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執事 – retentio 2

黑執事 – retentio 2

試閱

2

 

「這、這還真是有點突然呢,夫人。」除了陪笑以外,面對這突然且異常的提議,セバスチャン還真不知道該做出什麼表情才好。

侯爵夫人突然的訪問,本來以為是為了主人拖延已久的婚事而來,沒想到主意居然打到自己頭上來!

原來會不按理出牌的人不只是シエル和エリザベス而已,就連侯爵夫人也一樣。只能說血緣這種東西,是在惡魔理解外的可怕。

「也不算突然,這意見很早以前就有人跟我提過了,只是那時候覺得有點早罷了。」端起紅茶輕啜一口,侯爵夫人一臉理所當然。

名門大貴族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所倚重的左右手,他的執事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雖說沒有人知道他的來歷和過去,可是就セバスチャン所擁有的知識、教養、禮節等等可以知道,他應該是個出身不凡的人。

英國貴族根據繼承法所規定,只有長子可以繼承其爵位和財產,次子、三子什麼不僅沒有資格繼承財產,甚至還得想辦法自謀出路。

對許多具備良好教養的貴族子弟們來說,成為大貴族的執事總管,可以說是最好的出路也說不一定。

本來就是個要求極高的職業,就職審查極度嚴格困難的同時,福利待遇也不是一般工作可以比擬。

不只是可以隨主人出入高級場所,大戶人家的執事總管的生活水準,甚至比一般的小貴族還要優渥。除了薪資待遇讓人滿意外,許多開銷也都是主人買單,甚至還有執事總管專屬的僕傭可以使喚,幫忙打理身邊的小事,生活水準簡直就跟小貴族沒有兩樣!

只可惜大貴族的執事總管這個大肥缺,並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得到。

有著大貴族執事總管的地位,再加上セバスチャン本人的容貌、才能、氣質和教養,對其他貴族女傭來說,簡直就是鑽石級的結婚對象。

對稍有姿色,但沒有身分也沒有財產的女傭來說,比起成為貴族的愛人,嫁給富有的執事是更來得現實的幸福。

ミッドフォード家的女傭,只要是適婚年齡的單身女性,沒有一個沒幻想過跟セバスチャン結婚這種事情,甚至都傳入女主人侯爵夫人的耳中的程度。

除卻有張下流的臉的問題,セバスチャン在侯爵夫人眼中是個無可挑剔的執事。之所以過去沒有提起這個問題,是因為憑良心說,自家的女傭根本就配不上セバスチャン這樣的人物,他才得以自由到現在。

「是說,姑姑已經有決定的人選了嗎?」拿起葡萄乾小餅乾放入口中,シエル已經沒有了先才的緊張,純真可愛的笑容中,藏了幾分戲謔及看好戲的神色。

「人選是有幾個,就是看執事的意見如何。」即使是嚴厲嚴格的侯爵夫人,也還不到指定他人結婚對象的程度。

畢竟結婚是一輩子的事情,不管人選再怎麼適合,也還是得看當事人的意見。

兩位主人的視線同時望向セバスチャン,被看的人除了陪著苦笑,還真的是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才好。

「セバスチャン,你怎麼說?」シエル擺著不懷好意的笑,明顯就是要看セバスチャン的笑話。

能堂堂正正整到セバスチャン的機會那麼少,她怎麼可能輕易放過。

「這還真是惶誠惶恐。自從得到少爺的允許,得以以執事的身分伴隨左右,照料您的生活起居開始,我的一切就一直為了少爺您而存在。婚姻什麼個人的感情事情,從來都不在我的思考之中。」右手放在胸前,低垂著頭說著讓人動容的忠誠話語。局外人的侯爵夫人滿意地點點頭,正主兒的シエル卻是睨了一眼,把他的肺腑之言當花言巧語看待。

