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Pledge r15

Under Pledge

黑道paro

亂藤四郎 + 信濃藤四郎

 

「大小姐,打擾了!」
少年們清亮俏皮的聲音,跟敲門聲一起響起。
「我們端茶來了。」

「哎呀,是你們。」
午睡起身的紫還穿著睡衣,肩膀上披著羊毛披肩,非常意外端茶來的不是女僕,而是粟田口家的少年;一期的弟弟。
一頭漂亮長髮會被錯認為少女的亂,還有小狗一樣可愛微笑的信濃,兩人端著她午後的熱茶前來。
「進來吧。」

紫跟粟田口家的少年們還算熟悉,眉清目秀的少年們是她外出時的護衛,比起蜻蛉切那樣高大的男人,與高中生和大學生走在一起,視覺上比較不會過份顯眼。

只是他們的友好關係僅限於外出時,家教嚴謹的一期不允許活潑的弟弟們不知分寸,強令在花久遠大宅中主僕分界明確,需要高高地樹立起大小姐的身份與威望才行。

而他們敢這麼大膽的敲門進來,很大的機會是一期外出,或者回粟田口本宅,他們才逮到了機會在宅邸中見面。

「大小姐最近都不跟我們出去了。」
才放下托盤,亂就從紫的身後抱上來,頭靠在她的肩膀上撒嬌。
「太晚睡對皮膚不好呢。」

「我好想大小姐喔!」
比亂更進一步,信濃從正面抱上她的腰,親暱地貼在胸口。
「哎?大小姐瘦了點呢…」

「呃…有嗎?」
有點不安地摸摸自己的臉,紫還是會擔心會皮膚不好。

不可否認她近期都是深夜出門去伊達組的賭場,幾乎是徹夜狂歡的生活型態,直接反應在身體上也無可厚非。
維持身體健康需要規律的生活,雖然她很氣一期的霸道脾氣,但也不可否認他排的行程表確實注重身體健康。

「有呢!」
信濃還認真地收緊了懷抱,臉貼著女人豐乳蹭了蹭。
「大小姐是瘦了些,不過胸部還是一樣軟又大呢。」

「哎,這樣不行呢…」
少年短頭髮微癢的感覺,紫才意識到她現在睡衣下面沒有內衣,有點害羞地想要推開信濃,反而被抱得更緊,和摟著她的肩膀的亂一起,兩個人半推著她到床邊坐下。

「大小姐…」
貼著紫的脖子,亂朝她的耳朵吹氣。
「什麼時候再跟我們去游泳?」

「嗯,有時間當然去。」
耳朵癢癢的感覺讓她瞇了眼,沒注意到長睡衣胸前的緞帶被拉開,雪白豐乳就這樣晃盪在少年眼前。

「啊,大小姐果然胸部大了些呢。」
像是發現新奇事物般,信濃一手抓捏住豐滿乳肉,伸出舌頭舔上另外一邊的粉色先端。

「唔…在家裡…不行呢…」
沒有推開信濃的意思,紫毫不反抗地任由信濃舔玩著她的胸部,也讓亂一起加入了戰局。

「沒關係啦,一期哥出門了。」
吻著紫柔美的肩頸曲線,亂塗著粉色指甲油的長指一邊捏玩著紫沒有被信濃舔弄的乳尖,另外一隻手沿著腰部曲線向下,拉起了她的長睡裙,直接潛入其中。

長睡衣的底下,還是穿著最終防線的絲綢內褲,亂也就隔著衣服愛撫她的敏感。
指尖傳來的熱氣,讓亂知道大小姐昨晚是度過什麼樣的夜晚,女人的身體越發地成熟敏感,是散發香氣的水蜜桃,不自覺地勾誘著捕食者。

在少年們的挑逗下,紫只是吐著敏感的低喘,沒有抵抗地任由他們嬉戲,很快地就被推倒在床上,長睡衣被脫下,只剩下一件端莊的絲綢蕾絲底褲在身上。

年輕成熟的女體,透著性感熱氣的晶瑩雪膚,豐胸細腰長腿的性感身材,看著少年的女人,揚起豔麗微笑。

「嘻嘻,大小姐真的很漂亮呢。」
扳過紫的臉,亂舔上她的唇,伸出的舌尖彼此糾纏在一起,交換著彼此氣息的同時,亂的長指也不忘愛撫敏感女體,揉捏著會從指尖露出的乳肉。

信濃則是換了位置,雙手勾住精緻蕾絲內褲兩端將它拉在大腿上,埋首在女人腿間用舌頭伺候起他們的大小姐。

「啊…哈啊……」
一開始還在擔心著亂跟信濃在家裡亂來,如果被一期發現該怎麼辦的紫,當快感蕩漾全身時就忘記了危險,自然地享受起少年們手指與舌尖帶來的快感了。

恰到好處撥弄著她的敏感,比男人們更細緻的愛撫,讓紫自然地放鬆在他們懷中,挾緊穿入花徑的手指。

「裡面好熱啊…」
信濃的兩隻手指在狹窄中攪動,快感讓紫扭起了腰,勾起腳趾劃弄著床單。

「這裡也很硬呢…」
雙手一起玩弄著乳尖的亂,舌尖如同滾動糖果般玩弄著粉色先端,笑嘻嘻地看著紫被慾望給朦朧的小臉。
「大小姐多跟我們玩玩好不好?」

「好…」
面對這麼賣力的請求,紫怎麼說得出去拒絕的話呢。

微笑的亂正要再度覆上紫吐著甜美熱氣的紅唇,突然的敲門聲打斷了一切。
「大小姐,您在房裡嗎?」

隔著房門傳來的是一期的聲音,讓所有人都嚇得跳起來。

「一、一期哥!?」
不是吧,他也太早回來了吧!!

剛剛還游刃有餘地調戲她的少年們,現在一臉慌亂。

 

 

 

暫時到這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