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庭 黒鸢の章 01

箱庭  01

all x 女审神者

眼前的白光慢慢褪去,视线变得清晰,漂浮的身体踩得到土地,这是审神者从现世回到本丸的时候,最后一个步骤。

待光线全部褪去,她站在本丸的中庭,身旁就是时空转移装置,看着被皎洁月光给覆蓋的庭院,应该是熟悉的地方却飘荡著陌生的空气,与自己所知道的本丸有着什么说不出口的不同。

她才回去不过短短几天,就算有所整理,应该也不会有如此强烈的不适应感。

这个庭院,有什么地方非常不对劲。

还没来得及让她细想,建筑物那边就传来了沓杂脚步声,争先恐后仿佛在赛跑般,不像是深夜会有的声响。

“主人回来了!”
顾不上自己的赤脚,飘扬著银色长发的今剑一把抱上她。

怔愣地看着扑入了自己怀抱的银色小头颅,她张著嘴却发不出声音来。

“主君,欢迎回来。”

“主人,我好想妳喔!”

“主人能平安归来真是太好了。”

比起热情的今剑,粟田口一家的短刀们非常不失礼节,只是团团将她围住,述说著欢迎之词,她一个个看过这些熟悉的面孔,秀丽的眉毛略为纠结了起来。

“喂喂喂,你们别这样,大将才刚回来啊。”
比包围着她的短刀们略慢一些,穿着白外套的药研藤四郎,宛若哥哥般无奈又疼爱地看着这些矮个子的弟弟们。
“大将,欢迎回来。”

“你们……”
缓慢地将怀抱中的今剑给拉开,她再一次看过刀剑男士的面孔。
“你们是谁的刀?这里是哪里?”

“大将?”

“主人?”
审神者的疑问,让短刀们露出比她更不可置信地表情。

“主人是什么意思呢?这里是妳的本丸啊。”

“不,这里并不是我的本丸。”
审神者的声音轻柔警戒,她的视线往旁,发现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转移装置,不再是伸手可及的位置了。
“我想你们应该是认错人了。”

审神者的拒绝,让短刀们困扰地面面相觑,一副不明白为什么主人突然有所发言的表情。

“可、可是……主人…就是…主人啊……”
小小的五虎退抓着她的袖子,一脸要哭出来的模样,让她根本就硬不起心肠。

别人本丸的刀剑男士,不同个体他们也都有着完全一致的外型,以及相差不大的性格,要她真正狠下心来拒绝这些不是自己刀剑的他们,对审神者来说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不是喔,我并不是你们的主人呢。”
伸手轻摸五虎退的头,柔软的头发就跟她的五虎退一模一样,只可惜这孩子并不是她的刀。

“不!主人就是主人啊!”
这次换乱藤四郎抱紧她,耍赖地坚持着他们的说法。

不只是乱藤四郎,其他的短刀们也都抓着她的袖子,可怜兮兮的模样让审神者不知所措。

在短刀们的包围下,反而给予审神者一种自己才是弄错状况的那个人的感觉。
她毫无疑问是这个本丸的主人,只是坏心眼地在戏弄著这些孩子罢了。

虽然状况看起来是这样,但审神者清楚知道这里不是她的本丸,短刀们也都不是她的刀。

虽然看起来很像,但这并不是她的本丸。

本丸是统一配给的建筑,外观上基本大同小异,虽然会依照各个本丸的习惯与需要有所改建,但主要生活的还是刀剑男士,会改变的地方非常有限,所以第一眼很难认出。
不过只要多看几眼,就可以清楚发现他们的不同,就跟刀剑男士一样,纵然相似也还是完全不同的个体。

建筑物旁边有着比本丸屋顶还高,毫无剪枝的茂密大树,铺设在庭院作为道路的白色石板长满青苔与杂草,旁边的草地也都参差不齐,和她那个妥善养护的本丸完全不同,审神者不可能会错认。

面对着包围着她的短刀,审神者一瞬间想要开口询问,他们的主人在哪里……当然问了也是白问,话语噎在喉头没有发出。

如果这座本丸的主人在家的话,这些孩子们万不可能揪着她叫主人不放,但错认审神者与刀剑男士这种事,审神者倒是没少听说。

刀剑男士这一模一样的外表,审神者经常弄错,而刀剑男士漫不经心地错认主人,在万屋也常常发生,是重点投诉案件呢。

“你们在做什么?主上大人好不容易回来了,居然这样子缠着不让主上大人进屋,真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成年男人无奈微怒的声音,那是她很难听到的语气,因为这个男人在她面前永远都是必恭必敬。

“哇啊,是长谷部!”

