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nival




山神的饗宴,在參加者之間,是這麼的稱呼著。

只有被選中的特別的人,才能進入祕密山谷,與寧芙們度過如夢似幻的一夜。








這幾個月來極速攻佔各個媒體版面,人氣超絕上升中的美少女偶像團體SANIWA,是個全部由現役女子高生所組成的團體。

在以人數與人設比拼的這個快速媒體時代,僅僅只有三人的小團體所產生的爆發人氣,在演藝界造成了一場震撼。

SANIWA之中人氣最高的,是位於C位的主唱,年僅16歲的城之內文乃。
尚在發育中僅有155cm的美少女,以甜美臉蛋和活潑性格,能唱能跳的堅定實力,獲得粉絲青睞,名符其實的C位主唱。

與文乃搭配的另外兩位成員,則是氣質相違的兩位美少女。
以伴舞為主,日本少有的九頭身中性美少女,年僅17的新島雪繪和成員中年紀最大,在女團年齡及格線上的18歲,擁有不像是18歲的性感端麗身材的花久遠紫。

大概就因為這不可思議的特殊組合,讓她們在嚴格競爭的少女偶像團體中,開拓出一條自己的道路。




綜藝paro ~Alter~

St. Valentine Day – 綜藝paro


綜藝paro連動,情人節篇

連動女主戲份多
大量私設,極度OOC,不適者請自行迴避
















一大早起床拉開窗簾,雪繪對著陽光用力地伸了個懶腰。
回過頭看著掛在牆上的月曆,上面畫著的日期,讓她漾起了甜蜜的微笑。

二月十四日情人節,這對她來說,一直是個很麻煩的日子。

作為女孩子,必須要準備各種巧克力給男性,不管是同班同學還是老師,還有其他受關照的人,每年每年雪繪都覺得這是男人找藉口收巧克力的日子,為了這筆無意義的開銷,每年都讓雪繪感到肉痛。

可是,今年…不一樣了。

打開冰箱看著被完美包裝好,有她的雙掌那麼大的巧克力,她欣喜甜笑。
幸好她的戀人是個愛吃甜食的男人,她精心製作的巧克力,希望能得到他靦腆滿意的面容。
要是今天兩人都有休假的話,就可以製作巧克力蛋糕了。一個大大的巧克力蛋糕,表面塗滿巧克力醬,裝飾著應景的草莓,夾層是甜酒巧克力奶油搭配碎草莓,蜻蛉切肯定會喜歡!
可惜…她還沒本事今天休假,工作忙碌的紫小姐也不可能休假,他們兩人今天能夠見面就不錯了。

在包裝好巧克力旁邊,還有數個同樣被良好包裝,可是尺寸小了很多的巧克力,這些就是所謂的義理巧克力,還有人情巧克力了。
至於關係在遠一點的,她則準備了市販的巧克力,畢竟她作為演藝圈最低層的女團偶像,必須要隨時準備好,免得被前輩們給記恨了。

一邊梳頭,雪繪確認著今天的行程。
雖然會到AWT綜藝總部走一趟,不過早上無法與蜻蜓切見到面,也許晚上有機會能在公司見到彼此吧……

將冰箱中的巧克力全部拿出來,雪繪一一確認後,放入另外的手提袋,趕著先到AWT總部去報到了。

搭著前往港區的電車,雪繪看著車站與電車中大大小小關於情人節的廣告,其中最受到矚目的,還是國民女神城之內文乃所代言的巧克力廣告了。

時髦又可愛的愛心形巧克力,再加上國民女神的形象,肯定是今年最代表的本命巧克力了。
想到還生活在秋田時候的自己,那時候的她可是說什麼都想要得到一塊這樣的巧克力,感受一下東京的感覺。

現在的話,她也真希望能夠代言一下這樣的產品,每次找她拍的廣告,不是酒就是農產品,難道她真的脫離不了秋田鄉下的土味嗎……
想著想著,雪繪又深深地嘆了口氣。

戰戰兢兢從亂的辦公室退出,雪繪挺直的肩膀中終於安心地鬆了口氣,今天最大的任務,終於平安完成。
亂不吃巧克力,跟雪繪她該不該送巧克力可是兩件事,對著自己的上司雙手空空,到時候又會受到什麼樣的刁難,雪繪光是想像就會發抖。

