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Pledge – 惨雨 后续

Under Pledge

黑道paro

大典太篇

 

大典太从一大早就坐立不安,正确来说是从昨晚开始,就因为紧张无法入睡。

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男人,一整晚都在房中的训练器材上,不断重复地吊著单杠,汗水在隆起的肌肉上闪闪发亮,一滴一滴落在打了腊的拼木地板上。

虽然还不到时间,可是大典太已经坐不住,从大楼的安全梯一路走下,到地下室的停车库待机,等著今天来访的娇客。

离开山上的废弃工厂搬回三池家的大典太,虽然精神状态已经较过去好得多,不过太过吵杂仍旧是会让他精神紧绷,过去的佣兵生涯让他在无法在热闹的环境静下心来。

为了大典太的疗养,在本人也愿意的前提下,经营建筑业的三池家替大典太安排了一间高级公寓,比三池家安静许多的环境,让大典太可以不要每次都去废弃工厂也能好好生活。

在公寓照着大典太的希望装潢好之后,他就迫不急待邀请大小姐来作客了。

在地下室等了一阵,三池家的轿车驶近,司机是前田,那后座的自然就是紫了。

“那么大小姐,我明天再来迎接您。”
前田恭敬地将旅行用的中型波士顿包交给紫,里面是她过夜所必要的用品,当然并不是管家一期亲自准备的。
每次紫只要外出,一期就会闷闷不乐,要是告诉他今天要在三池这边过夜,一期的脸色肯定会更难看。

承受了一期脾气这么多次,紫也学乖来个先斩后奏,让一期只能气得牙痒又无法发作。

“大典太先生,大小姐就麻烦您照顾了。”
朝着大典太致意的前田,大典太也是点头回应。

“放心吧,我会保护她。”
这句话到底是以三池组组长的身份说出,还是一个男人的立场,聪明的前田都不会开口,就这样开车离去。

“我们走吧。”
接过紫手上的包包,大典太牵着她的手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战斗本能非常强的大典太,非常讨厌封闭的空间,如果是他自己一个人,精壮的男人上下十几层楼也不是问题。
可是牵着穿着优雅长裙与高跟鞋的紫,他也知道必须要搭电梯才行。

握著紫的小手,在密闭空间中总会产生的焦躁,不可思议地可以压抑下来。

“大典太先生的新居会是什么样呢?”

“就…应该是差不多…吧……”

紫期待的微笑,让大典太忐忑不安,第一次招待女友来访的紧张,让他回答的时候不自觉地红了耳朵。

说真的,紫对于这个房间会有什么反应,不擅长女人心的他无法想像,只希望会让她喜欢。

搭著电梯来到高楼层,电梯门一打开看到几个大门,让紫非常讶异。
她知道大典太的状况,也听前田说是独住一整层,却还有那么多住户大门让紫非常不解。

牵着紫的手,大典太站在其中一个门前,大手按在门板上,另外一手握住门把,确认房子毫无动静,他才从口袋拿出卡片开门,并把卡片交给了紫。
“大典太先生?”
第一次拜访就拿到了钥匙,反而让紫紧张了。

“拿着……妳随时可以来。”
大典太回到三池家,以组头的身份拜访过紫之后,他就充分理解了她的状况与立场,也为此跟粟田口一期闹得不愉快。

笨拙的大典太,不知道能为他的小鸟做什么……筑一个能让她休息的巢,是他现在唯一能作到的。

“谢谢…”
双手握著卡片钥匙锁,紫漾起了满足的微笑。

“哇啊……”
跟着大典太的脚步踏入他的新居,眼前的装潢教看过那么多组头房屋的紫,也不自觉发出讶异的感叹。

一整层楼全部打通的房屋,紫还是第一次见到,从大门踏进去可以一览房间全貌,不管是床、沙发、衣柜还有各种训练器材,全都是开放式且摆在很显眼之处。
灿烂的阳光从玻璃窗照进来,窗边摆了几盆绿色植物,跟山上废弃工厂的格局完全一样,这还真是如大典太所说的,差不多啊。

只是在居住品质上有了大大的改善。
温暖光亮的实木地板,房屋的角有一套完整厨具的开放式厨房,崭新的大冰箱,再旁边一点的门应该就是浴室,虽然格局古怪,但机能上非常妥善,是可以居住的房子。

“只有一个门吗?”
看了房间一圈,紫突然想到外面那么多门是要做什么,不是就只有一个入口吗?

