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Pledge – 長谷部篇

Under Pledge

黑道paro

 

長谷部x大小姐
前篇

 

成為總長秘書以來的六年,長谷部國重第一次上班遲到了。

不管前一天多晚入睡,工作的多麼辛苦,隔天早上一定會準時張開眼睛,他就是這樣一個,把工作當作生命唯一目標的男人。

在陌生房間張開眼睛的長谷部,身邊的不熟悉感,只需要一秒鐘他就認識了狀況。

昨晚,他在大小姐的房間過夜了。
現在大小姐還在他懷中安睡著,令人遐想的柔軟身體與他相貼,昨晚的激情似乎讓她睡得特別沈,毫無醒來的跡象。

長谷部並不是沒有女性經驗,任何工作會需要的技能他都會去努力,只是能親自侍奉大小姐,倒是他從未想過的事情。
當然長谷部非常清楚,想要成為第一家臣,踩過所有人的話,奉承大小姐是唯一的方法兼捷徑。

只要是大小姐想做的想要的,只要她開口就必須要完美完成,得到主人滿意的稱讚,就是他最滿足的時刻。

伺候大小姐當然也是他分內的工作,只是…柔美香甜的女體依偎在懷中,只要正常的男人都無法坐懷不亂,長谷部也對自己的生理現象苦惱,忍不住吞嚥了下乾燥的喉頭。

長谷部伸出手,輕輕撫過她凌亂的長髮,努力梳理自己不像樣的情緒。

雖說侍奉大小姐是應該的,長谷部倒是從未想過自己也會成為入幕之賓的一員,得以在大小姐閨房中過夜,這份寵愛著實是超過了他的想像,不能否認一覺醒來的迷惘。

長谷部對於自己是什麼水平的人物,還是有點自知之明。
他是個除了工作以外毫無興趣的男人,說好聽叫為工作盡心盡力,說難聽就是除了工作外一無所有。

對於身為主人的大小姐,長谷部雖然想著要成為第一家臣,卻不像一期一樣有著不符身份的非分之想。
但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不管長谷部想解釋什麼,都不會有人相信了吧。

那還不如,就什麼都不要說,就讓事情這樣發展就好了。

想要等一下會看到一期咬牙切齒的隱忍模樣,長谷部就忍不住揚起嘴角,對於稍遲一些的工作,似乎也不讓人擔憂了。

懷中的女人仍舊安穩沉睡著,長谷部也知道這時間對一般人來說是有點早,是因為他是個工作狂才會有這個準時睜開眼睛的生理時鐘。
作為一個男人,且對象是尊重並呵寵的女主人,長谷部很清楚放她一個人自己起身,是非常失禮的行為。

當然秘書的工作很重要,但這個時候,陪伴在主人身邊才是他更該做的。

看了下睡得安穩的女主人,長谷部在這個不該起床的時間,也順勢閉上了眼,體會這輩子難得的回鍋覺。

房門響起的細微敲門聲,睡得極淺的長谷部馬上就睜開眼睛,護住懷中的女主人,警戒地往房門那邊看去。

大小姐的房間非常寬敞,睡床離門口有一段相當的距離,連帶著房門外聲音都顯得細微,但仍舊逃不過長谷部敏銳的神經。
他不發出任何聲音,只是睜開炯炯有神的紫籐色眼眸,對房門外的人物保持十二分的警戒。

「大小姐,您醒了嗎?」
果然如長谷部所料是一期的聲音,讓長谷部覺得,大小姐今晚留他過夜真是太好了。

管家的一期擁有這宅子中所有的鑰匙,為了不時之需所保管的鑰匙,除了辦公室相關的鑰匙由長谷部拿著外,生活起居相關的鑰匙都在一期手上有備份,當然也包括大小姐房間。

長谷部很清楚,一期一直在找著能跟大小姐單獨對話的機會,只是從前天她回來開始,一期始終找不到適合的時機。

雖然大小姐已經跟出去渡假前不同,不再那麼青澀不安,但想到那一天她哭著出來,又要強忍眼淚維持主人威儀的樣子,長谷部不認為她這麼快跟一期對面是好事,那個狡猾又自私的傢伙,不知道會不會跟先前一樣欺負大小姐了。

「大小姐還在休息。」
不想吵醒懷中的女人,長谷部盡量壓低了聲音,但他知道這個音量足夠讓外面的一期聽見了。

「………明白了。」
本來還以為一期會有什麼反應,這個男人的忍耐力果然比他想像的還要強很多,隔著門一點都聽不見他有任何不該有的反應。
「待大小姐起身,我再吩咐廚房準備餐點。」

雖然一期的聲音聽不出感情,但共事數年的長谷部知道,現在一期的表情肯定跟昨天闖入辦公室一樣,混合了錯愕憤怒與屈辱,能讓那個傲慢的一期露出這樣的表情,才真的讓人愉快。

不知道這一切,仍然睡得安穩的大小姐,長谷部不自覺勾起嘴角,繼續盡責地守護在她身邊,直到她醒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