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执事 – retentio 3

黑执事 – retentio 3

试阅

3

 

“セバスチャン先生要结婚了………オスカー是这么说。”坐在厨房的一角削著马铃薯皮,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随从スネーク,用着他一贯低稳且不大的声调,毫不知其威力地,将一颗毁天灭地的炸弹丢进了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厨房。

“………你说什么?”第一个反应的,是半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的女佣メイリン。

“真的假的?那个工作狂居然会要结婚了!?”主厨バルド拿下嘴中的烟,要确定自己在抽的是烟不是大麻,而且也没有在作梦。

“セバスチャン先生要结婚!?”连园丁フィニ都跳了起来,不过他比起惊讶的两人,更多的是欢喜。

“不是我说的,是オスカー说的。”抬起头,スネーク一脸困惑地看着朝他逼近的三人,不晓得为什么他们会是那样的表情。

来到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邸成为シエル的随从已经有二年多,スネーク跟其他三人的相处,已经不像是一开始那么的陌生,但在许多事情上,他仍旧是无法理解他们的反应。

“谁说的都好!你再说一遍!”对于这个总是替蛇说话,养了数百条蛇的随从,几年下来他的行事风格已经让众人习惯了。开始还觉得是个来路不明的人,后来发现スネーク也是跟他们一样,效忠著シエル,也就慢慢接纳他这个仆从的存在。

只是,スネーク这个替蛇说话的习惯,以及他所说出的话,常常都会吓到其他的人。

“就是说,セバスチャン先生要结婚了!……オスカー是这么说。”肩膀上的蛇吐出鲜红的舌嘶叫,像是不满三个笨蛋人类,居然对牠的话有意见的样子。

“不可能……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喃喃自语最后大叫起来,メイリン没有办法接受太过突然的打击,摇摇晃晃地跌坐在地板上。

“我还以为那个工作狂,会终身不婚留在这里当执事……”咬著烟,バルド感叹著世事多变化。没想到那个满脑子只有工作和少爷的セバスチャン,居然也兴起结婚的念头,难道是天要下红雨了?

“真是恭喜セバスチャン先生了!”只有フィニ,兴高采烈地为了尊敬的执事先生的幸福而高兴且祝福。“啊,セバスチャン先生的新娘子是谁呢?”

平常总是少根筋的フィニ,一下子点到最重要的问题,让三个人六支眼睛,又同时瞪向了スネーク,要求着最重要的答案。

“我只是说セバスチャン先生要结婚了,又不是说他已经结婚了……オスカー是这么说的。”

“要结婚跟已经结婚有什么不一样啊!”最多就是差个婚礼差个仪式而已,其他的事情;特别是结婚对象都不会有改变,需要跟他们斤斤计较语法上的问题吗?

“啊!难道今天的访客,就是セバスチャン先生的结婚对象吗?”所以他们才被全部都赶到厨房来,完全不准出去露面,免得吓到セバスチャン的娇娇客。

恍然大悟的瞬间却又想起,今天的客人是严厉的侯爵夫人;未来夫人エリザベス小姐的母亲:少爷的亲姑姑,除此以外没有其他人。

那セバスチャン的结婚对象又是从哪来的?

“所以说,就是需要结婚啊!………オスカー是这么说。”模仿著オスカー的情绪提高的声音,随后又降回原状,戏剧性的声调要不是习惯スネーク的为人,还真的会以为他在整人呢。

“需要结婚……难道,セバスチャン是被逼婚吗?”年纪最大的バルド,也是セバスチャン不在的时候的最高领导人,从スネーク的言语中发现了意外的真相。

如果是这样,就可以理解那个工作狂,为什么会突然想要结婚了。

应该说,为什么突然要结婚了。

只要是少爷的意见,绝对说一不二的忠诚执事,如果是少爷决定了他的结婚对象的话,バルド非常肯定,不管那个对象是谁,是美女是丑女还是个老太婆,セバスチャン也会眉头不皱一下的结婚。

