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执事 – retentio 4 R18

黑执事 – retentio 4 R18

试阅

4

 

今天一天对セバスチャン来说,真是糟糕的一天。

除了早上叫唤主人起床的时候,得到许些的乐趣外,剩下的时间……一下子被侯爵夫人逼婚,又要收拾佣人们莫名其妙的脾气,就连下午茶都因为没抓准主人的口味,得了个还算可以的评价。

执事的工作,虽然不能说每天都顺顺利利,但像今天这么糟的,还真的是没几次。

直到现在,シエル的沐浴时间,可以摩挲上她柔嫩的肌肤,闻着她所散发出来的馨香,触摸著シエル的感觉,才让セバスチャン恶劣的心情,稍微得以平复。

反观之,シエル一整天的心情都非常的好,好到几乎是异常的程度;除了早上被他给调侃,小猫不快地竖起毛来的那个时候外。

沐浴后坐在床边,让セバスチャン替她换上睡衣,露出的白嫩小腿在那边晃啊晃,难得表现出孩童般的举止。

大手缓缓地将一颗一颗的小釦子扣上,セバスチャン感觉得到,蓝紫视线一直居高临下地审望着他;充满戏谑的心情。

等待シエル自己开口,セバスチャン保持沉默继续自己的工作。

只是那个在眼角中晃啊晃啊的白嫩小腿和只容一握的纤巧足踝,还有一颗颗白玉般的脚指头,一切都实在是太过于美味地吸引着他的视线,让他一边扣著釦子,注意力却全部放到其他地方去了。

为了能多用视线品尝这道美味久一点,セバスチャン甚至刻意放慢了手上的动作,让更衣这个动作,在不自觉的时候多延长一些。

只是再怎么拖,釦子也不会是永远都扣不完的,小釦子在セバスチャン手中,全部安分地进了属于它的扣眼。再也无事可做的他,即使不舍也只能乖乖结束这份工作,这份看得到吃不到的美味,只能留待下次了。

“セバスチャン。”才刚要站起身,就听见シエル的声音,让他维持单膝跪下的姿势,抬头望向难得愉快到连唇边都勾起的主人。

“少爷有什么吩咐吗?”

“看样子你心情很糟嘛。”不是疑问而是肯定,シエル愉快地笑着,双眼闪烁。

这个喜怒不形于色,总是用微笑来蒙混过关的家伙,情绪恶劣到这么明显的样子,还真是非常难得呢。不过,要不是因为他们相处时间这么长,还真的是看不出来他心情恶劣呢。

“承蒙少爷关心,真是惶恐。”

“只是……我觉得,你应该要心情很好才对吧。”

“喔?为何少爷如此判断。”他为什么要心情好?麻烦事情一大堆,就连主人都掺一脚要变法子恶整他,教他怎么高兴的起来呢。

“难得的机会不是吗?セバスチャン。”美丽的双腿交叠起来,一手环胸另一手托著下巴,愉快的笑容中充满了不合乎年纪的妖艳,让セバスチャン也瞇起眼,不自觉地舔了下自己干燥的唇。

“您是指……什么机会呢?”即使被眼前美味大餐给迷得晕头转向,セバスチャン还是记得自己要继续回应主人的话。

“装什么糊涂?我已经同意替你举办一场宴会囉。替执事举办相亲宴的伯爵,恐怕只有我一人了吧。”本来就不太忌讳社交界规矩的シエル,一点都不觉得主人替佣人举行宴会有什么不好,唯一令人担心的,只有会不会有人来参加而已。

如果那些人真的有心想要嫁给セバスチャン的话,这场诡异的宴会也绝对会来参加,所以シエル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宴会是否会冷场。

“少爷您体贴关怀、善解人意,真是让人惶诚惶恐。”皮笑肉不笑地,セバスチャン一点都没有感激之意地述说著感谢的话语。

宴会什么,一切都只是シエル的游戏,他身为仆人除了满足主人的乐趣,还能做什么呢。

听得出来他的讽意,但シエル也好心情地不跟他计较。

“只是,少爷您说的机会,到底是……?”

