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 Vacation – colorful flower系列

Summer Vacation

 

只有開頭部份
一期x紫
蜻蛉切x雪繪

 

「防曬外套、防蚊液、袖套、防曬帽子、粗布手套、雨鞋…都準備好了!」
雙手插腰看著攤開在地上的行李們,雪繪滿意自己的萬全準備。

前幾天收到紫小姐的邀請,問她要不要一起去輕井澤渡假三天,雪繪二話不說馬上點頭答應了。
反正她這個新人歌手,工作有一個沒一個的,待在家裡也是閒著,有人邀請當然更要赴約!

紫小姐在渡假的時間,自然蜻蛉切也是放假。
在時尚名流的避暑勝地輕井澤渡假,是雪繪一直以來的憧憬,沒想到這麼早就能實現了。

既然是去有錢人的別墅,雪繪也很清楚不可能去白吃白喝。

電視上都有播,邀請她這樣的一般人去渡假,有吃有喝有住的前提下,自然也要幫忙打掃家務。
跟蜻蛉切一起在一起整理花園,打掃房子且充當廚師,兩個人還可以手牽手在輕井澤約會……雪繪已經計畫好這三天要如何度過了。

「早安,雪繪小姐。」
一大早蜻蛉切就來敲門,對於雪繪三天兩夜來說過多的行李完全沒感到訝異,非常自然地替她提起行李,護送她一起到門口的七人座休旅車去。

作為知名女演員花久遠紫的司機兼保鏢,蜻蛉切對於女性的行李只會多不會少,早就非常理解了。
紫甚至是個出長期外景要將倉鼠玩偶小草莓也帶去的脾氣,自然蜻蛉切也缺乏正確判斷行李數量的能力,雪繪的行李對他來說,也一點都不算多。

「紫小姐,謝謝妳的邀請!」
開心地跟舒服地坐在後座的紫道早安打招呼,只得到紫的嫣然一笑。

「抱歉呢這麼早,現在過去正好是吃午餐的時間。吃過早餐了嗎?」

「這不算早呢!」
開心地在靠車門的位置落坐,雪繪再不濟也是演藝人員,而且還是最底層的,起早擠電車都是家常便飯,草根脾氣的她非常能吃苦。
「早餐我吃過了,還準備了一些熱茶。」

獻寶般的掏出保溫杯,雪繪非常清楚紫跟蜻蛉切的家事能力都極低,這時候只能靠她張羅了!

「謝謝。」
接過雪繪遞過的保溫杯,紫示意要她放輕鬆就好。
「東京開車到輕井澤大約要三個小時,雖然坐新幹線比較快,不過到那邊再安排車子比較麻煩,還請稍微忍耐一下。」

「不用擔心,我可以的!」
雪繪用力搖著雙手,表示區區三個小時的車程不算什麼,最重要的是能跟蜻蛉切在一起三個小時,對她來說再久一點也可以。

而且,像紫這樣的大明星,搭新幹線才會造成問題,要是被認出來造成混亂,雪繪覺得這個狀況還更可怕許多呢。

而且這台AWT特別配給的保母車也非常舒服,搭上幾個小時的車也不會感到疲倦,真不愧是招牌女星的專用座車呢。

在輕鬆的氣氛下,搖搖晃晃三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如預測一樣在中午前就到達了輕井澤區。
這個半居住半渡假的區域,沒有車很難移動,雪繪隔著窗戶看一面綠色的空間,卻不像秋田鄉下一樣土里土氣,是經過規劃的時髦的城市。

車子穩定地停在一棟雙層的木造別墅前面,不算大卻非常精緻,是雪繪在電視上看過,那種歐洲房屋的造型,相信這裡就是她要度過三天兩夜的地方了。

「歡迎大小姐遠道而來。」
在大門接應的是看起來大約五十多歲的男女,衣著整齊看得出來是專業人士,這幕彷彿電視劇的一景,讓雪繪習慣性地看看附近有沒有攝影機,卻只看到把行李拿下車的蜻蛉切。

