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Pledge – 鬼丸 R18

Under Pledge – 鬼丸 R18

鬼丸x大小姐

 

厚重的長毛地毯,絨布材質的貴妃椅沙發,珍珠色的宮廷矮桌,整體性上雍容華貴的復古裝潢,是花久遠本宅的內客廳,是大小姐的生活居所之一,只有被允許的幹部才能踏入之地。

無視需要細心保養的昂貴裝潢,粗狂男人僅僅只是脫了鞋子,就在紫很喜歡的貴妃椅沙發上自顧自的午睡,把大小姐的空間當作自己物品的豪放囂張,讓紫站在沙發旁邊,細細觀察這個男人。

他是昨天一期以警護宅邸名義介紹的,粟田口家的實戰部隊的鬼丸,是一期爺爺的小兒子,輩分來說還是一期的長輩,兩人看起來年紀卻沒有差很多呢。

說是粟田口一門的人,氣質來說倒是跟三池組長的大典太比較像,連身材都很類似,唯一不同的就是這個男人看起來很好睡。

只穿著簡單上衣與長褲,鬼丸枕著自己的手在陌生環境睡著大覺,這麼好睡的模樣讓紫有點忌妒,因為她總是睡不好。

在鬼丸身邊坐下,紫伸手戳戳他,看這個凶神惡煞的男人什麼時候會醒來。

女人纖細長指戳著他的臉頰,撫過厚實胸膛,摩挲著透過衣服可以清楚見到的腹肌,男人依舊呼呼大睡,只是稍微煩躁地別過頭,沒有醒來的跡象。
這麼沒有警覺性的男人要怎麼當警護,教紫琢磨著一期引薦他的目的了。

一期那小氣又忌妒的脾氣,是萬不可能介紹男人給她認識,光是巴形和靜形兩人就已經讓一期的脾氣瀕臨破裂,鬼丸能讓一期忍住脾氣,肯定是一期上不了頭的男人。

女人的壞心眼從眼底燃起,纖細長指劃弄著他的腹肌,來到熨燙整齊的西裝褲上面,隔著布料確認著他的質量,是她的小手無法輕易掌握的大小。

看著睡得極好鬼丸,紫也不客氣地解開了他的褲子,想知道這男人在什麼狀況下才會醒來。

袒露出來的巨大需要她的兩手才能掌握,等一下旺盛挺立時不知道會是什麼模樣,教大小姐有趣輕笑,趴在他的長腿上,伸出舌尖舔起他充滿濃郁男性氣味的黑紅色慾望。

細緻柔軟的小手抓握著軀幹,輕輕地上下撫弄的同時,甜美舌尖也從他的根部筋脈往上舔去,粉唇親吻他壯碩先端。
跟呼呼大睡的鬼丸不同,男人身體倒是誠實得多,率直地反應大小姐的挑逗,很快就充滿精神地朝天挺立,讓她可以抓在手中把玩。

香軟滑舌撩戲著男人敏感先端,溫暖小嘴吸吮著碩大,濃郁的男人氣味在口中蔓開的同時,也膨脹成為難以吞嚥的尺寸。

「…………這是做什麼?」
下腹部的痕癢終於是讓鬼丸睜開眼睛,就看到千嬌百媚的女人趴在他的腿上,小手玩弄著他堅挺碩大。

凶神惡煞的鬼丸總是讓人避之唯恐不及,主動來挑逗他的女人這還是第一個,讓鬼丸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春夢了。

「終於醒了呢,我還以為你就死掉了。」
舔去唇邊男人溢出的白濁,紫起身坐在他的大腿上。
「睡得好嗎?」

「嗄?」
一下子沒認出眼前的女人是誰,不過對於沒有殺氣的人,鬼丸也不會有任何反應,只是一臉莫名地看著妖嬈的女人。

拎起長裙的裙擺,紫朝前移動了一些,在鬼丸還沒反應過來時,她就一把坐了下去。

一口氣頂到深處的堅挺,瞬間填滿了她的質量,散發著陽剛氣魄的強壯男人,紫知道這是讓她排解無聊的新玩具。

騎在鬼丸身上,紫用自己喜歡的感覺扭著纖腰,就算再遲鈍,鬼丸也理解這不是春夢,自己被女人給襲擊了。

不管是溫度還是體重都這麼真實,鬼丸至少確定自己不是在做春夢。

溼熱花徑與他的慾望緊緊糾纏,高聳渾圓的豐滿隨著韻律在鬼丸眼前跳動,絲絹般的黑髮散落在他胸口,鬼丸終於認出襲擊他的女人,是昨天一期引見的大小姐。

昨天的她長髮優雅梳起,端坐的女人跟美麗娃娃一樣,完全不是雙頰泛紅,熱情淫蕩地享受著他的身體的傲慢女人。

看著女人勾引微笑的紅唇,鬼丸也就伸出手,一把扯開她的白絲襯衫,力氣之大完全就是撕開,粗曠大手捏著不斷在他眼前跳動的乳波,綿軟豐碩地讓人愛不釋手。

「啊…衣服……破了呢……」

「妳介意?」
粗糙指尖揉捻嬌嫩乳尖,讓紫抽了口氣。

「唔…這件…我還滿喜歡……」
酥麻快感讓她半閉起了眼,沒注意到主控權已經由鬼丸接手,男人向上頂起的強勁腰力,更是甩得她嬌聲連連,非常滿意她的新玩具。

「讓一期多買幾件就好了。」
鬼丸的視線往門口飄去,站在那邊的是咬牙切齒的一期,但鬼丸完全沒打算停下來。

 

 

暫時這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