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执事 – retentio 2

黑执事 – retentio 2

试阅

2

 

“这、这还真是有点突然呢,夫人。”除了陪笑以外,面对这突然且异常的提议,セバスチャン还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才好。

侯爵夫人突然的访问,本来以为是为了主人拖延已久的婚事而来,没想到主意居然打到自己头上来!

原来会不按理出牌的人不只是シエル和エリザベス而已,就连侯爵夫人也一样。只能说血缘这种东西,是在恶魔理解外的可怕。

“也不算突然,这意见很早以前就有人跟我提过了,只是那时候觉得有点早罢了。”端起红茶轻啜一口,侯爵夫人一脸理所当然。

名门大贵族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所倚重的左右手,他的执事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虽说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和过去,可是就セバスチャン所拥有的知识、教养、礼节等等可以知道,他应该是个出身不凡的人。

英国贵族根据继承法所规定,只有长子可以继承其爵位和财产,次子、三子什么不仅没有资格继承财产,甚至还得想办法自谋出路。

对许多具备良好教养的贵族子弟们来说,成为大贵族的执事总管,可以说是最好的出路也说不一定。

本来就是个要求极高的职业,就职审查极度严格困难的同时,福利待遇也不是一般工作可以比拟。

不只是可以随主人出入高级场所,大户人家的执事总管的生活水准,甚至比一般的小贵族还要优渥。除了薪资待遇让人满意外,许多开销也都是主人买单,甚至还有执事总管专属的仆佣可以使唤,帮忙打理身边的小事,生活水准简直就跟小贵族没有两样!

只可惜大贵族的执事总管这个大肥缺,并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得到。

有着大贵族执事总管的地位,再加上セバスチャン本人的容貌、才能、气质和教养,对其他贵族女佣来说,简直就是钻石级的结婚对象。

对稍有姿色,但没有身分也没有财产的女佣来说,比起成为贵族的爱人,嫁给富有的执事是更来得现实的幸福。

ミッドフォード家的女佣,只要是适婚年龄的单身女性,没有一个没幻想过跟セバスチャン结婚这种事情,甚至都传入女主人侯爵夫人的耳中的程度。

除却有张下流的脸的问题,セバスチャン在侯爵夫人眼中是个无可挑剔的执事。之所以过去没有提起这个问题,是因为凭良心说,自家的女佣根本就配不上セバスチャン这样的人物,他才得以自由到现在。

“是说,姑姑已经有决定的人选了吗?”拿起葡萄干小饼干放入口中,シエル已经没有了先才的紧张,纯真可爱的笑容中,藏了几分戏谑及看好戏的神色。

“人选是有几个,就是看执事的意见如何。”即使是严厉严格的侯爵夫人,也还不到指定他人结婚对象的程度。

毕竟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不管人选再怎么适合,也还是得看当事人的意见。

两位主人的视线同时望向セバスチャン,被看的人除了陪着苦笑,还真的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才好。

“セバスチャン,你怎么说?”シエル摆着不怀好意的笑,明显就是要看セバスチャン的笑话。

能堂堂正正整到セバスチャン的机会那么少,她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这还真是惶诚惶恐。自从得到少爷的允许,得以以执事的身分伴随左右,照料您的生活起居开始,我的一切就一直为了少爷您而存在。婚姻什么个人的感情事情,从来都不在我的思考之中。”右手放在胸前,低垂著头说著让人动容的忠诚话语。局外人的侯爵夫人满意地点点头,正主儿的シエル却是睨了一眼,把他的肺腑之言当花言巧语看待。

旁人不知道,シエル却怎么样都不可能忘记。万能且忠诚无比的执事,其真实身分是她用灵魂契约而来的恶魔。

所有的忠诚和竭尽所能的服侍,一切都是为了在她死后可以正统地获取她的灵魂,而非一个人真正发自内心的忠诚。

要不是他们契约的内容是,在契约结束前守护她的生命,成为她的剑、她的盾,不然傲慢至极的恶魔,怎么可能愿意屈膝服侍她呢。

而这个事实,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永远也只会有シエル一个人知道。

“我的一切,包括生命都已经献给了少爷,实在是无暇分心于其他无关紧要的事情。夫人您的好意十分令人感激,但我只能心领了。”

