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nival – Prey R18

carnival

Prey

 

長曾彌x紫

 

 

談完了工作上的事,長曾彌隨手拿起禰禰切丸辦公桌上歸類起來的檔案,對檔案上的人物詫異不已。

「這…這孩子,不適合做偶像吧。」
檔案上挾著一張氣質端麗的小美女的照片,以長曾彌的經驗來說,這孩子太漂亮不適合做唱跳偶像,更確切來說,更不適合禰禰切丸的綜藝公司。

禰禰切丸抬起眼看了下長曾彌手上的檔案,只是咕噥了一聲,沒有正面回應他的疑問。

長曾彌與禰禰切丸是學生時代以來的舊友,他當然清楚禰禰切丸手上的綜藝公司只是他選拔玩弄年輕女孩的掩護,跟正經做演藝生意的他不同。
也因為他們兩家公司主要目的不同,經常可以互相合作,讓禰禰切丸有正經公司的錯覺的同時,他也能從中賺取利益。

當然,這些選拔出來的年輕女孩,自然是他們這些大叔們有福同享,恣意貪婪少女們青春動人的胴體。

只是他手上的這個女孩,跟禰禰切丸一直以來挑選的少女完全不同。

放在一起的檔案中,12歲的文乃是適合雙馬尾的可愛女孩,俏麗甜美的少女適合舞台偶像,以長曾彌多年挖掘少年偶像的經驗看得出來,文乃是個好好打磨可以紅的素材,當然禰禰切丸看上文乃的不只這點。
年幼的文乃還是個父母雙亡由奶奶撫養的女孩,這樣孤苦無依的美少女是禰禰切丸最喜歡的對象,在社會上處於弱勢的人物,只有被剝削的份。

另外一個看起來瘦弱不起眼的雪繪,單純看外表是比文乃遜色一些,但有雙特別漂亮的長腿,好生打扮一下在舞台上不見得會輸給文乃。
而且她出身鄉下,是個典型的憧憬都會的鄉下女孩,這類人也是禰禰切丸喜歡招攬的對象。

這兩名少女,都還是長曾彌可以理解的範圍,獨獨手上他手上這份,名門資產家花久遠家的千金,這個身份的女孩可不是禰禰切丸的特殊營業可以染指的對象,難道這傢伙轉性想做一般綜藝公司了?

花久遠家與禰禰切丸和日本號一樣,是屬於上流社會中的上流家族,和他這樣上流社會中的中流家族不同,像他這樣的養子甚至連搭話的身份都沒有,弟弟蜂須賀還勉強可以吧。

這樣的家庭讓女兒出來上電視已經是極限了,禰禰切丸可不會瘋狂到在這麼狹小的上流社會,讓這位小美人來做肉體招待,搞出無法收拾的天大醜聞吧。

縱然滿心疑問,長曾彌也很清楚自我中心我行我素的禰禰切丸,是萬不可能主動開口跟他解釋些什麼,一切就只能等他自己找到答案了。

今天的工作也已經談好了,長曾彌想著趁現在回公司一趟,再安排幾個工作。

雖然他的外表看不出來,不過長曾彌可是業界知名的青年實業家,雖說一開始有虎徹家的投資,不過他自己也闖出了一番天地,完全不輸給繼承家業的弟弟蜂須賀了。

「那我先回公司了,有事再聯絡。」
拿起披在沙發上的西裝外套,長曾彌簡單打了招呼就要離去前,反而被禰禰切丸給叫住了。

「長曾彌,上次說的我想了想,還是自己調教比較好。」

沒來由地突然就說起了上次,就算是長曾彌一下子也想不起來是哪個上次,詳細內容是什麼。
不過唯一一點他能肯定的就是,他們談論的內容一定是女人。

「山神親自挑選的供品,那肯定是最棒的美味。」

學生時代的外號被提起,讓禰禰切丸揚唇一笑。

然後,時至今日,長曾彌昂躺在沙發上,滿足地欣賞著騎在他身上,淫蕩地扭腰擺臀的美女。

眼前的女人曾經是他觸碰不到的高嶺之花,現在張開雙腿跨騎在他身上,被剃得光裸的粉紅私密任他欣賞玩弄,充血紅腫的嬌嫩花瓣吞吐著他的肉棒,溼滑緊窄的花徑奮力取悅他,被包裹的感覺十分舒服。

豐滿雙乳隨著她的韻律晃動,粉色乳尖如勾引般高高翹起,長曾彌有著粗繭的手掌用力握上,牛奶白的光潤凝脂的肌膚,毫無疑問是他玩弄過的女人中最好的。

就因為是一般方法無法接觸的女人,才更顯得珍貴,讓人想要好好蹂躪,貪婪少女有限的青春。

這個女人不只是代表女人而已,更多的是她所屬的階級,讓人想要污穢她,踐踏她,彷彿跨過了不可能的階級鴻溝般。

抖著精壯的腰,長曾彌再一次將精液灌入她的最深處。

 

 

 

 

 

 

 

 

後記:嘉年華偶爾也寫點正經的東西

澪雪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