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庭 黒鳶の章 01

箱庭  01

all x 女審神者

眼前的白光慢慢褪去,視線變得清晰,漂浮的身體踩得到土地,這是審神者從現世回到本丸的時候,最後一個步驟。

待光線全部褪去,她站在本丸的中庭,身旁就是時空轉移裝置,看著被皎潔月光給覆蓋的庭院,應該是熟悉的地方卻飄盪著陌生的空氣,與自己所知道的本丸有著什麼說不出口的不同。

她才回去不過短短幾天,就算有所整理,應該也不會有如此強烈的不適應感。

這個庭院,有什麼地方非常不對勁。

還沒來得及讓她細想,建築物那邊就傳來了沓雜腳步聲,爭先恐後彷彿在賽跑般,不像是深夜會有的聲響。

「主人回來了!」
顧不上自己的赤腳,飄揚著銀色長髮的今劍一把抱上她。

怔愣地看著撲入了自己懷抱的銀色小頭顱,她張著嘴卻發不出聲音來。

「主君,歡迎回來。」

「主人,我好想妳喔!」

「主人能平安歸來真是太好了。」

比起熱情的今劍,粟田口一家的短刀們非常不失禮節,只是團團將她圍住,述說著歡迎之詞,她一個個看過這些熟悉的面孔,秀麗的眉毛略為糾結了起來。

「喂喂喂,你們別這樣,大將才剛回來啊。」
比包圍著她的短刀們略慢一些,穿著白外套的藥研藤四郎,宛若哥哥般無奈又疼愛地看著這些矮個子的弟弟們。
「大將,歡迎回來。」

「你們……」
緩慢地將懷抱中的今劍給拉開,她再一次看過刀劍男士的面孔。
「你們是誰的刀?這裡是哪裡?」

「大將?」

「主人?」
審神者的疑問,讓短刀們露出比她更不可置信地表情。

「主人是什麼意思呢?這裡是妳的本丸啊。」

「不,這裡並不是我的本丸。」
審神者的聲音輕柔警戒,她的視線往旁,發現到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轉移裝置,不再是伸手可及的位置了。
「我想你們應該是認錯人了。」

審神者的拒絕,讓短刀們困擾地面面相覷,一副不明白為什麼主人突然有所發言的表情。

「可、可是……主人…就是…主人啊……」
小小的五虎退抓著她的袖子,一臉要哭出來的模樣,讓她根本就硬不起心腸。

別人本丸的刀劍男士,不同個體他們也都有著完全一致的外型,以及相差不大的性格,要她真正狠下心來拒絕這些不是自己刀劍的他們,對審神者來說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不是喔,我並不是你們的主人呢。」
伸手輕摸五虎退的頭,柔軟的頭髮就跟她的五虎退一模一樣,只可惜這孩子並不是她的刀。

「不!主人就是主人啊!」
這次換亂藤四郎抱緊她,耍賴地堅持著他們的說法。

不只是亂藤四郎,其他的短刀們也都抓著她的袖子,可憐兮兮的模樣讓審神者不知所措。

在短刀們的包圍下,反而給予審神者一種自己才是弄錯狀況的那個人的感覺。
她毫無疑問是這個本丸的主人,只是壞心眼地在戲弄著這些孩子罷了。

雖然狀況看起來是這樣,但審神者清楚知道這裡不是她的本丸,短刀們也都不是她的刀。

雖然看起來很像,但這並不是她的本丸。

本丸是統一配給的建築,外觀上基本大同小異,雖然會依照各個本丸的習慣與需要有所改建,但主要生活的還是刀劍男士,會改變的地方非常有限,所以第一眼很難認出。
不過只要多看幾眼,就可以清楚發現他們的不同,就跟刀劍男士一樣,縱然相似也還是完全不同的個體。

建築物旁邊有著比本丸屋頂還高,毫無剪枝的茂密大樹,鋪設在庭院作為道路的白色石板長滿青苔與雜草,旁邊的草地也都參差不齊,和她那個妥善養護的本丸完全不同,審神者不可能會錯認。

面對著包圍著她的短刀,審神者一瞬間想要開口詢問,他們的主人在哪裡……當然問了也是白問,話語噎在喉頭沒有發出。

如果這座本丸的主人在家的話,這些孩子們萬不可能揪著她叫主人不放,但錯認審神者與刀劍男士這種事,審神者倒是沒少聽說。

刀劍男士這一模一樣的外表,審神者經常弄錯,而刀劍男士漫不經心地錯認主人,在萬屋也常常發生,是重點投訴案件呢。

「你們在做什麼?主上大人好不容易回來了,居然這樣子纏著不讓主上大人進屋,真是越來越沒大沒小了。」
成年男人無奈微怒的聲音,那是她很難聽到的語氣,因為這個男人在她面前永遠都是必恭必敬。