把自己的终身大事叫做无关紧要的其他小事,常识来说是难以置信的问题发言,但在提倡忠诚、绅士风范和骑士道精神的英国,这样的想法却被认为是模范。

“既然执事都这么说……”恶魔的花言巧语不愧是最厉害的东西,就连侯爵夫人这般连英国绅士都要退让三分的英国淑女,都不自觉受到了恶魔迷惑。

“先别这么快就决定了,姑姑。”就算セバスチャン说得动侯爵夫人,却不见得说得到她这个主人。早就听习惯恶魔的花言巧语的シエル,只是这种程度根本不算什么。

“セバスチャン只是没遇到适合的对象,才会这么说。如果和姑姑介绍的对象见个面,也许他的想法就完全不一样了呢。”瞥了笑容有点僵硬的セバスチャン一眼,シエル完全没有停顿地继续说下去。

“相信姑姑中意的人选一定很不错,也该让セバスチャン看看才是。”

“嗯,这样说也对。”简单的三言两语就改变了侯爵夫人的想法,シエル在言语能力上,也完全不输给教导她的恶魔了。

“连谈都没谈就直接拒绝,怎么想都失礼了呢。即使是我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执事,也不能如此傲慢地对待淑女。”觑了下セバスチャン无奈的脸色,シエル的笑容渐渐扩大。

“少爷您说的是。”除了这么应,セバスチャン还能说什么呢。

“人选都在这里了。”侯爵夫人拿出个信封,シエル马上接过,开封阅读起来。

不看还好,一看上面列出的名字,小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诧异。

“………这,都是姑姑选择的吗?”虽然不喜欢社交,但并不代表シエル不知道社交界的状况。名单上列出的淑女们,除却年纪和一部分人的身分问题,几乎都可以做她这位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的新娘候补了。

“不,是她们自己选择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没有女眷,仅有一位讨厌社交界的伯爵,让淑女们想要带个口信给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都是个大问题。未来的夫人又太年幼,尚无法适任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夫人该做的工作,所以这些应该要透过伯爵夫人的请托,就全部转到シエル的姑姑;ミッドフォード侯爵夫人的手上了。

本来女人的世界跟男人就是分开,淑女们的请托,基本上都是透过夫人或小姐来转达。只有极大胆的淑女,才敢不顾社交礼仪直接和家主谈话。

名单上的淑女们,大部分都是子爵和男爵的次女或三女,当然也有没有地位但极为富有的乡绅女儿。这些都还不太让人讶异,让シエル冷起脸的原因,是因为名单上还有伯爵家的三女和孀居的年轻侯爵夫人。

长长一大串的名单,让シエル对自己这位极度会招惹惑女性的执事,眼底露出了相当的不满和恼意。

如果是没有嫁妆的贵族女儿,只能随便找个对象嫁掉女性就算了。这些女人不是家族富有就是本身有一定的财产,在社交界中,也算是相当不错会被挑选的对象。

淑女们会挑选上セバスチャン的理由,シエル可以理解大半,但并不是全部。

英国是个将贵族封建制度发挥到极限的国家之一,就算セバスチャン是个优秀万能的执事,但毕竟是名执事,有点身分地位的淑女,照理说是看不起这样的人。

孀居的夫人还没话说,但未婚的淑女就是シエル的理解范围外了。

“据她们所言,都有来打探过消息,不过都被直接了当的拒绝了。”让人还以为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太喜欢这个有能的执事,不愿意放人到连结婚都不准。

从来没听过这件事情的シエル,冷横了セバスチャン一眼,等着他的解释。

“淑女们的拜帖都是直接交给少爷您,是少爷您说没必要会见,而拒绝了不是吗。”除却生意上的事情,シエル懒得多应酬,自然也不会去管这些莫名其妙的女人们的邀约。

“再加上少爷您已经有了エリザベス小姐,多余的女性关系只会惹得エリザベス小姐不快,一部分淑女的邀请,我就直接拒绝了。”

“你就不会觉得,他们是要找你是吗?”咬著牙,シエル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并出来。

恶魔真不愧是恶魔,花言巧语起来头头是道,完全让人想骂他都找不到把柄。

“这真是惶恐。我一心一意都只对着少爷,怎么会接受他人的邀请甚至诱惑呢。”双关的回应,只有シエル听得懂他话中之意。

“这些人怎么会想要找我!”她才几岁,这些二十多岁的小姐夫人们,怎么可能找她会有事情,这家伙也实在是太会找借口了吧!

