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nival – Prey R18

carnival

Prey

 

长曾弥x紫

 

 

谈完了工作上的事,长曾弥随手拿起祢祢切丸办公桌上归类起来的档案,对档案上的人物诧异不已。

“这…这孩子,不适合做偶像吧。”
档案上挟著一张气质端丽的小美女的照片,以长曾弥的经验来说,这孩子太漂亮不适合做唱跳偶像,更确切来说,更不适合祢祢切丸的综艺公司。

祢祢切丸抬起眼看了下长曾弥手上的档案,只是咕哝了一声,没有正面回应他的疑问。

长曾弥与祢祢切丸是学生时代以来的旧友,他当然清楚祢祢切丸手上的综艺公司只是他选拔玩弄年轻女孩的掩护,跟正经做演艺生意的他不同。
也因为他们两家公司主要目的不同,经常可以互相合作,让祢祢切丸有正经公司的错觉的同时,他也能从中赚取利益。

当然,这些选拔出来的年轻女孩,自然是他们这些大叔们有福同享,恣意贪婪少女们青春动人的胴体。

只是他手上的这个女孩,跟祢祢切丸一直以来挑选的少女完全不同。

放在一起的档案中,12岁的文乃是适合双马尾的可爱女孩,俏丽甜美的少女适合舞台偶像,以长曾弥多年挖掘少年偶像的经验看得出来,文乃是个好好打磨可以红的素材,当然祢祢切丸看上文乃的不只这点。
年幼的文乃还是个父母双亡由奶奶抚养的女孩,这样孤苦无依的美少女是祢祢切丸最喜欢的对象,在社会上处于弱势的人物,只有被剥削的份。

另外一个看起来瘦弱不起眼的雪绘,单纯看外表是比文乃逊色一些,但有双特别漂亮的长腿,好生打扮一下在舞台上不见得会输给文乃。
而且她出身乡下,是个典型的憧憬都会的乡下女孩,这类人也是祢祢切丸喜欢招揽的对象。

这两名少女,都还是长曾弥可以理解的范围,独独手上他手上这份,名门资产家花久远家的千金,这个身份的女孩可不是祢祢切丸的特殊营业可以染指的对象,难道这家伙转性想做一般综艺公司了?

花久远家与祢祢切丸和日本号一样,是属于上流社会中的上流家族,和他这样上流社会中的中流家族不同,像他这样的养子甚至连搭话的身份都没有,弟弟蜂须贺还勉强可以吧。

这样的家庭让女儿出来上电视已经是极限了,祢祢切丸可不会疯狂到在这么狭小的上流社会,让这位小美人来做肉体招待,搞出无法收拾的天大丑闻吧。

纵然满心疑问,长曾弥也很清楚自我中心我行我素的祢祢切丸,是万不可能主动开口跟他解释些什么,一切就只能等他自己找到答案了。

今天的工作也已经谈好了,长曾弥想着趁现在回公司一趟,再安排几个工作。

虽然他的外表看不出来,不过长曾弥可是业界知名的青年实业家,虽说一开始有虎彻家的投资,不过他自己也闯出了一番天地,完全不输给继承家业的弟弟蜂须贺了。

“那我先回公司了,有事再联络。”
拿起披在沙发上的西装外套,长曾弥简单打了招呼就要离去前,反而被祢祢切丸给叫住了。

“长曾弥,上次说的我想了想,还是自己调教比较好。”

没来由地突然就说起了上次,就算是长曾弥一下子也想不起来是哪个上次,详细内容是什么。
不过唯一一点他能肯定的就是,他们谈论的内容一定是女人。

“山神亲自挑选的供品,那肯定是最棒的美味。”

学生时代的外号被提起,让祢祢切丸扬唇一笑。

然后,时至今日,长曾弥昂躺在沙发上,满足地欣赏著骑在他身上,淫荡地扭腰摆臀的美女。

眼前的女人曾经是他触碰不到的高岭之花,现在张开双腿跨骑在他身上,被剃得光裸的粉红私密任他欣赏玩弄,充血红肿的娇嫩花瓣吞吐着他的肉棒,溼滑紧窄的花径奋力取悦他,被包裹的感觉十分舒服。

丰满双乳随着她的韵律晃动,粉色乳尖如勾引般高高翘起,长曾弥有着粗茧的手掌用力握上,牛奶白的光润凝脂的肌肤,毫无疑问是他玩弄过的女人中最好的。

就因为是一般方法无法接触的女人,才更显得珍贵,让人想要好好蹂躏,贪婪少女有限的青春。

这个女人不只是代表女人而已,更多的是她所属的阶级,让人想要污秽她,践踏她,仿佛跨过了不可能的阶级鸿沟般。

抖著精壮的腰,长曾弥再一次将精液灌入她的最深处。

 

 

 

 

 

 

 

 

后记:嘉年华偶尔也写点正经的东西

澪雪拜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