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執事 – retentio 3

黑執事 – retentio 3

試閱

3

 

「セバスチャン先生要結婚了………オスカー是這麼說。」坐在廚房的一角削著馬鈴薯皮,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隨從スネーク,用著他一貫低穩且不大的聲調,毫不知其威力地,將一顆毀天滅地的炸彈丟進了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廚房。

「………你說什麼?」第一個反應的,是半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的女傭メイリン。

「真的假的?那個工作狂居然會要結婚了!?」主廚バルド拿下嘴中的煙,要確定自己在抽的是煙不是大麻,而且也沒有在作夢。

「セバスチャン先生要結婚!?」連園丁フィニ都跳了起來,不過他比起驚訝的兩人,更多的是歡喜。

「不是我說的,是オスカー說的。」抬起頭,スネーク一臉困惑地看著朝他逼近的三人,不曉得為什麼他們會是那樣的表情。

來到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邸成為シエル的隨從已經有二年多,スネーク跟其他三人的相處,已經不像是一開始那麼的陌生,但在許多事情上,他仍舊是無法理解他們的反應。

「誰說的都好!你再說一遍!」對於這個總是替蛇說話,養了數百條蛇的隨從,幾年下來他的行事風格已經讓眾人習慣了。開始還覺得是個來路不明的人,後來發現スネーク也是跟他們一樣,效忠著シエル,也就慢慢接納他這個僕從的存在。

只是,スネーク這個替蛇說話的習慣,以及他所說出的話,常常都會嚇到其他的人。

「就是說,セバスチャン先生要結婚了!……オスカー是這麼說。」肩膀上的蛇吐出鮮紅的舌嘶叫,像是不滿三個笨蛋人類,居然對牠的話有意見的樣子。

「不可能……不可能……這是不可能的!」喃喃自語最後大叫起來,メイリン沒有辦法接受太過突然的打擊,搖搖晃晃地跌坐在地板上。

「我還以為那個工作狂,會終身不婚留在這裡當執事……」咬著煙,バルド感嘆著世事多變化。沒想到那個滿腦子只有工作和少爺的セバスチャン,居然也興起結婚的念頭,難道是天要下紅雨了?

「真是恭喜セバスチャン先生了!」只有フィニ,興高采烈地為了尊敬的執事先生的幸福而高興且祝福。「啊,セバスチャン先生的新娘子是誰呢?」

平常總是少根筋的フィニ,一下子點到最重要的問題,讓三個人六支眼睛,又同時瞪向了スネーク,要求著最重要的答案。

「我只是說セバスチャン先生要結婚了,又不是說他已經結婚了……オスカー是這麼說的。」

「要結婚跟已經結婚有什麼不一樣啊!」最多就是差個婚禮差個儀式而已,其他的事情;特別是結婚對象都不會有改變,需要跟他們斤斤計較語法上的問題嗎?

「啊!難道今天的訪客,就是セバスチャン先生的結婚對象嗎?」所以他們才被全部都趕到廚房來,完全不准出去露面,免得嚇到セバスチャン的嬌嬌客。

恍然大悟的瞬間卻又想起,今天的客人是嚴厲的侯爵夫人;未來夫人エリザベス小姐的母親:少爺的親姑姑,除此以外沒有其他人。

那セバスチャン的結婚對象又是從哪來的?

「所以說,就是需要結婚啊!………オスカー是這麼說。」模仿著オスカー的情緒提高的聲音,隨後又降回原狀,戲劇性的聲調要不是習慣スネーク的為人,還真的會以為他在整人呢。

「需要結婚……難道,セバスチャン是被逼婚嗎?」年紀最大的バルド,也是セバスチャン不在的時候的最高領導人,從スネーク的言語中發現了意外的真相。

如果是這樣,就可以理解那個工作狂,為什麼會突然想要結婚了。

應該說,為什麼突然要結婚了。

只要是少爺的意見,絕對說一不二的忠誠執事,如果是少爺決定了他的結婚對象的話,バルド非常肯定,不管那個對象是誰,是美女是醜女還是個老太婆,セバスチャン也會眉頭不皺一下的結婚。