旁人不知道,シエル卻怎麼樣都不可能忘記。萬能且忠誠無比的執事,其真實身分是她用靈魂契約而來的惡魔。

所有的忠誠和竭盡所能的服侍,一切都是為了在她死後可以正統地獲取她的靈魂,而非一個人真正發自內心的忠誠。

要不是他們契約的內容是,在契約結束前守護她的生命,成為她的劍、她的盾,不然傲慢至極的惡魔,怎麼可能願意屈膝服侍她呢。

而這個事實,不管是現在還是未來,永遠也只會有シエル一個人知道。

「我的一切,包括生命都已經獻給了少爺,實在是無暇分心於其他無關緊要的事情。夫人您的好意十分令人感激,但我只能心領了。」

把自己的終身大事叫做無關緊要的其他小事,常識來說是難以置信的問題發言,但在提倡忠誠、紳士風範和騎士道精神的英國,這樣的想法卻被認為是模範。

「既然執事都這麼說……」惡魔的花言巧語不愧是最厲害的東西,就連侯爵夫人這般連英國紳士都要退讓三分的英國淑女,都不自覺受到了惡魔迷惑。

「先別這麼快就決定了,姑姑。」就算セバスチャン說得動侯爵夫人,卻不見得說得到她這個主人。早就聽習慣惡魔的花言巧語的シエル,只是這種程度根本不算什麼。

「セバスチャン只是沒遇到適合的對象,才會這麼說。如果和姑姑介紹的對象見個面,也許他的想法就完全不一樣了呢。」瞥了笑容有點僵硬的セバスチャン一眼,シエル完全沒有停頓地繼續說下去。

「相信姑姑中意的人選一定很不錯,也該讓セバスチャン看看才是。」

「嗯,這樣說也對。」簡單的三言兩語就改變了侯爵夫人的想法,シエル在言語能力上,也完全不輸給教導她的惡魔了。

「連談都沒談就直接拒絕,怎麼想都失禮了呢。即使是我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執事,也不能如此傲慢地對待淑女。」覷了下セバスチャン無奈的臉色,シエル的笑容漸漸擴大。

「少爺您說的是。」除了這麼應,セバスチャン還能說什麼呢。

「人選都在這裡了。」侯爵夫人拿出個信封,シエル馬上接過,開封閱讀起來。

不看還好,一看上面列出的名字,小臉上有著掩飾不住的詫異。

「………這,都是姑姑選擇的嗎?」雖然不喜歡社交,但並不代表シエル不知道社交界的狀況。名單上列出的淑女們,除卻年紀和一部分人的身分問題,幾乎都可以做她這位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的新娘候補了。

「不,是她們自己選擇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沒有女眷,僅有一位討厭社交界的伯爵,讓淑女們想要帶個口信給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都是個大問題。未來的夫人又太年幼,尚無法適任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夫人該做的工作,所以這些應該要透過伯爵夫人的請託,就全部轉到シエル的姑姑;ミッドフォード侯爵夫人的手上了。

本來女人的世界跟男人就是分開,淑女們的請託,基本上都是透過夫人或小姐來轉達。只有極大膽的淑女,才敢不顧社交禮儀直接和家主談話。

名單上的淑女們,大部分都是子爵和男爵的次女或三女,當然也有沒有地位但極為富有的鄉紳女兒。這些都還不太讓人訝異,讓シエル冷起臉的原因,是因為名單上還有伯爵家的三女和孀居的年輕侯爵夫人。

長長一大串的名單,讓シエル對自己這位極度會招惹惑女性的執事,眼底露出了相當的不滿和惱意。

如果是沒有嫁妝的貴族女兒,只能隨便找個對象嫁掉女性就算了。這些女人不是家族富有就是本身有一定的財產,在社交界中,也算是相當不錯會被挑選的對象。

淑女們會挑選上セバスチャン的理由,シエル可以理解大半,但並不是全部。

英國是個將貴族封建制度發揮到極限的國家之一,就算セバスチャン是個優秀萬能的執事,但畢竟是名執事,有點身分地位的淑女,照理說是看不起這樣的人。

孀居的夫人還沒話說,但未婚的淑女就是シエル的理解範圍外了。

「據她們所言,都有來打探過消息,不過都被直接了當的拒絕了。」讓人還以為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太喜歡這個有能的執事,不願意放人到連結婚都不准。

從來沒聽過這件事情的シエル,冷橫了セバスチャン一眼,等著他的解釋。

「淑女們的拜帖都是直接交給少爺您,是少爺您說沒必要會見,而拒絕了不是嗎。」除卻生意上的事情,シエル懶得多應酬,自然也不會去管這些莫名其妙的女人們的邀約。

「再加上少爺您已經有了エリザベス小姐,多餘的女性關係只會惹得エリザベス小姐不快,一部分淑女的邀請,我就直接拒絕了。」

「你就不會覺得,他們是要找你是嗎?」咬著牙,シエル的聲音幾乎是從牙縫併出來。

惡魔真不愧是惡魔,花言巧語起來頭頭是道,完全讓人想罵他都找不到把柄。

「這真是惶恐。我一心一意都只對著少爺,怎麼會接受他人的邀請甚至誘惑呢。」雙關的回應,只有シエル聽得懂他話中之意。

「這些人怎麼會想要找我!」她才幾歲,這些二十多歲的小姐夫人們,怎麼可能找她會有事情,這傢伙也實在是太會找藉口了吧!