用力吐一口氣,雪繪快步轉身往今天另外一個工作地點,NHK大樓前去。

多虧大河劇白夜的拍攝,她也接了些綜藝女團以外的小工作,不用跟女團的夥伴一起工作,說實在是鬆了口氣。
只是這也有缺點,就是她必須一個人跑到工作地點去上工,直到她的實力有資格擁有獨立的經紀人時,才有可能有車子接送。

等她到達AWT頭牌紫小姐那樣,能被蜻蛉切給專屬接送,不知道還要多久呢……

踏出AWT大樓,上頭閃亮的廣告面板,自然就是播放AWT相關的情人節廣告。

如果說年輕人的情人節是巧克力的話,大人的情人節就是寶石與花束了。
高高的液晶電視牆,播放著AWT招牌女星花久遠紫的代言廣告。
身著華服的女人與閃閃發亮的寶石,渾然天成的高貴氣質,每次看著廣告都會感嘆的同時,她也理解自己應該是一輩子都不可能拍攝這種廣告了。

就算不能拍珠寶廣告,好歹也給她一些可愛的美妝代言,或者是時尚的服裝品牌也好,只能在食物上看到自己的臉,總讓人有相當複雜的感覺啊。

在NHK附近的唱片店,最顯眼的地方貼著大河劇白夜的海報,由歌仙作詞作曲的主題曲和插入歌,正大好評熱賣中。
走近海報,雪繪伸手輕摸海報印刷的文字,這是白夜劇照上她唯一出現的地方,整幅大海報都是男女主角的大頭照,這樣的海報才引人目光。
在播放時間長達一年的大河劇中,她飾演花魁旁的新造,雖然是個有台詞的角色不過只只能算是個大型背景板,卻給她的人生產生了巨大的改變。

在白夜海報的一旁,是新撰組男團的新曲海報,照例最上相的和泉守兼定在海報的中央,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陪襯。不過海報尺寸跟白夜比起來就小的多了,比對著兩張海報,雪繪突然心情好了起來。
在海報上,光是她的名字,就比新撰組還大的多,雖然是毫無意義的事情,還是讓她忍不住得意了起來,特別是對著有著新仇舊恨的和泉守兼定。

懷抱著得意的心情,雪繪踏入的NHK大樓,去參加今天的試鏡。

「哦,不是雪繪嘛!情人節快樂!」
穿著牛仔褲的高大男人,一頭扎眼的紅髮遠遠就讓人能夠辨識他了。

「是是,情人節快樂。」
沒有想過今天會見到大包平,雪繪根本沒有準備要送給他的巧克力。
不過這也不要緊,她準備了很多平價巧克力,數量很多可以大量贈送。
「來,巧克力。」

「啊?為什麼?」
看著雪繪手上的巧克力,大包平一臉不解。

「提到情人節,不就是要巧克力嗎?拿著。」
將巧克力硬塞到大包平手上,紅髮男人莫名地看著那顆小小的巧克力。

「我說啊…在美國,情人節快樂是一個打招呼罷了,並不是要巧克力的意思……」
大包平搔搔頭,對雪繪的禮物很不自在。
平常跟她討吃的那麼大方,巧克力倒是讓他靦腆了起來,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不過既然送我了,就不客氣收下了。謝啦!」