“哼,还用说吗?我可是很大方的呢。这是个极度难得的好机会喔,セバスチャン。”低下头去,シエル近距离跟红茶色的眼眸对望着。

“在那个宴会中,你可以选择你所喜欢的,我不会干涉。”

“您的意思是…?”

“就是,照你喜欢的选啊。看你喜欢哪一种的?是胸部比较大,还是比较有女人味的都可以,我不会有意见的。我可是很大方的主人呢。”说著,还吃吃地笑了起来。

除了让他自由挑选对象外,シエル还很大方地附赠婚礼,像她这么为仆人着想的主人,在贵族中可是完全找不到呢。

当然,也是因为她知道不管怎么样セバスチャン都不会跳槽,她才敢放胆子做这种谁都不敢做的事情。

セバスチャン是个多有能的执事,シエル并不是不清楚,已经有很多人软硬兼施地跟她讨过セバスチャン,而且还不是要他去做执事。不要说シエル没有答应,光是セバスチャン那关都过不去,更遑论来跟主人的她讨人呢。

“小姐…”除了叹气,セバスチャン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难得的机会,挑选一个你比较喜欢的类型,才可以更满足吧。体贴仆人的需要,也是主人该做的事情呢。”

选了之后要怎么做,她就不想管了。反正只要セバスチャン继续任劳任怨地服侍在她身边,这种程度的自由,她不是给不起。

“原来如此,小姐您的心意,我确实感受到了。”勾起嘴角,セバスチャン也同时捧起白嫩的腿,刻意发出声音地吻了上去。

“你、你做什么?”没料到セバスチャン会突然这么做,シエル有点慌乱地想要抽回脚,却又被他紧捧在掌中动弹不得。

“呵,实在是因为小姐您的样子实在是过分美味,教我按耐不住…”在他的视线中晃来晃去的修长美腿,光滑白皙的柔嫩肌肤,以及在极近距离散发的灵魂香味,让本来就不懂得自制的恶魔,更是满脑子都只想着美味的大餐了。

“那也不是这样……”

“那您说,该怎么样呢?”舔著小腿的舌缓缓往下,亲吻著小巧的脚,且将粉嫩脚指头含入口中用舌头膜拜。

从敏感的脚指一路传上的搔痒微热的感觉,让シエル咬著唇,怒瞪着莫名其妙发情的家伙。

“有需要那么急吗?都已经答应让你……”

“可是,我想要的,只有小姐您而已。”像是舔著糖果似的舌尖在脚指上转动,诱惑地瞟过去的视线,让シエル不自觉地悸动了一下。

本来就是相当邪魅帅气的男人,再用刻意用那种充满诱惑的视线勾人,就连已经过度熟悉セバスチャン的她,都不自觉地会被吸引,停不下心跳的感觉。

粉嫩的唇颤了下,虽没发出任何声音,但眼底一闪而过的犹豫,并没有逃过セバスチャン的视线,愈迎还羞的反应,让他将吻从脚指开始缓缓向上。

轻轻的吮吻不留下任何痕迹,在容易让人发现的腿部和颈子,セバスチャン从不留下吻痕免得徒增麻烦。绝对不在看得到的地方留下痕迹,而看不到的地方则是日日夜夜不断重复,绝对不让它退去几乎是烙印般地留在身体上,宣示著自己的所有权。

不只是相系在灵魂上的契约而已,就连身体也彼此契合,不分彼此沉醉在只有对方的世界,这个理想只有在床第间才能达成而已。

“啊…别…这样……”鲜少被爱抚的下半身,也是性感带的集中点,在纤腿上的舔吻很快就让美丽的眼中充满了水润的欲望,用不了力气的下半身,只能任他捉著,在看不到的大腿内侧留下羞人的痕迹。

“为什么呢?您很舒服的不是吗。”

