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執事 – retentio 4 R18

黑執事 – retentio 4 R18

試閱

4

 

今天一天對セバスチャン來說,真是糟糕的一天。

除了早上叫喚主人起床的時候,得到許些的樂趣外,剩下的時間……一下子被侯爵夫人逼婚,又要收拾傭人們莫名其妙的脾氣,就連下午茶都因為沒抓準主人的口味,得了個還算可以的評價。

執事的工作,雖然不能說每天都順順利利,但像今天這麼糟的,還真的是沒幾次。

直到現在,シエル的沐浴時間,可以摩挲上她柔嫩的肌膚,聞著她所散發出來的馨香,觸摸著シエル的感覺,才讓セバスチャン惡劣的心情,稍微得以平復。

反觀之,シエル一整天的心情都非常的好,好到幾乎是異常的程度;除了早上被他給調侃,小貓不快地豎起毛來的那個時候外。

沐浴後坐在床邊,讓セバスチャン替她換上睡衣,露出的白嫩小腿在那邊晃啊晃,難得表現出孩童般的舉止。

大手緩緩地將一顆一顆的小釦子扣上,セバスチャン感覺得到,藍紫視線一直居高臨下地審望著他;充滿戲謔的心情。

等待シエル自己開口,セバスチャン保持沉默繼續自己的工作。

只是那個在眼角中晃啊晃啊的白嫩小腿和只容一握的纖巧足踝,還有一顆顆白玉般的腳指頭,一切都實在是太過於美味地吸引著他的視線,讓他一邊扣著釦子,注意力卻全部放到其他地方去了。

為了能多用視線品嘗這道美味久一點,セバスチャン甚至刻意放慢了手上的動作,讓更衣這個動作,在不自覺的時候多延長一些。

只是再怎麼拖,釦子也不會是永遠都扣不完的,小釦子在セバスチャン手中,全部安分地進了屬於它的扣眼。再也無事可做的他,即使不捨也只能乖乖結束這份工作,這份看得到吃不到的美味,只能留待下次了。

「セバスチャン。」才剛要站起身,就聽見シエル的聲音,讓他維持單膝跪下的姿勢,抬頭望向難得愉快到連唇邊都勾起的主人。

「少爺有什麼吩咐嗎?」

「看樣子你心情很糟嘛。」不是疑問而是肯定,シエル愉快地笑著,雙眼閃爍。

這個喜怒不形於色,總是用微笑來矇混過關的傢伙,情緒惡劣到這麼明顯的樣子,還真是非常難得呢。不過,要不是因為他們相處時間這麼長,還真的是看不出來他心情惡劣呢。

「承蒙少爺關心,真是惶恐。」

「只是……我覺得,你應該要心情很好才對吧。」

「喔?為何少爺如此判斷。」他為什麼要心情好?麻煩事情一大堆,就連主人都摻一腳要變法子惡整他,教他怎麼高興的起來呢。

「難得的機會不是嗎?セバスチャン。」美麗的雙腿交疊起來,一手環胸另一手托著下巴,愉快的笑容中充滿了不合乎年紀的妖艷,讓セバスチャン也瞇起眼,不自覺地舔了下自己乾燥的唇。

「您是指……什麼機會呢?」即使被眼前美味大餐給迷得暈頭轉向,セバスチャン還是記得自己要繼續回應主人的話。

「裝什麼糊塗?我已經同意替你舉辦一場宴會囉。替執事舉辦相親宴的伯爵,恐怕只有我一人了吧。」本來就不太忌諱社交界規矩的シエル,一點都不覺得主人替傭人舉行宴會有什麼不好,唯一令人擔心的,只有會不會有人來參加而已。

