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nival




山神的飨宴,在参加者之间,是这么的称呼著。

只有被选中的特别的人,才能进入祕密山谷,与宁芙们度过如梦似幻的一夜。








这几个月来极速攻占各个媒体版面,人气超绝上升中的美少女偶像团体SANIWA,是个全部由现役女子高生所组成的团体。

在以人数与人设比拼的这个快速媒体时代,仅仅只有三人的小团体所产生的爆发人气,在演艺界造成了一场震撼。

SANIWA之中人气最高的,是位于C位的主唱,年仅16岁的城之内文乃。
尚在发育中仅有155cm的美少女,以甜美脸蛋和活泼性格,能唱能跳的坚定实力,获得粉丝青睐,名符其实的C位主唱。

与文乃搭配的另外两位成员,则是气质相违的两位美少女。
以伴舞为主,日本少有的九头身中性美少女,年仅17的新岛雪绘和成员中年纪最大,在女团年龄及格线上的18岁,拥有不像是18岁的性感端丽身材的花久远紫。

大概就因为这不可思议的特殊组合,让她们在严格竞争的少女偶像团体中,开拓出一条自己的道路。




综艺paro ~Alter~

St. Valentine Day – 综艺paro


综艺paro连动,情人节篇

连动女主戏份多
大量私设,极度OOC,不适者请自行回避
















一大早起床拉开窗帘,雪绘对着阳光用力地伸了个懒腰。
回过头看着挂在墙上的月历,上面画著的日期,让她漾起了甜蜜的微笑。

二月十四日情人节,这对她来说,一直是个很麻烦的日子。

作为女孩子,必须要准备各种巧克力给男性,不管是同班同学还是老师,还有其他受关照的人,每年每年雪绘都觉得这是男人找借口收巧克力的日子,为了这笔无意义的开销,每年都让雪绘感到肉痛。

可是,今年…不一样了。

打开冰箱看着被完美包装好,有她的双掌那么大的巧克力,她欣喜甜笑。
幸好她的恋人是个爱吃甜食的男人,她精心制作的巧克力,希望能得到他腼腆满意的面容。
要是今天两人都有休假的话,就可以制作巧克力蛋糕了。一个大大的巧克力蛋糕,表面涂满巧克力酱,装饰著应景的草莓,夹层是甜酒巧克力奶油搭配碎草莓,蜻蛉切肯定会喜欢!
可惜…她还没本事今天休假,工作忙碌的紫小姐也不可能休假,他们两人今天能够见面就不错了。

在包装好巧克力旁边,还有数个同样被良好包装,可是尺寸小了很多的巧克力,这些就是所谓的义理巧克力,还有人情巧克力了。
至于关系在远一点的,她则准备了市贩的巧克力,毕竟她作为演艺圈最低层的女团偶像,必须要随时准备好,免得被前辈们给记恨了。

一边梳头,雪绘确认著今天的行程。
虽然会到AWT综艺总部走一趟,不过早上无法与蜻蜓切见到面,也许晚上有机会能在公司见到彼此吧……

将冰箱中的巧克力全部拿出来,雪绘一一确认后,放入另外的手提袋,赶着先到AWT总部去报到了。

搭著前往港区的电车,雪绘看着车站与电车中大大小小关于情人节的广告,其中最受到瞩目的,还是国民女神城之内文乃所代言的巧克力广告了。

时髦又可爱的爱心形巧克力,再加上国民女神的形象,肯定是今年最代表的本命巧克力了。
想到还生活在秋田时候的自己,那时候的她可是说什么都想要得到一块这样的巧克力,感受一下东京的感觉。

现在的话,她也真希望能够代言一下这样的产品,每次找她拍的广告,不是酒就是农产品,难道她真的脱离不了秋田乡下的土味吗……
想着想着,雪绘又深深地叹了口气。

战战兢兢从乱的办公室退出,雪绘挺直的肩膀中终于安心地松了口气,今天最大的任务,终于平安完成。
乱不吃巧克力,跟雪绘她该不该送巧克力可是两件事,对着自己的上司双手空空,到时候又会受到什么样的刁难,雪绘光是想像就会发抖。

用力吐一口气,雪绘快步转身往今天另外一个工作地点,NHK大楼前去。

多亏大河剧白夜的拍摄,她也接了些综艺女团以外的小工作,不用跟女团的伙伴一起工作,说实在是松了口气。
只是这也有缺点,就是她必须一个人跑到工作地点去上工,直到她的实力有资格拥有独立的经纪人时,才有可能有车子接送。

