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issful Symphony R18

Blissful Symphony

奇幻paro   R18

Overture

創造的女神與毀滅的魔女的戰爭,以女神的勝利告終。

最後的力量封印了魔女的女神,精疲力盡的她無力掃蕩地上的魔物,將最後的力量分給了人類,名為女神的祝福。

女神的祝福僅會顯現於男性身上,擁有女神的祝福的男人們,是世界上能夠單獨對抗魔物的存在,也是這個被魔物給肆虐的大地上,人們唯一的希望。

千年的時光過去,人類與魔物間的均衡勢力逐漸崩壞,日益強大的魔物們教人類不禁議論起,毀滅的魔女是否要復活了。

能夠與邪惡的魔女對抗的,只有得到女神祝福的勇者們。
背負著世界的願望的他們,又會做出怎麼樣的選擇呢?

長船騎士團
Cadenza

將年輕女性關在牢房中,並用鐵鍊束縛住她,對有著騎士團來說是不恰當且不名譽的行為,不過對象是毀滅世界的魔女的話,事情就另當別論了。

脫下了騎士團的天鵝絨披風與閃亮的盔甲,騎士團副團長的大般若只穿著輕裝,在點著油燈的隱密地下牢裡面,仔細端詳著被鐵鎖扣住纖細雙腕的女性。

一頭長過膝蓋烏黑光滑的長髮,細緻端麗的小臉,還有不符合社會觀感,露出過多肌膚黑色側開長裙,貼著凹凸有致的性感身體,這稀有的外貌與打扮,確實是魔女會有的打扮。

最重要的是,她是從空中被小龍給抓住,在這個由魔物及高級魔法師才有制空權的世界,是認定這個年輕女人是魔女的最好證明。

只是……讓大般若不解的是,為什麼魔女會被這樣簡單的鎖鏈給扣住,雖然是用來捆綁魔物的特粗鐵鍊,不過對魔女來說,這種程度的束縛應該毫無用處。

大般若彎下腰,一頭亮麗銀髮也隨著滑落胸口,輕輕拂過女人的臉頰,用他那似乎帶著蜜的嗓音在女人耳邊輕問。
「妳是魔女嗎?」

「不是。」
被關在地下牢的女人毫無應有的恐懼與驚慌,抬著頭黑玉雙眸回望著他,一臉困擾地回答他的提問。

對於女人不讓人滿意的回答,大般若只是一個輕笑,略低嗓音摩擦著她的耳際。
「那妳為什麼會在天上飛呢?」

團長的光忠把詢問的工作交給他,就是因為大般若很清楚要如何從女人身上問出情報,必要的時候做點輕微的拷問,也是不可說的祕密,所以才會在這空無一人的地下牢之中,對女人做出詢問。

「為什麼…?」
對於大般若的疑問,女人一臉困惑。
「這是當然的啊。」

「那可以…跟我多說一點妳的祕密嗎?」
溫熱舌尖劃過她雪白頸項,大般若知道自己得要用特別一點的手段了。

大般若的手指修長細緻,掌心也細長許多,比起握劍柄的騎士更像是握著筆的藝術家的手,令人著迷的靈活指尖,就算不握著劍也是大般若的好武器。

從女人纖細柔軟的腹腰開始,衣服底下沒有鋼鐵的束腰,像是在確認感觸般掌心畫圓摩挲著肌膚,從下往上握住她豐滿挺立的美乳,滿足於落在掌心的質量。

「我說,妳來這裡做什麼?」
隔著衣服愛撫著女人身體,趁她意亂情迷說出口的事情,幾乎都無所隱瞞,是大般若愛用的拷問手段。

只是這樣的行為說出去,對重視信義與名譽的騎士團來說太不名譽,只能在這個祕密的地下室進行。

與層層厚重的布料和堅固的束身衣所武裝的身體不同,魔女身上只有一件柔軟的絲綢長衣,隔著薄薄的布料,男人粗糙掌心可以輕易感受到她綿軟身軀和光滑肌膚,捏握著從指縫中溢出乳肉,搓弄著挺起的乳尖。

「嗯呼……」
自然地散發出貴婦人高貴優雅氣質的魔女,卻不同於她們一樣對欲望矜持害羞,很率直地享受大般若的指尖帶來的快意,迷濛著雙眼吐著令人身體發熱的輕喘,自然地磨蹭上大般若結實的身軀。

