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campus life – 伊達組 R18

our campus life – 伊達組  R18

高中生x女老師

 

 

意識從黑暗中浮上,大俱利迦羅只感到後腦的悶痛,是剛才光忠打得太用力了。
也只有光忠那種力氣,可以一拳打暈他。
對光忠的行為氣悶不言語,大俱利想要挪動身體摸摸後腦腫包的時候,才發現他的雙手被扣在身後,而且還是不容易掙脫的皮繩與鐵鍊。

心情從困惑轉變成生氣,想要開口發現嘴也被堵起來,明顯是被綁架的狀態,讓大俱利瞬間清醒了過來,警戒地左右張望,卻發現這是他知道的地方。

如果沒錯的話,這裡是學校的修習室之一。
鋪著地毯的純歐式裝潢,房間內的傢俱都是古典歐洲風格,桌腳雕花的矮桌與長貴妃椅,胡桃木的書櫃與大面落地窗,彷彿踏入歐洲城堡的一室的擺設,也是為了讓學生能夠學習歐式禮儀用的房間。

這地方光忠有帶他來過,只是太不合大俱利的脾氣,他沒想要踏入第二次。

視線疑問地左右轉動,最後定睛在離自己只有十步之遙,他正前方的貴妃椅上。

要是手可以動的話,大俱利還真想揉揉眼睛,確認自己沒有看錯。

在那張寬敞的貴妃椅上,一名被脫到幾乎赤裸的女性,被兩名學生給挾坐著。
女人散著長髮,眼睛被領帶給蒙住,無法掙扎的樣子恐怕雙手也是被拘束住,被坐在她左右的少年們用唇舌與雙手玩弄著豐美性感的身體,塗著淡色口紅的唇不斷漏出惱人低喘與困擾的拒絕。

「嗚嗯…不行……啊…嗯啊……」
混合著嬌喘的拒絕反而聽來是遇迎還拒,可憐地掙扎扭動著身體的她,晃動的豐滿美乳像是蹭上少年嘴邊一般,淺白髮的少年也不客氣地銜上挺立的粉色乳尖,吸吮地讓女人發出更柔媚的呻吟。

坐在女人右邊的人,是大俱利再熟悉不過的表兄五條鶴丸,只見他脫了西裝外套,解開領口的釦子,一條腿扣住女人掙扎的右腿,強迫她大大地張開雙腿,細長手指在粉色中心肆無忌憚地玩弄著。

鶴丸的手指戳弄著女人嬌嫩腿間,透明液體淌溼了她的大腿,一部分噴在地上,無法反抗的女人只是顫抖著纖腰,搖著頭努力抗議。

「嗯…這樣……不行……」
女人對著左邊的少年抗議,只見鶯色短髮的少年柔軟一笑,擰捏著腿間頂端著敏感珍珠,讓她更是挺直了腰,發出高昂叫聲。

到底是什麼狀況,大俱利迦羅一頭霧水,只是他的視線完全無法從眼前的女人移開,少年的眼直勾勾地盯著眼前的性感美女。

蒙住了眼散開了髮看不清楚她的臉,只是她玲瓏有致的性感身材,充滿光澤的乳白色肌膚染上了一層嬌豔粉嫩,豐滿跳動的雙乳下面的
柔軟纖腰,吊帶黑蕾絲大腿襪包裹著肉感長腿,跟同年紀的纖細平板的少女們完全不同,是充滿性魅力的成年女性。
從未見過真正女性裸體的大俱利,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溫潤喉頭,發現自己的腦袋也熱了起來。

「哈哈,真年輕,小迦羅這樣就硬了呢。」

光忠的聲音讓他回過神,也才狼狽地發現自己的下半身完全鼓了起來,表示自己被眼前的女人給勾起了性慾了。

「嗚唔!」
想要抗議嘴巴卻被堵住,大俱利只有嗚嗚抗議的份。

「放心吧,我不會害你的。」
光忠的聲音已經不像少年,低沉地更像是男人的聲音,當他這樣說話的時候,大俱利就知道準沒好事。

站在他的正前方,長他一歲的光忠身高已經高出不少,身高與骨架都已經透出大人的影子,還只是少年的大俱利,完全不是他的對手,只是站在前方的壓迫性就很明確地傳達著不要與他為敵的信號。