可怕的家伙一出现,短刀们比起放手,更是簇拥著审神者往屋子的方向走,完全不给她挣脱的机会。

“等等,我不是啊……”

“主上大人,欢迎您的回来。”
在审神者面前,长谷部右手放在胸前,恭敬地献上对主君的礼仪。

“那个…你们应该是弄错了,我并不是你们的主人。”

“呃?”
审神者的话,让压切长谷部瞪大了紫晶色的眼,皱起了煤色的眉毛。
“这……还请容我失礼了。”

踏近一些,压切长谷部上下仔细地打量她,从头到脚认真地审视着眼前的女人。

这可是压切长谷部呢,本丸中最坚持忠臣道义的一把刀,认错主人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在他眼中。
换句话说,只要压切长谷部说一句,就等于印证她不是这个本丸的主人了!

“唉……外面凉,还请进来说话吧。”

压切长谷部这一声,等于是承认了短刀们认错人,并不是她自己弄错了,教她安心地吁了口气,也跟着压切长谷部的脚步往室内走去。

殊不知,这是她所作下的最错误的决定。

前面是压切长谷部,后面是短刀们,审神者跟着压切长谷部的脚步前进时,也不忘看了看这栋本丸。

跟一般印象中的无主本丸不同,这个本丸打理的非常整洁干净,但仍旧掩饰不住年久失修的事实。
没有打蜡的木头失去闪耀光泽,受潮走廊随着步伐吱嘎作响,庭院的树木高大茂密地宛如鬼屋,即使如此本丸还是好好地维持着模样,是这个本丸被爱着的证明。

既然是这样的地方,为什么短刀们会错认她为主人呢?

偷觑一眼跟在背后的短刀们,与她对上视线的秋田藤四郎,扬起了又大又甜的笑容,天使般的孩子让审神者的警戒心又不自觉地降低了几分。

跟着压切长谷部的脚步来到了平常使用的大厅,房中已经有不少刀剑男士待着,看到她的瞬间先是满脸的讶异,随即全体站起身朝她低头致意。
“主,欢迎回来!”

“不,我不是……”
大阵仗的欢迎让她掩不住困扰,同样的话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不知道该如何安抚这些欣喜若狂的刀剑男士们。

“冷静点,这位只是迷路的客人。”
不愧是因为其任劳任怨的性格,成为大多数本丸的统领刀的压切长谷部,他的一喝对刀剑男士们极为有效,让男人们面面相觑后怃然坐下。

“客人请这边坐吧。”
压切长谷部指得是房间中的主座,也就是通常审神者的位置,这太过令人感到压力的座位,教审神者迟疑了。

可是,这房间里并没有其他空间可以给她入座,她也别无选择只能在这里坐下了。

端坐在审神者的位置上,大厅中视野最好的地方,可以让她看了一圈聚集在大厅内的刀剑男士们。

脇差、太刀、大太刀、枪……这个本丸的战力非常充足,而且刀剑男士看起来都很健康完整,一点都没有被虐待的迹象,看起来应该也不是传闻中的闇黑本丸。

审神者在上座落坐没多久,烛台切光忠马上就端来了热茶。
“请用。”

“谢谢…”
笑着跟烛台切光忠点点头,她只是捧著热茶,一点都没有沾唇的意思。
“请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所有的刀剑男士都冲着她喊主人,这实在是太过异常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您没有回到自己的本丸,而来到了这里。”
在审神者面前,压切长谷部优雅漂亮的正座,挺直背脊的姿势跟她的压切长谷部一模一样,只可惜是别人。

“就算如此,也不会有这样的错认。”
刀剑男士错认自己的主人,可是非常荒谬的错误!而且还是整个本丸都犯了这样的错误,实在是让审神者很难相信。

“您与目前前往现世的吾主非常相似,与吾主不是那么亲密的刀剑男士,错认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还请见谅。”
压切长谷部面对她,使出了最高级的土下座欠礼,如此大礼如果她再不识相的生气,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而且,暗地里说著自己才是与主人最亲密的刀,这点倒是各地方的长谷部都有着一样的心机呢。

“…原来如此。”
能够相像到让刀剑男士错认的程度,要是可以她还真想见见这里的主人,到底跟她是有多相似呢。

“那么,关于您误闯本丸的事情,本来的话应该要由吾主裁决才是。”
压切长谷部收起了面对客人的温和,冰冷无情的语气,毫无疑问是站在本丸的统领刀的立场发言。
“就算是审神者,在没有吾主的许可来到本丸之地,照一般的作法是看作可疑的侵入者,须关押牢里等待发落。”