這樣下去不知道是誰拷問誰,教大般若總是讓貴婦人著迷的俊臉上泛出一絲苦笑。

「這可不行呢…」
停下自己的愛撫,大般若指背輕撫魔女略為泛紅的臉頰。
「不好好回答我,就不繼續喔。」

「明明就是是你們抓了我,不是我自己要來。」
美麗小臉染上了一層朦朧情慾,魔女的言語倒是非常清醒,還不忘抱怨抓住她的人,可愛模樣讓大般若忍不住輕笑出聲。

「只要誠實的話,會讓妳更舒服喔。」
勾起讓宮殿的貴婦人們都會尖叫暈倒的誘惑微笑,大般若從來沒有這麼認真想要勾引一個女人。

發誓遵守騎士守則的他們,女性是要守護尊重的對象,大般若當然也有為了任務調戲女性,不過都是在騎士的行為範圍內的行為,從來不曾越雷池一步。

直到現在。

側開的長裙被往上撩開,男人有著劍繭的手指探入其中,沿著雪白大腿向上,撥弄著毫無防備的嬌嫩花瓣,溫熱甜美的蜜汁隨著男人穿梭的指尖溢出,沿著雪白大腿滑落。

溼熱柔軟的花徑包裹著他的手指,彷彿要人給融化的溫度,讓大般若滾動喉結,想要安撫全身的燥熱。
在這種時候更應該要保持冷靜的神智,大般若卻忍不住心蕩神馳,視線離不開女人吐著熱氣的粉唇,想像起將自己埋入她體內會有的感觸。

鬼丸
Grandiose

壁爐中的火劈啪作響,照映著在壁爐前激烈交歡的男女。

在橙橘火光下銀髮也變成淺紅色,汗水從男人遍佈著大小傷痕高大雄壯的身體落下,滴入下方女人雪白柔軟的肌膚上,與她的汗水匯集起來,滾落鋪在女人身下上還帶著血腥氣味的黑狼毛皮披風。

「啊、嗯啊……」
女人毫不壓抑的嬌啼迴盪在寬敞的城主臥房中,藕白手臂抱上了壓著她的男人,前所未有的行為讓他也埋下身,啃吻女人細緻無瑕的肩膀與胸口,留下屬於他的痕跡。

這番執拗熱情的行為,是無法與守護冰凍極地的北方領主鬼丸國綱聯想在一起的場景,而且對象還是他一刻鐘之前,他才從厚重雪地中撿回來的女人。

握住女人纖細腳踝,被分得更開的雙腿將他迎入更深的地方,不知憐香惜玉的猛擊,這纖弱柔軟的女人不只沒有嚇哭,甚至愉悅嬌喘地挺起纖腰,配合著他的猙獰肉刃,讓鬼丸也不自覺發出壓抑不住的低哼。

身高接近兩米,銀髮赤眸生來就被稱為避忌之子,可以單槍匹馬屠殺一團魔物,北方冰壁的守護者鬼丸元帥,是任何人都避之唯恐不及的可怕人物,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不敢接近他的半徑一米的空間,更遑論與他熱情共舞的女人了。

親熱時第一次被女人給抱住的鬼丸,甚至淫浪放蕩地配合著他,讓他更像是脫韁的野馬,將自己粗暴的激情全部灌注給她。

用手臂支撐著自己的體重,鬼丸小心地不要壓到她,好一會兒才抱著她翻過身,讓她趴在自己身上的同時,也享受第一次溫香暖玉抱滿懷的感覺。

光裸肌膚已經熱得出汗,完全不是剛回到房間時的冰冷,一副冷到要死掉的樣子。

「還冷嗎?」

「很暖了。」
趴在鬼丸結實身體上,女人滿意地半閉著眼,磨蹭著鬼丸高大厚實的身體。

手指梳著她極長的黑髮,鬼丸這時候才想起來剛剛部下不斷說著魔女這個名詞。

在積了厚雪的地方,只穿著一件睡衣般單薄絲綢長衣,被魔物給包圍甚至還受傷的女人,從哪個角度看都非常可疑,很有可能是近來謠傳的魔女。

比起那些事情,光是看著他也不恐懼這點,就很夠資格被稱為魔女了。

「叫什麼名字?」

「你才是,是什麼人呢?」
雙手枕著下巴趴在鬼丸胸口,女人愉快地吃吃笑著。

在北方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被稱為斬鬼元帥的鬼丸,從沒想過居然會要自我介紹。

一期
Operetta

「呀啊!不要!」
女人驚慌到幾乎帶著哭音的尖叫迴盪在房中,在鋪著白棉床單的大床上打滾,企圖甩掉黏在身上的可怕生物。

有著半透明的身體,如同黏液般變換形狀的魔物史萊姆,是人類少數可以駕馭的魔物,在長年的馴養之下,已經成為人類的寵物一般的存在了。

如章魚般黏在身上,被史萊姆覆蓋之處,包裹著女人身體一層層的絲絹禮服,像是被溶解般消失在史萊姆身上,緩慢地露出她雪白性感的嬌軀。

「一期…拿開……把這個拿開……」
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獨獨對魔物束手無策,連三歲小孩都能當玩具使用的史萊姆,一個成年的女人卻嚇得尖叫發抖,卻又甩不開這個無害的生物。