等她到达AWT头牌紫小姐那样,能被蜻蛉切给专属接送,不知道还要多久呢……

踏出AWT大楼,上头闪亮的广告面板,自然就是播放AWT相关的情人节广告。

如果说年轻人的情人节是巧克力的话,大人的情人节就是宝石与花束了。
高高的液晶电视墙,播放著AWT招牌女星花久远紫的代言广告。
身着华服的女人与闪闪发亮的宝石,浑然天成的高贵气质,每次看着广告都会感叹的同时,她也理解自己应该是一辈子都不可能拍摄这种广告了。

就算不能拍珠宝广告,好歹也给她一些可爱的美妆代言,或者是时尚的服装品牌也好,只能在食物上看到自己的脸,总让人有相当复杂的感觉啊。

在NHK附近的唱片店,最显眼的地方贴著大河剧白夜的海报,由歌仙作词作曲的主题曲和插入歌,正大好评热卖中。
走近海报,雪绘伸手轻摸海报印刷的文字,这是白夜剧照上她唯一出现的地方,整幅大海报都是男女主角的大头照,这样的海报才引人目光。
在播放时间长达一年的大河剧中,她饰演花魁旁的新造,虽然是个有台词的角色不过只只能算是个大型背景板,却给她的人生产生了巨大的改变。

在白夜海报的一旁,是新撰组男团的新曲海报,照例最上相的和泉守兼定在海报的中央,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陪衬。不过海报尺寸跟白夜比起来就小的多了,比对着两张海报,雪绘突然心情好了起来。
在海报上,光是她的名字,就比新撰组还大的多,虽然是毫无意义的事情,还是让她忍不住得意了起来,特别是对着有着新仇旧恨的和泉守兼定。

怀抱着得意的心情,雪绘踏入的NHK大楼,去参加今天的试镜。

“哦,不是雪绘嘛!情人节快乐!”
穿着牛仔裤的高大男人,一头扎眼的红发远远就让人能够辨识他了。

“是是,情人节快乐。”
没有想过今天会见到大包平,雪绘根本没有准备要送给他的巧克力。
不过这也不要紧,她准备了很多平价巧克力,数量很多可以大量赠送。
“来,巧克力。”

“啊?为什么?”
看着雪绘手上的巧克力,大包平一脸不解。

“提到情人节,不就是要巧克力吗?拿着。”
将巧克力硬塞到大包平手上,红发男人莫名地看着那颗小小的巧克力。

“我说啊…在美国,情人节快乐是一个打招呼罢了,并不是要巧克力的意思……”
大包平搔搔头,对雪绘的礼物很不自在。
平常跟她讨吃的那么大方,巧克力倒是让他腼腆了起来,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既然送我了,就不客气收下了。谢啦!”

“不客气。”

“说起来,妳来NHK做什么?”

“我吗?来试镜……啊!我要迟到了!”
看了下手表,雪绘瞬间脸色大变。
“下次见!请替我跟莺丸导演问好!”

“哦…”
看着匆匆忙忙的雪绘,大包平挥挥手。
“真忙啊……”


















从试镜棚出来,雪绘一脸复杂。

果然,没那么简单呢……
饰演了白夜之后,是多了不少单独演出的机会,不过也变得更辛苦了。

演戏是相互的,对方挑她,她也挑选对方……当然演戏也没那么简单呢…
就算是小角色,也是需要琢磨研究,对现在的她来说,演员这条路似乎还没有女团的星路来得顺畅呢。

咬著唇往前走没几步,在电梯那边就见到熟悉的人。
“文乃小姐!”
对着认识的人赠送著巧克力,这还真是文乃小姐的作风呢。

在拍摄白夜的时候,也是文乃小姐压着髭切去跟工作人员道歉,才让拍摄能够顺利进行呢。

“雪绘!”
看到熟悉的友人,文乃开心地挥了挥手。

两步并做一步地快步走去,雪绘从手提袋中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巧克力。
“谢谢文乃小姐平时的照顾了。”

