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庭 黒鳶の章 03

箱庭 03

all x 女審神者

 

審神者隨著平野藤四郎的腳步離開後,大廳內失去了活力,只剩下沈重到令人無法呼吸的壓力。

彷彿尚未從先才的震驚中回過神來,刀劍男士們一個個臉色凝重沉默不語,各自心事重重。

「………這怎麼可能,都過了上百年了。」
握緊的拳頭不住顫抖,第一個開口的是刀劍男士之中年紀最小的和泉守兼定。
「主怎麼可能還活著!」

刀劍男士擁有不會腐朽的鋼鐵之軀,對時間的感覺也會隨著本身的年紀逐漸麻木,相對於對一切風輕雲淡的平安刀,刀劍男士之中最年輕的和泉守兼定對時間流逝還很有實感。

人類的壽命少則五十多則百年,自審神者離開本丸已經有了百年的光陰,出現在他們眼前的年輕女性,不管再怎麼相像,都不可能是他們的主人。
就算他們的主人還活著,也已經是個老婆婆了。

「是呢,本人都這麼強烈否認了。」
雙手枕在後頭部,雪白色的太刀搖晃著身體,愉快地看著煩惱的眾刃,完全置身事外只等著看好戲的模樣,教血氣方剛的年輕刃忍不住想要拔刀。

「鶴丸國永!!」

「兼先生!」
按住和泉守兼定的肩膀,堀川國廣搖搖頭,表示現在不是他們起鬨的時刻。

「那麼……這麼努力留她下來是要做什麼呢?壓切長谷部。」
鶴丸國永已經很久沒有見到壓切長谷部露出這樣的表情,那是只有在戰場上才會偶然見到,狡猾機智的黑田刀。

「當然是,作為人質來用。」
先前面對審神者的謙和面容已經消失無蹤,壓切長谷部紫晶色的眼眸沒有半點溫度。

「人質?這……不太好吧……」
沒料到會是這樣的發展,燭台切光忠揪緊眉頭,摸不透壓切長谷部的心思。
也許是因為那位女性和女主人一模一樣,燭台切光忠並不希望她被凶狠對待,這聽來就很不妙的人質計畫,他基本反對。

「這可是千載難逢,唯一可能奪回主上大人的機會啊!」
拳頭用力搥下自己的大腿,壓切長谷部咬牙切齒,紫晶雙眸透出血絲,恨不得要將仇敵給壓切的神態,是只有在戰場上才會出現。
「我們刀劍男士是用完即丟的武器,可是審神者不一樣……不管她是哪個本丸的審神者,只要是審神者,就是能跟時之政府交涉的籌碼。」

「交涉的籌碼啊……」
捏著自己的下巴,陸奧守吉行在思索壓切長谷部的提議的可能性。

熱情好相處的性格,還有對新奇物品孜孜不倦的求知慾,陸奧守吉行開朗大方的性格,經常會讓人忘了他是日本第一的說客坂本龍馬的佩刀,相比於他給人的印象,陸奧守吉行更來得深思熟慮且打算長遠。

「確實啊,比起我們這些消耗品的付喪神,有審神者所在的本丸,政府那邊也不得不開啟與我們的對話了。」
對於壓切長谷部的打算,陸奧守吉行站在贊成的那方。
「自從主人離開後,也聯絡不上狐之助了。首先要先跟外面取得聯繫,不然沒辦法打開方向。」

「說起來,主人一直遲遲未歸,本身就是奇怪的事情。」
加州清光雙手環胸,也加入了討論。
「一般來說,審神者如果要卸任本丸之時,本丸不是由其他審神者繼任,就是解體回歸,不會有無主本丸這樣的事情。」

「就是這樣的啊。」
陸奧守吉行伸出食指,補充加州清光的內容。
「如果是解除契約的無主本丸,靈力供給也會完全切斷,我們是不可能一直維持這個模樣到現在。」

他們五把被選定為審神者輔佐刀的初期刀候補,比起其他刀劍男士,更知道許多審神者與本丸營運相關的知識。

縱然有著人類的外表,刀劍男士是付喪神,是道具、是武器,這點不管他們的外表為何都不會改變。
道具當然講求不了人權,他們是為了守護歷史的高級士兵,是為了守護主人也不惜折損的道具,這點覺悟他們還是有的。