被繁複梳起的黑色長髮在床上散了開,一如每晚兩人纏綿時,總是讓一期愛不釋手地梳理的夜色絲緞,他今天只是看著而已。

與妖精凌亂可憐的模樣不同,衣著整齊坐在床邊的王子,瞇起蕩漾著金蜜的眼愉快微笑,欣賞總是游刃有餘的美麗妖精難得慌亂哭泣的模樣。

「別怕,這東西不會傷害你。」
和平常哄弟弟一樣溫和的嗓音,男人輕笑安撫,卻完全沒有想要出手搭救的意思,欣賞著女人逐漸裸露出來的白皙肌膚,並且確認到肌膚上更新的吻痕時,金蜜色的眼中滿是盡力隱藏的忌妒。

作為大國皇太子,未來的王位繼承人,跟弟弟們不同非常忙碌,能與這位美麗的黑髮妖精相處的機會自然就更少,只有在休息的深夜時分,黑夜的妖精才屬於他擁有。

在這個世界除了人類以外還有許多不同的種族,高傲的精靈討厭人類,而天真可愛的妖精雖然喜歡人類,但多半都只有手掌那麼大,收集著世界上各種珍寶的富庶王國,還是第一次見到與人類一樣尺寸的妖精,讓喜愛珍寶的王室成員,各個都鬧著要跟妖精在一起。

崇尚自然天真無邪的美麗妖精,溫柔甜美的美麗女人同時也十分放蕩,與被道德給束縛的人類完全不同。

不只是他而已,就連面對弟弟們她也輕易張開雙腿,享受異種族之間的蕩漾肉慾,那證據就是從她腿間溢出的腥臭白濁,是先才才剛剛注入的男人欲望。

「覺得寂寞的話,這玩具可以好好陪伴妳。」
純潔的妖精討厭魔物,即使是人類飼養的史萊姆也一樣是魔物,可憐的女人在床上發抖,扭著腰不要讓可怕的魔物侵入她的腿間。

「一期,不要這個……」
嚶嚶哀求的清麗妖精,只讓一期埋於深處的嗜虐欲更膨脹了起來。

「那要看妳的態度來決定了。」
有著世上各種珍寶的粟田口家,飼養的魔物自然也不同,是專門為了貴族所馴服的特殊魔物。
這個專門用來調教性奴的魔物,一期就拿來使用在這美麗又放蕩的妖精身上了。

大包平

Pastorale

在可以遮蔽毒辣太陽的樹蔭下,男人大手握住女人盈盈腰肢,讓她扶著粗糙結實的樹幹,白嫩翹臀淫蕩地朝他挺起,大包平毫不躊躇地刺入女人嬌嫩花穴,迴盪在樹林中的高聲嬌啼,卻沒有嚇走任何小鳥。

「啊、呀啊……」
充斥全身的快感讓女人瞇起眼,幾乎要支撐不住自己的雙腳也可憐顫抖,隨著韻律晃盪的豐盈雙乳,被大包平抓在手中揉捏。

比女人還高大許多的男人,有著一頭紅硬短髮的男人,是這個國家的王子大包平。

他大白天抓著女人,在了無人跡的樹林附近,就這樣掀起了女人側開的長裙,非常霸道蠻橫地淫辱著美麗的黑髮女人,如果有人看到這一幕,誰都不會相信這是他們勤奮愛民的王子做得出來的事情。

「舒服嗎?」
鄉對於他粗暴的行為,大包平的詢問充滿了不安與擔憂,一副怕自己太用力把女人給弄壞了一樣。

「嗯……很舒服……」
貼著樹幹,女人甜軟嬌喘的聲音讓大包平安心,腰上的力道也更加快了些。

「啊、啊啊……」
腰部垂得更低,將可愛屁股挺得更高,她享受著大包平給予的歡愉,粗大硬挺的肉莖與強勁的腰力,每次都讓人欲仙欲死,像是要從內部比她給融化般滾燙。

雖然場所有待商榷,但大包平毫無疑問是在取悅著她,這個唯一能夠拯救他的國家的漆黑魔女。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