“那是陷阱。”
大典太并没有拆掉其他原本存在的门,目的就是为了扰乱敌人,如果有寻仇的上门他可以第一时间发现。
“要看看其他地方吗?”
大典太也知道房间根本没有什么好介绍,他喜欢这样可以一览无遗的室内空间,不用担心房间的哪个角落藏了人,是可以让他完全安心的环境。

“嗯,浴室变得如何呢?”
紫还记得废弃工厂的那个浴室,与其说是浴室不如说是用水处,简陋的防水磁砖连门都奉欠的淋浴间,当然她可以明白那是因为大典太不习惯封闭场所,可是没有门的淋浴间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让人有点害羞。

当然这个地方,其实格局来说也跟那时的废弃工厂没有两样,不同的只有变成位于高级公寓的仓库了。

不出紫的所料,厨房旁边的门就是浴室的入口。
漂亮的干湿分离的浴室,干的那边是洗手台与大镜子,还有放置毛巾与各式用具的贴墙大柜子,当然也是全部开放式,没有门可以躲藏。
洗澡的地方分为淋浴部份与浴缸,地板跟墙壁都是大块的粗旷板岩,里面是可以让两人舒适泡澡的大浴缸,但最让紫觉得有趣的是,分隔干湿部份的整片大玻璃。

她完全明白是因为大典太没办法在太狭小的密闭空间,纵然洗澡也是要能观望全局的角度,才能让他安心。

“是透明玻璃呢。”
摸著玻璃隔间,转头看了看镜子,紫忍不住吃吃笑起。
“大典太先生好色。”

“哎?不…我不是……”
大典太无措地挥着手,想要解释这个装潢。
他并不是要偷看洗澡才做大镜子与透明玻璃,这只是为了安心,他就算在洗澡也能透过大镜子确认浴室外面的状况,但在紫调侃的笑声之下,他就更拙于解释了。

“我们看看厨房吧。”
拉着大典太的手,紫像头出了鸟笼的愉快小鸟,脚步也轻盈许多。

“哇,冰箱很丰富呢。”
打开那个崭新的冰箱,本来以为里面只会有矿泉水,没想到还摆了不少新鲜食物,一点都不像是只吃军用速食食品的大典太的冰箱。

“那个是…前田准备的……”
昨天他跟前田说约好了大小姐,俐落能干的前田,当天就带了大包小包来,不只是把冰箱给塞满而已,还有各种生活用品如床单毛巾等等,把大典太的军用干粮全部都收到了柜子里面去了。

“既然有这些东西,晚上我来煮吧。”
豪华料理她不会,简单的家常菜她还是会一些。
随即翻了翻柜子看看有什么调味料与厨具,不出所料的所有的餐具厨具都是不锈钢制品,而且非常简单的就只有两人份的餐具,真的也只能吃简单料理了。

跟孩子一样在厨房探险的紫,大典太只是在一旁看着,一向垂著的眉毛,不自觉地舒开了些。

三池邸也好,花久远本宅也好,对大典太来说都有一种不切实际的疏离感,总觉得抱在怀里的紫非常的不真确……

直到现在,两人独处不需要介怀他人眼光的时刻,纵然有着有着精致妆容点缀,紫狭促甜美的微笑,毫无疑问是他的小鸟。

仿佛回到了那些令人怜爱的日子中,大典太的嘴角也自然地缓缓句起了弧度。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