雙手被拘束在背後,大俱利躺在舒服的沙發上雙腳踩地,看著從光忠身上傳來的威脅氣息,大俱利的本能知道自己要趕快逃走。

可是光忠更快地覆上他,巨大的影子籠罩著,雙手被拘束的大俱利無法靈活動作,更別說制服的西裝褲皮帶被光忠給拉住,自己像是被提著脖子的小貓一樣,張牙舞爪也毫無用處。

「別急,馬上有你享受的。」
光忠的口氣一派輕鬆,雙手靈活地解開了大俱利的皮帶,一口氣連內褲一起扯下,突然發生的事情讓大俱利整個愣住,思考無法跟上光忠的行動。

「嗚嗚嗚!!」
嘴被堵住無法說話,回過神的大俱利連耳朵都發紅地跟光忠咆哮,可是他黝黑的膚色看不出羞紅,咆哮怒罵也全部無法好好說出。

顧不了褲子被脫,下半身全部曝露出來,包括他直挺挺還溢出黏液的少年肉莖也袒露在眾人面前,這輩子沒這麼被羞辱過,大俱利也不可能乖乖躺著,就要站起來跟光忠搏鬥拼命了。

就算打不贏也不能讓他這麼欺侮!

「乖,別亂動。」
大俱利被光忠給按回原位,躺在沙發椅上下半身赤裸,而且肉莖朝天的狼狽模樣,讓他氣得雙腳亂踢,想要甩開從後面按住他的肩膀的男人。

「小俱利別亂踢啊,不能傷到老師喔。」
前方傳來鶴丸的聲音,才讓他發現,剛剛在沙發上被兩人給玩弄的美女,鶴丸挽著她的手臂,讓女人小心摸索地往前走。

提到老師他才發現,這位確實是他看過的那位新來的實習老師-花久遠紫。
只是女人的模樣,跟大俱利的印象相差甚遠,他完全無法將眼前被學生給玩弄欺侮的性感美女,與那位端莊優雅的女老師聯想在一起。

怕自己真的會傷到人,大俱利也停止了掙扎,不知道鶴丸葫蘆裡賣什麼膏藥。

被蒙著眼,女人腳步蹣跚地朝他走來,這時候大俱利才發現,老師跟他一樣被拘束著,雙手扣在背後失去自由,是室內少年們的性感玩具。
被脫得半裸的女人,襯衫還掛在肩膀上,黑色胸罩也沒有脫下,只是掀開了罩杯露出乳房,在黑色衣服的襯托下更顯得白皙晶瑩,彈性豐乳隨著她的腳步上下晃動,看起來十分綿軟可口。

看著紫在他面前站定,雖然蒙眼也看得出她十分緊張不安,不熟悉的狀況讓女人輕顫,更像是頭雪白可口的小白兔,一個人站在流著口水虎視眈眈的狼群中。

「呀啊!」
背後突然被推了一下,站不穩的紫直接仆倒在大俱利身上,結實的少年身體沒讓她受傷,可是被當成肉墊的少年可就不是一切平安了。

柔軟的女人身軀突然撲上,只穿著一件上衣的大俱利,隔著一片薄薄的布料接觸她的身體,豐滿雙乳擠壓在他身上,鼻端是令人心醉的頭髮幽香,在他還沒從接觸女性的衝擊回過神來時,身上的女體已經不安分地扭動起來了。

「嗚唔!」
想要叫她別動的話語,被堵住只剩下嗚嗚聲,雙手扣住行動不便的女人,如同毛毛蟲般在大俱利身上磨蹭移動,綿軟雙乳在他的胸膛上來回摩擦,前所未有的感觸讓少年緊繃了身體,下腹部也繃得更緊了。

扭動的女人緩緩後退,翹軟蜜臀與他下腹部的熱棒接觸的瞬間,大俱利幾乎是要跳起來,只是靠意志力壓下了這個衝動。

「唔嗚!」
想要叫她不要再動了,出口的仍舊是不明所以的低哼,眼睜睜地看著她張著大腿,溼滑嫩瓣貼上他的黝黑的處男勃起,電極刺激從尾骨一路衝到大腦,少年的膝蓋也不自覺顫抖起來。

