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issful Symphony 粟田口

Blissful Symphony

粟田口

 

 

「妖精?是花園常見的那種嗎?」
從國土巡防回來的厚,才休息了一天就收到了藥研的邀請。

和身為煉金術師而長居宮廷的藥研不同,厚作為宮廷騎士團的一員,即使是王室的人也必須要去各地巡防,清除魔物維持國家和平。
生來就擁有女神祝福的王族,身負維持保護人民不受魔物侵襲危害的責任,而這個國家能夠比其他人更來的富庶和平,也多虧了北方元帥鬼丸的守護,將大部分魔物都隔絕在城牆外,但國內仍舊會有偶發的魔物與兇暴的野獸,這就需要騎士團定期巡邏來協助人民了。

在這個被魔物給肆虐的世界,特別安全的粟田口國可以說是這個大陸上最富庶的國家,雪白的宮殿與瑰麗的花園,會吸引妖精們前來嬉戲。
早就看慣各種珍奇寶物的粟田口王室,只對特別的東西感興趣,其中一個就是妖精。

只有人類手掌左右的大小,擁有薄蟬般的羽翼的小小妖精,又被稱為女神的糖果,天真美麗的小小生物,是粟田口王室喜歡玩賞的寵物,只會出現在充滿自然且和平的地方,宮殿的花園經常能見到這些稀有的小小生物。

「不過妖精什麼的,也一點都不稀奇吧。」
厚也不是沒見過妖精,不明白藥研邀請他的目的在哪。

「一般的妖精確實不稀奇,不過那個不一樣。」
穿著煉金術師的白袍,藥研帶著厚往信濃的房間走去。
「沒有見過那麼大的妖精啊。」

「大?跟我們一樣大?」

「是啊。」

「怎麼可能?妖精只有這麼大吧。」
厚揮舞雙手比劃一下,表示完全不信藥研所說。

「你看到就知道了。」
在信濃的房門前站定,藥研輕敲門。

有著女神祝福的粟田口一族,擁有能夠挑戰魔物的力量的他們,所有的王族都必須訓練到能獨當一面對抗魔物,當然也是有少數例外,天生體弱的信濃就是其一。
連參加儀式都有困難的信濃,都自嘲自己是秘藏之子,連國民都忘了他這個王室成員了。

藥研敲門後,信濃的房內沒有任何回應的聲音,讓厚十分疑問。

體弱的信濃房內隨時都有侍女照料,不可能沒有任何反應。

無視厚緊張的反應,藥研逕自開門進去,還順便把厚給拉進來,順手把門關上,才往房內走去。

別無他法的厚,只能跟著藥研的腳步一起,往更室內的地方走去。
穿過空無一人的會客外廳,讓厚疑問張望。平常應該有侍女等候的地方,那個愛撒嬌怕寂寞的信濃,居然會把遣出去,實在是不可思議。

厚的疑問在接近內室的時候,就得到清楚的解答了。

令人臉紅心跳的甜美嬌喘從室內傳出,厚雖然青澀也不是沒有女性經驗,非常清楚現在室內是什麼狀況。

「等、等等,藥研!」
拉住走在前面的藥研,厚了解藥研這個粗神經確實是會無視狀況的走進去,這樣對信濃也太失禮了。
「現在不方便進去吧……」

「嗯?就是要現在進去。」
不知道厚在客氣什麼,厚那張紅起來的臉,讓藥研幾秒鐘之後才反應過來。
「啊…別擔心,就是這樣才要進去。」

「喂!」

藥研反過來拉著厚的手,將他扯入了信濃的室內。

不是在床上,而是一旁休息的沙發椅上。
坐在沙發椅上的信濃身上,一個全身上下除了大腿襪以外一絲不掛的黑髮女人跨騎在少年身上,姿勢看來像是被女人給壓著侵犯的信濃,但少年愉快地埋在女人豐滿雙乳中,捏玩吮咬著白皙乳肉,一點都不是那個病弱的信濃做得出來的事情。
而更讓厚震驚的是,一身女裝公主打扮的亂站在交纏的男女身後,撩起了裙子的亂,細瘦的小腹拍撞著女人軟白彈力的心型翹臀,室內充滿了男女交歡的喘息與氣味,和窗外灑入的燦爛陽光格格不入。

「你們…真是不知節制啊。」
對這個狀況已經見怪不怪,藥研雙手環胸無奈搖頭。

「沒辦法,誰叫晚上都被一期哥給獨占了。」
扣著女人細腰,亂加速的韻律讓女人肩膀顫抖,柔柔淫喘更是嬌豔,聽得厚都忍不住吞了口水。

「那個…就是…?」

「嗯,妖精。」
對於厚的疑問,藥研點頭。

「可是……不太像……」
這個跟成年女性一樣身材的女性,背上並沒有妖精特有的薄翅羽翼,從外表來看怎麼看都是人類女性,哪可能是妖精呢?
當然,如果說到放蕩的性格與稀有的美貌,用妖精來形容也不是不可。

「是五虎退從後花園發現的。」
對於厚的疑問,藥研親切地說明。
「她不知道如何進入戒備森嚴的花園,而且不使用魔法就能飛天,也能與妖精交談…當然是妖精吧。」

「能跟妖精交談,那應該是妖精吧……」
人類雖然看得到妖精,會把妖精當做寵物飼養,可是人類與妖精終究是不同種族,彼此無法溝通,而能夠跟妖精溝通的人物,一般來說也應該是妖精吧。

厚是聽說過妖精的習性,因為只有人類手掌大的寵物,其實人類也不能做什麼,但生性淫亂喜歡快樂的生物,是會藉著人類的身體淫玩自己,所以變得這麼大之後,跟人類嬉玩起來好像也很正常了。
再加上他們粟田口一族,喜歡稀有物品的性格,玩弄妖精也很符合一族的習慣……性格正經的厚忍不住嘆氣了。

「啊啊……!」
在信濃懷中僵直顫抖的女人,男人的精臭也瞬間濃郁起來,這場面讓這些人之中最老實正經的厚非常不自在,轉身就想走卻被藥研拉住。

「先認識一下再走啊。」

「………一下啊。」
坳不過藥研的堅持,厚就決定敷衍一下就走。

他跟在在場三人的性格不同,不是很能接受這種玩樂,特別是穿著女裝一副公主打扮,小惡魔一樣的亂,他更是不知道該怎麼應對比較好。

「那、那個…妳好,初次見面,我是厚。」
對於綿軟地安坐在沙發上的女人,即使渾身都是愛欲痕跡,她仍舊非常有氣質地端坐著,與王室的人坐在一起是理所當然的畫面。
厚輕咳了一下,屏除心中所有的偏見,用騎士對淑女的方式正式行禮。

「你好。」
黑髮女人嫣然一笑,溫柔純粹不帶有任何的欲望與惡意的表情,讓厚看傻了眼的同時,也理解為什麼她會是妖精了。

人類是不會有這樣的神情,溫柔包容充滿了愛與母性,讓厚直覺地聯想到了神殿中的莊嚴的雕像。
「……女神?」

「哈哈哈,厚想太多了。」
厚喃喃出口的形容,馬上就被亂給嘲笑了。

「這麼可愛這麼淫蕩的女人,肯定是妖精啊。」
亂抱上她的肩膀,與她臉頰相貼。
「女神只是神話罷了,只有神殿的傢伙們才會掛在嘴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