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nival – My Dear Canary

My Dear Canary

嘉年華後續 – 未完

包裹著玲瓏身材的高腰紅色窄裙禮服,戴著雪白蕾絲手套,豔麗黑長髮梳成浪漫風格的法式髮髻,插上與耳環同款的珍珠髮飾,與丈夫走在一起的紫完全稱職的典雅貴婦人模樣,教人無法想像一年多前她還是偶像女團的一員。
名門資產家的千金,與入贅男性結婚,一帆風順的愜意生活,幾乎要讓人忘記偶像時代的夢魘,到這個瞬間為止。

在高級飯店的大門口,準備踏入參加今天的活動,一台黑得發亮的賓士車在她身邊急煞,刺耳聲音讓紫詫異回頭的瞬間,她的手臂也被男人給抓住。

「呃?」
紫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整個人已經被男人給用力一扯,晃過眼前的熟悉身影讓她忘了要放聲尖叫,身體已經被塞入車子中。

慌張地想要起身,嬌軀被人攔腰摟住,剛剛將她塞入車子的高大男人坐上車關上門,堵住了她唯一的去路,在車門關上的瞬間,高級賓士車再度踩足馬力,就這樣揚長而去。

前前後後不過幾十秒的事情,紫終於回過神她是被綁架了,而且是在眾目睽睽的五星級飯店門口被虜人上車,這種只有美國電影中才有的場面,真實地在眼前上演了!

「好久不見了,小鳥。」
環著她的腰的高大男人,穿著極為顯目的白西裝,在賓士車中也仍舊戴著墨鏡,摩擦著耳際的低音與這特殊的稱呼方式,在有著空調且被兩個大男人給包圍的空間,紫卻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不…為什麼……」
一左一右都是離開了深夜狂宴後,她不願意再見到的男人們,黑道一文字家的組頭與其副手,一文字山鳥毛與一文字日光。

寬敞的賓士車內,兩個高大男人已經非常擁擠,被山鳥毛給摟著的紫根本連拉開距離的空間都沒有,被結實臂膀中,紫只能面對他灼灼逼人的目光。

「真是,變漂亮了呢。」
一年多前在深夜宴會中的紫還只是大學生,總是素顏散髮尚帶青澀的性感美少女,清純的肥皂味變為脂粉與香水的女人香氣,眼前的她已經成長為自然露出勾引氣息的俏豔人妻,精美妝容與端莊性感的打扮,更是彰顯她貴婦人的身份,不再是任人擺佈的少女了。

面對這兩位在給予她可怕回憶的黑道男人,精心裝扮的小臉也不自覺發白,抓握著小手提包的指尖忍不住顫抖,讓她更加握緊了手掌上的小皮包,想要在這兩個男人面前表現出鎮定的模樣。

戴著黑皮手套的山鳥毛,拇指撫過她薄施脂粉的臉頰,視線盯著她豐潤嬌豔,勾誘品嚐的嫩唇。
比起脂粉不施的少女時代,精心描繪的紅唇更讓人心癢難耐,讓山鳥毛唇角一勾,理所當然地吻上,貪享闊別許久的女人嫩唇。

「唔…」
舌尖的疼痛讓山鳥毛瞬間抽開距離,完全沒想過一直以來溫馴的女人會咬他。

紅豔唇妝被抹花,女人不馴大眼直直望著,讓一方黑道老大的山鳥毛不怒反笑。

「小鳥…真是長大不少了呢。」
男人扯下他銀紋閃耀的領帶,無視紫的掙扎,將她的雙手反綁在背後,確確實實地綁架了她。

而她放在腿上的小皮包則被身邊的日光給拿起來,從皮包中拿出她的手機,毫不猶豫地扔出窗外,瞬間被後面來車啪的碾碎。
不管手機上有什麼定位功能還是求救能力,在這瞬間都完全破滅,失去了求救機會的紫,除了成為俘虜沒有其他選擇。

從少女偶像畢業嫁作人婦後,紫認識的黑道也只有長船一家,但長船跟一文字從深夜嘉年華狂宴時期,就是截然不同的兩種人,紫無法判斷,一文字到底是為什麼綁架她,而且還是在大庭廣眾眾目睽睽之下,絲毫不給自己的丈夫留點面子。

警戒地看著左右兩個大男人,紫還在思索著他們的目的,山鳥毛的大手就撫上了她的大腿,伸進裙裡享受著她沒有被吊帶襪給包裹的大腿內側。

男人掌心令人熟悉的感觸宛如一陣電流,讓她的背脊顫抖。

根據嘉年華的經驗,她很清楚,今天是躲不過兩人的侵犯凌辱了。

明明知道會有多可怕的事情等著她,紫的小腹卻忍不住熱了起來,給予她另外一種緊張。

漆黑的賓士車向前行駛,謹慎的日光也絲毫沒有要蒙上她的眼睛或是關上窗戶的意思,大大方方地讓她看著窗外景色,一點都不怕她逃跑的大方男人,他已經清楚地看著紫併攏膝蓋不讓老大侵犯的弱小抵抗。

美麗的小鳥,只有被折斷羽翅,養在籠子中才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