如果那些人真的有心想要嫁給セバスチャン的話,這場詭異的宴會也絕對會來參加,所以シエル一點都不擔心自己的宴會是否會冷場。

「少爺您體貼關懷、善解人意,真是讓人惶誠惶恐。」皮笑肉不笑地,セバスチャン一點都沒有感激之意地述說著感謝的話語。

宴會什麼,一切都只是シエル的遊戲,他身為僕人除了滿足主人的樂趣,還能做什麼呢。

聽得出來他的諷意,但シエル也好心情地不跟他計較。

「只是,少爺您說的機會,到底是……?」

「哼,還用說嗎?我可是很大方的呢。這是個極度難得的好機會喔,セバスチャン。」低下頭去,シエル近距離跟紅茶色的眼眸對望著。

「在那個宴會中,你可以選擇你所喜歡的,我不會干涉。」

「您的意思是…?」

「就是,照你喜歡的選啊。看你喜歡哪一種的?是胸部比較大,還是比較有女人味的都可以,我不會有意見的。我可是很大方的主人呢。」說著,還吃吃地笑了起來。

除了讓他自由挑選對象外,シエル還很大方地附贈婚禮,像她這麼為僕人著想的主人,在貴族中可是完全找不到呢。

當然,也是因為她知道不管怎麼樣セバスチャン都不會跳槽,她才敢放膽子做這種誰都不敢做的事情。

セバスチャン是個多有能的執事,シエル並不是不清楚,已經有很多人軟硬兼施地跟她討過セバスチャン,而且還不是要他去做執事。不要說シエル沒有答應,光是セバスチャン那關都過不去,更遑論來跟主人的她討人呢。

「小姐…」除了嘆氣,セバスチャン還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難得的機會,挑選一個你比較喜歡的類型,才可以更滿足吧。體貼僕人的需要,也是主人該做的事情呢。」

選了之後要怎麼做,她就不想管了。反正只要セバスチャン繼續任勞任怨地服侍在她身邊,這種程度的自由,她不是給不起。

「原來如此,小姐您的心意,我確實感受到了。」勾起嘴角,セバスチャン也同時捧起白嫩的腿,刻意發出聲音地吻了上去。

「你、你做什麼?」沒料到セバスチャン會突然這麼做,シエル有點慌亂地想要抽回腳,卻又被他緊捧在掌中動彈不得。

「呵,實在是因為小姐您的樣子實在是過分美味,教我按耐不住…」在他的視線中晃來晃去的修長美腿,光滑白皙的柔嫩肌膚,以及在極近距離散發的靈魂香味,讓本來就不懂得自製的惡魔,更是滿腦子都只想著美味的大餐了。

「那也不是這樣……」

「那您說,該怎麼樣呢?」舔著小腿的舌緩緩往下,親吻著小巧的腳,且將粉嫩腳指頭含入口中用舌頭膜拜。

從敏感的腳指一路傳上的搔癢微熱的感覺,讓シエル咬著唇,怒瞪著莫名其妙發情的傢伙。

「有需要那麼急嗎?都已經答應讓你……」

「可是,我想要的,只有小姐您而已。」像是舔著糖果似的舌尖在腳指上轉動,誘惑地瞟過去的視線,讓シエル不自覺地悸動了一下。

本來就是相當邪魅帥氣的男人,再用刻意用那種充滿誘惑的視線勾人,就連已經過度熟悉セバスチャン的她,都不自覺地會被吸引,停不下心跳的感覺。

粉嫩的唇顫了下,雖沒發出任何聲音,但眼底一閃而過的猶豫,並沒有逃過セバスチャン的視線,愈迎還羞的反應,讓他將吻從腳指開始緩緩向上。

輕輕的吮吻不留下任何痕跡,在容易讓人發現的腿部和頸子,セバスチャン從不留下吻痕免得徒增麻煩。絕對不在看得到的地方留下痕跡,而看不到的地方則是日日夜夜不斷重複,絕對不讓它退去幾乎是烙印般地留在身體上,宣示著自己的所有權。

不只是相繫在靈魂上的契約而已,就連身體也彼此契合,不分彼此沉醉在只有對方的世界,這個理想只有在床第間才能達成而已。

「啊…別…這樣……」鮮少被愛撫的下半身,也是性感帶的集中點,在纖腿上的舔吻很快就讓美麗的眼中充滿了水潤的慾望,用不了力氣的下半身,只能任他捉著,在看不到的大腿內側留下羞人的痕跡。