“少爷,请别忘了您是名门大贵族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您所拥有的财产和地位,会让许多人不怀好意地接近您且不需要任何理由。”

“………知道了。”对于这个适时端出忠诚执事面貌的恶魔,シエル除了恨恨应他一声,还真的是无话可驳地挫败,特别是在姑姑面前,更是不能随便说错话。

“姑姑,这件事情我会妥善安排。”将那张密密麻麻写了一大串名字的纸张折好,シエル微笑回答。“请放心,不会做出让姑姑为难,也不会让ファントムハイヴ蒙羞的事情。”

“那就好。”得到シエル的保证,就等于她今天访问的目的达成了一半。而从不让人失望的シエル,也肯定会给她和众家夫人小姐一个满意的答复,她什么都不用担心。

或者该说,唯一该让她担心的应该是,那个男人结婚后,还愿不愿意继续在这里担任执事。不管大贵族的执事是何等肥缺,碰上了年轻美丽又富有的孀居寡妇,一切都是白搭。

啜著茶,侯爵夫人对于自己做的事情有些微的不安。

由主人シエル允诺,侯爵夫人穿针引线的姻缘,对执事来说,是脱离辛苦工作的最好机会。

侯爵夫人的不安,很遗憾地シエル并没有察觉,依旧热络地招待着她,同时シエル那颗小脑袋,已经想好了要如何整治这个总是从容不迫,一脸得意洋洋的混蛋执事了。

 

勉强算是解决了セバスチャン的问题,姑侄两人又聊了其他的事情,差不多时间,侯爵夫人才告辞离去。シエル陪着她穿过长长的回廊,往大门口走去。

“这宅邸跟过去比,真是寂静了很多呢。”望着窗外的瑰丽花园,侯爵夫人突然感叹地停下了脚步。

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乡间大宅,是她的娘家,也是拥有了她童年回忆的地方。

虽然家中人口不多,但是充满了忙进忙出的仆佣,不管走到哪里都热热闹闹听得到人的声音,不会像现在这样,冷清到了寥寂的程度。

要不是打理的干干净净,人口稀少到这个程度的大宅,还真的会被人当鬼屋看待呢。

自从シエル回到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当家后,偌大的宅邸就不再热闹,到了现在依旧只雇用最少限度的佣人。如此不合理的行为,可以理解シエル的心情,可能是因为十岁时的惨剧,不希望太多人受到牵连,可是这份寥寂却让侯爵夫人看了心痛。

自己的家变成这个样子,任谁都看不下去。

轻叹口气,侯爵夫人掩饰自己眼中的情绪,没有让聪明过头的姪子发现。

“シエル,等你跟エリザベス结婚之后,要多生几个孩子让家中热闹起来。”

“姑、姑姑……”太过突然提出令人尴尬的话题,教シエル一脸狼狈。

“哥哥只有你一个孩子,小时候也只有エリザベス陪着你,エドワード虽然疼爱你们,但终究是无法陪伴你们玩耍。”三个孩子们玩在一起的时候不多,身为侯爵继承人的长男エドワード有着太多要学习的事情,虽然是疼爱他们的好哥哥,能陪伴玩耍的时间实在太少。

忙碌的哥哥和体弱多病的嫂嫂及姪子,即使如此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还是充满了笑声,每次她回娘家的时候感觉得到那份温暖,比自己童年时还要幸福的家,让严肃的侯爵夫人,也会不自觉露出疼爱的微笑。

