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庭 金糸雀の章 01 R18

金糸雀の章

01

粟田口短刀、长曾弥虎彻 + 和泉守兼定

 

人口众多的本丸有数个洗沐设施,其中最受欢迎的就是温泉了。

也许是铁制品不能接触温泉的关系,有了人身的刀剑男士非常喜欢泡澡,特别是温泉,是可以洗涤身心,消除疲劳的美好行为。

自从迎来的新的审神者,刀剑男士的沐浴时间就不像这百年来一般自由,但他们却很高兴地享受着拥有主人的不便,甚至乐在其中。

审神者的沐浴时间,禁止刀剑男士的进入,唯一被例外的,只有伺候她的短刀们而已。

冒着腾腾热气的硫磺味温泉,审神者一丝不挂地坐在温泉池畔,膝盖以下泡在温暖池水中,细致透白的肌肤从耳朵到指尖全部荡漾著诱人粉红,精致容颜眉头深锁,抿唇压抑著断续低喘。

坐在温泉池畔的审神者,身边被粟田口的短刀给簇拥著,一左一右还有背后,全方面支持着娇软女人的体重。

看起来像是支撑,实际上却是禁锢,少年们巧妙地扣住审神者的四肢,让她无法反抗只能任由摆布。

一左一右是乱藤四郎与信浓藤四郎,肢体修长白皙纤细的少年们,紧紧地贴著审神者,和一丝不挂的女主人不同,少年们都穿着伺沐的白短衣,漂亮的双手在女人粉色肌肤上游移,少年嫩唇亲吻著女人柔软身体。

喜欢主人怀抱的信浓藤四郎,亲暱地依偎在女主人胸口,宛如撒娇孩子般吸吮著丰乳,软唇扯玩坚挺乳尖,舔得一片溼亮。
乱藤四郎则是靠在另外一边,脸颊磨蹭著女人肌肤,红舌舔着她泌出细汗的肩颈,揉抚著从指缝溢出的丰乳,指尖弹玩着乳峰。

不只是左右而已,审神者的前后也被短刀给包围。
潜在温泉中的前田藤四郎埋在女主人的腿间,被左右的少年给制服,完全无法
并拢的双腿大大分开,前田藤四郎短发摩擦著大腿间,认真地用柔软舌尖取悦审神者,逗弄前方敏感肉蒂,舌尖拓开娇嫩花瓣,啜饮不断溢出的甜液。

唯一不同的只有在审神者背后的平野藤四郎,他跪坐在女主人背后,细心地梳理她乌黑浓密的溼发,用古典的方法弄干她的长发。

“你们……停止……啊…唔……”
混合著艳丽低喘的抗议根本毫无意义,丝毫不被短刀们给听进去的命令,少年们的淫行没有停止,只是不断亵玩着女人成熟躯体,撩弄她沉眠于体中的原始本能。

“呀啊!”
在少年们恣意进攻下,审神者抵抗不住情欲快感,无法控制自己地迎接小高潮。

在她喘气时,少年们仍旧没有停止,只是更加重了他们的行为。

前田藤四郎就著淌流的花蜜,舌尖侍奉起女主人下方的菊蕊,细心地绽放她以免等一下被粗暴地弄痛了。
而好不容易得以喘息的花径,则是被乱藤四郎的手指给填满,穿梭在其中的两只手指,确实地敲打着深处敏感,让女人身体可怜哆嗦,无法压抑的娇喘更大声了起来。

“不要…别…这样……”
被少年们给玩弄著身体,审神者的羞耻心无法忍耐,比被其他刀剑男士侵犯还要更来得害羞。

“不行呢,不好好放松的话,那些粗暴的家伙可是会伤了主人呢。”
乱藤四郎舔著审神者的耳朵,手上的动作一点都没有停下,黏稠花蜜与空气打在一起的淫猥水声,和少年的舌尖一起侵犯著女人的鼓膜。

