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Pledge – 慘雨 後續

Under Pledge

黑道paro

大典太篇

 

大典太從一大早就坐立不安,正確來說是從昨晚開始,就因為緊張無法入睡。

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男人,一整晚都在房中的訓練器材上,不斷重複地吊著單槓,汗水在隆起的肌肉上閃閃發亮,一滴一滴落在打了臘的拼木地板上。

雖然還不到時間,可是大典太已經坐不住,從大樓的安全梯一路走下,到地下室的停車庫待機,等著今天來訪的嬌客。

離開山上的廢棄工廠搬回三池家的大典太,雖然精神狀態已經較過去好得多,不過太過吵雜仍舊是會讓他精神緊繃,過去的傭兵生涯讓他在無法在熱鬧的環境靜下心來。

為了大典太的療養,在本人也願意的前提下,經營建築業的三池家替大典太安排了一間高級公寓,比三池家安靜許多的環境,讓大典太可以不要每次都去廢棄工廠也能好好生活。

在公寓照著大典太的希望裝潢好之後,他就迫不急待邀請大小姐來作客了。

在地下室等了一陣,三池家的轎車駛近,司機是前田,那後座的自然就是紫了。

「那麼大小姐,我明天再來迎接您。」
前田恭敬地將旅行用的中型波士頓包交給紫,裡面是她過夜所必要的用品,當然並不是管家一期親自準備的。
每次紫只要外出,一期就會悶悶不樂,要是告訴他今天要在三池這邊過夜,一期的臉色肯定會更難看。

承受了一期脾氣這麼多次,紫也學乖來個先斬後奏,讓一期只能氣得牙癢又無法發作。

「大典太先生,大小姐就麻煩您照顧了。」
朝著大典太致意的前田,大典太也是點頭回應。

「放心吧,我會保護她。」
這句話到底是以三池組組長的身份說出,還是一個男人的立場,聰明的前田都不會開口,就這樣開車離去。

「我們走吧。」
接過紫手上的包包,大典太牽著她的手往電梯的方向走去。

戰鬥本能非常強的大典太,非常討厭封閉的空間,如果是他自己一個人,精壯的男人上下十幾層樓也不是問題。
可是牽著穿著優雅長裙與高跟鞋的紫,他也知道必須要搭電梯才行。

握著紫的小手,在密閉空間中總會產生的焦躁,不可思議地可以壓抑下來。

「大典太先生的新居會是什麼樣呢?」

「就…應該是差不多…吧……」

紫期待的微笑,讓大典太忐忑不安,第一次招待女友來訪的緊張,讓他回答的時候不自覺地紅了耳朵。

說真的,紫對於這個房間會有什麼反應,不擅長女人心的他無法想像,只希望會讓她喜歡。

搭著電梯來到高樓層,電梯門一打開看到幾個大門,讓紫非常訝異。
她知道大典太的狀況,也聽前田說是獨住一整層,卻還有那麼多住戶大門讓紫非常不解。

牽著紫的手,大典太站在其中一個門前,大手按在門板上,另外一手握住門把,確認房子毫無動靜,他才從口袋拿出卡片開門,並把卡片交給了紫。
「大典太先生?」
第一次拜訪就拿到了鑰匙,反而讓紫緊張了。

「拿著……妳隨時可以來。」
大典太回到三池家,以組頭的身份拜訪過紫之後,他就充分理解了她的狀況與立場,也為此跟粟田口一期鬧得不愉快。

笨拙的大典太,不知道能為他的小鳥做什麼……築一個能讓她休息的巢,是他現在唯一能作到的。

「謝謝…」
雙手握著卡片鑰匙鎖,紫漾起了滿足的微笑。

「哇啊……」
跟著大典太的腳步踏入他的新居,眼前的裝潢教看過那麼多組頭房屋的紫,也不自覺發出訝異的感嘆。

一整層樓全部打通的房屋,紫還是第一次見到,從大門踏進去可以一覽房間全貌,不管是床、沙發、衣櫃還有各種訓練器材,全都是開放式且擺在很顯眼之處。
燦爛的陽光從玻璃窗照進來,窗邊擺了幾盆綠色植物,跟山上廢棄工廠的格局完全一樣,這還真是如大典太所說的,差不多啊。

只是在居住品質上有了大大的改善。
溫暖光亮的實木地板,房屋的角有一套完整廚具的開放式廚房,嶄新的大冰箱,再旁邊一點的門應該就是浴室,雖然格局古怪,但機能上非常妥善,是可以居住的房子。

「只有一個門嗎?」
看了房間一圈,紫突然想到外面那麼多門是要做什麼,不是就只有一個入口嗎?