“呜……”
审神者非常清楚压切长谷部所说的事实。
所有的本丸均有审神者设置的门锁,能进入本丸的只有:本丸之主的审神者、这个本丸的刀剑男士,被审神者招待的客人以外,就只剩下持有特别钥匙的时之政府的相关人士。

对于擅自撬开了审神者的门锁,未经允许从转移装置闯入的不法人士,是会被刀剑男士给团团包围,当作敌人当场格杀,或者关入牢房等待主人发落,这都是十之政府写下的规定,压切长谷部也只是忠实地执行着规定。

当然一般来说,审神者也没有办法随意进入别人的本丸,但偶尔也不是没有这种意外。毕竟穿越时光这样细致的机关,只要一点冲击都会造成影响,误入他人本丸也不是太稀有的事情。

会没有直接绑缚她关入监牢,也是因为她与本丸之主有着相像的外貌,才能被当坐上宾来对待。

“关于此事,待我们与时之政府联络后才能决定。在那之前,还请您先在这里耽搁一些时间。”

“感谢你的好意,只是我的本丸的刀剑们,还等着我的回去呢。”
女人提起自己的刀剑时勾起的柔美微笑,让压切长谷部晶亮的眼眸,闪过瞬间的阴影。

“了解著您的担忧,只是尚未理解您来到这里的原因,恐怕再次操作装置,也无法顺利回到您的本丸去呢。”

“嗯,这么说也是呢。”
根据她本来的设定,应该要回到自己的本丸才对,却来到了这个不知名的地方,怎么想都是设定那边有问题,必须要修正才行。
“请问,狐之助呢?”
座标的错误,能够修正的也只有狐之助这个助理程式了。

“很遗憾的,狐之助现在正与吾主一同离开本丸。”

“这样就没办法了……”

“请您今晚就在此休息,明天再做打算吧。”

“唔……看来也只能如此了呢。”
别无选择只能接受压切长谷部的提议的她,完全没注意到,黑暗隐藏在紫籐之中对她扬起残忍的笑。

“收拾客房还需要一点时间,还请您先在此稍待片刻。”

“好的,要麻烦你们了。”
毫无任何准备在别人的本丸过夜,说不紧张是骗人的,但也不能否认他们提出的待遇已经非常好了。
在正常的情况下,可是会被送去牢房安置,再要求太多就是她的不识相了。

和压切长谷部的对话到一个段落,审神者抬起眼,就见到一直盯着她不放的烛台切光忠。

“那个……我的脸上,有什么吗?”
轻触自己脸颊,审神者不安询问。

就算长期生活在本丸中,审神者也不是完全对刀剑男士的视线免疫,特别是烛台切光忠这样帅气俊美的男人,被那双烧金色的眼眸给盯着看,还是会不自觉地心跳加速。

“不,只是……忍不住…还请见谅。”

“有这么像吗……”
摸摸自己脸颊,审神者突然想要知道这个本丸的主人的样貌,到底是跟她有多相像,会让刀剑男士都这样盯着看。

“嗯…有九成相似吧…”
烛台切光忠柔和的微笑,面对着她流露出来令人心颤的感情,毫无疑问是将她当成了主人看待。

“烛台切,别调戏客人了。”
明明是把刀却极爱释放男性魅力的同事,压切长谷部不耐烦地瞪了眼,要他在客人面前安分点。

“哈哈,这真是失礼了。”
被严谨的压切长谷部给斥责,烛台切光忠只有干笑两声的份。
“要加点热茶吗?”

“不用麻烦了,谢谢。”
捧著杯子,审神者只是笑笑,视线从烛台切光忠身上移开,也不好意思跟大厅中的任何刀剑男士对上视线。

她很清楚,这房间所有的人都在盯着她。
比起怀念更多的是失望,因为她并不是他们等待的主人,仅仅只是睹物思容的对象罢了。

尽管同情,但她什么都不能做,也不会做。
审神者与刀剑男士之间的事情,并不是外人可以插手,她作为其他本丸的审神者,也只能对一切保持沉默。

“打扰了,客房已经整理好了。”
到门口欠身致意的,是粟田口家的短刀笔头平野藤四郎。
“客人还请往这边。”

来得正是时候的平野藤四郎,让审神者放心地吁一口气,正好逃离这如坐针毡的空气。
“那我就先失礼了。”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