候,正好可以做シエル和エリザベス的孩子的玩伴。”

“夫、夫人!”第一次,セバスチャン狼狈到找不到话说。

“噗…”怎么样都忍不住,シエル偷笑出声。

要不是在姑姑面前,シエル还真想将什么绅士形象还是淑女形象都抛开,好好地、狠狠地大笑一场。

“シエル应该也不会反对吧。”执事的结婚需要有主人的同意,只要シエル同意了,セバスチャン不用担心任何事情随时都可以结婚。

夫人的视线和シエル相对,后者几乎是笑瞇了眼。

“我当然不反对。”笑得比阳光还灿烂,简直就是恶魔身边的妖精的シエル,那笑容中蕴含的意义,セバスチャン非常清楚。

侯爵夫人的提议,看样子是给喜欢给他找麻烦的主人,一个非常有趣的点子了。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