「為什麼呢?您很舒服的不是嗎。」

「才、才沒有!」不過被親吻腳和腿就有反應的自己,讓シエル感到羞恥地紅著臉反駁。

小手悄悄地按住衣服的下擺,不讓他看見所謂很舒服的證據。只是少女的抵抗,對惡魔來說完全沒有意義,嗅覺過於靈敏的他,光是用聞得就可以知道可愛的主人是否已經動情了。

根本不需要掀開來看,少女柔軟的粉紅色花園中,已經開始溢出了動情的花蜜,等著雄性來採擷開花。

「就說你不用那麼急!再過幾天,你就可以挑選自己喜歡的………」話還沒說完,シエル就被一股重力壓倒在床上。

男人巨大的陰影籠罩著她,居高臨下的視線,炙燙猙獰地教人打了個顫。

「不是說了嗎。我想要的,只有小姐您而已。」眼眸流轉的色澤是血紅,惡魔的眼眸中蘊藏著シエル所無法理解的情緒,即使如此他的口氣還是極盡輕柔,哄寵地像是怕嚇到她似的。

「我?」

「是的。」

「哈,這身體有什麼好?」已經十五歲卻沒什麼發育成長的身體,不要說女性該有的象徵,就連身高都很抱歉。沒有女性該有的柔軟豐腴,纖瘦平板的身材,除了女性的基本機能以外,說是少年也不為過。

和十六歲的エリザベス一起,那已經發育起來,不再穿著少女而是淑女打扮的她,豐滿的胸、纖細的腰和裙子營造出來屬於女人該有的圓潤曲線,被エリザベス給摟抱上的時候,那柔軟的感觸才深深讓シエル知道,女孩子的身體該是那樣,而非自己這般貧乏無趣。

雖然セバスチャン總是一臉滿足地享用著她,這樣身體給男人會帶來樂趣,也一定是她的自欺欺人所產生的錯覺。

シエル突然爆發出來的自卑反應,讓セバスチャン瞬間無法掩飾他的驚訝,隨即優雅愉快地揚起了嘴角,十分高興シエル終於有了許些女性的自覺反應。

過了這麼久,在他的細心呵護下,他的主人終於從毛毛蟲開始緩緩地蛻變成美麗的蝶。

懷抱著少女矛盾不安的心情的樣子,在セバスチャン眼中是多麼可愛,シエル本人永遠都不會知道。想要就這樣好好地疼愛,將沉澱於她心中一切的不安和憂慮,全部一掃而去。

「呵,小姐您不知道,您現在這樣,就已經非常可愛到讓我無法自拔呢。」在小臉上落下無數的吻,セバスチャン安慰著她。

現在就已經可愛到,讓他無時無刻都想要疼愛,要是變得比現在更可愛更漂亮,セバスチャン很沒把握自己會不會從無法自拔,變成無法自制呢。

只是,セバスチャン的甜言蜜語對シエル來說似乎毫無用處,小臉依舊冷然地望著頭上的男人。

「既然言語無法讓您明白,那就只好用實際行動來讓您了解了。」愉快又無奈地低笑,大手緩緩撫上了她的身體,沒多久前扣上的釦子,又在他的手中一顆一顆和扣眼分開。

「セ、セバスチャン…」

「只有這樣,您才會明白自己有多可愛,是多麼地吸引人……」吮吻上白皙的肌膚,薔薇花瓣立刻就綻放在上面。

「有多少人都渴望著您……而能像這樣觸碰您,親吻您,品嘗您的只有我而已,我的小姐。」染上了慾望的聲音更是低啞好聽,讓シエル連要伸手抵抗都忘記,任由他解開衣服,大手愛撫上她纖瘦的身軀。

只比少年還要稍微膨脹一點點的胸,可以說毫無發育,可是粉嫩的蓓蕾卻已經充滿了自我主張的挺立了起來,在空氣中顫抖著期望著疼愛,讓セバスチャン埋下頭舔弄著。

紅舌圓滑地打轉,粉嫩蓓蕾隨著他的舌上下彈跳,圈住的瞬間輕咬吸吮,壓抑不住的嚶嚀聲像是鼓勵,讓他的手疼愛起另外一邊的粉嫩,拇指和中指搓摩的同時,食指刮弄著頂端,讓她的嬌喘又熱了幾分。

「啊…不…啊、不要…吸……」混合著疼痛和快感的感覺,讓纖白手指捉上了他的髮,卻沒有推開他的力氣,絞緊的手指更像是邀請般可愛誘人,讓セバスチャン更努力地狎玩,僅僅只是胸部就讓她發出了甜美的泣吟聲。