根據バルド對セバスチャン這位執事的認識,結婚對他來說,就跟多了跟傭人同事一樣,一樣要跟著他服侍少爺,而且地位肯定還比少爺低下許多。

只要是腦袋正常的女人,知道セバスチャン對少爺的忠貞不二之後,都不會想要嫁給他。

絕對。

バルド有這樣的把握。

「哪個人這麼可惡!居然逼セバスチャン先生結婚!」脾氣來得最快的フィニ,一聽見尊敬的セバスチャン先生所遭遇的不平等待遇,馬上叫嚷了起來,一副要討回公道的樣子。

因為過去環境的關係,最討厭被強迫他人強迫做些不情願事情的他,自然也不允許給予他自由的少爺和セバスチャン,受到任何人的欺壓和逼迫。

不管他是否有能力,フィニ都打算跟對方拼了。

「說得是呢!」一直以來對セバスチャン懷有愛慕之意的メイリン,聽到セバスチャン突然要結婚的消息是十分錯愕,但如果是他所選擇的對象,メイリン也絕對會笑著祝福他們。

比起她的愛慕,セバスチャン本人的幸福和希望,當然是更來得重要。

但,用逼迫的方法卻是完全兩回事!

要セバスチャン跟不愛的人結婚,未來只能看到他痛苦的面容,再也看不到セバスチャン先生的笑容,メイリン光是想像就痛苦萬分,更不要說實際發生時她會有什麼反應。

既然有膽子逼迫セバスチャン結婚,就要有保護自己生命的覺悟。

三傭人咬牙切齒,對著從未謀面的對象同仇敵愾的樣子,讓スネーク一愣一愣,完全不明白為什麼他們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照理說,結婚應該都是值得高興慶祝的事情才對,為什麼會這樣……好像什麼人跟他們有不共戴天之仇似的。

看著他們激動的表情,スネーク張著嘴想要說些什麼,最後還是地安靜閉上,繼續低頭削著馬鈴薯,幫忙準備今天晚餐的食材。

「對了,知道セバスチャン先生的結婚對象是誰嗎?」三個人三張嘴,同時對スネーク問出了這個問題。

明明做任何事情都笨手笨腳,惟獨這方面的事情,腦筋轉得特別快。

冷靜想想,要阻止セバスチャン被逼婚的方法,就是直接除去強逼他結婚的人就行了。這種別人只能放在心中的做法,對他們來說,卻是可以實際付諸實行的簡單行為。

只要知道名字的話,剩下他們就有辦法解決了。

三個人團團圍住スネーク,凶狠的臉色讓スネーク還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只能眨著不解的眼愣愣看著。一旁的オスカー則是緊張地吐著紅信,預備有什麼事情的時候,衝上去咬他們一口。

「不好好工作,在這裡吵什麼?」好不容易終於送走了客人,セバスチャン回到廚房想要準備主人的下午茶,就見到三個人圍著スネーク不知道在吵些什麼。

要不是スネーク已經融入了這個環境許久,這場面看起來來真像是,前輩率眾欺凌後輩地令人嘆息呢。

「セバスチャン先生!」フィニ和メイリン異口同聲,帶著濃濃委屈和許些哽咽的聲音,讓セバスチャン一臉訝異地看著他們,不曉得這些人又發生了什麼事情。

明明要他們都待在廚房中,廚房沒有被轟得粉碎,花園沒有枯萎成灰色,乾淨的衣物也在隨風飄揚,一切看起來都非常的平穩順利,有需要用那種像是被拋棄的小狗的聲音叫他嗎?

不只是メイリン和フィニ,バルド也用非常無奈且同情的眼光打量著他,讓長壽到不知道時間為何物的惡魔十分錯愕。

在他漫長的惡魔生涯中,他還是第一次被他人;而且是人類用這種憐憫的眼神看他,讓他除了錯愕外,更多的是不悅。

比人類更強更聰明更傲慢的惡魔,居然被人類這種生物用此種眼神觀看,讓他驕傲的惡魔自尊十分受傷,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淪落到,需要被人類給同情的地步了。