“哎呀…巧克力?”
很意外自己居然会收到巧克力,文乃有点迟疑地伸出手。

情人节大部分都是女性赠送给男性,很少有女性互相赠送的情形,文乃也是第一次在情人节收到巧克力。

“这个是75%可可亚的黑巧克力,无添加砂糖,而且只有这么大,请放心吧!”
特别强调这是重视热量,严格保持身材的女星也能吃的巧克力,雪绘比划了一番。

“是雪绘的手制巧克力呢,谢谢!”
拿着巧克力,文乃想起了什么翻了翻提包。
“我准备的巧克力不方便送妳,如果不介意的话,请收下这个吧。”

文乃手上装着巧克力的提包,里面全部都是她所代言的巧克力,这种本人提供的宣传,肯定会让厂商非常高兴。
但这种市售巧克力对女星来说是毒药,她们根本就不能碰半口,文乃想到了另外一个更适合的礼物。

“这个不是…新上市的恋爱色眼影盘吗?卖得很好听说都缺货……”
会卖得那么好到缺货的程度,当然也因为是国民女神文乃的代言商品的关系。
只要简单化妆,就可以达成文乃那样的大眼效果,让人感到甜美可爱的色系,一推出就大受好评,雪绘在IG也看到许多推荐,无奈就是不容易买到,她平常能去的地方都大缺货,可见广告效果是多么的让人满意。

“这个是厂商送的,如果不介意的话…”

“不介意不介意!”
拿着眼影,雪绘用力摇头。
可以免费拿到现在最时髦流行的产品,她怎么会介意呢!
“谢谢!我会好好使用的!”

“对不起呢,只有这样的东西,下次我会准备好补送的。”

“不用不用!这就很棒了!”
惶恐地摇着手,雪绘希望文乃不用特别破费,那样她会更不好意思。

“文乃小姐在这里啊。”
她的经纪人的物吉,先朝雪绘点头致意,才转头跟文乃说话。
“长谷部先生跟导演都到了喔。”

“好,我马上过去!”
小脸瞬间发亮的文乃,不愧是恋爱中的女人,听说要跟恋人见面,整个气氛都改变了。
“雪绘,下次见。”

看着笑容满面快步离去的文乃,不用问都知道她跟长谷部的交往十分顺利。
虽然还没有正式公开恋情,不过看这个样子,应该也瞒不了多久了。

幸福是会被感染,文乃幸福的模样让雪绘也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前往AWT公司的脚步也不自觉更轻盈了些。

踏入公司前,手机振动的讯息,教雪绘真正地笑了出来。

是紫小姐传来,她今天已经进公司,自然也代表蜻蛉切也在公司了。
想着今天可以将本命巧克力交给他,雪绘笑得更甜,已经远远超过对粉丝用的营业笑容了。要是这时候制作人乱在场,肯定又会挑剔她这种表情应该要展现在摄影机之前了。

作为AWT元老成员和招牌女星的花久远紫,有着其他综艺人所没有的特权,就是在这栋办公室之中有着专属休息室,而且还是在一般人无法随意进入的楼层,这代表着什么,全公司上下恐怕没有人不知道。
在白夜拍摄期间,为了公事方便,雪绘也得到了进出楼层的许可,即使在拍摄结束后,她的许可也没有被解除。
当然,雪绘也不会笨得让人知道她可以进出,免得又被人给扯后腿了呢。

来到需要特殊通行证才能进入的楼层,那里也是社长一期的办公室楼层,雪绘也是小心翼翼地别让严格的社长给看见了。

可惜好运不会永远都眷顾着她,雪绘还没走到紫的休息室,就听见了一期社长的声音,吓得她不敢往前,只能在一旁一身冷汗地偷觑著状况。

“社长,今天也辛苦了。”
摩登打扮的紫,在社长室与她的休息室之间的走道上,与一期社长闲话家常。

“不,今天的行程还好,不算特别忙。”
一身西装笔挺的一期,只有对着紫才会这么和颜悦色,雪绘所知道的一期社长,都是礼貌微笑但充满著不可逾越的距离感。
“今天的拍摄还顺利吗?”

“是,拍饭店宣传广告的团队大家都很亲切,有劳您费心了。”

“那就好。接下来要拍摄剧场版永夜,我会让他们再调整一下行程。”

这些可有可无的会话中,雪绘知道社长的眼神在暗示著什么,一向聪慧的紫却像是看不出来般,跟社长交换著很工作的内容,压抑的气氛让雪绘忍不住背部发冷,想着要不要就这样直接逃离现场,去楼下喘气一下再上来好了。

“一直都这样受到社长的特别关照,真是非常感谢。”
这样说著的紫,从身后拿出她隐藏着的小盒子。纸盒与缎带的包装,一看就知道是巧克力,只是光从包装上,看不出这到底是人情巧克力还是本命巧克力。
“借着这样的日子,这是我的感谢。”

看着盒子,一期并没伸出手。
“………只是…感谢吗?”

