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itation (未完)R18 – Our Campus Life

Limitation (未完)R18

 

大概是有點劇情的部份w

 

第一次在近距離見到她,就讓人移不開視線。

長及膝蓋的深灰色窄裙與同色的西裝外套,外套下是僅打開第一個釦子的柔軟白絲襯衫,裙子下的長腿被黑絲襪給包裹著,長髮在腦後梳了優雅的法式包頭,明明是無懈可擊的端莊打扮,在光忠眼中卻是說不出的性感,散發著令人心動的成年女性典雅氣質。

按著裙子蹲下身,露出圓潤膝頭的模樣,讓少年忍不住滾動喉頭,滋潤過於乾澀的聲音。

「掉了呢。」
將落地的鋼筆交給光忠,圓潤修剪指尖塗著裸粉色的蔻丹,一切都非常符合女老師該有的打扮。

「謝謝。」
努力扯出笑容,光忠想盡量在美麗女老師面前表現出帥氣的模樣,即使對她來說自己可能只是個孩子也說不一定。

她只是嫣然一笑,踩著低跟鞋從光忠身邊走過,搖曳的鬢髮拂過鼻端,留下淡淡的香水與脂粉的氣味。

今年新來的實習老師花久遠老師,跟自己相比是矮小纖細的女性。
從單薄背部往下的細腰,被窄裙給包裹的心型翹臀,帶著些微脂肪的均稱大腿,裙子之下優美的小腿曲線……直到自己的肩膀被拍上,光忠才驚覺他居然一直盯著女人的背影不放,真是太丟臉了!

「鶴先生……」
光忠有些尷尬地回過頭,迎向對方笑嘻嘻的視線。

「小光啊,一直看著老師呢。」

「嗯……」
有點尷尬地點點頭,光忠知道他瞞不過鶴丸,沒辦法打哈哈地矇混過去。

鶴丸雖然略比他年長一歲,不過因為小時候體弱的關係留級一年,現在兩人同校同班唸書。
也許就因為這份小小的年長,鶴丸總是能輕易看穿他想什麼,光忠的掩飾在鶴丸面前毫無意義,只會更讓他丟臉而已。

「嗯哼……」
雙手環胸,鶴丸瞇起金色眼睛打量的模樣,讓光忠非常不安。

每次鶴丸想要做些什麼時,就會露出這樣的眼神。

「這樣吧,小光星期五晚上…差不多11點的時候,到老師房間去吧。」

「等等,這太晚了,不適合拜訪吧。」
晚上11點是消燈時間,就算宿舍管理週末比較鬆懈,這麼晚到老師的房間…而且是女老師的房間裡,怎麼想都覺得不妥。

「對呢,小光是紳士呢」
鶴丸像是想起什麼地笑起來,金色的眼眸轉了轉。
「既然這樣,就更要來了。」

「可是那時間……」

「是讀書會啦,小光別想太多。」

「讀書會?」
哪有那麼晚的讀書會?

抱著滿腹懷疑,光忠最後還是沒有跟鶴丸問清楚,反正鶴丸也不會說,要他自己去揭曉謎底,一直都是鶴丸的脾氣。

他只能,星期五晚上自己去看看了。

懷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光忠照著鶴丸的吩咐,在星期五的深夜來到了宿舍裡另外一間的教師宿舍。
因為舍監的小豆老師,最近週末都必須回家看小孩,實習老師的花久遠老師就分攤了舍監的工作,成為宿舍中唯一的大人。

不過說真的,週末的宿舍事情不多,不少學生都申請週末外宿,舍監只是象徵性的管理人罷了。

看了看自己的黑上衣與深藍色牛仔褲,光忠吸口氣,才動手敲門。

「呦!小光很準時嘛。」
前來開門的不是老師,而是白衣白褲的鶴丸,讓光忠掩不住詫異,非常意外這個時間鶴丸在老師房間做什麼。
「來來,快進來。」

抓住光忠的手腕,鶴丸一把將他拉入房間,當然也不忘鎖上門,不讓任何人有機會踏入房間。

房間內如光忠所想像的一樣,充滿了女人好聞的脂粉與香水混合起來的香味的同時,還有一股他非常熟悉的甜腥味,從臥房那個方向透出。

分配的老師房間似乎都一樣,這一間的格局也跟舍監小豆老師的相同,都是一房一廳的設計。
只是這個廳與其說是客廳,更像是老師的書房兼工作室。

靠牆的大書櫃上放滿了書籍,疊滿了教材的書桌,雖然有電視但沒有啟動,房間中間還有一個四人座的桌子,是老師與學生唸書與談話用的空間,擺設來說跟小豆老師沒有不同,差別只有在小物的擺設而已。