根据バルド对セバスチャン这位执事的认识,结婚对他来说,就跟多了跟佣人同事一样,一样要跟着他服侍少爷,而且地位肯定还比少爷低下许多。

只要是脑袋正常的女人,知道セバスチャン对少爷的忠贞不二之后,都不会想要嫁给他。

绝对。

バルド有这样的把握。

“哪个人这么可恶!居然逼セバスチャン先生结婚!”脾气来得最快的フィニ,一听见尊敬的セバスチャン先生所遭遇的不平等待遇,马上叫嚷了起来,一副要讨回公道的样子。

因为过去环境的关系,最讨厌被强迫他人强迫做些不情愿事情的他,自然也不允许给予他自由的少爷和セバスチャン,受到任何人的欺压和逼迫。

不管他是否有能力,フィニ都打算跟对方拼了。

“说得是呢!”一直以来对セバスチャン怀有爱慕之意的メイリン,听到セバスチャン突然要结婚的消息是十分错愕,但如果是他所选择的对象,メイリン也绝对会笑着祝福他们。

比起她的爱慕,セバスチャン本人的幸福和希望,当然是更来得重要。

但,用逼迫的方法却是完全两回事!

要セバスチャン跟不爱的人结婚,未来只能看到他痛苦的面容,再也看不到セバスチャン先生的笑容,メイリン光是想像就痛苦万分,更不要说实际发生时她会有什么反应。

既然有胆子逼迫セバスチャン结婚,就要有保护自己生命的觉悟。

三佣人咬牙切齿,对着从未谋面的对象同仇敌忾的样子,让スネーク一愣一愣,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照理说,结婚应该都是值得高兴庆祝的事情才对,为什么会这样……好像什么人跟他们有不共戴天之仇似的。

看着他们激动的表情,スネーク张著嘴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地安静闭上,继续低头削著马铃薯,帮忙准备今天晚餐的食材。

“对了,知道セバスチャン先生的结婚对象是谁吗?”三个人三张嘴,同时对スネーク问出了这个问题。

明明做任何事情都笨手笨脚,惟独这方面的事情,脑筋转得特别快。

冷静想想,要阻止セバスチャン被逼婚的方法,就是直接除去强逼他结婚的人就行了。这种别人只能放在心中的做法,对他们来说,却是可以实际付诸实行的简单行为。

只要知道名字的话,剩下他们就有办法解决了。

三个人团团围住スネーク,凶狠的脸色让スネーク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只能眨著不解的眼愣愣看着。一旁的オスカー则是紧张地吐著红信,预备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冲上去咬他们一口。

“不好好工作,在这里吵什么?”好不容易终于送走了客人,セバスチャン回到厨房想要准备主人的下午茶,就见到三个人围着スネーク不知道在吵些什么。

要不是スネーク已经融入了这个环境许久,这场面看起来来真像是,前辈率众欺凌后辈地令人叹息呢。

“セバスチャン先生!”フィニ和メイリン异口同声,带着浓浓委屈和许些哽咽的声音,让セバスチャン一脸讶异地看着他们,不晓得这些人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明明要他们都待在厨房中,厨房没有被轰得粉碎,花园没有枯萎成灰色,干净的衣物也在随风飘扬,一切看起来都非常的平稳顺利,有需要用那种像是被抛弃的小狗的声音叫他吗?

不只是メイリン和フィニ,バルド也用非常无奈且同情的眼光打量着他,让长寿到不知道时间为何物的恶魔十分错愕。

在他漫长的恶魔生涯中,他还是第一次被他人;而且是人类用这种怜悯的眼神看他,让他除了错愕外,更多的是不悦。

比人类更强更聪明更傲慢的恶魔,居然被人类这种生物用此种眼神观看,让他骄傲的恶魔自尊十分受伤,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沦落到,需要被人类给同情的地步了。

难得被人类引发出了屈辱的感觉,俊美的脸庞因不快而绷起,细长的眉间也多了几道皱纹,冷冷地看着他一手教导的佣人们。

“发生了什么事情?”声音中的冰冷不仅没有吓到他们,反而让メイリン和フィニ的双眼更加水润,几乎就要这样哭出来的程度。

“セバスチャン先生!”比メイリン更快,フィニ捉住他一身总是熨烫得笔的燕尾服。“你不会…不会就这样抛下我们吧!”

