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rnet 01 R18 – 異聞週刊

Garnet – 異聞週刊

01

 

位於大宅深處,座落於枯山水庭院中央的寬敞座敷廣間,四邊的幛子門全部關上,將內外的世界完全隔絕開來。

燈火通明充滿嬉笑聲的廣間,透出的照明將庭院照耀得如同白晝的同時,映在幛子門上扭曲重疊的黑色人影,卻有著說不出來的毛骨悚然。

座敷廣間中所有人都赤身裸體,男人們全都戴著木製的長鼻子赤天狗面具,包圍著房間中唯一的女性。

年輕貌美的女人散著一頭烏黑長髮,在男人身上搖晃著豐滿雙乳,淫蕩嬌喘地扭著纖腰,雪白柔嫩的肌膚上充滿了各種情慾痕跡,只有那張還帶著許些稚氣的小臉,告知了她與性感身體不符的實際年齡。

「啊啊!」
一陣痙攣後她無力地癱倒在茵席上低喘,被過度刺激的下半身已經開始發麻,感覺得到被過度灌入吞嚥不下的精液,已經緩緩朝外淌出了。

「巫女姬今天這麼快就累了?叔叔都還很有精神喔。」

「還是說覺得叔叔們的不夠大,好色的巫女姬想要天狗鼻子了?」

無須顧慮她的淫猥笑話,男人們站成一圈圍著她,朝天挺翹的肉棒在強光下,落在白皙女體上是搗弄她的利槍。

眨了眨充滿了絕望與疲憊的雙眼,她咬咬牙立起發軟無力的膝蓋,盡可能張開少女粉嫩的腿間,挑情勾引地扭著挺翹嫩臀,表現客人們所喜歡的浪蕩模樣。

「還請大家多多疼愛我,萬葉還想要更多更多……只有叔叔們的肉棒能夠讓萬葉滿足……」

被美麗的女高中生這般撒嬌請求,大人們自然也順水推舟,繼續享受年輕彈力的少女身軀。

已經瘦得皮包骨的老人,鷹爪般的手掐住少女纖腰,瞬間捏出的痕跡讓萬葉連呼痛都不敢,乖巧順從地讓這個比她爺爺還要年長的老人,用著衰老的肉棒侵犯她的身體。
「兼房的巫女姬果然名不虛傳,不管是什麼年紀的人都能硬得起來,而且越做越有精神啊!」

老人滿足地享受數年未有的勃起,膨脹的肉棒被包裹在少女溫熱緊實的小穴中,伴隨著每一次的射精都讓身體輕鬆不少。

不只是腿間,萬葉的小嘴也被腥臭的陽具給堵住,被男人們給前後夾擊,順從地迎合他們的侵犯。

直到座敷廣間的客人們都被滿足,她才可能被放過。

這是已經經歷過無數個夜晚,少女絕望的經驗。

描繪在長鼻子赤天狗面具上凶暴猙獰的表情,對她來說那不是面具,而是這些包圍著她的男人們的浮現出來的真正面孔。

明明是除魔的赤天狗,在少女眼中,這些男人才是該被除掉的魔障。

當然,熱鬧的不只是座敷廣間,外面由白砂與枯石構成的禪意庭院,也絲毫不得安寧。

人們所看不見的魍魍魅魅,張著血盆大口的邪祟,叨念著怨恨的生靈,虎視眈眈地包圍著座敷廣間,卻礙於強力的結界無法進入,只能在外面咆哮。
這彷彿百鬼夜行的場面,只要是有靈視能力的驅魔師,肯定會忍不住一番咂舌。

這麼多怨靈生靈,不用說當然都是那些客人帶來的。
平常做著各種壞事的大人物們,身懷強烈慾望讓人遭遇不幸的財政要人,當然要背負自己犯下的過錯,承受他人的詛咒。

這一切,在兼房家深處都無所遁形。

在驅魔師中屬於有著悠遠歷史的名門家系的兼房家,是個只論靈力不論出身的古怪家系。
不管是靈視能力還是降靈能力,甚至是言靈能力,為了維持兼房一族在驅魔界的地位,他們無所不用。