浓密漫长的前戏,用唇舌与手指不断挑逗她的情欲,酥麻快感荡漾全身,惹得她嘤咛娇哼,少年们却不会坚决不越雷池一步,将界线分化得十分明确。

这一切都是为了等一下,让成年的刀剑男士来侵犯她所作的准备。

自从她醒来之后,就一直重复著这样的生活。
被禁锢在陌生的本丸中,每晚每晚,刀剑男士们成群结队地来侵犯她,在她体内灌入要满出来的欲望,直到她失去意识为止。

男人们只负责侵犯她,而准备工作由短刀们来进行,排山倒海而来的浓密情欲,不让她有太多思考的空间。

“唔,果然还是很肿呢。。”
药研藤四郎置身事外的冷静口吻,让审神者瞬间回过神来,见到黑发的少年蹲在她的面前,戴着黑皮手套的剥开女人娇嫩,审视她最私密的地方。
想要并拢双腿,无奈她每次都被把玩到酥软无力,热呼呼的身体连药研藤四郎触诊的手指都会有反应。
“应该是要上点药比较好。”

“药研有吗?”
替审神者穿上衣服,乱藤四郎头也不回的问。

“很遗憾,我对这个不熟。”
双手环胸,药研藤四郎摇摇头。
“只能让老爷们轻一点,或者让大将休息几天比较好吧。”

“………休息,不太可能吧。”
前田藤四郎摇摇头,刀剑男士们对新来的女主人的着迷程度,除非审神者自己下令,不然他们短刀可说不动那些自我中心的战斗刀剑。

但,审神者目前拒绝与他们对话沟通的现在,一切都是死胡同呢。

“不管如何,先回房间吧,再泡下去主就会晕了呢。”
在这样异常的环境中,平野藤四郎仍旧维持着他一贯温和的微笑,甚至更多了分难以察觉的幸福隐藏于其中。

连自我行走都不可能的状态,审神者每次回到房间,都是由脇差双子抱着回去,她自从醒来就没有双脚沾地的行走过了。

即使是被抱着回到房间,这段路程也是让她难以忍耐。

一直以来被她当成孩子看待的短刀们,其实比她更了解闺房的神秘。

每次在温泉的前戏,总是能完全激起她潜藏的女性本能,在他们的唇舌手指中被完全绽放的欲望,却独独在最后一次不给她满足,让她忍耐著发热发疼的身体回到房间,迎接着整晚的侵犯。

即使穿着柔软的棉布襦绊,布料摩擦著挺立乳尖的痕痒,还有临门一脚被停下的饥渴,渴望高潮的身体连大腿间都一片湿濡,让她无法抵抗接下来被男人们压在身下,将会持续整晚的销魂快感。

审神者回到刀剑男士替她安排的两室一间的房间,分为前厅与内室的设计,不管是家具还是地板都尽可能地更新,闪闪发亮地不是她那天住的连茵蓆都长倒刺的房间了。

被安放在已经铺好的床上,审神者被伺候着喝水休息的同时,外厅也陆陆续续有刀剑男士集合。

男人们都一样穿着净素白衣,规矩端正地正坐在前厅,温和微笑的美男子与魁武的帅大叔一字排开,仿佛可以任意点选的作风,简直就像女将军般豪华的夜生活,事实上并不是如此。

接下来这些男人都会不顾她的意愿,恣意地侵犯她,直到她昏死过去。

面对这些男人,审神者没有好脸色,不只是冷著一张脸,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更对拒绝倾听他们的甜言蜜语。

这个本丸;这些刀剑男士,用卑鄙的方法将她囚禁在这里,要求她成为主人的替代品,这种事情不用想都知道,不会有任何一个审神者会答应。

就算他们的主人长期未归,也不该随便绑架一个人当替代品才是!

可惜审神者的抗议他们充耳不闻,只是单方面地要求她,成为这个本丸的主人。

将审神者整顿好,短刀们安静退开,在内室的房门口端正正坐,真的就与将军的闺房一样,在房间外面有守护监视的人,确保将军的安全。

当然,这也是对刀剑男士传达开始的信号,从现在开始是属于他们的时间。

美味的肉已经料理好端上桌,只要动刀叉就能入口了。

无视审神者摆出的拒绝姿态,女人柔软身体被精壮男人给拥抱入怀,剥下她身上仅存的布料。

敏感身体光是接触到男人的温度,就忍不住哆嗦起来,带着刀茧的骨感手指让她嘤咛出声,纵然她的内心抗拒这样的行为,但被短刀给玩弄到炙热的身体,却连这样粗糙的爱抚都无法抵抗。

双腿被大大张开,男人炙热肉刃贯穿她的瞬间,审神者还是忍不住昂起头,对碾压全身的快感发出欢喜的娇啼,身体迅速收紧了渴望已久的结实。
“呀啊!”