「少爺,請別忘了您是名門大貴族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您所擁有的財產和地位,會讓許多人不懷好意地接近您且不需要任何理由。」

「………知道了。」對於這個適時端出忠誠執事面貌的惡魔,シエル除了恨恨應他一聲,還真的是無話可駁地挫敗,特別是在姑姑面前,更是不能隨便說錯話。

「姑姑,這件事情我會妥善安排。」將那張密密麻麻寫了一大串名字的紙張折好,シエル微笑回答。「請放心,不會做出讓姑姑為難,也不會讓ファントムハイヴ蒙羞的事情。」

「那就好。」得到シエル的保證,就等於她今天訪問的目的達成了一半。而從不讓人失望的シエル,也肯定會給她和眾家夫人小姐一個滿意的答覆,她什麼都不用擔心。

或者該說,唯一該讓她擔心的應該是,那個男人結婚後,還願不願意繼續在這裡擔任執事。不管大貴族的執事是何等肥缺,碰上了年輕美麗又富有的孀居寡婦,一切都是白搭。

啜著茶,侯爵夫人對於自己做的事情有些微的不安。

由主人シエル允諾,侯爵夫人穿針引線的姻緣,對執事來說,是脫離辛苦工作的最好機會。

侯爵夫人的不安,很遺憾地シエル並沒有察覺,依舊熱絡地招待著她,同時シエル那顆小腦袋,已經想好了要如何整治這個總是從容不迫,一臉得意洋洋的混蛋執事了。

 

勉強算是解決了セバスチャン的問題,姑侄兩人又聊了其他的事情,差不多時間,侯爵夫人才告辭離去。シエル陪著她穿過長長的迴廊,往大門口走去。

「這宅邸跟過去比,真是寂靜了很多呢。」望著窗外的瑰麗花園,侯爵夫人突然感嘆地停下了腳步。

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鄉間大宅,是她的娘家,也是擁有了她童年回憶的地方。

雖然家中人口不多,但是充滿了忙進忙出的僕傭,不管走到哪裡都熱熱鬧鬧聽得到人的聲音,不會像現在這樣,冷清到了寥寂的程度。

要不是打理的乾乾淨淨,人口稀少到這個程度的大宅,還真的會被人當鬼屋看待呢。

自從シエル回到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當家後,偌大的宅邸就不再熱鬧,到了現在依舊只雇用最少限度的傭人。如此不合理的行為,可以理解シエル的心情,可能是因為十歲時的慘劇,不希望太多人受到牽連,可是這份寥寂卻讓侯爵夫人看了心痛。

自己的家變成這個樣子,任誰都看不下去。

輕嘆口氣,侯爵夫人掩飾自己眼中的情緒,沒有讓聰明過頭的姪子發現。

「シエル,等你跟エリザベス結婚之後,要多生幾個孩子讓家中熱鬧起來。」

「姑、姑姑……」太過突然提出令人尷尬的話題,教シエル一臉狼狽。

「哥哥只有你一個孩子,小時候也只有エリザベス陪著你,エドワード雖然疼愛你們,但終究是無法陪伴你們玩耍。」三個孩子們玩在一起的時候不多,身為侯爵繼承人的長男エドワード有著太多要學習的事情,雖然是疼愛他們的好哥哥,能陪伴玩耍的時間實在太少。

忙碌的哥哥和體弱多病的嫂嫂及姪子,即使如此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還是充滿了笑聲,每次她回娘家的時候感覺得到那份溫暖,比自己童年時還要幸福的家,讓嚴肅的侯爵夫人,也會不自覺露出疼愛的微笑。

