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rnet 13 R18 – 異聞週刊

Garnet 13 R18 – 異聞週刊

 

柊X慎

BL H

 

 

 

 

 

被柊給狠狠教訓了一頓後,慎在嚴刑逼迫之下迫不得已地只好配合,光裸著身體維持著露出臀部的姿勢,慎只覺得自己的臉火辣辣地燒著,比屁股殘留的痛還要更痛。

握著自己的腳踝維持著恥辱的蝦翻姿勢,慎抿緊唇別過臉,忍耐著下半身傳來的異常感,緊閉著眼不想知道自己是如何被羞辱。

冷冷滑滑的液體從上垂落於肌膚,從未曝露在外的敏感臀部在外界刺激下不斷顫抖,大腿肌肉緊繃起來,連腳趾都不由自主地蜷曲起來。

「嗚唔…」
與液體一起侵入體內的手指,那從未被人給踏足的地方,第一次被侵犯的瞬間,慎還是忍耐不住低哼一聲,僵硬起身體想要將侵入的異物給推出。

慎的抵抗倒是引起了柊的微笑,這種不知自己處境不懂得配合的傻孩子,就該要好好的教育一番才是。

男人修長手指並不急躁,緩慢地細心地,開拓著青年未經人事的嬌嫩菊蕊,讓潤滑液隨著他的手指流入青年體內,滋潤他乾澀的身體。

身體被侵蝕的感覺讓慎感到噁心,簡直就跟在黃泉中被邪祟爬滿身一樣,冰冷噁心的感覺不斷從體中湧上,讓慎想到如果真的要吐,也要吐在這個男人身上才行。

手指不斷深入,如同探索般深處每一吋肌膚都被愛撫著,冷涼黏液被塗抹在內壁上,在緩慢的韻律下,青年身體也逐漸習慣了穿梭的異物,這份認知讓慎感到可怕。

一定是那個潤滑液有什麼古怪的成份!才會讓他的身體在這麼快的時間就放鬆下來,樂於接受他的侵犯!

完全不敢想像在男人身下喘息的自己是什麼樣子,慎的反抗心又蠢蠢欲動,睜眼偷覷柊的樣子,覺得自己可能會有機會。

「怎麼,不學乖還想要被教訓嗎?」
找到深處敏感的位置,柊輕輕壓了下,異樣的酸麻感讓慎用低吟回應了柊的話,難堪地發現自己本來低垂的性器抬起頭來了。

身體越發地脫離控制的感覺讓慎恐懼,他一點都不想在這個可怕男人的身下喘息,也不管要乖乖配合這件事,慎掙扎地扭擺著身體,企圖脫離柊的控制。

慎在自己眼前扭著屁股的樣子,讓柊又氣又笑的完全搞不懂這傻孩子到底在想什麼。

「好了,乖一點。」
對發狂起來的慎,這次柊連打屁股都懶,直接對著慎深處的敏感放出靈力。

「啊嗚!」
彷彿被電流貫穿全身,一陣令人暈眩的酥麻從頭頂流竄到腳趾,連自己悲鳴聽起來都像高潮的喘息,忍耐的淚水從眼角滑下的同時,一股黏熱的液體也噴到了自己臉上。

身體癱軟大字型地躺著喘氣,直到好一會兒慎回過神來,理解臉上這股微帶腥臭的黏液是什麼。

明明是想要抵抗到最後一刻,卻意外屈服於男人的暴力下,自己最私密的模樣給這傢伙看了去…委屈讓慎紅了眼睛,卻仍舊忍耐著不要哭出來,抿緊蒼白顫抖的唇,恨恨地怒瞪了柊一眼,就別過臉去不再理會他了。

「怎麼?不舒服嗎?」
柊修長指尖撩撥著慎體內的小肉點,僅僅只是手指給予的肉體刺激,慎垂下的肉莖又再度微微抬頭,過於敏感誠實的生理反應讓慎驚恐地張開眼,不敢相信在這種狀況下,身體該死地背叛了他。

當然柊是明知故問,慎誠實的身體反應已經告知了一切,只是調侃這孩子看他敢怒不敢言的可憐模樣,是另外一種有趣罷了。

「看樣子你沒跟技術好的術士做過呢,不懂這方面的快感。」
摩挲著內部輕輕放出靈力,震盪於下腹部的酥麻感,先才還只是輕微抬頭的肉莖,現在又膨脹發紅到快要射精般,只差一點點的感覺讓慎大腿顫抖,不自覺地緊縮著肚子忍耐。

「……才不是…為了快感…」
慎的性經驗屈指可數,就因為如此他才敢大聲說,他不是濫交的人。
身體交纏的同時靈力交融,是為了彼此靈魂的相知,才不是因為這種禽獸般的原因。