手指和舌左右交互,囓咬吸吮直到粉紅的蓓蕾完全挺立,雙胸都被他舔弄得晶亮淫穢後,シエル才被解放。

染上淡淡薔薇色的肌膚,年齡和發育上明明就是還不懂男人的清純少女,卻盪漾著女人特有嫵媚艷麗。堅毅驕傲的眼中染上了朦朧的情慾,渾身上下都漂出邀請氣息的シエル,卻又高傲害羞地如同處女般矜持。既是女人卻也是少女,如此曖昧的存在是多麼誘惑撩弄著男人的慾望,不理解男人的シエル永遠不會明白。

高傲的聖女墮落成只屬於自己的娼婦,是每個男人的願望。

舔過自己乾燥的唇,セバスチャン上了床,雙膝分開跪在シエル兩側,從シエル的視線正好可以清楚見到他鼓漲起來的腿間,讓她已經嫣紅一片的小臉更紅了。

捉起小手,セバスチャン讓她撫上自己的褲間,即使隔著衣服也可以感覺得到那灼燙的脈動,讓シエル想要縮回手,卻又被緊握著,只能任他擺佈地感受那堅硬。

「可以感覺得很清楚吧,小姐。」捉著纖手上下來回著,セバスチャン滿意地看她別過眼去,羞赧的反應只是讓他更想多玩弄一下他的主人。

「只不過親吻愛撫您一下子而已,就已經興奮到快要射出來了呢。要是現在進入您燙熱的體內,被您的濕潤緊窄給包圍吸吮的瞬間,我一定會馬上在您體內解放出來,將您可愛的粉紅色染上我的色彩。一次又一次,直到您的子宮都吞嚥不下的程度,滿溢出來……」刻意用淫蕩挑逗的聲音低語,囓舔著小巧的耳朵舌頭深入其中,讓嬌小的身體又是一顫。

「您可以摸摸……實際感受一下,我是多麼地想要您…」金屬敲擊聲是他解開皮帶的聲音,灼燙的男人慾望就在無法閃躲的狀況下,安放到她手中。

已經完全慾望勃發的男性,脈絡分明地在她的手中顫動著,先端已經滲出了興奮的液體,黏糊地沾染在手上的感覺,讓她尷尬地不知道該怎麼做比較好。

不需要經過任何愛撫,僅僅是在她身邊,舔吻愛撫著她就已經準備好的男人,即使是這樣貧乏無趣的身體,都可以讓他有反應,是很讓シエル高興,且大大地滿足了她的女性尊嚴,踢去了一些自卑意識沒錯,可是發情的太過分,就只能算是困擾了。

小手輕輕地摩擦著,シエル怯怯地抬眼,見到的是他鼓勵的微笑。

在セバスチャン的笑容中,シエル心中最後一道防線就這樣放下,纖嫩小手不得要領地來回摩弄,感覺得到男人在她的手中越發地漲大發燙。

「手要這樣……對,圈起來…這樣來回……」擺弄著シエル的纖手,セバスチャン身體力行地教導她取悅男人的方法。

總是被セバスチャン要求用唇舌愛撫,將シエル的舌上功夫訓練連娼婦都要甘拜下風,普通的男人在她的小嘴中很快就會繳械投降。可是,像這樣只用手來帶給他取悅他的機會很少,也讓シエル的動作多了幾分少女的青澀笨拙。

像平常一樣,讓傲慢的小貓埋在腿間撒嬌地取悅他是很棒沒錯,不過偶爾也需要讓她熟練一下生澀的手上功夫。

怯怯的手沒多久就抓到了訣竅,逐漸變得順暢的動作,讓先端溢出的液體越來越多,滑順了シエル手上的動作,也讓少女的臉色變得更加的紅艷,呼吸也粗重了起來,彷彿是セバスチャン的興奮就這樣透過手傳給了她。

過粗的慾望實在不是シエル能一手掌握,即使如此セバスチャン也沒有要求她使用雙手,就這樣享受著少女生澀取悅的同時,吸入鼻端的シエル發情的情露味道也越來越濃重,讓セバスチャン再也無法忍耐地揚起邪肆微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