“才、才没有!”不过被亲吻脚和腿就有反应的自己,让シエル感到羞耻地红著脸反驳。

小手悄悄地按住衣服的下摆,不让他看见所谓很舒服的证据。只是少女的抵抗,对恶魔来说完全没有意义,嗅觉过于灵敏的他,光是用闻得就可以知道可爱的主人是否已经动情了。

根本不需要掀开来看,少女柔软的粉红色花园中,已经开始溢出了动情的花蜜,等著雄性来采撷开花。

“就说你不用那么急!再过几天,你就可以挑选自己喜欢的………”话还没说完,シエル就被一股重力压倒在床上。

男人巨大的阴影笼罩着她,居高临下的视线,炙烫狰狞地教人打了个颤。

“不是说了吗。我想要的,只有小姐您而已。”眼眸流转的色泽是血红,恶魔的眼眸中蕴藏着シエル所无法理解的情绪,即使如此他的口气还是极尽轻柔,哄宠地像是怕吓到她似的。

“我?”

“是的。”

“哈,这身体有什么好?”已经十五岁却没什么发育成长的身体,不要说女性该有的象征,就连身高都很抱歉。没有女性该有的柔软丰腴,纤瘦平板的身材,除了女性的基本机能以外,说是少年也不为过。

和十六岁的エリザベス一起,那已经发育起来,不再穿着少女而是淑女打扮的她,丰满的胸、纤细的腰和裙子营造出来属于女人该有的圆润曲线,被エリザベス给搂抱上的时候,那柔软的感触才深深让シエル知道,女孩子的身体该是那样,而非自己这般贫乏无趣。

虽然セバスチャン总是一脸满足地享用着她,这样身体给男人会带来乐趣,也一定是她的自欺欺人所产生的错觉。

シエル突然爆发出来的自卑反应,让セバスチャン瞬间无法掩饰他的惊讶,随即优雅愉快地扬起了嘴角,十分高兴シエル终于有了许些女性的自觉反应。

过了这么久,在他的细心呵护下,他的主人终于从毛毛虫开始缓缓地蜕变成美丽的蝶。

怀抱着少女矛盾不安的心情的样子,在セバスチャン眼中是多么可爱,シエル本人永远都不会知道。想要就这样好好地疼爱,将沉淀于她心中一切的不安和忧虑,全部一扫而去。

“呵,小姐您不知道,您现在这样,就已经非常可爱到让我无法自拔呢。”在小脸上落下无数的吻,セバスチャン安慰着她。

现在就已经可爱到,让他无时无刻都想要疼爱,要是变得比现在更可爱更漂亮,セバスチャン很没把握自己会不会从无法自拔,变成无法自制呢。

只是,セバスチャン的甜言蜜语对シエル来说似乎毫无用处,小脸依旧冷然地望着头上的男人。

“既然言语无法让您明白,那就只好用实际行动来让您了解了。”愉快又无奈地低笑,大手缓缓抚上了她的身体,没多久前扣上的釦子,又在他的手中一颗一颗和扣眼分开。

“セ、セバスチャン…”

“只有这样,您才会明白自己有多可爱,是多么地吸引人……”吮吻上白皙的肌肤,蔷薇花瓣立刻就绽放在上面。

“有多少人都渴望着您……而能像这样触碰您,亲吻您,品尝您的只有我而已,我的小姐。”染上了欲望的声音更是低哑好听,让シエル连要伸手抵抗都忘记,任由他解开衣服,大手爱抚上她纤瘦的身躯。

只比少年还要稍微膨胀一点点的胸,可以说毫无发育,可是粉嫩的蓓蕾却已经充满了自我主张的挺立了起来,在空气中颤抖著期望着疼爱,让セバスチャン埋下头舔弄著。

红舌圆滑地打转,粉嫩蓓蕾随着他的舌上下弹跳,圈住的瞬间轻咬吸吮,压抑不住的嘤咛声像是鼓励,让他的手疼爱起另外一边的粉嫩,拇指和中指搓摩的同时,食指刮弄著顶端,让她的娇喘又热了几分。

“啊…不…啊、不要…吸……”混合著疼痛和快感的感觉,让纤白手指捉上了他的发,却没有推开他的力气,绞紧的手指更像是邀请般可爱诱人,让セバスチャン更努力地狎玩,仅仅只是胸部就让她发出了甜美的泣吟声。

