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庭 金糸雀の章 01 R18

金糸雀の章

01

粟田口短刀、長曾彌虎徹 + 和泉守兼定

 

人口眾多的本丸有數個洗沐設施,其中最受歡迎的就是溫泉了。

也許是鐵製品不能接觸溫泉的關係,有了人身的刀劍男士非常喜歡泡澡,特別是溫泉,是可以洗滌身心,消除疲勞的美好行為。

自從迎來的新的審神者,刀劍男士的沐浴時間就不像這百年來一般自由,但他們卻很高興地享受著擁有主人的不便,甚至樂在其中。

審神者的沐浴時間,禁止刀劍男士的進入,唯一被例外的,只有伺候她的短刀們而已。

冒著騰騰熱氣的硫磺味溫泉,審神者一絲不掛地坐在溫泉池畔,膝蓋以下泡在溫暖池水中,細緻透白的肌膚從耳朵到指尖全部蕩漾著誘人粉紅,精緻容顏眉頭深鎖,抿唇壓抑著斷續低喘。

坐在溫泉池畔的審神者,身邊被粟田口的短刀給簇擁著,一左一右還有背後,全方面支持著嬌軟女人的體重。

看起來像是支撐,實際上卻是禁錮,少年們巧妙地扣住審神者的四肢,讓她無法反抗只能任由擺佈。

一左一右是亂藤四郎與信濃藤四郎,肢體修長白皙纖細的少年們,緊緊地貼著審神者,和一絲不掛的女主人不同,少年們都穿著伺沐的白短衣,漂亮的雙手在女人粉色肌膚上游移,少年嫩唇親吻著女人柔軟身體。

喜歡主人懷抱的信濃藤四郎,親暱地依偎在女主人胸口,宛如撒嬌孩子般吸吮著豐乳,軟唇扯玩堅挺乳尖,舔得一片溼亮。
亂藤四郎則是靠在另外一邊,臉頰磨蹭著女人肌膚,紅舌舔著她泌出細汗的肩頸,揉撫著從指縫溢出的豐乳,指尖彈玩著乳峰。

不只是左右而已,審神者的前後也被短刀給包圍。
潛在溫泉中的前田藤四郎埋在女主人的腿間,被左右的少年給制服,完全無法
併攏的雙腿大大分開,前田藤四郎短髮摩擦著大腿間,認真地用柔軟舌尖取悅審神者,逗弄前方敏感肉蒂,舌尖拓開嬌嫩花瓣,啜飲不斷溢出的甜液。

唯一不同的只有在審神者背後的平野藤四郎,他跪坐在女主人背後,細心地梳理她烏黑濃密的溼髮,用古典的方法弄乾她的長髮。

「你們……停止……啊…唔……」
混合著豔麗低喘的抗議根本毫無意義,絲毫不被短刀們給聽進去的命令,少年們的淫行沒有停止,只是不斷褻玩著女人成熟軀體,撩弄她沉眠於體中的原始本能。

「呀啊!」
在少年們恣意進攻下,審神者抵抗不住情慾快感,無法控制自己地迎接小高潮。

在她喘氣時,少年們仍舊沒有停止,只是更加重了他們的行為。

前田藤四郎就著淌流的花蜜,舌尖侍奉起女主人下方的菊蕊,細心地綻放她以免等一下被粗暴地弄痛了。
而好不容易得以喘息的花徑,則是被亂藤四郎的手指給填滿,穿梭在其中的兩隻手指,確實地敲打著深處敏感,讓女人身體可憐哆嗦,無法壓抑的嬌喘更大聲了起來。

「不要…別…這樣……」
被少年們給玩弄著身體,審神者的羞恥心無法忍耐,比被其他刀劍男士侵犯還要更來得害羞。

「不行呢,不好好放鬆的話,那些粗暴的傢伙可是會傷了主人呢。」
亂藤四郎舔著審神者的耳朵,手上的動作一點都沒有停下,黏稠花蜜與空氣打在一起的淫猥水聲,和少年的舌尖一起侵犯著女人的鼓膜。