只是在戰場上折損,跟被主人給拋棄,是完全兩件事。

「如果能聯絡上狐之助就好了,偏偏聯絡完全中斷,我們也無法離開這裡……彷彿是,被放棄的世界一樣。」

談論到這個現實面的問題,刀劍男士也只有嘆氣的份。

沒有審神者的許可,任何刃都無法啟動時空轉移裝置,刀劍男士也就無法離開本丸的勢力範圍,只能被關閉在本丸這個空間中,直到主人的歸來。

他們是不是真的被拋棄了,在沒有見到主人之前,誰都無法妄下結論……即使已經過去了百年時光,刀劍男士心中仍舊懷抱著一絲絲的希望。

審神者就算還活著,也已經是個老婆婆了。
對刀劍男士們來說唯一的希望就是,主人並沒有解除審神者的契約,最低限度的靈力仍舊持續供應給本丸。

想要與主人再見上一面,這個願望也隨著時間流逝變成了奢望了。

「我想要,那個成為我的主人!」
今劍在大廳中的發言,激起了炸彈般的反應。

誰都知道,今劍口中的那個是什麼。
是突然綻放在這座如同死城的本丸,一朵色彩繽紛的鮮花;他們還談論著要拿來當人質的女人。

「說什麼傻話,那可是別人的主人。」
捏著發皺的眉心,壓切長谷部第一個反對。
「她是某個本丸的審神者,是其它刀劍男士的主人啊。」

「這有什麼關係,我們也是個充滿刀劍男士的本丸啊!」

「話不是這麼說啊。」
用力嘆口氣,壓切長谷部把眼神投向今劍身邊的岩融,要他好好地跟自己的夥伴談談。
今劍雖然是孩子外表,但也是把歷經了千年的平安刀,任性頑皮又固執的性格是壓切長谷部所無法應對的,這種時候還是交給熟悉他的人比較好。

「我覺得,有個主人也不錯啊。」
一反壓切長谷部的期待,平安刀迸出來的話,總是在激怒他的神經。

「對吧!岩融最懂我了!」
歡樂的抱上岩融,今劍貼著他的臉。
「大家呢?想不想要個主人啊!」
今劍鮮紅色的大眼,掃過聚集在大廳中的刀劍男士,各個表情不同,但似乎認真地思考起今劍的提議。

「聽起來是不錯的建議呢。」
鶴丸國永第一個舉手。

「有主人的話,就代表可以出戰了嗎?」
同田貫正國想到完全不同的方向,他的興奮是顯而易見的了。
一百年都被關在這個死地方,他可不想經歷下一個一百年,能快點了事是最簡單的。
「只要能使用我,主人是誰都不重要。」

主戰派的同田貫正國,一點都不明白歌仙兼定整天哀泣的理由,也不明白壓切長谷部的堅持。
他們是刀劍,是道具,更換主人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沒有道理堅持在一個主人身上不放。

「你們!」
沒想到沒有任何一個人站在自己這邊,壓切長谷部對於這幾乎一致的意見,忍不住握緊了拳頭。
「這可是,背叛主人的行為啊!」

「那麼,長谷部口中的主人,現在在哪裡呢?」
捧著熱茶,鶯丸仍舊是一臉捉摸不定的微笑。
「我的話,是怎麼樣都無所謂就是了。」

「反正現在的生活,跟進了墳墓也沒兩樣…既然要離開,何必讓我們已這個模樣留著,像鐵器般生鏽腐朽不就好了嗎?」

「鶴先生……」
即使是用一貫的輕佻聲音說出,鶴丸國永真實的想法,在每把刀心上都敲上重重的一鎚。

「這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生活,如果不改變一下,精神的極限也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可、可是…」
握緊拳頭,壓切長谷部無法否定鶴丸國永鋒利的話語。

他很清楚,大家也都很明白,他們都是被主人給捨棄的刀劍,連堆積在不見天日的倉庫都不是,像垃圾般被拋棄了。

想要能夠被使用,就算是壓切長谷部也有著同樣的想法。

雖然有著人類的外表,他們也都不過是器物的附喪神,本質來說還是鐵製的刀劍。
作為物品,想要被使用,被疼愛,是他們的本能,他們的天性。
渴望著被愛的本能,讓他們不自覺忌妒起,那個人的本丸。