「這幾天請多關照了。」
紫朝兩位點頭致意的同時,也介紹起雪繪。
「這位是一起渡假的雪繪小姐。」

「雪繪小姐,我們是這裡的管理人,有什麼需要還請盡量吩咐。」

溫和朝雪繪致意的兩人,讓雪繪忍不住緊張起來。
「我、我才要請多多關照呢。」

「房間已經打掃好,還請三位進來休息吧,等一下就可以用午餐了。」

踏入大門前,雪繪左右張望,房子周圍是打理漂亮的花園,別墅的牆壁也定期清理的白樺色,茂密的樹蔭遮去了夏天的熱氣,與東京悶熱的空氣完全不同的地方。

「哇啊!」
房屋內部也是讓雪繪驚訝。

全木製的地板與牆壁,家具也是一樣精緻的木製品,地上鋪著軟綿綿的地毯,走著北歐風裝潢的空間,跟紫在港區的房子類似氣息,但這裡更來的寬敞舒適,充滿了讓人想要懶洋洋度日的味道。

「雪繪小姐與蜻蛉切先生的房間在一樓。」
管家指出兩人的房間,想也知道女主人紫的房間就是在二樓了。

坐在柔軟的沙發上,雪繪接過放著新鮮檸檬片的冰果汁,冰冰涼涼的瞬間讓人有了開始渡假的感覺。

趁著精神尚未鬆懈下來,雪繪挺直背脊。
「紫小姐,需要我做的事情是哪些呢?」

「嗯?」
搖晃著水晶玻璃杯的紫,一下子沒有理解雪繪的疑問,扇著長睫毛漏出疑問的聲音。
「…來渡假,不是嗎?」
看著雪繪充滿雄心壯志的表情,紫的聲音也猶豫起來。

「不管是要整理花園還是打掃做飯,我都可以幫上忙喔。」
雪繪明白紫作為前輩當然是會照顧她,不會自己開口要她幫忙,所以這時候就應該由她主動了。

「哎…?」
雪繪的請纓讓紫只是眨著眼,不理解雪繪的意思。
「就是,來渡假啊。」

「只是渡假嗎?」
這次換雪繪疑問了。

「是啊。」
紫點點頭,不理解雪繪為什麼這麼問。

她只是想她在輕井澤渡假的這段時間,蜻蛉切一般也是都會陪同,那就請雪繪一起來,他們兩人一起在輕井澤渡假約會,紫則是舒服地享受假期,兩全其美。

「呃…不是需要我來整理花園?打掃煮飯嗎?」

「怎麼會呢。」
雪繪的疑問讓紫失笑。
「雪繪可是我的客人呢。」

「可是…可是…電視上不都是……」
雪繪一臉困擾地試圖解釋。
「一年一次讓人來整理花園打掃房子嗎?」

「如果把房子這樣放置一年,很快就會壞掉了呢。」
電視劇的錯誤概念,讓紫苦笑。
「花園不能一年整理一次,當然房子也是,都要定期整理,才能持久。」

「是這樣啊……」

「這三天,雪繪就好好休息…跟蜻蛉切一起。」
後面的話紫特別壓低了聲音,讓雪繪害羞地臉紅起來。

門口傳來汽車的聲音,讓大家都注意力都集中過去。

「哎,是誰來了呢?」
知道她在輕井澤渡假的人很少,在這個時間會有什麼客人呢?

由管家去應門,紫只是坐在沙發上,一一排除沒有可能性的人物。

進門的男人一身休閒打扮,穿著連帽外套,似曾相識的臉雪繪卻一下子想不起來是誰。

「社長!」
紫的呼喚讓雪繪大夢初醒,對著門口的男人張著嘴,掩飾不住一臉訝異。

不是吧,那個…是一期社長!?

大學生一樣的休閒上衣,鄰家哥哥般的連帽外套,跟平常只穿名牌西裝的社長,完全不是一個人物啊!

一期的視線轉了過來,毫不遮掩的尖銳,讓雪繪瞬間挺直背脊,全身冒出冷汗,比跟自己的上司亂對面的時候還要可怕的顫抖起來。

她是做了什麼事情嗎?
為什麼一期社長這樣看她?

全身寒毛直豎,雪繪努力地想要扯出笑容,卻得到一期更不屑的視線,讓她更加不知所措了。

 

 

 

這篇其實很長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