難得被人類引發出了屈辱的感覺,俊美的臉龐因不快而繃起,細長的眉間也多了幾道皺紋,冷冷地看著他一手教導的傭人們。

「發生了什麼事情?」聲音中的冰冷不僅沒有嚇到他們,反而讓メイリン和フィニ的雙眼更加水潤,幾乎就要這樣哭出來的程度。

「セバスチャン先生!」比メイリン更快,フィニ捉住他一身總是熨燙得筆的燕尾服。「你不會…不會就這樣拋下我們吧!」

想起那一次,セバスチャン死在自己面前的事情,フィニ就渾身發抖。雖然最後セバスチャン並沒有死亡,從棺材中死而復生,但那次的失去已經足夠讓他們永生難忘了。

現在的一切,全部都是少爺和セバスチャン先生給予他們的,要是少了兩人的其中一人,這個家就產生了無法彌補的缺憾,而家也就不再是家了。

「啊?」閃過フィニ心中的思緒,セバスチャン完全不懂。對於フィニ沒頭沒腦突然冒出生離死別的話語,セバスチャン怔愣地應了聲。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您都會在這裡……繼續在少爺的身邊,做少爺的執事對不對?」繼フィニ之後,メイリン也捉住他另外一隻手,急切地要他做出保證。

「我會一直在少爺身邊,做他的執事直到最後一刻。」雖然不知道メイリン的意思,不過セバスチャン還是搬出了他一百零一句的口頭禪,即使不是在シエル面前他也一樣照說不誤。

セバスチャン的話語讓快要哭出來的フィニ和メイリン,臉上瞬間亮出希望的光芒。

「我說啊,セバスチャン,人啊………不,男人啊,總是有很多難以兩全其美的事情。」一副老前輩模樣地,バルド拍著他的肩膀。

雖說セバスチャン的工作能力,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都是無可挑剔、無法批評地完美,可是在一些對人處世的態度上,那明顯的生疏做法,像極了缺乏經驗的貴族大少爺,令人擔憂。

實在是看不下去的バルド,覺得自己一定要對セバスチャン曉以大義。

「不能否認工作對男人來說十分重要,但既然已經有那個打算,就應該要讓對方幸福才對。同樣都是男人,相信少爺也會明白的。」

不管什麼理由,是逼婚也好,是戀愛結婚也好,既然都已經絕對要跟那個人共度一生,就不能像現在這個樣子,滿腦子只有少爺和工作,這樣對結婚對象實在是太失禮了!

不是為了要跟セバスチャン結婚的那個女人,而是為了セバスチャン的幸福,バルド忠告著。

結婚後雖然不能說是朝夕相處,但至少也是要生活一輩子的對象,只要將獻給少爺的心分一點點過去,就能保障他有個幸福的婚姻,不用每天工作結束之後,還要跟自己的妻子互瞪眼,惹的婚姻像是受難受苦般難熬。

「你想說什麼?」聽了半天,セバスチャン還是沒搞懂他的意思,除了其中一點。

他的少爺是不折不扣的女性,因為不是男人且又是人類,所以シエル總是無法理解セバスチャン的思考,也是無可厚非的。

面對セバスチャン的疑問,三個人互看一眼才想起,セバスチャン根本就不知道,他要結婚這件大事情已經被他們給知道了。

用眼神互相推著,他們在想應該由誰先開口,來試探セバスチャン的脾氣。

和セバスチャン相處了數年,他們都很清楚,當那雙紅茶色的眼閃起血色微光的時候,就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暴風雨來臨的前兆。

這位有能萬能的執事先生,雖然總是面帶優雅微笑,可是一旦生起氣來,可以說比惡魔還恐怖。在這個家中除了少爺外,誰都不敢讓他真正生氣。

最後,這個重責大任,就落到了年紀最輕的フィニ頭上。

「那個………セバスチャン先生………」斟酌著語句的フィニ,努力想要說點什麼不會觸到セバスチャン脾氣的話。但他發現這對他來說實在是太困難了,掙扎一下就乾脆放棄,用自己的方法來說。

「你要結婚了吧!」一口氣說完的フィニ,隔了幾秒鐘,才鼓起勇氣偷覷セバスチャン的表情。

令人意外的,セバスチャン一點都沒有吃驚訝異,還是一派優雅的樣子。只是紅茶色的眼眸閃爍著微微的血紅,形狀優美的薄唇,嘴角淡淡上揚了起來。

「是哪個喜歡嚼舌根的隨從說出來的?是オスカー還是ウェプスター?嗯?」低低地,充滿威脅性的陰冷聲音,不要說全部的人都打了冷顫,就連蛇都抖了一下,在セバスチャン鮮紅掃到前,迅速退縮下去。