青年脹紅著臉,身體可憐顫抖,虛弱無力地抵抗著他無可奈何的暴力,越是抵抗就越是讓人想要折磨他,教他只能哭著屈服。

而柊,也就真的這麼做了。

「嗚啊!」
連抵抗都做不到,貫穿下腹部連腰骨都軟下的快意覆蓋全身,慎在短促呻吟中再次併射出他的精華,點點白濁落在青年結實漂亮的腹部上,隨著他激動呼吸略為擴散。

即使射精了,柊的手指仍然沒有停下,穿梭在青年不斷升溫的體內,他的身體也隨著累積的快感越發放鬆,甚至開始接納起給予身體愉悅的異物。

在柊的手指進攻下,青年無奈只能雙腳踩床,挺著腰接受男人冷酷無情的侵犯,扭著腰不想讓他觸碰到過份敏感的位置,那姿勢倒像是飢渴難耐地扭腰求歡。

雙手緊握,慎咬著牙不願意發出聲音,也不想睜開眼欣賞,現在自己是何等恥辱淫蕩的體式,身體卻也無法抵抗,一分分地侵蝕意識,不斷擴張的快意。

身體已經從一開始的恐懼,逐漸享受起原始的悅樂,身體透出誘人艷色,細汗也從慎光滑的皮膚上滾落,青年不自覺地張開著雙腿,被充分潤滑的菊蕊淫蕩作響,與慎壓抑不住的低哼一起。

被不間斷的快感給折磨,慎的意識也變得酩酊,混沌的感覺一直到自己的膝蓋被男人大手給用力握上才驚醒。

只見自己的腿被分得更開,成年男人的力氣與體重讓他就算想要反抗也做不到,更不要說使不出力氣的酥麻身體,只能任由擺佈地將雙腿分成一字型,硬熱的東西頂在他已經被鬆軟的入口。

最後一絲拒絕的聲音還沒從喉頭發出,身體被男人給拓開的現實與疼痛,將一切都轉換成了低鳴。
被充分潤滑的菊蕊沒有抵抗地接納了男人的侵犯,清晰地感受到埋入深處的硬熱的質量與溫度,被強制連接上靈力的痛苦,就像靈魂被切了一刀,不屬於自己令人厭惡的東西東西源源不斷地灌入。

「不……」
好不容易慎擠出了抵抗,但他的聲音迅速被男人的蹂躪給蓋過,變成了不屬於他會有的呻吟。

「嗚啊……呼嗚……」
高漲的體溫讓慎喘不過氣,口鼻呼吸的同時,混合著炙熱的媚音。

和用手指完全不同的感覺,身體被粗暴地撐開到極限,每一次抽送都擠壓著內臟,連靈魂都要被拉出來的蠻橫胡攪,恣意地在裡面攪動的碩大,每一秒鐘都讓慎憤恨地想要殺了侵犯他的男人。

忍耐著席捲全身的莫名感覺,慎全身顫抖,就連結實腹肌都肉眼可見的跳動。

在柊富有技巧的抽送下,慎從頭到尾都只有射精沒有被撫摸過肉莖脹得發紅,先端不斷淌出精液,青年忍受不了痕癢的感覺扭動著腰,也壓抑不住性器的想要被愛撫的疼痛,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被當成女人來侵犯,自己的男性部份完全被無視的事實。

「啊,喜歡這個地方啊。」
隨著體液的交流逐漸深入,兩人之間的靈力連接也慢慢連上,柊可以清楚知道慎的生理反應,即使他咬著牙想要抗拒,靈力也會曝露他的一切,給身上這個可惡的男人知曉。

「要是可愛地撒嬌一下的話,也是可以滿足你的希望。」
在上升的體溫與情慾中,柊的聲音也沒有那麼冷酷無情,散下的瀏海也讓他看起來沒那麼嚴肅,甚至也年輕多了。

「死都不會……!」
連靈魂中的祕密都被窺看,慎再也壓抑不住怒氣地嗚噎抗議,眼裡蓄滿了不知道生理還是委屈的淚水。

生來就是么弟的慎,有著撒嬌就是正義的弟弟特權,自然也理所當然地跟哥哥們撒嬌。
但他的撒嬌只對允許心扉的人作用,這種人想要他撒嬌,想都別想!

慎紅著眼睛可憐兮兮的抵抗,就憑這模樣還好意思說不要撒嬌,柊不禁勾起了嘴角。

「哈啊…啊嗚……」
抓緊扣住自己的鎖鏈,慎弓著背挺著腰,不能自己地昂起頭來。
接受靈力接連的瞬間,那股過份強悍的神官清淨之力貫通自己,從頭皮到腳趾都軟麻快意,視線和意識都完全模糊,唯一清晰的只有在體內流竄屬於那個男人的靈力。

咬著牙,慎在不情願地再度迎來高潮,可憐鼓脹的肉莖不知道從哪一次起就已經不再射精,只是不斷淌出黏糊的精液而已。

到了這個地步,就算再不願意慎也得面對現實,自己的身體被眼前的男人給改變事實……

隨著他的靈力被任意翻弄的身體,在蹂躪中也不能自己沈浸於悅樂,男人之軀被當作女人來使用,這一切都讓慎恨得想要現在就殺死這個看似愉悅的男人。

一定要殺死這傢伙!
這是慎在體力不支昏過去前,拼了命留給自己的訊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