相對於小豆老師那個兒童空間般的配色,花久遠老師採用北歐風裝飾,自然色的木製家具讓房間顯得溫暖,木頭椅子上擺了看起來柔軟的座墊,桌子上是麻色的桌巾,牆上的木造架子上是乾燥花與小盆栽,是個溫馨的小住所。

而放在桌上的馬克杯,還有披在椅背上的外套,讓光忠確實地有了踏入她私人領域的感覺,讓他不由得又緊張起來了。

跟隨著鶴丸的腳步往室內走去,蕩漾在耳邊熱情甜膩的嬌喘讓他一愣,站在臥室門口掩不住詫異地看著女人臥房中的一切。

放著蓬鬆羊毛地毯的木頭地板上散落著男女的衣物,房間的主人花久遠老師,就在房中的雙人床上,散亂著光澤閃耀的美麗黑髮,赤裸的雪白身軀充滿情慾的粉紅,小手抓著身下的床單,隨著壓著她的男學生,發出令人失控的炙熱甜美的柔吟。

說不震驚是騙人的,但更讓光忠移不開視線的,是那位端莊典雅的女性,會有這麼放蕩嬌媚的表情,生生地勾引男人的本能,讓光忠不能控制地膨脹起來,極為難受地頂著牛仔褲。

從室內濃郁的交歡氣味可以知道,這行為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而且這肯定不是第一次。

「…………鶴先生,這樣不要緊嗎?」
沒有憤怒沒有訝異大叫,光忠只是轉過頭,遲疑地問著等著看好戲的鶴丸。

「哈,當然是,要祕密喔。」
手指貼著唇做了個保密的姿勢,很輕易地就接受了狀況的光忠,讓鶴丸覺得一點都不好玩。
他本來是想看到,光忠因為自己憧憬的女人被人佔有而生氣的模樣,沒想到光忠比他更想像的更成熟,直接接受了這個事實。

「我明白了。」
光忠笑著點點頭,比誰都明白必須保密的事實。

女老師跟學生之間的事情,不論是誰先起的頭,責任都在大人身上,這就是老師不能也不敢張揚,只能任由學生玩弄的原因。
再加上她只是實習老師,只要走漏一點風聲,她連當老師的這個未來都會被截斷。

他們當然要好好保護這個祕密,才能讓老師繼續在學校內。

「鶴,這是誰啊?」
床上的少年拖著懶洋洋的聲音詢問,他的視線根本沒往這邊看來,手指輕輕撥開紫因為汗溼黏在臉上的髮絲,享受征服了年長女性的愉悅。

他不知道光忠,可是光忠知道他是誰…或者該說,學校內沒有人不知道他是誰,就是名門中的名門,源家的長男源髭切。

這個人帶頭玩弄老師的話,大家就算知道也必須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是這樣家族的下任當主。

「親戚的小光喔。」
面對髭切懶洋洋卻充滿壓力的聲音,天不怕地不怕的鶴丸一切當作聽不懂地回應髭切。

「就是那個小光啊…」
髭切終於抬頭,銳利的金眸中充滿了打量。
「嗯哼…好吧。」

髭切這一個點頭,代表允許他參加這個上級學生才能共享的祕密。
沒有被趕出去,讓光忠鬆了口氣。

又親了紫一下,髭切才從床上下來,坐到一旁的單人沙發上休息,理所當然地拿起礦泉水喝了一口,完全當作自己房間一樣囂張。

了解髭切放出的信號代表什麼,光忠壓抑住緊張地走過去,直視躺在床上喘氣的性感女體。

成長的比同年齡的男孩子更快,光忠的身高已經到達180,只要不穿制服誰都不會相信他是高中生,自然早就有了相當多的女性經驗,從高中生到大學生都有……但美麗的女老師還是第一次,就算是光忠也是隱藏不住忐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