只可惜,这一切全部都被五年前的大火给毁去了。

好不容易活着回来的シエル也变了样子,细瘦的身躯有着不合年纪的成熟,冷漠无情的眼让人心痛,是这个孩子经历过太多的证据。

フランシス知道,已经不可能让シエル恢复原来的笑容,但至少……要让这个家,恢复原来该有的面貌。

“エリザベス很健康,有执事在一旁照顾,多生几个应该不是问题。”要不是シエル成长的太慢,到现在还是一副少年模样,也许エリザベス早就嫁过来了呢。

除了尴尬苦笑以外,シエル找不到表情来回应疼爱她的长辈。

姑姑的担忧她很明白,只是她跟エリザベス是不可能结婚……当然,这个事实也不能永远让姑姑知道。这份属于她的罪业,会尽力不连累到エリザベス地自己承担。

只是,要是像这样三天两头提起结婚的事情,她的心脏也会受不了。

眼角瞥见忍着偷笑的混帐执事,让シエル狠瞪了他一眼,无法在姑姑面前发作。

“シエル。”

“是!”

“虽然エリザベス的年纪比你大,但心性上还是个孩子。希望你能多包容她一点,这样你们才会一起幸福。”

“……我会的。”讲得一副已经在嫁女儿的口吻,让シエル努力了半天才挤出回答。

她绝对会包容エリザベス,也会让她幸福。

只是エリザベス的幸福,不会是由她给予。

得到了シエル的允诺,侯爵夫人终于是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功德圆满地回去了。

好不容易将姑姑给送走,シエル终于可以好好地、大大地叹气了。

没想到,除了エリザベス以外,就连姑姑都这么坚持这门婚事。等逼急了不得已拒绝婚事的时候,她会不会因为违反英国绅士该有的行为,直接被姑姑直接抓去管教,就这样将灵魂交给觊觎已久的恶魔……这点她完全没有一丁点保证。

比起不认识的女性,和エリザベス一起背负起ファントムハイヴ,是姑姑的期望。

可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所背负的罪业和黑暗,是廉洁正直的姑姑所不知道的黑暗的真相。就因为如此,更不能让エリザベス沾染任何的黑暗,这是シエル唯一能替她做的。

什么都不知道,在光明的世界欢笑,享受她该有的幸福和和平的生活,这是双手沾满血腥和罪恶的シエル,唯一的希望。

已经完全失去了纯真洁白的心的她,至少,希望エリザベス维持着这份心。

就算说这是她的傲慢,是她硬加诸给エリザベス期望,强迫エリザベス替她满足那份早就失去的希望;和葬送在黑暗中幸福未来,她也不会否认自己的自私。

闭了下眼,シエル将这份感情隐入心中,转身踱步回屋内。才走没两步,细嫩又充满威严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セバスチャン。”

“是的,少爷。”

“去准备准备,该去伦敦替你办个宴会。”一个名为相亲的宴会。

要是父母还在世的话,这样的宴会应该是为了独生女的她而举办;为了庆祝她踏入社交界成为独当一面的淑女的特别宴会,也是淑女的相亲宴。

当然,シエル完全不介意将这份荣耀交给セバスチャン,甚至还可以以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的名义,为了忠心耿耿的执事举办一场,可以媲美伯爵独生女初次踏入社交界的豪华宴会。

只要能让セバスチャン完美的面具产生许些龟裂,不管任何事情シエル都会想去做。

比起一天到晚打破的杯盘,三天两头就炸掉的厨房,和一个月中至少重整十次的花园,这种程度的开销根本什么都不是。

“……少爷,您是认真的?”邀请那些对他有兴趣的女性们,来一场别开生面的宴会,怎么样都不像是他这位讨厌社交的主人会说的话。

“我都已经答应姑姑了,你也听到了。难道要让人去传,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是位任性刁钻又蛮横,不过是个执事都斤斤计较,小气的要命的人吗?”

一瞬间セバスチャン很想回答,少爷的性格不就是那样吗。

但要是太过诚实而惹怒了任性妄为的主人,会发生什么事情也不是他可以掌握,所以セバスチャン也只有乖乖地吞下他的抱怨,应了唯一的一句。

“一切仅遵少爷吩咐。”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