濃密漫長的前戲,用唇舌與手指不斷挑逗她的情慾,酥麻快感蕩漾全身,惹得她嚶嚀嬌哼,少年們卻不會堅決不越雷池一步,將界線分化得十分明確。

這一切都是為了等一下,讓成年的刀劍男士來侵犯她所作的準備。

自從她醒來之後,就一直重複著這樣的生活。
被禁錮在陌生的本丸中,每晚每晚,刀劍男士們成群結隊地來侵犯她,在她體內灌入要滿出來的欲望,直到她失去意識為止。

男人們只負責侵犯她,而準備工作由短刀們來進行,排山倒海而來的濃密情慾,不讓她有太多思考的空間。

「唔,果然還是很腫呢。。」
藥研藤四郎置身事外的冷靜口吻,讓審神者瞬間回過神來,見到黑髮的少年蹲在她的面前,戴著黑皮手套的剝開女人嬌嫩,審視她最私密的地方。
想要併攏雙腿,無奈她每次都被把玩到酥軟無力,熱呼呼的身體連藥研藤四郎觸診的手指都會有反應。
「應該是要上點藥比較好。」

「藥研有嗎?」
替審神者穿上衣服,亂藤四郎頭也不回的問。

「很遺憾,我對這個不熟。」
雙手環胸,藥研藤四郎搖搖頭。
「只能讓老爺們輕一點,或者讓大將休息幾天比較好吧。」

「………休息,不太可能吧。」
前田藤四郎搖搖頭,刀劍男士們對新來的女主人的著迷程度,除非審神者自己下令,不然他們短刀可說不動那些自我中心的戰鬥刀劍。

但,審神者目前拒絕與他們對話溝通的現在,一切都是死胡同呢。

「不管如何,先回房間吧,再泡下去主就會暈了呢。」
在這樣異常的環境中,平野藤四郎仍舊維持著他一貫溫和的微笑,甚至更多了分難以察覺的幸福隱藏於其中。

連自我行走都不可能的狀態,審神者每次回到房間,都是由脇差雙子抱著回去,她自從醒來就沒有雙腳沾地的行走過了。

即使是被抱著回到房間,這段路程也是讓她難以忍耐。

一直以來被她當成孩子看待的短刀們,其實比她更了解閨房的神秘。

每次在溫泉的前戲,總是能完全激起她潛藏的女性本能,在他們的唇舌手指中被完全綻放的欲望,卻獨獨在最後一次不給她滿足,讓她忍耐著發熱發疼的身體回到房間,迎接著整晚的侵犯。

即使穿著柔軟的棉布襦絆,布料摩擦著挺立乳尖的痕癢,還有臨門一腳被停下的飢渴,渴望高潮的身體連大腿間都一片濕濡,讓她無法抵抗接下來被男人們壓在身下,將會持續整晚的銷魂快感。

審神者回到刀劍男士替她安排的兩室一間的房間,分為前廳與內室的設計,不管是家具還是地板都盡可能地更新,閃閃發亮地不是她那天住的連茵蓆都長倒刺的房間了。

被安放在已經鋪好的床上,審神者被伺候著喝水休息的同時,外廳也陸陸續續有刀劍男士集合。

男人們都一樣穿著淨素白衣,規矩端正地正坐在前廳,溫和微笑的美男子與魁武的帥大叔一字排開,彷彿可以任意點選的作風,簡直就像女將軍般豪華的夜生活,事實上並不是如此。

接下來這些男人都會不顧她的意願,恣意地侵犯她,直到她昏死過去。

面對這些男人,審神者沒有好臉色,不只是冷著一張臉,連看都不看他們一眼,更對拒絕傾聽他們的甜言蜜語。

這個本丸;這些刀劍男士,用卑鄙的方法將她囚禁在這裡,要求她成為主人的替代品,這種事情不用想都知道,不會有任何一個審神者會答應。

就算他們的主人長期未歸,也不該隨便綁架一個人當替代品才是!

可惜審神者的抗議他們充耳不聞,只是單方面地要求她,成為這個本丸的主人。

將審神者整頓好,短刀們安靜退開,在內室的房門口端正正坐,真的就與將軍的閨房一樣,在房間外面有守護監視的人,確保將軍的安全。

當然,這也是對刀劍男士傳達開始的信號,從現在開始是屬於他們的時間。

美味的肉已經料理好端上桌,只要動刀叉就能入口了。

無視審神者擺出的拒絕姿態,女人柔軟身體被精壯男人給擁抱入懷,剝下她身上僅存的布料。

敏感身體光是接觸到男人的溫度,就忍不住哆嗦起來,帶著刀繭的骨感手指讓她嚶嚀出聲,縱然她的內心抗拒這樣的行為,但被短刀給玩弄到炙熱的身體,卻連這樣粗糙的愛撫都無法抵抗。