话中有话的态度,让紫忍不住一笑,在缎带的中心部位印下一吻。
“这个是社长专属的。”

“那我就收下了,谢谢。”
紧绷的空气瞬间放松,教雪绘目瞪口呆,没想到一期社长居然这么好说话,这样就能打发了!?

“我会好好准备回礼。”

“社长每次都太客气了。”

“那是我的心意。”
笑得像是要溢出蜜的社长,只不过巧克力就可以让他心情那么好,真是太吓人了!

躲在墙壁后面,等着声音都消失后,雪绘才探出头来,确定路上没有半个人后,才轻手轻脚地前往紫的休息室,一敲门马上得到蜻蛉切的回应。
“请进,门开着。”

“打扰了…”
小心翼翼地打开门,虽然应门的是蜻蛉切,不过雪绘很害怕如果社长在这里怎么办。

“蜻蛉切!”
发现房中只有蜻蛉切一人,身材高大的他坐在沙发上读书,令人安心的模样让雪绘瞬间放松下来。

“嘘,紫小姐在里面休息。”
蜻蛉切比了个安静的手势,雪绘也掩住嘴表示她会小声。

在蜻蛉切身边坐下,雪绘靠在他厚实的肩膀上,享受恋人释放出的安心感。

“这个,情人节快乐!”
从提包中拿出巧克力,雪绘双手奉上。

“谢…谢谢……”
似乎没想过自己会收到巧克力,蜻蛉切掩不住自己的诧异,腼腆地收下那个跟雪绘的脸一样大的爱心形状的巧克力。
这辈子第一次收到的情人节巧克力,蜻蛉切拿在手上有点坐立不安。
“那个…我可以打开来吃吗?”

“当然,这是要吃的嘛!”
期待着恋人如何评价自己的手艺,雪绘紧张地像是要登台一样。

比起华丽累赘的纸盒,雪绘简单地用锡箔纸包装,再用缎带和玻璃袋装饰,朴实的包装方式正符合蜻蛉切的习惯。

爱心形又厚实的巧克力,添加了杏仁与饼干脆片增加口感,雪绘喜孜孜地看着蜻蛉切一口咬下。
“真好吃!”

“真的吗!”

“雪绘小姐的手艺,真的是非常好。”

“这么夸我会得意忘形的。”

坐在蜻蛉切身边,雪绘看着喜欢甜食的恋人,一口一口吃着自己做的巧克力,这个令人讨厌的日子,第一次这么的美好。







后记:

突然想写的综艺情人节篇,用雪绘视点是因为比较可以综合更多角色
大迟到真是抱歉了><

澪雪 拜 20 Feb 2019

吉原系列背景设定介绍


背景:
虽然是吉原但基本上是架空时代,虽有考据但以大众较为认知的状况来撰写,时代背景比较偏向于富庶的元禄时代,地图以新吉原为基准。

吉原系列本身是以乙女游戏风格,同时间多路线的考按设定,以致故事内容与角色背景都令人感到混杂。
基本上分为三个系列,白夜、永夜与寂夜三个系列。

白夜与永夜是延续章节,寂夜则是与白夜平行时间不同设定的故事。

原作相关漫画:吉原白夜谭1 吉原白夜谭2 吉原永夜谭 吉原寂夜谭

乙女游戏版介绍

合作企划: 剁掉一只还留一手 髭切的裤裆为什么那么白






吉原白夜谭
路线女主角文乃为武家公主,由此为主线发展出来的补物帐型的江户通俗小说风格。
主要cp是髭切x文乃公主,三日月x花久太夫,雪绘仍旧是振袖新造的时间轴。
这个路线有独自ED,如果未达成ED条件,故事将会自动移行到永夜篇,故事内部时间末约一年。

故事介绍:
为了调查某个事件,从京都派遣过来的贵公子髭切,潜入吉原寻找该事件的线索时,与一位不知名的娇俏少女相遇了。

人物介绍:






谜之少女(北条文乃)16岁
髭切在吉原相遇的谜之少女,经常在不思议的地方替他解危。
自称是吴服屋的女儿,白天在吉原出没,夜晚不知踪影,被髭切称为小仙女的少女。
与髭切之间育有四子二女。

