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庭 黒鸢の章 03

箱庭 03

all x 女审神者

 

审神者随着平野藤四郎的脚步离开后,大厅内失去了活力,只剩下沈重到令人无法呼吸的压力。

仿佛尚未从先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刀剑男士们一个个脸色凝重沉默不语,各自心事重重。

“………这怎么可能,都过了上百年了。”
握紧的拳头不住颤抖,第一个开口的是刀剑男士之中年纪最小的和泉守兼定。
“主怎么可能还活着!”

刀剑男士拥有不会腐朽的钢铁之躯,对时间的感觉也会随着本身的年纪逐渐麻木,相对于对一切风轻云淡的平安刀,刀剑男士之中最年轻的和泉守兼定对时间流逝还很有实感。

人类的寿命少则五十多则百年,自审神者离开本丸已经有了百年的光阴,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年轻女性,不管再怎么相像,都不可能是他们的主人。
就算他们的主人还活着,也已经是个老婆婆了。

“是呢,本人都这么强烈否认了。”
双手枕在后头部,雪白色的太刀摇晃着身体,愉快地看着烦恼的众刃,完全置身事外只等著看好戏的模样,教血气方刚的年轻刃忍不住想要拔刀。

“鹤丸国永!!”

“兼先生!”
按住和泉守兼定的肩膀,堀川国广摇摇头,表示现在不是他们起哄的时刻。

“那么……这么努力留她下来是要做什么呢?压切长谷部。”
鹤丸国永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压切长谷部露出这样的表情,那是只有在战场上才会偶然见到,狡猾机智的黑田刀。

“当然是,作为人质来用。”
先前面对审神者的谦和面容已经消失无踪,压切长谷部紫晶色的眼眸没有半点温度。

“人质?这……不太好吧……”
没料到会是这样的发展,烛台切光忠揪紧眉头,摸不透压切长谷部的心思。
也许是因为那位女性和女主人一模一样,烛台切光忠并不希望她被凶狠对待,这听来就很不妙的人质计画,他基本反对。

“这可是千载难逢,唯一可能夺回主上大人的机会啊!”
拳头用力搥下自己的大腿,压切长谷部咬牙切齿,紫晶双眸透出血丝,恨不得要将仇敌给压切的神态,是只有在战场上才会出现。
“我们刀剑男士是用完即丢的武器,可是审神者不一样……不管她是哪个本丸的审神者,只要是审神者,就是能跟时之政府交涉的筹码。”

“交涉的筹码啊……”
捏著自己的下巴,陆奥守吉行在思索压切长谷部的提议的可能性。

热情好相处的性格,还有对新奇物品孜孜不倦的求知欲,陆奥守吉行开朗大方的性格,经常会让人忘了他是日本第一的说客坂本龙马的佩刀,相比于他给人的印象,陆奥守吉行更来得深思熟虑且打算长远。

“确实啊,比起我们这些消耗品的付丧神,有审神者所在的本丸,政府那边也不得不开启与我们的对话了。”
对于压切长谷部的打算,陆奥守吉行站在赞成的那方。
“自从主人离开后,也联络不上狐之助了。首先要先跟外面取得联系,不然没办法打开方向。”

“说起来,主人一直迟迟未归,本身就是奇怪的事情。”
加州清光双手环胸,也加入了讨论。
“一般来说,审神者如果要卸任本丸之时,本丸不是由其他审神者继任,就是解体回归,不会有无主本丸这样的事情。”

“就是这样的啊。”
陆奥守吉行伸出食指,补充加州清光的内容。
“如果是解除契约的无主本丸,灵力供给也会完全切断,我们是不可能一直维持这个模样到现在。”

他们五把被选定为审神者辅佐刀的初期刀候补,比起其他刀剑男士,更知道许多审神者与本丸营运相关的知识。

纵然有着人类的外表,刀剑男士是付丧神,是道具、是武器,这点不管他们的外表为何都不会改变。
道具当然讲求不了人权,他们是为了守护历史的高级士兵,是为了守护主人也不惜折损的道具,这点觉悟他们还是有的。