大俱利迦羅的一切反應,站在他身邊的鶴丸與光忠都全部看在眼中,當然他們完全沒有要阻止的意思,甚至樂於一切發生,欣賞小迦羅窘迫狼狽的模樣。

這姿勢對紫來說似乎相當困難,她想要直起腰也沒辦法,移動範圍不夠的她只是不斷扭著屁股,上下磨蹭著大俱利越發挺起的肉莖,忍耐不了的少年先端不斷吐出收不住的白濁,與女人體液混在一起,發出淫猥水聲。

明明幫助他們是非常簡單的,可是光忠跟鶴丸就是袖手旁觀,看紫性感可愛地扭著心型翹臀,淫蕩懊惱地低喘。

這些高中生們早就已經非常清楚他們老師的脾氣與身體,要如何勾引老師達到自己的目的,孩子們爐火純青地玩弄女人身體,享受與美女老師調情歡愛所帶來的大人感覺。

這是要成為大人,必須要跨越的一步。

趴著磨蹭了半天,紫好不容易中於是坐直了起來,從大俱利的角度來看又是另外一個香豔畫面。

柔軟的身體曲線上,皮膚和汗水都閃閃發亮,跳動美乳上的挺立粉尖特別顯眼,珍珠汗水從深深乳溝中滾落,來不及落到他身上,就消失在纖腰上的黑蕾絲吊帶襪釦上了。

視線離不開眼前的半裸美女,少年甚至連呼吸都忘記,也沒注意紫想做什麼。

稍微移動了一下自己,紫終於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她一直蹭弄的膨脹肉莖,現在正散發著熱呼呼的氣息微微顫動著。
雙手被扣在背後的姿勢非常困難,可是一直以來被少年們給玩弄的她,也還是勉強有了點技術,放鬆了腰緩緩下沉,少年過硬的先端馬上擠開了她已經溼透的花徑,戳入體內的酥麻感讓她支撐不住自己,整個人控制不了地坐了下去。

「嗚唔!」
和紫滿足輕喘一起響起的,是大俱利狼狽至極的低喊。

他沒有想到,這個掙扎了半天的女老師,居然就著他的肉棒就坐了下去!
更讓人羞恥的是,在被她吞入的瞬間,腰骨內直衝大腦的快感讓處男的他完全忍不住,初精就這樣併射到她體內了。
最尷尬的是,明明已經射精了,自己還是硬得不行,被她熱熱暖暖地包著非常舒服,腰骨內仍舊酥酥麻麻,想要深埋在她體內,享受這不可思議的感覺。

另一方面理智又告訴他,這是不對的!

就算是被強迫也不能這樣中出女老師,更和況她也一樣是被這些人給欺負霸凌的人,自己也成為加害者的一員………各種湧上心頭的感情讓他混亂,但這一切都比不上自己的下半身,背叛自己意識地享受女老師甜美的身體。

「嗯?你是……」
終於是稍微地回過身,紫發現嵌在自己體內的,是從未接觸的肉莖。

比她知道的都略短小一些,可是卻有不同的硬物頂著她的內壁,不熟悉的感覺讓她揪眉,懷疑這些孩子又做了什麼。

她被學生們給威脅而玩弄身體,這樣的事情可不是能輕易公諸於世,更不是每個人都能加入這場遊戲,這可是極度祕密的遊戲呢。

「老師。」
紫的思考馬上就被從後面摟上她的光忠給打斷。
「今天這裡也可以吧。」
光忠硬挺欲望直戳著她的菊蕊入口,這根本不是詢問而是告知,紫也非常習慣這些任性不已的學生們了。

不管她的回答為何,這些人都會做他們想做的。

充滿壓迫感將她全部填滿的張狂跋扈,讓她忍不住收緊了身體,像是要安撫她一般雙乳被輕柔捏上,挑弄著乳尖讓她放鬆,高大少年將她整個人包覆在懷中,溫柔地安撫她的情緒。

被壓在下面的大俱利可就完全不是這樣,顫抖著膝蓋忍耐著差點要繳械投降的衝動。

即使隔著一片薄肉,光忠的擠入壓縮了空間,再加上紫被愛撫又緊縮了起來,吸吮著他的溼穴讓他忍耐不了,差一點就射出人生的第二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