想起那一次,セバスチャン死在自己面前的事情,フィニ就浑身发抖。虽然最后セバスチャン并没有死亡,从棺材中死而复生,但那次的失去已经足够让他们永生难忘了。

现在的一切,全部都是少爷和セバスチャン先生给予他们的,要是少了两人的其中一人,这个家就产生了无法弥补的缺憾,而家也就不再是家了。

“啊?”闪过フィニ心中的思绪,セバスチャン完全不懂。对于フィニ没头没脑突然冒出生离死别的话语,セバスチャン怔愣地应了声。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您都会在这里……继续在少爷的身边,做少爷的执事对不对?”继フィニ之后,メイリン也捉住他另外一只手,急切地要他做出保证。

“我会一直在少爷身边,做他的执事直到最后一刻。”虽然不知道メイリン的意思,不过セバスチャン还是搬出了他一百零一句的口头禅,即使不是在シエル面前他也一样照说不误。

セバスチャン的话语让快要哭出来的フィニ和メイリン,脸上瞬间亮出希望的光芒。

“我说啊,セバスチャン,人啊………不,男人啊,总是有很多难以两全其美的事情。”一副老前辈模样地,バルド拍着他的肩膀。

虽说セバスチャン的工作能力,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无可挑剔、无法批评地完美,可是在一些对人处世的态度上,那明显的生疏做法,像极了缺乏经验的贵族大少爷,令人担忧。

实在是看不下去的バルド,觉得自己一定要对セバスチャン晓以大义。

“不能否认工作对男人来说十分重要,但既然已经有那个打算,就应该要让对方幸福才对。同样都是男人,相信少爷也会明白的。”

不管什么理由,是逼婚也好,是恋爱结婚也好,既然都已经绝对要跟那个人共度一生,就不能像现在这个样子,满脑子只有少爷和工作,这样对结婚对象实在是太失礼了!

不是为了要跟セバスチャン结婚的那个女人,而是为了セバスチャン的幸福,バルド忠告著。

结婚后虽然不能说是朝夕相处,但至少也是要生活一辈子的对象,只要将献给少爷的心分一点点过去,就能保障他有个幸福的婚姻,不用每天工作结束之后,还要跟自己的妻子互瞪眼,惹的婚姻像是受难受苦般难熬。

“你想说什么?”听了半天,セバスチャン还是没搞懂他的意思,除了其中一点。

他的少爷是不折不扣的女性,因为不是男人且又是人类,所以シエル总是无法理解セバスチャン的思考,也是无可厚非的。

面对セバスチャン的疑问,三个人互看一眼才想起,セバスチャン根本就不知道,他要结婚这件大事情已经被他们给知道了。

用眼神互相推著,他们在想应该由谁先开口,来试探セバスチャン的脾气。

和セバスチャン相处了数年,他们都很清楚,当那双红茶色的眼闪起血色微光的时候,就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这位有能万能的执事先生,虽然总是面带优雅微笑,可是一旦生起气来,可以说比恶魔还恐怖。在这个家中除了少爷外,谁都不敢让他真正生气。

最后,这个重责大任,就落到了年纪最轻的フィニ头上。

“那个………セバスチャン先生………”斟酌著语句的フィニ,努力想要说点什么不会触到セバスチャン脾气的话。但他发现这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困难了,挣扎一下就干脆放弃,用自己的方法来说。

“你要结婚了吧!”一口气说完的フィニ,隔了几秒钟,才鼓起勇气偷觑セバスチャン的表情。

令人意外的,セバスチャン一点都没有吃惊讶异,还是一派优雅的样子。只是红茶色的眼眸闪烁著微微的血红,形状优美的薄唇,嘴角淡淡上扬了起来。

“是哪个喜欢嚼舌根的随从说出来的?是オスカー还是ウェプスター?嗯?”低低地,充满威胁性的阴冷声音,不要说全部的人都打了冷颤,就连蛇都抖了一下,在セバスチャン鲜红扫到前,迅速退缩下去。