只是在战场上折损,跟被主人给抛弃,是完全两件事。

“如果能联络上狐之助就好了,偏偏联络完全中断,我们也无法离开这里……仿佛是,被放弃的世界一样。”

谈论到这个现实面的问题,刀剑男士也只有叹气的份。

没有审神者的许可,任何刃都无法启动时空转移装置,刀剑男士也就无法离开本丸的势力范围,只能被关闭在本丸这个空间中,直到主人的归来。

他们是不是真的被抛弃了,在没有见到主人之前,谁都无法妄下结论……即使已经过去了百年时光,刀剑男士心中仍旧怀抱着一丝丝的希望。

审神者就算还活着,也已经是个老婆婆了。
对刀剑男士们来说唯一的希望就是,主人并没有解除审神者的契约,最低限度的灵力仍旧持续供应给本丸。

想要与主人再见上一面,这个愿望也随着时间流逝变成了奢望了。

“我想要,那个成为我的主人!”
今剑在大厅中的发言,激起了炸弹般的反应。

谁都知道,今剑口中的那个是什么。
是突然绽放在这座如同死城的本丸,一朵色彩缤纷的鲜花;他们还谈论著要拿来当人质的女人。

“说什么傻话,那可是别人的主人。”
捏著发皱的眉心,压切长谷部第一个反对。
“她是某个本丸的审神者,是其它刀剑男士的主人啊。”

“这有什么关系,我们也是个充满刀剑男士的本丸啊!”

“话不是这么说啊。”
用力叹口气,压切长谷部把眼神投向今剑身边的岩融,要他好好地跟自己的伙伴谈谈。
今剑虽然是孩子外表,但也是把历经了千年的平安刀,任性顽皮又固执的性格是压切长谷部所无法应对的,这种时候还是交给熟悉他的人比较好。

“我觉得,有个主人也不错啊。”
一反压切长谷部的期待,平安刀迸出来的话,总是在激怒他的神经。

“对吧!岩融最懂我了!”
欢乐的抱上岩融,今剑贴着他的脸。
“大家呢?想不想要个主人啊!”
今剑鲜红色的大眼,扫过聚集在大厅中的刀剑男士,各个表情不同,但似乎认真地思考起今剑的提议。

“听起来是不错的建议呢。”
鹤丸国永第一个举手。

“有主人的话,就代表可以出战了吗?”
同田贯正国想到完全不同的方向,他的兴奋是显而易见的了。
一百年都被关在这个死地方,他可不想经历下一个一百年,能快点了事是最简单的。
“只要能使用我,主人是谁都不重要。”

主战派的同田贯正国,一点都不明白歌仙兼定整天哀泣的理由,也不明白压切长谷部的坚持。
他们是刀剑,是道具,更换主人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没有道理坚持在一个主人身上不放。

“你们!”
没想到没有任何一个人站在自己这边,压切长谷部对于这几乎一致的意见,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这可是,背叛主人的行为啊!”

“那么,长谷部口中的主人,现在在哪里呢?”
捧著热茶,莺丸仍旧是一脸捉摸不定的微笑。
“我的话,是怎么样都无所谓就是了。”

“反正现在的生活,跟进了坟墓也没两样…既然要离开,何必让我们已这个模样留着,像铁器般生锈腐朽不就好了吗?”

“鹤先生……”
即使是用一贯的轻佻声音说出,鹤丸国永真实的想法,在每把刀心上都敲上重重的一锤。

“这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生活,如果不改变一下,精神的极限也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可、可是…”
握紧拳头,压切长谷部无法否定鹤丸国永锋利的话语。

他很清楚,大家也都很明白,他们都是被主人给舍弃的刀剑,连堆积在不见天日的仓库都不是,像垃圾般被抛弃了。

想要能够被使用,就算是压切长谷部也有着同样的想法。

虽然有着人类的外表,他们也都不过是器物的附丧神,本质来说还是铁制的刀剑。
作为物品,想要被使用,被疼爱,是他们的本能,他们的天性。
渴望着被爱的本能,让他们不自觉忌妒起,那个人的本丸。