源 髭切(狮子丸)
受上级指派,从京都来到江户吉原支援任务,在吉原中使用假名,一直对处处帮助他的娇俏少女念念不忘。
轻飘飘的性格,品味非常异常,少有的京都武家。
与三日月是幼时玩伴,单方面与三日月不和。
京都源家的家主,京都本家交给弟弟膝丸打理,自己在江户奉公有别宅。

花久太夫 21岁
吉原大见世千夜屋的看板花魁太夫,才貌兼备性格柔和,深受南町奉行的宠爱。
原是石高5000石的旗本公主,政治斗争下沦落吉原,违背吉原规矩地直升太夫地位,被称为吉原花王,拥有吉原最高规格的渡夜资与赎身金。
三日月与日本号皆为她的熟客,借出场地让三日月与髭切密谋商谈。
与三日月之间育有一子。

三条 三日月(宗近)
出没在吉原的贵公子,有着连游女都自叹不如的俊帅容貌,自称商人却满身公卿做派,是花久太夫的幕中宾。
与髭切是幼时玩伴,不理解自己为什么被髭切给讨厌,很喜欢逗他玩。
在温和近人的外表下,有着为人所不知的冷酷一面。

深雪新造(雪绘)
仅仅8岁就被卖到吉原的穷旗本公主,11岁被花久太夫收为秃,晋升新造前的名字是雪绘。
如同妹妹一样被花久太夫宠爱,出入都有蜻蛉切保护照顾,歌琴舞都是吉原一绝,内向清冷性格被誉为牡丹花旁的傲毅剑兰。
花久太夫死后,在压力下直接接替姊姊位置,成为吉原的新招牌。
而后被长曾弥虎彻给赎身,最后去到京都。

蜻蛉切
在吉原奉公的落魄武士,花久太夫的保镖,花魁道中的持伞,也是千夜屋的见世番。
忠厚老实且忠主的性格,得到主人完全的信任。
在花久太夫死后,也继续留在吉原侍奉深雪太夫,直到她被赎身才分离。

日本号
名门出身却讨厌那些规矩,抛弃身份与家世在吉原讨生活,枪术达人。
体格高大不修边幅,爽朗不拘小节的侠气性格,一旦承诺就会完成,在吉原中小有名气,深受游女喜欢。
平常在河岸边的小见世中打混,是花久太夫在吉原的第一个客人。

细川兼定(歌仙)
细川吴服屋的少爷之一,吉原分店的旦那,店里除了衣服也兼卖美人图与浮世绘。
吉原细见的作者之一,诗歌绘画都十分知名的文化人,也被称为歌仙。
在深雪的新造时代就十分注意她,买下了深雪太夫的初夜。得知她要被赎身十分疯狂,想要与深雪太夫一起殉情,被蜻蛉切给拦下告终。

北町奉行(北条学人)
石高6000石的大身旗本,与同事南町奉行的政治理念相左,互相斗争。
冷酷锐利的美男子,公私分明,虽然性格不好还是深受部下爱戴。
在妻子病逝后,对年龄差距甚大的妹妹十分宠爱但不溺爱,目前最烦恼的是妹妹的婚姻问题。

南町奉行(鹰尾左近)
石高8000石的大身旗本,俊美高大且擅长剑术。与外表不同地极为易怒善妒且疑心病强,在金钱上十分刻薄,致力将政敌的北町奉行给扯下来。
是千夜屋的实际老板,十分宠爱花久太夫。
在花久太夫死后,意图在深雪太夫身上寻求慰藉不果,愤而不再理睬她。

长谷部 国重
南町奉行的内与力,对主人忠心耿耿说一不二,被称为南町奉行的怀刀的男人。
为了达成主人的命令,可以说不择手段的可怕人物。
恋慕著北条家的公主,并将自己的心意隐藏到无人发现。