選在邪祟力量最強的深夜,在宅邸深處的庭院進行驅魔,而且是這樣大規模近乎百鬼夜行的數量,在兼房家不過是修煉的一環。

如果連這種程度的邪祟都無法對付,在兼房家來說可不能算是一個優秀獨立的驅魔師。

目前兼房家驅魔總指揮的兼房柊就坐在本館的緣側走廊上,旁觀年輕的驅魔師們氣喘吁吁地處理眼前的邪祟。

雙手環胸翹著腿的他,無動於衷地聽著年輕驅魔師的悲鳴與喊叫,他的眼中似乎只有高掛於天的明月。

「三十分鐘後,沒有達成目標的全部降一級。」
看了看手錶,柊給予他們更嚴苛的命令。
「差不多是客人要回去的時間了,得在那之前將現場收拾好,」

「柊先生,要是沒有處理完怎麼辦…?」

也許是因為有稀客到來,今晚的邪祟似乎特別兇猛,數個術士聯手都非常苦戰,能承受這些怨恨與詛咒的人,也難怪可以站在國家的頂點。

「不要緊,我會處理。」

淡淡的回答惹人皺眉。
雖說柊是神社的宮司有著較一般人略強的淨化能力,但也實在太過狂傲,毫不掩飾他看不起人的態度。

要不是他是兼房家實質的掌權者之一,誰會忍耐他的傲慢。

「時間到,都退下。」
一身西裝革履,連神官服都不穿,在驅魔師們互相攙扶小心退開邪祟的同時,柊往邪祟的中心走進去。

比起那些術士,有著更充沛靈力的獵物踏入邪祟中,那模樣就是新鮮的肉跳入餓犬的中心,不要一會兒就會被撕裂吞噬了。

漆黑的漩渦包圍著柊,但卻無法真正地侵襲其身。

祓えたまえ
清めたまえ
神ながら守りたまえ
幸えたまえ

男人低沉不帶感情的祓詞,一股青炎色的靈力燒灼出去,如祝詞所示地燒灼一切不淨。

邪祟在在青炎之中哀號掙扎,一切都是徒勞無功,青色火炎包覆著一切,壓迫的靈力讓年輕的驅魔師們更退了幾步,害怕自己也會被捲入。

強烈的、霸道的、不容抗拒,充滿壓制性的兇暴靈力,一點都不像是侍奉神的宮司該有的靈力,比起一般人印象中清廉溫和的宮司,柊更像是個驅魔師。

被青炎給燒灼的庭院,只剩下反射著月光的白砂與枯石,了無生氣的世界更是讓人打顫。

「今晚的訓練就到此為止,受傷的都回去治療休息,沒有達成目標的全部降一級。」
柊回過身對著年輕的驅魔師們下令,俊臉上完全沒有使用靈力淨化後會有的疲倦,就只是普通地唸了祈禱文一樣神情平靜,讓人們不得不肯定這位宮司的實力。
「稍微打掃一下庭院,就可以讓秘書們過來接客人們回去了。」

因為先才大人數的訓練戰鬥,充滿禪意的枯山水庭院已經亂成一團,好險大半夜的貴客們也沒興趣欣賞庭院,只要先稍微過得去,明天早上再讓園丁過來仔細收拾就行了。

吩咐好一切柊就轉身往自己的房間走去,剩下招待客人的事情就不屬於他的工作了。
雖說他也是兼房家的主事人之一,不過這些對外交涉的事情他一律不負責處理,只有實戰相關才是他的工作。

「少爺您辛苦了。」
柊回到房間,平常伺候他的女人恭敬鞠躬,伸手替他脫下外套,伺候他在椅子上坐下。
「今晚真早呢,是因為體恤萬葉小姐嗎?」

「為什麼?」
難得從她口中聽見萬葉的名字,柊略為糾眉地看了一眼。

「因為明天還要上學,要是太晚可就太負擔了。」
滿臉笑容的女人,偷覷著男人的表情。

「哼,不過是不能讓客人們久居罷了。」
給那些上了年紀的人玩弄貌美女高中生的機會,柊比較擔心那些老人們過度興奮而腹上死,到時候可就麻煩了。

「萬葉小姐真是辛苦了呢。」

「想去做萬葉的工作嗎?可能更適合妳。」
接過遞過來的茶水,柊的表情讓人完全讀不透。
「如果順利的話,也許可以離開這裡。」

「不,請讓我伺候在柊少爺身邊!」
嚇得直接跪倒在柊的腳邊,她低著頭不敢再看男人的臉。

「是嗎,妳可比萬葉有能力許多,在這裡可是浪費了。」

對於柊的評價,女人揚起優越的微笑,並沒有開口否定這個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實。

就憑那個能力也好意思被叫巫女姬,女人在心中冷笑鄙夷。

 

 

 

 

 

 

應該算三次創作的故事,借用別人的設定來寫
主要就是想寫一些平常沒有的色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