「不客氣。」

「說起來,妳來NHK做什麼?」

「我嗎?來試鏡……啊!我要遲到了!」
看了下手錶,雪繪瞬間臉色大變。
「下次見!請替我跟鶯丸導演問好!」

「哦…」
看著匆匆忙忙的雪繪,大包平揮揮手。
「真忙啊……」


















從試鏡棚出來,雪繪一臉複雜。

果然,沒那麼簡單呢……
飾演了白夜之後,是多了不少單獨演出的機會,不過也變得更辛苦了。

演戲是相互的,對方挑她,她也挑選對方……當然演戲也沒那麼簡單呢…
就算是小角色,也是需要琢磨研究,對現在的她來說,演員這條路似乎還沒有女團的星路來得順暢呢。

咬著唇往前走沒幾步,在電梯那邊就見到熟悉的人。
「文乃小姐!」
對著認識的人贈送著巧克力,這還真是文乃小姐的作風呢。

在拍攝白夜的時候,也是文乃小姐壓著髭切去跟工作人員道歉,才讓拍攝能夠順利進行呢。

「雪繪!」
看到熟悉的友人,文乃開心地揮了揮手。

兩步併做一步地快步走去,雪繪從手提袋中拿出早已準備好的巧克力。
「謝謝文乃小姐平時的照顧了。」

「哎呀…巧克力?」
很意外自己居然會收到巧克力,文乃有點遲疑地伸出手。

情人節大部分都是女性贈送給男性,很少有女性互相贈送的情形,文乃也是第一次在情人節收到巧克力。

「這個是75%可可亞的黑巧克力,無添加砂糖,而且只有這麼大,請放心吧!」
特別強調這是重視熱量,嚴格保持身材的女星也能吃的巧克力,雪繪比劃了一番。

「是雪繪的手製巧克力呢,謝謝!」
拿著巧克力,文乃想起了什麼翻了翻提包。
「我準備的巧克力不方便送妳,如果不介意的話,請收下這個吧。」

文乃手上裝著巧克力的提包,裡面全部都是她所代言的巧克力,這種本人提供的宣傳,肯定會讓廠商非常高興。
但這種市售巧克力對女星來說是毒藥,她們根本就不能碰半口,文乃想到了另外一個更適合的禮物。

「這個不是…新上市的戀愛色眼影盤嗎?賣得很好聽說都缺貨……」
會賣得那麼好到缺貨的程度,當然也因為是國民女神文乃的代言商品的關係。
只要簡單化妝,就可以達成文乃那樣的大眼效果,讓人感到甜美可愛的色系,一推出就大受好評,雪繪在IG也看到許多推薦,無奈就是不容易買到,她平常能去的地方都大缺貨,可見廣告效果是多麼的讓人滿意。

「這個是廠商送的,如果不介意的話…」

「不介意不介意!」
拿著眼影,雪繪用力搖頭。
可以免費拿到現在最時髦流行的產品,她怎麼會介意呢!
「謝謝!我會好好使用的!」

「對不起呢,只有這樣的東西,下次我會準備好補送的。」

「不用不用!這就很棒了!」
惶恐地搖著手,雪繪希望文乃不用特別破費,那樣她會更不好意思。

「文乃小姐在這裡啊。」
她的經紀人的物吉,先朝雪繪點頭致意,才轉頭跟文乃說話。
「長谷部先生跟導演都到了喔。」

「好,我馬上過去!」
小臉瞬間發亮的文乃,不愧是戀愛中的女人,聽說要跟戀人見面,整個氣氛都改變了。
「雪繪,下次見。」

看著笑容滿面快步離去的文乃,不用問都知道她跟長谷部的交往十分順利。
雖然還沒有正式公開戀情,不過看這個樣子,應該也瞞不了多久了。

幸福是會被感染,文乃幸福的模樣讓雪繪也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前往AWT公司的腳步也不自覺更輕盈了些。

踏入公司前,手機振動的訊息,教雪繪真正地笑了出來。

是紫小姐傳來,她今天已經進公司,自然也代表蜻蛉切也在公司了。
想著今天可以將本命巧克力交給他,雪繪笑得更甜,已經遠遠超過對粉絲用的營業笑容了。要是這時候製作人亂在場,肯定又會挑剔她這種表情應該要展現在攝影機之前了。

作為AWT元老成員和招牌女星的花久遠紫,有著其他綜藝人所沒有的特權,就是在這棟辦公室之中有著專屬休息室,而且還是在一般人無法隨意進入的樓層,這代表著什麼,全公司上下恐怕沒有人不知道。
在白夜拍攝期間,為了公事方便,雪繪也得到了進出樓層的許可,即使在拍攝結束後,她的許可也沒有被解除。
當然,雪繪也不會笨得讓人知道她可以進出,免得又被人給扯後腿了呢。