「那是陷阱。」
大典太並沒有拆掉其他原本存在的門,目的就是為了擾亂敵人,如果有尋仇的上門他可以第一時間發現。
「要看看其他地方嗎?」
大典太也知道房間根本沒有什麼好介紹,他喜歡這樣可以一覽無遺的室內空間,不用擔心房間的哪個角落藏了人,是可以讓他完全安心的環境。

「嗯,浴室變得如何呢?」
紫還記得廢棄工廠的那個浴室,與其說是浴室不如說是用水處,簡陋的防水磁磚連門都奉欠的淋浴間,當然她可以明白那是因為大典太不習慣封閉場所,可是沒有門的淋浴間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讓人有點害羞。

當然這個地方,其實格局來說也跟那時的廢棄工廠沒有兩樣,不同的只有變成位於高級公寓的倉庫了。

不出紫的所料,廚房旁邊的門就是浴室的入口。
漂亮的乾濕分離的浴室,乾的那邊是洗手台與大鏡子,還有放置毛巾與各式用具的貼牆大櫃子,當然也是全部開放式,沒有門可以躲藏。
洗澡的地方分為淋浴部份與浴缸,地板跟牆壁都是大塊的粗曠板岩,裡面是可以讓兩人舒適泡澡的大浴缸,但最讓紫覺得有趣的是,分隔乾濕部份的整片大玻璃。

她完全明白是因為大典太沒辦法在太狹小的密閉空間,縱然洗澡也是要能觀望全局的角度,才能讓他安心。

「是透明玻璃呢。」
摸著玻璃隔間,轉頭看了看鏡子,紫忍不住吃吃笑起。
「大典太先生好色。」

「哎?不…我不是……」
大典太無措地揮著手,想要解釋這個裝潢。
他並不是要偷看洗澡才做大鏡子與透明玻璃,這只是為了安心,他就算在洗澡也能透過大鏡子確認浴室外面的狀況,但在紫調侃的笑聲之下,他就更拙於解釋了。

「我們看看廚房吧。」
拉著大典太的手,紫像頭出了鳥籠的愉快小鳥,腳步也輕盈許多。

「哇,冰箱很豐富呢。」
打開那個嶄新的冰箱,本來以為裡面只會有礦泉水,沒想到還擺了不少新鮮食物,一點都不像是只吃軍用速食食品的大典太的冰箱。

「那個是…前田準備的……」
昨天他跟前田說約好了大小姐,俐落能幹的前田,當天就帶了大包小包來,不只是把冰箱給塞滿而已,還有各種生活用品如床單毛巾等等,把大典太的軍用乾糧全部都收到了櫃子裡面去了。

「既然有這些東西,晚上我來煮吧。」
豪華料理她不會,簡單的家常菜她還是會一些。
隨即翻了翻櫃子看看有什麼調味料與廚具,不出所料的所有的餐具廚具都是不鏽鋼製品,而且非常簡單的就只有兩人份的餐具,真的也只能吃簡單料理了。

跟孩子一樣在廚房探險的紫,大典太只是在一旁看著,一向垂著的眉毛,不自覺地舒開了些。

三池邸也好,花久遠本宅也好,對大典太來說都有一種不切實際的疏離感,總覺得抱在懷裡的紫非常的不真確……

直到現在,兩人獨處不需要介懷他人眼光的時刻,縱然有著有著精緻妝容點綴,紫狹促甜美的微笑,毫無疑問是他的小鳥。

彷彿回到了那些令人憐愛的日子中,大典太的嘴角也自然地緩緩句起了弧度。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