虽然是打刀,但长曾弥虎彻不管是他的身形还是肉刃的质量,都更接近太刀许多,不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迳自在女人温暖肉鞘中驰骋了起来。

“呜…轻…一点……”
粗大打刀在敲打快感中枢的同时,也过份蹂躏已经红肿起来的花瓣,疼痛与快感混合起来令人难过的感觉,教娇生惯养的审神者忍不住求饶起来。

“那就,留在这里当我们的主人…”
汗水从鬓边流下,长曾弥虎彻的声音更来得低哑。
在享受女人身体给予的快意的同时,也没有忘记他们最初的目的,只要一有机会就要求她的承诺。

面对刀剑男士任性跋扈的命令,审神者永远都是偏过头,用行动表达她的不满。

审神者固执的反应他们早已经习惯,也不着急地需要她的承诺,一切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手指穿过女人丝绢黑发,长曾弥虎彻将她扳过来,吻上女人固执的唇,用舌头撬开她的娇喘。

“唔…啊……”
舌尖被缠着,娇喘声无法抑制地溢出,纠缠的男女肉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个姿势,审神者跨坐在打刀身上,凭借着体重让他进入更深的地方。

“打扰了。”
因为跨坐而分开的分开的嫩臀,隐藏在其中小巧矜持的菊蕊,被另外一把肉刃给顶上。

“不…那里……唔嗯……”
审神者的抗议不被倾听,和泉守兼定扣住她的肩膀,一个挺腰就轻松滑入,已经被短刀们给充分准备好的另外一个入口。

像这样同时迎入两把刀,被男人们的结实肌肉给碾压,是每天晚上理所当然的一幕。

比一般打刀还要高大粗壮的两人,几乎是被两把太刀给侵犯一样,下半身完全被胀满,储存于深处的蜜液在每一次的抽插中挤出,三人紧密纠缠的部份溼成一片。

不愧是在战场上能够合作,新撰组的队长与副队长的佩刀,两人极有节奏地交互顶上,不间断地戳刺深处,火焚情欲让她连手指脚趾都蜷曲起来。

被冒着热气的肌肉给挤压,审神者觉得自己像是汉堡中间的起司,无法保持自我地被完全融化,在被给予的销魂快感中努力挣扎。

丰满胸部被捏上,乳尖被粗暴抓弄,全方面的逗弄让她收紧了肉鞘,让两把打刀不约而同闷哼了声,却不愿在此认输。

要做得比真品更好,是长曾弥虎彻一直以来对自己的要求。
即使肉体的欢愉是这么令人惊叹且不可自拔,也不能忘记他们本来的目的。

无视审神者意愿的侵犯她,是为了两个目的。
一个是侍奉审神者,给予她欢愉的生活,使她自愿留在这里当他们的主人,而另外一个目的就是不断加强禁锢的力量,让她无法离开这个本丸。

不能再一次失去主人了。

既然是侍奉主人为前提,就不被允许用女主人的身体享乐,必须要让她满足,用过多的情欲溺毙她的理智。

“啊、哈啊……”
濒临极限的身体不停颤抖,理智被快感给瘫痪,审神者只是依靠着本能不断收紧身体,完全不知道男人们咬牙忍耐的状况。

获得人身超过百年,体验肉体的欢愉却是这几天的事情,刀剑男士一个两个也都是初尝情欲的处男,不像审神者只要享受他们的伺候就好,男人们努力不要让自己丢脸。

“啊啊!!”
审神者高潮的瞬间,在几乎要绞断他们的压力下,两把打刀也终于不用忍耐,同时在女主人体内灼射他们的欲望,灌入他们的灵力,加强本丸的束缚。

一身是汗地瘫躺在床上,审神者看着两人的离去,又来了两个人。

今晚也是,会被他们给蹂躏到昏死过去。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