來到需要特殊通行證才能進入的樓層,那裡也是社長一期的辦公室樓層,雪繪也是小心翼翼地別讓嚴格的社長給看見了。

可惜好運不會永遠都眷顧著她,雪繪還沒走到紫的休息室,就聽見了一期社長的聲音,嚇得她不敢往前,只能在一旁一身冷汗地偷覷著狀況。

「社長,今天也辛苦了。」
摩登打扮的紫,在社長室與她的休息室之間的走道上,與一期社長閒話家常。

「不,今天的行程還好,不算特別忙。」
一身西裝筆挺的一期,只有對著紫才會這麼和顏悅色,雪繪所知道的一期社長,都是禮貌微笑但充滿著不可逾越的距離感。
「今天的拍攝還順利嗎?」

「是,拍飯店宣傳廣告的團隊大家都很親切,有勞您費心了。」

「那就好。接下來要拍攝劇場版永夜,我會讓他們再調整一下行程。」

這些可有可無的會話中,雪繪知道社長的眼神在暗示著什麼,一向聰慧的紫卻像是看不出來般,跟社長交換著很工作的內容,壓抑的氣氛讓雪繪忍不住背部發冷,想著要不要就這樣直接逃離現場,去樓下喘氣一下再上來好了。

「一直都這樣受到社長的特別關照,真是非常感謝。」
這樣說著的紫,從身後拿出她隱藏著的小盒子。紙盒與緞帶的包裝,一看就知道是巧克力,只是光從包裝上,看不出這到底是人情巧克力還是本命巧克力。
「藉著這樣的日子,這是我的感謝。」

看著盒子,一期並沒伸出手。
「………只是…感謝嗎?」

話中有話的態度,讓紫忍不住一笑,在緞帶的中心部位印下一吻。
「這個是社長專屬的。」

「那我就收下了,謝謝。」
緊繃的空氣瞬間放鬆,教雪繪目瞪口呆,沒想到一期社長居然這麼好說話,這樣就能打發了!?

「我會好好準備回禮。」

「社長每次都太客氣了。」

「那是我的心意。」
笑得像是要溢出蜜的社長,只不過巧克力就可以讓他心情那麼好,真是太嚇人了!

躲在牆壁後面,等著聲音都消失後,雪繪才探出頭來,確定路上沒有半個人後,才輕手輕腳地前往紫的休息室,一敲門馬上得到蜻蛉切的回應。
「請進,門開著。」

「打擾了…」
小心翼翼地打開門,雖然應門的是蜻蛉切,不過雪繪很害怕如果社長在這裡怎麼辦。

「蜻蛉切!」
發現房中只有蜻蛉切一人,身材高大的他坐在沙發上讀書,令人安心的模樣讓雪繪瞬間放鬆下來。

「噓,紫小姐在裡面休息。」
蜻蛉切比了個安靜的手勢,雪繪也掩住嘴表示她會小聲。

在蜻蛉切身邊坐下,雪繪靠在他厚實的肩膀上,享受戀人釋放出的安心感。

「這個,情人節快樂!」
從提包中拿出巧克力,雪繪雙手奉上。

「謝…謝謝……」
似乎沒想過自己會收到巧克力,蜻蛉切掩不住自己的詫異,靦腆地收下那個跟雪繪的臉一樣大的愛心形狀的巧克力。
這輩子第一次收到的情人節巧克力,蜻蛉切拿在手上有點坐立不安。
「那個…我可以打開來吃嗎?」

「當然,這是要吃的嘛!」
期待著戀人如何評價自己的手藝,雪繪緊張地像是要登台一樣。

比起華麗累贅的紙盒,雪繪簡單地用錫箔紙包裝,再用緞帶和玻璃袋裝飾,樸實的包裝方式正符合蜻蛉切的習慣。

愛心形又厚實的巧克力,添加了杏仁與餅乾脆片增加口感,雪繪喜孜孜地看著蜻蛉切一口咬下。
「真好吃!」

「真的嗎!」

「雪繪小姐的手藝,真的是非常好。」

「這麼誇我會得意忘形的。」

坐在蜻蛉切身邊,雪繪看著喜歡甜食的戀人,一口一口吃著自己做的巧克力,這個令人討厭的日子,第一次這麼的美好。







後記:

突然想寫的綜藝情人節篇,用雪繪視點是因為比較可以綜合更多角色
大遲到真是抱歉了><

澪雪 拜 20 Feb 2019

吉原系列背景設定介紹


背景:
雖然是吉原但基本上是架空時代,雖有考據但以大眾較為認知的狀況來撰寫,時代背景比較偏向於富庶的元祿時代,地圖以新吉原為基準。

吉原系列本身是以乙女遊戲風格,同時間多路線的考按設定,以致故事內容與角色背景都令人感到混雜。
基本上分為三個系列,白夜、永夜與寂夜三個系列。

白夜與永夜是延續章節,寂夜則是與白夜平行時間不同設定的故事。

原作相關漫畫:吉原白夜譚1 吉原白夜譚2 吉原永夜譚 吉原寂夜譚

乙女遊戲版介紹

合作企劃: 剁掉一隻還留一手 髭切的褲襠為什麼那麼白






吉原白夜譚
路線女主角文乃為武家公主,由此為主線發展出來的補物帳型的江戶通俗小說風格。
主要cp是髭切x文乃公主,三日月x花久太夫,雪繪仍舊是振袖新造的時間軸。
這個路線有獨自ED,如果未達成ED條件,故事將會自動移行到永夜篇,故事內部時間末約一年。

故事介紹:
為了調查某個事件,從京都派遣過來的貴公子髭切,潛入吉原尋找該事件的線索時,與一位不知名的嬌俏少女相遇了。

人物介紹:






謎之少女(北條文乃)16歲
髭切在吉原相遇的謎之少女,經常在不思議的地方替他解危。
自稱是吳服屋的女兒,白天在吉原出沒,夜晚不知蹤影,被髭切稱為小仙女的少女。
與髭切之間育有四子二女。

源 髭切(獅子丸)
受上級指派,從京都來到江戶吉原支援任務,在吉原中使用假名,一直對處處幫助他的嬌俏少女念念不忘。
輕飄飄的性格,品味非常異常,少有的京都武家。
與三日月是幼時玩伴,單方面與三日月不和。
京都源家的家主,京都本家交給弟弟膝丸打理,自己在江戶奉公有別宅。

花久太夫 21歲
吉原大見世千夜屋的看板花魁太夫,才貌兼備性格柔和,深受南町奉行的寵愛。
原是石高5000石的旗本公主,政治鬥爭下淪落吉原,違背吉原規矩地直升太夫地位,被稱為吉原花王,擁有吉原最高規格的渡夜資與贖身金。
三日月與日本號皆為她的熟客,借出場地讓三日月與髭切密謀商談。
與三日月之間育有一子。

三條 三日月(宗近)
出沒在吉原的貴公子,有著連游女都自嘆不如的俊帥容貌,自稱商人卻滿身公卿做派,是花久太夫的幕中賓。
與髭切是幼時玩伴,不理解自己為什麼被髭切給討厭,很喜歡逗他玩。
在溫和近人的外表下,有著為人所不知的冷酷一面。

深雪新造(雪繪)
僅僅8歲就被賣到吉原的窮旗本公主,11歲被花久太夫收為禿,晉升新造前的名字是雪繪。
如同妹妹一樣被花久太夫寵愛,出入都有蜻蛉切保護照顧,歌琴舞都是吉原一絕,內向清冷性格被譽為牡丹花旁的傲毅劍蘭。
花久太夫死後,在壓力下直接接替姊姊位置,成為吉原的新招牌。
而後被長曾彌虎徹給贖身,最後去到京都。

蜻蛉切
在吉原奉公的落魄武士,花久太夫的保鏢,花魁道中的持傘,也是千夜屋的見世番。
忠厚老實且忠主的性格,得到主人完全的信任。
在花久太夫死後,也繼續留在吉原侍奉深雪太夫,直到她被贖身才分離。

日本號
名門出身卻討厭那些規矩,拋棄身份與家世在吉原討生活,槍術達人。
體格高大不修邊幅,爽朗不拘小節的俠氣性格,一旦承諾就會完成,在吉原中小有名氣,深受游女喜歡。
平常在河岸邊的小見世中打混,是花久太夫在吉原的第一個客人。

細川兼定(歌仙)
細川吳服屋的少爺之一,吉原分店的旦那,店裡除了衣服也兼賣美人圖與浮世繪。
吉原細見的作者之一,詩歌繪畫都十分知名的文化人,也被稱為歌仙。
在深雪的新造時代就十分注意她,買下了深雪太夫的初夜。得知她要被贖身十分瘋狂,想要與深雪太夫一起殉情,被蜻蛉切給攔下告終。