除了スネーク本人以外,能确实分辨数百条蛇且记住牠们的名字和性格的,只有执事的セバスチャン而已。对于这一点,所有的人都对セバスチャン抱有极度的崇敬,包括スネーク和蛇本人。

这些蛇和スネーク一起成为了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随从,跟随在スネーク身边,在セバスチャン不在的时候保护主人シエル的安全,至今以来已经有不少次令人称赞的场面。但同样的,因为蛇总是分散著在宅邸中活动的关系,大大小小的蛇随从们,也发生过一些差点小命不保的事情。

聪明的蛇随从都知道,只要看到セバスチャン红茶色的眼眸,闪烁着令人颤抖的恐怖腥红时,就是大事不妙了。不用等任何人开口,一溜烟就滑得不见蛇形,躲得远远的以免等一下被セバスチャン拿来煮成晚餐的主菜。

鲜红的视线扫了一圈,整个厨房已经找不到半条蛇的踪影,セバスチャン的视线才回到三佣人脸上。

“是又如何?”勾起嘴角,セバスチャン突然想要知道他们的反应了。

“不会吧!你真的想结婚?”バルド看得出来,セバスチャン根本就不想结婚,完完全全就跟田中先生一样,想要一辈子服侍守护在少爷身边直到终老。

“只要少爷吩咐。”

“セバスチャン先生,这是你自己的幸福,怎么会要少爷…来帮你决定?”セバスチャン这超乎常识的回答,让メイリン怔了一下,才找到话来说他。

结婚与否是个人问题,セバスチャン摆出一句少爷决定,让大家都傻了眼。虽说执事会将一生都奉献给主人,但没必要连结婚这种事情都让主人决定吧。

“只要少爷希望我结婚,我就会这么做。”言下之意是,即使是他的婚姻也想成为帮助少爷的道具,セバスチャン自己本人的意愿,和结婚对象的心情,根本就不在考量中。

“这样子…这样子……根本不是真正的幸福!”要是セバスチャン会幸福的话,メイリン也可以将爱慕之心永远隐藏。可是明知不会幸福却依旧无所谓的态度,让メイリン不自觉地生起气来。

“幸福…那又如何呢?满足少爷的希望,那才是我们在这里的目的。”和往常一样优雅从容的微笑,薄唇吐出的话语却如同恶魔般残酷,将メイリン纤细的少女心刺得血肉糢糊。

捉紧自己的裙子,メイリン无法反驳这个事实。

存在于这个家中的所有人,他们的一切都为了少爷而存在。只要少爷的一句话,要他们做什么都不是不可能,セバスチャン只是更加具体地表现出来罢了。

无话可说的尴尬,让メイリン低着头冲出了厨房。

“メイリン!”担心メイリン的状况,バルド和フィニ也一起冲了出去,留下一脸困扰的セバスチャン,和一直静静地削著马铃薯的スネーク。

没有理会スネーク的存在,セバスチャン开始着手准备今天的下午茶。

因为他们的关系,而让下午茶延迟了,让主人生起气可是セバスチャン最不乐见的结果。

对シエル来说,一天之中最重要的一餐不是早餐也不是晚餐,而是以甜点为主餐的下午茶。为了主人的心中认定的正餐,セバスチャン可是每天绞尽脑汁变换菜色,且一定要准时送达。

将手上的奶油搅拌到恰到好处,整个厨房开始弥漫起香甜味道的时候,听得见一条小蛇窸窸窣窣,偷偷进入厨房绕上スネーク的脖子。

只是瞥了眼就收回视线,对于蛇的行动他向来不过问,セバスチャン继续专心在下午茶上面。

“少爷想吃草莓蛋糕……ウェプスター是这么说。”

抬起眼和スネーク和蛇对望,一旁的蛇吐著红信看着セバスチャン,一副看他要信不信的态度,让セバスチャン叹了口气,将手上制作到一半的千层酥除了奶油外,还加上草莓点缀。

谁教他的主人,最喜欢草莓呢。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