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庭

片段

 

喘不過氣。

被囚禁在這個本丸以來,審神者沒有一絲喘息的空間。

二十四小時,不管是醒著睡著,總是有刀劍男士在身邊,監視著她的一舉一動,盡責地監視她這個被敬稱為主人的人質。

好不容易終於抓到機會一個人離開房間,審神者才走沒幾步,就感覺得到在背後盯著她的視線。

深呼吸回過身,出現在審神者視線中的是可愛的粉色棉花糖般的秋田藤四郎,矮小的少年間隔著幾步的距離,對審神者大大地笑起。
「主人,來玩捉迷藏嗎?」

幼童們天使般純真無垢的笑容,在審神者眼中並不是那樣。

孩童面貌的短刀們,並不如他們的外表那般單純可愛,至少這些孩子跟她的本丸的刀劍不同,他們的行為都是別有目的。

「主人?」
得不到審神者的回應,秋田藤四郎向前踏出一步的同時,審神者也向後退了一步,並且緊緊握住顫抖的雙手,努力不露出緊張恐懼的模樣。

她不確定這個本丸囚禁她的真正目的,這個地方也沒有任何一個刀劍男士可以信任,審神者強迫自己不能在他們面前露出弱態,始終都必須保持著自我才行。

即使心態上鞭策著自己,身體卻不受控制地多退了一步,本能地與恐懼的對象拉開距離。

可愛的粟田口短刀們,正是囚禁她在這個本丸的主謀,二十四小時監視著她的刀劍男士,等於是她在這個本丸中最大的敵人,讓審神者本能地想要擺脫他們。

咚地撞上堅硬的物體,突然出現的障礙物讓審神者訝異,抬頭一看只見一對異色的眼眸盯著她。

這個角度視線不會被垂落的櫻色瀏海給遮住,自己的表情倒映在碧綠與蒼藍的細長眼眸中,有著傾國之名的美青年總是似笑非笑,嘲弄地勾著嘴角。

「宗三…左文字……」
來到這個本丸,她還是第一次這麼接近地看到這把傾國打刀。

刷的一聲,寬大的袈裟覆上了她。
「可惜,先約了。」

耳邊響起的不是她所習慣,總是帶著嘲諷的悲涼語調,這略為輕快的語氣,似乎只對刀劍男士說。

「唉……」
大大地垮下臉的秋田藤四郎,如果是自己的本丸,審神者肯定是以短刀為優先,覺得大人跟小孩子爭風吃醋做什麼,現在的她卻只是靜靜看著,什麼表示都沒有。

刀劍男士之間的事情與她無關,她是這個本丸的局外人,現在是,未來也是。

面無表情地讓宗三左文字拉著她走,審神者並不想去思考他有什麼目的。

反正,這個本丸的刀劍男士不會殺她,唯一會做的也只有,玩弄侵犯她的身體罷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