今剑
髭切的小侍从,负责髭切与京都本家之间的联络。
非常年幼的孩子,就算扮女装也只是可爱的小女孩。

源 膝丸
髭切的弟弟,京都源家的代理家主,老实耿直的性格常被兄长给欺负。
已婚,对体弱的妻子甚是疼惜。

五条 鹤丸
北町奉行的内与力,看来轻挑的外表下,做事十分可靠,是北町奉行意属的妹婿人选。

长船 光忠
北条家的御家人,管家一般的存在。过度活泼好动的公主,是头痛的根源。

大包平
江户町火消头取,身材高大却相当灵活,火灾时总是带头灭火,是江户妇女中的人气者。

和泉守 兼定
吉原的定回同心,非常喜欢这个能表现的工作,剑术得意。

长曾弥虎彻
出身京都的新兴武士,以破格的两千两将深雪太夫赎身,带她回京都生活。























吉原永夜谭
延续了白夜的时间轴,但并未达成髭切路线的延续,末约为白夜结束后半年开始。
主要内容是长谷部x文乃,还有花魁姊妹花在游女屋之中与南町风行的爱恨纠葛。
故事内容最长横跨16年,是完全成人向,虐身虐心的内容。
永夜谭共有8~9个ED,其中只有一个是TRUE ED,2个GOOD ED,其他基本全是BAD ED。

故事介绍:
距离白夜的时间过去半年,时间进入夏季,北町奉行的学人因罪入狱,北条家一家离散,逃亡乡下寻求庇护的文乃,被南町奉行的内与力长谷部给抓住……

人物介绍:

北条文乃
北条奉行的妹妹,17岁。
在哥哥北町奉行被陷害入狱后,为了避免南町奉行的持续迫害,与内臣一起避难离开时,被南町奉行的内与力长谷部给绑架。
对绑架她的长谷部,抱有极度复杂的感情。
与长谷部国重之间育有一子一女。

长谷部国重
南町奉行的内与力,在北条学人失势后,奉主人之命追拿文乃公主。
冷静沉着的外表下,有着连自己都不知道的热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心狠手辣,是优点也是缺点。
在主人南町奉行,与恋慕对象文乃公主之间烦恼不已。

花久太夫
被称为吉原花王,君临吉原的绝色花魁太夫,22岁。
对于让深雪一起侍奉南町奉行的行为感到后悔,理解自己无法离开吉原,一直在想着方法让深雪离开。
发现南町奉行对自己的异常执著时为时已晚,拼尽能力也无法对抗权势薰天的男人。
在吉原生活多年,仍旧没有生活能力,让深雪十分担心。
与南町奉行之间育有一女。

三条 三日月(宗近)
白夜的计画失败告终后,一直潜伏在江户之中,等待更好的时机。在深雪太夫逃离吉原后,马上与她联手拯救被囚禁的花久太夫。
俊美外表下看不出是剑术达人,淡然性格中非常有耐心且执著。

深雪太夫
拥有吉原第一才女之称的花魁太夫。在花久太夫的强烈要求下,破例从振袖新造直升太夫之位,不过渡夜资还是比照新造等级,也自愿比照新造时代继续伺候花久太夫。
卖出初夜后一直被南町奉行给宠爱,有着太夫之位也不再接客,对姊姊花久太夫有着病态的依恋。
与南町奉行与北町奉行之间,各育有一子。

蜻蛉切
被花久太夫以两百两买下命的落魄武士,有着不举的事实,才被允许留在花久太夫身边工作。
温厚的外表下是让人惊讶的枪术达人,怀抱着复杂的心情教育著深雪太夫与奉行之间的儿子。

日本号
吉原知名的侠客浪子,吃饭家伙的枪总是不离身的枪术高手。
爽朗不拘小节又重义气,是吉原多数女人的倾慕对象,只可惜浪荡性格始终无法成家。
受花久太夫之托,带深雪太夫离开吉原,又被深雪大夫拜托救出花久太夫,自称无法拒绝好女人的请求。

细川兼定(歌仙)
江户第一的吴服屋,细川吴服屋的少爷之一,设计的衣服深受江户贵妇人喜欢,江户的贵妇人以穿上歌仙的衣服为傲。
非常喜欢深雪太夫,买下了她的初夜,即使在深雪离开了吉原,仍旧与歌仙联络,请求他帮忙救出花久太夫。

北条学人
受到陷害入狱被剥夺身份,不过罪不致死暂时只能收押,知道南町奉行想要置他于死,目前最担心是妹妹是否到乡下的亲戚家受到保护。

南町奉行(鹰尾左近)
在政敌北条学人入狱后,声势坐大更加无法无天,即使有妻有子也违背规矩地流连吉原,近乎独占地宠爱着花魁姊妹,对花久太夫异常的偏执。
为了让学人彻底绝望,命令长谷部追拿他唯一的妹妹。