同樣是刀劍男士,有著同樣的外表,那些刀被主人給惦記疼愛著……而他們,只能守在這個本丸中,等著永遠不會再露面的主人的歸來。

說不忌妒,那是騙人的。

想要成為那個人的物品,想要被那個人給疼愛……
能成為她的刀劍,肯定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而且,那個人應該本來就是我們的主人吧。」

「什麼?」
今劍投下的第二顆炸彈,讓眾人發出驚叫聲。

「主人早就是老婆婆了,那個人跟主人那麼像,也有著類似的氣息,怎麼想都是主人的後代啊。」

刀劍男士拒絕去承認的事實,就這樣從今劍口中說出,讓大廳陷入一陣沈重的沉默。

那個疼愛他們的溫柔女性拋棄了他們,在她的世界結婚生子繁衍後代……人類繁衍後代對刀劍男士來說是理所當然,他們本來就是經過世代傳承,才能保留到現在的刀劍。

作為傳家寶被世代流傳的物品,女主人的後代本來就是他們的主人,這是毋庸置疑的事實。

「不不,不能去搶別人的主人…」
扶住額頭,壓切長谷部告訴自己要冷靜,不能被今劍給牽著鼻子走;即使他說得非常有道理,自己差一點就要被說服了。

「那不是別人的主人,是本來該屬於我的主人!」
銀色的小天狗雙手插腰,用力糾正壓切長谷部的想法。
「是那個本丸搶走了我的主人!」

照正常的流程來說,審神者的子孫一般都會繼承祖先的本丸,如果那個人真的是女主人的後代的話,確實是應該成為他們的主人,而非其他本丸的審神者。

面對雙眼炯炯有神的今劍,就連壓切長谷部都不知道該怎麼反駁這個很有道理的胡說八道。

「我很中意她呢。」
髭切軟軟的聲音,聚集了所有人的視線。

「兄長?」
心高氣傲的兄長居然會說這種話,最訝異的就是同是源氏重寶的膝丸了。

「從頭到尾,她連一滴水都沒有喝,這麼聰明警戒的女人,留在這裡一定會很有趣。」
手肘靠在桌上,雙手托著下巴,髭切笑咪咪地像是找到了新玩具一樣高興。

「啊,我以為只有我注意到了呢。」
手撐著下巴,笑面青江瞇起了眼。
「那女人相當的大呢…啊,我說的是器量喔。」

「打擾了。」
平野藤四郎帶領著粟田口短刀們回到大廳,也就是他們已經安頓好那位貴客了。

短刀們回到自己的位置,卻沒有馬上坐下,看了坐在大廳中的眾刀劍男士一圈。
「各位,我們有個請求。」

不是我,而是我們,代表粟田口短刀們已經有了共識,除了大哥一期一振以外。

「我們希望,那位審神者成為我們的主人。」

平野藤四郎的話語,讓今劍扔給壓切長谷部一個,你看吧!的眼神。

「我贊成!」
今劍舉起雙手,很高興多了夥伴。

平野藤四郎與今劍這樣野性任性的短刀不同,卻得到同樣的結論,因為短刀互相理解的短刀,自然會得出同樣的結論。

「就算你們這麼說,也全部都是妄想而已!」
壓切長谷部深吸一口氣。
「她不過是,迷路來到這裡的審神者,就算我們能拘束她的自由,也不可能讓她成為主人。」

壓切長谷部講到了最重要的重點。
就算將審神者拘束在這裡,也不可能改變什麼,這個本丸仍舊是屬於拋棄他們的主人的東西,而只要時之政府的人帶走了這位審神者,一切就成為泡影。

這一切只會留給他們,比惡夢還殘忍的現實。

不管怎麼希望,她終究是別人的主人,不可能成為他們的主人。

「只是拘束的方法的話,有的喔。」
石切丸慢吞吞的聲音,讓所有人都瞪大了眼。

「什麼?」

「從她身上,感覺不到任何刀劍的靈力,也就是說可以用靈力拘束的方式,讓她無法離開這個本丸。」

「哇啊,石切丸你居然能用這麼溫和的表情,說出嚇人的話呢。」
果然人不能貌相,今劍理解地點點頭。

「哎呀,大家不是想知道,拘束的方法而已嗎?」
石切丸只是溫和地笑笑,好像沒聽懂今劍的諷刺般。

「先說說看是什麼方法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