除了スネーク本人以外,能確實分辨數百條蛇且記住牠們的名字和性格的,只有執事的セバスチャン而已。對於這一點,所有的人都對セバスチャン抱有極度的崇敬,包括スネーク和蛇本人。

這些蛇和スネーク一起成為了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隨從,跟隨在スネーク身邊,在セバスチャン不在的時候保護主人シエル的安全,至今以來已經有不少次令人稱讚的場面。但同樣的,因為蛇總是分散著在宅邸中活動的關係,大大小小的蛇隨從們,也發生過一些差點小命不保的事情。

聰明的蛇隨從都知道,只要看到セバスチャン紅茶色的眼眸,閃爍著令人顫抖的恐怖腥紅時,就是大事不妙了。不用等任何人開口,一溜煙就滑得不見蛇形,躲得遠遠的以免等一下被セバスチャン拿來煮成晚餐的主菜。

鮮紅的視線掃了一圈,整個廚房已經找不到半條蛇的蹤影,セバスチャン的視線才回到三傭人臉上。

「是又如何?」勾起嘴角,セバスチャン突然想要知道他們的反應了。

「不會吧!你真的想結婚?」バルド看得出來,セバスチャン根本就不想結婚,完完全全就跟田中先生一樣,想要一輩子服侍守護在少爺身邊直到終老。

「只要少爺吩咐。」

「セバスチャン先生,這是你自己的幸福,怎麼會要少爺…來幫你決定?」セバスチャン這超乎常識的回答,讓メイリン怔了一下,才找到話來說他。

結婚與否是個人問題,セバスチャン擺出一句少爺決定,讓大家都傻了眼。雖說執事會將一生都奉獻給主人,但沒必要連結婚這種事情都讓主人決定吧。

「只要少爺希望我結婚,我就會這麼做。」言下之意是,即使是他的婚姻也想成為幫助少爺的道具,セバスチャン自己本人的意願,和結婚對象的心情,根本就不在考量中。

「這樣子…這樣子……根本不是真正的幸福!」要是セバスチャン會幸福的話,メイリン也可以將愛慕之心永遠隱藏。可是明知不會幸福卻依舊無所謂的態度,讓メイリン不自覺地生起氣來。

「幸福…那又如何呢?滿足少爺的希望,那才是我們在這裡的目的。」和往常一樣優雅從容的微笑,薄唇吐出的話語卻如同惡魔般殘酷,將メイリン纖細的少女心刺得血肉糢糊。

捉緊自己的裙子,メイリン無法反駁這個事實。

存在於這個家中的所有人,他們的一切都為了少爺而存在。只要少爺的一句話,要他們做什麼都不是不可能,セバスチャン只是更加具體地表現出來罷了。

無話可說的尷尬,讓メイリン低著頭衝出了廚房。

「メイリン!」擔心メイリン的狀況,バルド和フィニ也一起衝了出去,留下一臉困擾的セバスチャン,和一直靜靜地削著馬鈴薯的スネーク。

沒有理會スネーク的存在,セバスチャン開始著手準備今天的下午茶。

因為他們的關係,而讓下午茶延遲了,讓主人生起氣可是セバスチャン最不樂見的結果。

對シエル來說,一天之中最重要的一餐不是早餐也不是晚餐,而是以甜點為主餐的下午茶。為了主人的心中認定的正餐,セバスチャン可是每天絞盡腦汁變換菜色,且一定要準時送達。

將手上的奶油攪拌到恰到好處,整個廚房開始瀰漫起香甜味道的時候,聽得見一條小蛇窸窸窣窣,偷偷進入廚房繞上スネーク的脖子。

只是瞥了眼就收回視線,對於蛇的行動他向來不過問,セバスチャン繼續專心在下午茶上面。

「少爺想吃草莓蛋糕……ウェプスター是這麼說。」

抬起眼和スネーク和蛇對望,一旁的蛇吐著紅信看著セバスチャン,一副看他要信不信的態度,讓セバスチャン嘆了口氣,將手上製作到一半的千層酥除了奶油外,還加上草莓點綴。

誰教他的主人,最喜歡草莓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