「哇啊,是長谷部!」

可怕的傢伙一出現,短刀們比起放手,更是簇擁著審神者往屋子的方向走,完全不給她掙脫的機會。

「等等,我不是啊……」

「主上大人,歡迎您的回來。」
在審神者面前,長谷部右手放在胸前,恭敬地獻上對主君的禮儀。

「那個…你們應該是弄錯了,我並不是你們的主人。」

「呃?」
審神者的話,讓壓切長谷部瞪大了紫晶色的眼,皺起了煤色的眉毛。
「這……還請容我失禮了。」

踏近一些,壓切長谷部上下仔細地打量她,從頭到腳認真地審視著眼前的女人。

這可是壓切長谷部呢,本丸中最堅持忠臣道義的一把刀,認錯主人這種事情,絕對不可能發生在他眼中。
換句話說,只要壓切長谷部說一句,就等於印證她不是這個本丸的主人了!

「唉……外面涼,還請進來說話吧。」

壓切長谷部這一聲,等於是承認了短刀們認錯人,並不是她自己弄錯了,教她安心地吁了口氣,也跟著壓切長谷部的腳步往室內走去。

殊不知,這是她所作下的最錯誤的決定。

前面是壓切長谷部,後面是短刀們,審神者跟著壓切長谷部的腳步前進時,也不忘看了看這棟本丸。

跟一般印象中的無主本丸不同,這個本丸打理的非常整潔乾淨,但仍舊掩飾不住年久失修的事實。
沒有打蠟的木頭失去閃耀光澤,受潮走廊隨著步伐吱嘎作響,庭院的樹木高大茂密地宛如鬼屋,即使如此本丸還是好好地維持著模樣,是這個本丸被愛著的證明。

既然是這樣的地方,為什麼短刀們會錯認她為主人呢?

偷覷一眼跟在背後的短刀們,與她對上視線的秋田藤四郎,揚起了又大又甜的笑容,天使般的孩子讓審神者的警戒心又不自覺地降低了幾分。

跟著壓切長谷部的腳步來到了平常使用的大廳,房中已經有不少刀劍男士待著,看到她的瞬間先是滿臉的訝異,隨即全體站起身朝她低頭致意。
「主,歡迎回來!」

「不,我不是……」
大陣仗的歡迎讓她掩不住困擾,同樣的話不知道重複了多少次,不知道該如何安撫這些欣喜若狂的刀劍男士們。

「冷靜點,這位只是迷路的客人。」
不愧是因為其任勞任怨的性格,成為大多數本丸的統領刀的壓切長谷部,他的一喝對刀劍男士們極為有效,讓男人們面面相覷後憮然坐下。

「客人請這邊坐吧。」
壓切長谷部指得是房間中的主座,也就是通常審神者的位置,這太過令人感到壓力的座位,教審神者遲疑了。

可是,這房間裡並沒有其他空間可以給她入座,她也別無選擇只能在這裡坐下了。

端坐在審神者的位置上,大廳中視野最好的地方,可以讓她看了一圈聚集在大廳內的刀劍男士們。

脇差、太刀、大太刀、槍……這個本丸的戰力非常充足,而且刀劍男士看起來都很健康完整,一點都沒有被虐待的跡象,看起來應該也不是傳聞中的闇黑本丸。

審神者在上座落坐沒多久,燭台切光忠馬上就端來了熱茶。
「請用。」

「謝謝…」
笑著跟燭台切光忠點點頭,她只是捧著熱茶,一點都沒有沾唇的意思。
「請問…這是…怎麼一回事?」
所有的刀劍男士都衝著她喊主人,這實在是太過異常了!

「不知道什麼原因,您沒有回到自己的本丸,而來到了這裡。」
在審神者面前,壓切長谷部優雅漂亮的正座,挺直背脊的姿勢跟她的壓切長谷部一模一樣,只可惜是別人。

「就算如此,也不會有這樣的錯認。」
刀劍男士錯認自己的主人,可是非常荒謬的錯誤!而且還是整個本丸都犯了這樣的錯誤,實在是讓審神者很難相信。

「您與目前前往現世的吾主非常相似,與吾主不是那麼親密的刀劍男士,錯認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還請見諒。」
壓切長谷部面對她,使出了最高級的土下座欠禮,如此大禮如果她再不識相的生氣,就顯得小家子氣了。

而且,暗地裡說著自己才是與主人最親密的刀,這點倒是各地方的長谷部都有著一樣的心機呢。

「…原來如此。」
能夠相像到讓刀劍男士錯認的程度,要是可以她還真想見見這裡的主人,到底跟她是有多相似呢。

「那麼,關於您誤闖本丸的事情,本來的話應該要由吾主裁決才是。」
壓切長谷部收起了面對客人的溫和,冰冷無情的語氣,毫無疑問是站在本丸的統領刀的立場發言。
「就算是審神者,在沒有吾主的許可來到本丸之地,照一般的作法是看作可疑的侵入者,須關押牢裡等待發落。」