手指和舌左右交互,囓咬吸吮直到粉红的蓓蕾完全挺立,双胸都被他舔弄得晶亮淫秽后,シエル才被解放。

染上淡淡蔷薇色的肌肤,年龄和发育上明明就是还不懂男人的清纯少女,却荡漾著女人特有妩媚艳丽。坚毅骄傲的眼中染上了朦胧的情欲,浑身上下都漂出邀请气息的シエル,却又高傲害羞地如同处女般矜持。既是女人却也是少女,如此暧昧的存在是多么诱惑撩弄著男人的欲望,不理解男人的シエル永远不会明白。

高傲的圣女堕落成只属于自己的娼妇,是每个男人的愿望。

舔过自己干燥的唇,セバスチャン上了床,双膝分开跪在シエル两侧,从シエル的视线正好可以清楚见到他鼓涨起来的腿间,让她已经嫣红一片的小脸更红了。

捉起小手,セバスチャン让她抚上自己的裤间,即使隔着衣服也可以感觉得到那灼烫的脉动,让シエル想要缩回手,却又被紧握著,只能任他摆布地感受那坚硬。

“可以感觉得很清楚吧,小姐。”捉著纤手上下来回著,セバスチャン满意地看她别过眼去,羞赧的反应只是让他更想多玩弄一下他的主人。

“只不过亲吻爱抚您一下子而已,就已经兴奋到快要射出来了呢。要是现在进入您烫热的体内,被您的湿润紧窄给包围吸吮的瞬间,我一定会马上在您体内解放出来,将您可爱的粉红色染上我的色彩。一次又一次,直到您的子宫都吞咽不下的程度,满溢出来……”刻意用淫荡挑逗的声音低语,囓舔著小巧的耳朵舌头深入其中,让娇小的身体又是一颤。

“您可以摸摸……实际感受一下,我是多么地想要您…”金属敲击声是他解开皮带的声音,灼烫的男人欲望就在无法闪躲的状况下,安放到她手中。

已经完全欲望勃发的男性,脉络分明地在她的手中颤动着,先端已经渗出了兴奋的液体,黏糊地沾染在手上的感觉,让她尴尬地不知道该怎么做比较好。

不需要经过任何爱抚,仅仅是在她身边,舔吻爱抚着她就已经准备好的男人,即使是这样贫乏无趣的身体,都可以让他有反应,是很让シエル高兴,且大大地满足了她的女性尊严,踢去了一些自卑意识没错,可是发情的太过分,就只能算是困扰了。

小手轻轻地摩擦著,シエル怯怯地抬眼,见到的是他鼓励的微笑。

在セバスチャン的笑容中,シエル心中最后一道防线就这样放下,纤嫩小手不得要领地来回摩弄,感觉得到男人在她的手中越发地涨大发烫。

“手要这样……对,圈起来…这样来回……”摆弄著シエル的纤手,セバスチャン身体力行地教导她取悦男人的方法。

总是被セバスチャン要求用唇舌爱抚,将シエル的舌上功夫训练连娼妇都要甘拜下风,普通的男人在她的小嘴中很快就会缴械投降。可是,像这样只用手来带给他取悦他的机会很少,也让シエル的动作多了几分少女的青涩笨拙。

像平常一样,让傲慢的小猫埋在腿间撒娇地取悦他是很棒没错,不过偶尔也需要让她熟练一下生涩的手上功夫。

怯怯的手没多久就抓到了诀窍,逐渐变得顺畅的动作,让先端溢出的液体越来越多,滑顺了シエル手上的动作,也让少女的脸色变得更加的红艳,呼吸也粗重了起来,仿佛是セバスチャン的兴奋就这样透过手传给了她。

过粗的欲望实在不是シエル能一手掌握,即使如此セバスチャン也没有要求她使用双手,就这样享受着少女生涩取悦的同时,吸入鼻端的シエル发情的情露味道也越来越浓重,让セバスチャン再也无法忍耐地扬起邪肆微笑。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