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Pledge – Under Pledge

Under Pledge

光忠篇後續

 

 

站在牌桌前發牌,大俱利第一次不知道眼睛該往哪裡擺。

作為伊達組的舍弟,他不只是賭場的負責人,也是這裡的首席荷官,負責場上金額最大的賭桌。
今天是大小姐第一次來賭場巡視,當然是由組頭的光忠直接招待,讓她在這個由他管理的桌子上開心一下。

作為荷官,大俱利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必須要大小姐有輸有贏,但是又不能做得太過分,對大小姐這樣的嬌嬌貴客,要如何捏拿分寸他已經非常習慣了。

大小姐的面前堆了些由光忠提供的金幣,她就慵懶地坐在那裡,隨意地玩著牌,水潤大眼就這樣盯著他看。

「還有人要下注嗎?」

「跟一張。」
叫牌的女人讓大俱利只能把視線轉回大小姐,這個春情蕩漾的誘人美女身上。

晶瑩肌膚上透著情慾的紅,大眼含春水波蕩漾,誰看都知道是剛剛被男人好好疼愛了一番,身心饜足巧笑豔麗,連聲音都多了分挑逗般的嬌懶。

先才去辦公室不得門而入,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大俱利非常清楚。
剛進門參觀的大小姐,是教科書一樣端莊優雅,符合她大小姐的身份地位,只不過一轉眼就換了個人,全身散發著醉人的官能芳香,軟綿綿地彷彿要融化在男人懷中般,得到了全場男人的注目。

只要是男人,無法不盯著自然散發著性感勾誘的女人看。

從她的外表看不出一絲破綻,連髮妝都跟先才一樣完美,肯定是光忠幫忙打理了一番,但這並不影響她的性感,甚至會讓男人有著想要弄亂她的衝動。

她舒服地靠在椅子上,滑在乳溝中的小鑽石顯得酥胸更加豐滿,胸口上尚未退去的情潮讓男人吞著口水,有趣地看著沉默地拿著牌的荷官。

不發一語,大俱利發了一張牌過去,閃開她饒富趣味打量的視線。

比起桌子上的牌是否21點,紫更對彆扭地不朝她看來的荷官更有興趣。

剛剛光忠已經介紹過,這個人是他的舍弟;大俱利伽羅。

穿著荷官制服的白襯衫黑背心,低腰的馬甲背心襯得他腰細長腿,跟光忠類似比例的身材只是更瘦了些,為了工作捲上的袖子增添了狂野魅力。

黝黑的膚色不是曬傷而天生,這顏色更是襯得他肌肉曲線優美誘人,從捲起的袖口看得到半截刺青,盤旋在手臂上直到手腕,幾乎融入在皮膚中的深黑色刺青,卻又非常表現自我地讓人無法忽視。

從樣子來說應該是龍尾,不知道整頭龍是以什麼模樣盤旋在他身上,刺青的皮膚摸起來是什麼感覺……臆想讓紫勾起微笑,只見男人困擾地別過頭去,一如光忠說的容易害羞不善交際。

紫伸出腳,穿著高跟鞋的鞋尖輕踢一下大俱利,馬上惹來他不耐煩的一眼,這理所當然的反應讓紫輕笑起來,更想要看他怒意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