同样是刀剑男士,有着同样的外表,那些刀被主人给惦记疼爱着……而他们,只能守在这个本丸中,等著永远不会再露面的主人的归来。

说不忌妒,那是骗人的。

想要成为那个人的物品,想要被那个人给疼爱……
能成为她的刀剑,肯定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而且,那个人应该本来就是我们的主人吧。”

“什么?”
今剑投下的第二颗炸弹,让众人发出惊叫声。

“主人早就是老婆婆了,那个人跟主人那么像,也有着类似的气息,怎么想都是主人的后代啊。”

刀剑男士拒绝去承认的事实,就这样从今剑口中说出,让大厅陷入一阵沈重的沉默。

那个疼爱他们的温柔女性抛弃了他们,在她的世界结婚生子繁衍后代……人类繁衍后代对刀剑男士来说是理所当然,他们本来就是经过世代传承,才能保留到现在的刀剑。

作为传家宝被世代流传的物品,女主人的后代本来就是他们的主人,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不不,不能去抢别人的主人…”
扶住额头,压切长谷部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能被今剑给牵着鼻子走;即使他说得非常有道理,自己差一点就要被说服了。

“那不是别人的主人,是本来该属于我的主人!”
银色的小天狗双手插腰,用力纠正压切长谷部的想法。
“是那个本丸抢走了我的主人!”

照正常的流程来说,审神者的子孙一般都会继承祖先的本丸,如果那个人真的是女主人的后代的话,确实是应该成为他们的主人,而非其他本丸的审神者。

面对双眼炯炯有神的今剑,就连压切长谷部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这个很有道理的胡说八道。

“我很中意她呢。”
髭切软软的声音,聚集了所有人的视线。

“兄长?”
心高气傲的兄长居然会说这种话,最讶异的就是同是源氏重宝的膝丸了。

“从头到尾,她连一滴水都没有喝,这么聪明警戒的女人,留在这里一定会很有趣。”
手肘靠在桌上,双手托著下巴,髭切笑咪咪地像是找到了新玩具一样高兴。

“啊,我以为只有我注意到了呢。”
手撑著下巴,笑面青江瞇起了眼。
“那女人相当的大呢…啊,我说的是器量喔。”

“打扰了。”
平野藤四郎带领着粟田口短刀们回到大厅,也就是他们已经安顿好那位贵客了。

短刀们回到自己的位置,却没有马上坐下,看了坐在大厅中的众刀剑男士一圈。
“各位,我们有个请求。”

不是我,而是我们,代表粟田口短刀们已经有了共识,除了大哥一期一振以外。

“我们希望,那位审神者成为我们的主人。”

平野藤四郎的话语,让今剑扔给压切长谷部一个,你看吧!的眼神。

“我赞成!”
今剑举起双手,很高兴多了伙伴。

平野藤四郎与今剑这样野性任性的短刀不同,却得到同样的结论,因为短刀互相理解的短刀,自然会得出同样的结论。

“就算你们这么说,也全部都是妄想而已!”
压切长谷部深吸一口气。
“她不过是,迷路来到这里的审神者,就算我们能拘束她的自由,也不可能让她成为主人。”

压切长谷部讲到了最重要的重点。
就算将审神者拘束在这里,也不可能改变什么,这个本丸仍旧是属于抛弃他们的主人的东西,而只要时之政府的人带走了这位审神者,一切就成为泡影。

这一切只会留给他们,比恶梦还残忍的现实。

不管怎么希望,她终究是别人的主人,不可能成为他们的主人。

“只是拘束的方法的话,有的喔。”
石切丸慢吞吞的声音,让所有人都瞪大了眼。

“什么?”

“从她身上,感觉不到任何刀剑的灵力,也就是说可以用灵力拘束的方式,让她无法离开这个本丸。”

“哇啊,石切丸你居然能用这么温和的表情,说出吓人的话呢。”
果然人不能貌相,今剑理解地点点头。

“哎呀,大家不是想知道,拘束的方法而已吗?”
石切丸只是温和地笑笑,好像没听懂今剑的讽刺般。

“先说说看是什么方法吧。”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