北町奉行
继任北条学人的新上任北町奉行,在南町奉行的气燄下压得喘不过气来。
收留逃亡的深雪太夫为情妇,在暗地里协助她扳倒南町奉行。

扬羽
鹰尾家公主,遗传了母亲的美貌与父亲的疯狂,有着与年龄不符地蛊惑男人的能力,对于自己的名声毫不介意,自由奔放的妖艳少女。
如果生长的环境不同,也许未来也会大有改变。

真璧
长谷部国重的养子,以首席家臣候补的立场伺候鹰尾家。
清冷的美少年外表下有着脱不掉的野性与疯狂,不知世故的任性妄为的脾气,得到扬羽的喜爱。
比起刀更擅长用枪,有着喜欢玩弄猎物的恶劣脾气。

鹰尾 幸彦
鹰尾家嫡子,尊敬著身为武士的父亲。
对同父异母的妹妹又爱又恨,非常讨厌真璧,但碍于父亲的要求无法除掉他。


















吉原寂夜谭
路线女主角文乃的设定,由武家公主改为吉原游女的故事,江户草子风格的读物。
单独一个路线,只有一个TRUE ED,内容比较接近白夜与永夜的混合,故事内时间末约2年。

故事介绍:
吉原大见世伊吹屋的楼主突然过世,从京都赶回来的继承人也在路上死亡,这一切的离奇事情,伊吹屋的振袖新造彩,为了调查事件真相而行动起来。

人物介绍:

彩(文乃)
吉原大见世伊吹屋的振袖新造,万里太夫的妹妹,15岁。
出身商家,因为父亲嗜赌,在10岁时与姊姊一起被卖到吉原,等于是在吉原长大。
性格活泼热情,才艺精通,是万里太夫的接班人。

万里太夫
吉原大见世伊吹屋的看板花魁太夫,25岁。
性格冷傲帅气,得到大商家吉光屋的若旦那一期的喜爱,却一直拒绝著赎身。
是北町奉行所宠爱的太夫,因细故得罪了南町奉行而入狱。

源 髭切(狮子丸)
为了调查伊吹屋的疑点,而从京都前来的谜之贵公子,与彩一起行动,互相交换情报追查真相的同时,也不自觉地产生了感情。

长船光忠
髭切的随从,与他一起从京都前来,身上与遮住的右眼均有烧痕。

花久太夫
吉原大见世千夜屋的看板花魁太夫,拥有吉原最贵的渡夜资与赎身金的吉原看板太夫,21岁。
出身名门却沦落风尘,才貌兼备性格柔和,深受南町奉行的宠爱。
在深雪逃离吉原的同一天,被南町奉行给绑架,行踪成谜。

深雪新造
花久太夫的振袖新造,15岁。
因为家贫而卖到吉原的武士女儿,性格内向不善言词,身材高挑皮肤透白,琴艺舞艺堪称吉原一绝,受到北町奉行的关注。
而后,与姊姊花久太夫一起侍奉南町奉行,被日本号给救出吉原后,策划如何从南町奉行手中救出姊姊。

三条 三日月(宗近)
花久太夫的老客人,出手大方,身份成谜。
在花久太夫失踪后,与深雪一起联手策划救出计画。

蜻蛉切
元旗本家臣,因家贫将自己给卖到吉原,放弃了武士的身份,在被花久买下前与日本号一起在吉原做杂用工作。
作为花久太夫的保镖,也兼任千夜屋的见世番,负责见世内的各种杂务。
与深雪一起离开吉原,继续做着保护她的工作。

日本号
出身名门却舍弃身份,在吉原罗生门河岸的杂用所生活,在吉原内接零工或者一些较黑的工作。
受到花久之托带深雪离开吉原,与深雪和蜻蛉切一起努力寻找失踪的花久太夫。

粟田口一期
大商家吉光屋的若旦那,几乎富可敌国,是万里太夫的大金主。

长谷部国重
南町奉行的内与力,为了彩的请求,违背主人意思地拯救万里出狱。

南町奉行
石高8000石的大身旗本,致力于与北町奉行的政治斗争,霸道傲慢堪称江户土皇帝。
大见世千夜屋的真正老板,严厉地不让深雪赎身。在深雪晋升太夫后,破天荒违背吉原规矩,要求姊妹同时侍奉。

北町奉行
与南町奉行是政敌,在万里太夫受罚后,兴趣转到深雪新造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