「嗚……」
審神者非常清楚壓切長谷部所說的事實。
所有的本丸均有審神者設置的門鎖,能進入本丸的只有:本丸之主的審神者、這個本丸的刀劍男士,被審神者招待的客人以外,就只剩下持有特別鑰匙的時之政府的相關人士。

對於擅自撬開了審神者的門鎖,未經允許從轉移裝置闖入的不法人士,是會被刀劍男士給團團包圍,當作敵人當場格殺,或者關入牢房等待主人發落,這都是十之政府寫下的規定,壓切長谷部也只是忠實地執行著規定。

當然一般來說,審神者也沒有辦法隨意進入別人的本丸,但偶爾也不是沒有這種意外。畢竟穿越時光這樣細緻的機關,只要一點衝擊都會造成影響,誤入他人本丸也不是太稀有的事情。

會沒有直接綁縛她關入監牢,也是因為她與本丸之主有著相像的外貌,才能被當坐上賓來對待。

「關於此事,待我們與時之政府聯絡後才能決定。在那之前,還請您先在這裡耽擱一些時間。」

「感謝你的好意,只是我的本丸的刀劍們,還等著我的回去呢。」
女人提起自己的刀劍時勾起的柔美微笑,讓壓切長谷部晶亮的眼眸,閃過瞬間的陰影。

「了解著您的擔憂,只是尚未理解您來到這裡的原因,恐怕再次操作裝置,也無法順利回到您的本丸去呢。」

「嗯,這麼說也是呢。」
根據她本來的設定,應該要回到自己的本丸才對,卻來到了這個不知名的地方,怎麼想都是設定那邊有問題,必須要修正才行。
「請問,狐之助呢?」
座標的錯誤,能夠修正的也只有狐之助這個助理程式了。

「很遺憾的,狐之助現在正與吾主一同離開本丸。」

「這樣就沒辦法了……」

「請您今晚就在此休息,明天再做打算吧。」

「唔……看來也只能如此了呢。」
別無選擇只能接受壓切長谷部的提議的她,完全沒注意到,黑暗隱藏在紫籐之中對她揚起殘忍的笑。

「收拾客房還需要一點時間,還請您先在此稍待片刻。」

「好的,要麻煩你們了。」
毫無任何準備在別人的本丸過夜,說不緊張是騙人的,但也不能否認他們提出的待遇已經非常好了。
在正常的情況下,可是會被送去牢房安置,再要求太多就是她的不識相了。

和壓切長谷部的對話到一個段落,審神者抬起眼,就見到一直盯著她不放的燭台切光忠。

「那個……我的臉上,有什麼嗎?」
輕觸自己臉頰,審神者不安詢問。

就算長期生活在本丸中,審神者也不是完全對刀劍男士的視線免疫,特別是燭台切光忠這樣帥氣俊美的男人,被那雙燒金色的眼眸給盯著看,還是會不自覺地心跳加速。

「不,只是……忍不住…還請見諒。」

「有這麼像嗎……」
摸摸自己臉頰,審神者突然想要知道這個本丸的主人的樣貌,到底是跟她有多相像,會讓刀劍男士都這樣盯著看。

「嗯…有九成相似吧…」
燭台切光忠柔和的微笑,面對著她流露出來令人心顫的感情,毫無疑問是將她當成了主人看待。

「燭台切,別調戲客人了。」
明明是把刀卻極愛釋放男性魅力的同事,壓切長谷部不耐煩地瞪了眼,要他在客人面前安分點。

「哈哈,這真是失禮了。」
被嚴謹的壓切長谷部給斥責,燭台切光忠只有乾笑兩聲的份。
「要加點熱茶嗎?」

「不用麻煩了,謝謝。」
捧著杯子,審神者只是笑笑,視線從燭台切光忠身上移開,也不好意思跟大廳中的任何刀劍男士對上視線。

她很清楚,這房間所有的人都在盯著她。
比起懷念更多的是失望,因為她並不是他們等待的主人,僅僅只是睹物思容的對象罷了。

儘管同情,但她什麼都不能做,也不會做。
審神者與刀劍男士之間的事情,並不是外人可以插手,她作為其他本丸的審神者,也只能對一切保持沉默。

「打擾了,客房已經整理好了。」
到門口欠身致意的,是粟田口家的短刀筆頭平野藤四郎。
「客人還請往這邊。」

來得正是時候的平野藤四郎,讓審神者放心地吁一口氣,正好逃離這如坐針氈的空氣。
「那我就先失禮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