雙腿被大大張開,男人炙熱肉刃貫穿她的瞬間,審神者還是忍不住昂起頭,對碾壓全身的快感發出歡喜的嬌啼,身體迅速收緊了渴望已久的結實。
「呀啊!」

雖然是打刀,但長曾彌虎徹不管是他的身形還是肉刃的質量,都更接近太刀許多,不懂得憐香惜玉的男人,逕自在女人溫暖肉鞘中馳騁了起來。

「嗚…輕…一點……」
粗大打刀在敲打快感中樞的同時,也過份蹂躪已經紅腫起來的花瓣,疼痛與快感混合起來令人難過的感覺,教嬌生慣養的審神者忍不住求饒起來。

「那就,留在這裡當我們的主人…」
汗水從鬢邊流下,長曾彌虎徹的聲音更來得低啞。
在享受女人身體給予的快意的同時,也沒有忘記他們最初的目的,只要一有機會就要求她的承諾。

面對刀劍男士任性跋扈的命令,審神者永遠都是偏過頭,用行動表達她的不滿。

審神者固執的反應他們早已經習慣,也不著急地需要她的承諾,一切不過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手指穿過女人絲絹黑髮,長曾彌虎徹將她扳過來,吻上女人固執的唇,用舌頭撬開她的嬌喘。

「唔…啊……」
舌尖被纏著,嬌喘聲無法抑制地溢出,糾纏的男女肉體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換了個姿勢,審神者跨坐在打刀身上,憑藉著體重讓他進入更深的地方。

「打擾了。」
因為跨坐而分開的分開的嫩臀,隱藏在其中小巧矜持的菊蕊,被另外一把肉刃給頂上。

「不…那裡……唔嗯……」
審神者的抗議不被傾聽,和泉守兼定扣住她的肩膀,一個挺腰就輕鬆滑入,已經被短刀們給充分準備好的另外一個入口。

像這樣同時迎入兩把刀,被男人們的結實肌肉給碾壓,是每天晚上理所當然的一幕。

比一般打刀還要高大粗壯的兩人,幾乎是被兩把太刀給侵犯一樣,下半身完全被脹滿,儲存於深處的蜜液在每一次的抽插中擠出,三人緊密糾纏的部份溼成一片。

不愧是在戰場上能夠合作,新撰組的隊長與副隊長的佩刀,兩人極有節奏地交互頂上,不間斷地戳刺深處,火焚情慾讓她連手指腳趾都蜷曲起來。

被冒著熱氣的肌肉給擠壓,審神者覺得自己像是漢堡中間的起司,無法保持自我地被完全融化,在被給予的銷魂快感中努力掙扎。

豐滿胸部被捏上,乳尖被粗暴抓弄,全方面的逗弄讓她收緊了肉鞘,讓兩把打刀不約而同悶哼了聲,卻不願在此認輸。

要做得比真品更好,是長曾彌虎徹一直以來對自己的要求。
即使肉體的歡愉是這麼令人驚嘆且不可自拔,也不能忘記他們本來的目的。

無視審神者意願的侵犯她,是為了兩個目的。
一個是侍奉審神者,給予她歡愉的生活,使她自願留在這裡當他們的主人,而另外一個目的就是不斷加強禁錮的力量,讓她無法離開這個本丸。

不能再一次失去主人了。

既然是侍奉主人為前提,就不被允許用女主人的身體享樂,必須要讓她滿足,用過多的情慾溺斃她的理智。

「啊、哈啊……」
瀕臨極限的身體不停顫抖,理智被快感給癱瘓,審神者只是依靠著本能不斷收緊身體,完全不知道男人們咬牙忍耐的狀況。

獲得人身超過百年,體驗肉體的歡愉卻是這幾天的事情,刀劍男士一個兩個也都是初嚐情慾的處男,不像審神者只要享受他們的伺候就好,男人們努力不要讓自己丟臉。

「啊啊!!」
審神者高潮的瞬間,在幾乎要絞斷他們的壓力下,兩把打刀也終於不用忍耐,同時在女主人體內灼射他們的欲望,灌入他們的靈力,加強本丸的束縛。

一身是汗地癱躺在床上,審神者看著兩人的離去,又來了兩個人。

今晚也是,會被他們給蹂躪到昏死過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