只可惜,這一切全部都被五年前的大火給燬去了。

好不容易活著回來的シエル也變了樣子,細瘦的身軀有著不合年紀的成熟,冷漠無情的眼讓人心痛,是這個孩子經歷過太多的證據。

フランシス知道,已經不可能讓シエル恢復原來的笑容,但至少……要讓這個家,恢復原來該有的面貌。

「エリザベス很健康,有執事在一旁照顧,多生幾個應該不是問題。」要不是シエル成長的太慢,到現在還是一副少年模樣,也許エリザベス早就嫁過來了呢。

除了尷尬苦笑以外,シエル找不到表情來回應疼愛她的長輩。

姑姑的擔憂她很明白,只是她跟エリザベス是不可能結婚……當然,這個事實也不能永遠讓姑姑知道。這份屬於她的罪業,會盡力不連累到エリザベス地自己承擔。

只是,要是像這樣三天兩頭提起結婚的事情,她的心臟也會受不了。

眼角瞥見忍著偷笑的混帳執事,讓シエル狠瞪了他一眼,無法在姑姑面前發作。

「シエル。」

「是!」

「雖然エリザベス的年紀比你大,但心性上還是個孩子。希望你能多包容她一點,這樣你們才會一起幸福。」

「……我會的。」講得一副已經在嫁女兒的口吻,讓シエル努力了半天才擠出回答。

她絕對會包容エリザベス,也會讓她幸福。

只是エリザベス的幸福,不會是由她給予。

得到了シエル的允諾,侯爵夫人終於是露出了滿意的微笑,功德圓滿地回去了。

好不容易將姑姑給送走,シエル終於可以好好地、大大地嘆氣了。

沒想到,除了エリザベス以外,就連姑姑都這麼堅持這門婚事。等逼急了不得已拒絕婚事的時候,她會不會因為違反英國紳士該有的行為,直接被姑姑直接抓去管教,就這樣將靈魂交給覬覦已久的惡魔……這點她完全沒有一丁點保證。

比起不認識的女性,和エリザベス一起背負起ファントムハイヴ,是姑姑的期望。

可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所背負的罪業和黑暗,是廉潔正直的姑姑所不知道的黑暗的真相。就因為如此,更不能讓エリザベス沾染任何的黑暗,這是シエル唯一能替她做的。

什麼都不知道,在光明的世界歡笑,享受她該有的幸福和和平的生活,這是雙手沾滿血腥和罪惡的シエル,唯一的希望。

已經完全失去了純真潔白的心的她,至少,希望エリザベス維持著這份心。

就算說這是她的傲慢,是她硬加諸給エリザベス期望,強迫エリザベス替她滿足那份早就失去的希望;和葬送在黑暗中幸福未來,她也不會否認自己的自私。

閉了下眼,シエル將這份感情隱入心中,轉身踱步回屋內。才走沒兩步,細嫩又充滿威嚴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セバスチャン。」

「是的,少爺。」

「去準備準備,該去倫敦替你辦個宴會。」一個名為相親的宴會。

要是父母還在世的話,這樣的宴會應該是為了獨生女的她而舉辦;為了慶祝她踏入社交界成為獨當一面的淑女的特別宴會,也是淑女的相親宴。

當然,シエル完全不介意將這份榮耀交給セバスチャン,甚至還可以以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的名義,為了忠心耿耿的執事舉辦一場,可以媲美伯爵獨生女初次踏入社交界的豪華宴會。

只要能讓セバスチャン完美的面具產生許些龜裂,不管任何事情シエル都會想去做。

比起一天到晚打破的杯盤,三天兩頭就炸掉的廚房,和一個月中至少重整十次的花園,這種程度的開銷根本什麼都不是。

「……少爺,您是認真的?」邀請那些對他有興趣的女性們,來一場別開生面的宴會,怎麼樣都不像是他這位討厭社交的主人會說的話。

「我都已經答應姑姑了,你也聽到了。難道要讓人去傳,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是位任性刁鑽又蠻橫,不過是個執事都斤斤計較,小氣的要命的人嗎?」

一瞬間セバスチャン很想回答,少爺的性格不就是那樣嗎。

但要是太過誠實而惹怒了任性妄為的主人,會發生什麼事情也不是他可以掌握,所以セバスチャン也只有乖乖地吞下他的抱怨,應了唯一的一句。

「一切僅遵少爺吩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