北町奉行(北條學人)
石高6000石的大身旗本,與同事南町奉行的政治理念相左,互相鬥爭。
冷酷銳利的美男子,公私分明,雖然性格不好還是深受部下愛戴。
在妻子病逝後,對年齡差距甚大的妹妹十分寵愛但不溺愛,目前最煩惱的是妹妹的婚姻問題。

南町奉行(鷹尾左近)
石高8000石的大身旗本,俊美高大且擅長劍術。與外表不同地極為易怒善妒且疑心病強,在金錢上十分刻薄,致力將政敵的北町奉行給扯下來。
是千夜屋的實際老闆,十分寵愛花久太夫。
在花久太夫死後,意圖在深雪太夫身上尋求慰藉不果,憤而不再理睬她。

長谷部 國重
南町奉行的內與力,對主人忠心耿耿說一不二,被稱為南町奉行的懷刀的男人。
為了達成主人的命令,可以說不擇手段的可怕人物。
戀慕著北條家的公主,並將自己的心意隱藏到無人發現。

今劍
髭切的小侍從,負責髭切與京都本家之間的聯絡。
非常年幼的孩子,就算扮女裝也只是可愛的小女孩。

源 膝丸
髭切的弟弟,京都源家的代理家主,老實耿直的性格常被兄長給欺負。
已婚,對體弱的妻子甚是疼惜。

五條 鶴丸
北町奉行的內與力,看來輕挑的外表下,做事十分可靠,是北町奉行意屬的妹婿人選。

長船 光忠
北條家的御家人,管家一般的存在。過度活潑好動的公主,是頭痛的根源。

大包平
江戶町火消頭取,身材高大卻相當靈活,火災時總是帶頭滅火,是江戶婦女中的人氣者。

和泉守 兼定
吉原的定迴同心,非常喜歡這個能表現的工作,劍術得意。

長曾彌虎徹
出身京都的新興武士,以破格的兩千兩將深雪太夫贖身,帶她回京都生活。























吉原永夜譚
延續了白夜的時間軸,但並未達成髭切路線的延續,末約為白夜結束後半年開始。
主要內容是長谷部x文乃,還有花魁姊妹花在游女屋之中與南町風行的愛恨糾葛。
故事內容最長橫跨16年,是完全成人向,虐身虐心的內容。
永夜譚共有8~9個ED,其中只有一個是TRUE ED,2個GOOD ED,其他基本全是BAD ED。

故事介紹:
距離白夜的時間過去半年,時間進入夏季,北町奉行的學人因罪入獄,北條家一家離散,逃亡鄉下尋求庇護的文乃,被南町奉行的內與力長谷部給抓住……

人物介紹:

北條文乃
北條奉行的妹妹,17歲。
在哥哥北町奉行被陷害入獄後,為了避免南町奉行的持續迫害,與內臣一起避難離開時,被南町奉行的內與力長谷部給綁架。
對綁架她的長谷部,抱有極度複雜的感情。
與長谷部國重之間育有一子一女。

長谷部國重
南町奉行的內與力,在北條學人失勢後,奉主人之命追拿文乃公主。
冷靜沉著的外表下,有著連自己都不知道的熱情,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心狠手辣,是優點也是缺點。
在主人南町奉行,與戀慕對象文乃公主之間煩惱不已。

花久太夫
被稱為吉原花王,君臨吉原的絕色花魁太夫,22歲。
對於讓深雪一起侍奉南町奉行的行為感到後悔,理解自己無法離開吉原,一直在想著方法讓深雪離開。
發現南町奉行對自己的異常執著時為時已晚,拼盡能力也無法對抗權勢薰天的男人。
在吉原生活多年,仍舊沒有生活能力,讓深雪十分擔心。
與南町奉行之間育有一女。

三條 三日月(宗近)
白夜的計畫失敗告終後,一直潛伏在江戶之中,等待更好的時機。在深雪太夫逃離吉原後,馬上與她聯手拯救被囚禁的花久太夫。
俊美外表下看不出是劍術達人,淡然性格中非常有耐心且執著。

深雪太夫
擁有吉原第一才女之稱的花魁太夫。在花久太夫的強烈要求下,破例從振袖新造直升太夫之位,不過渡夜資還是比照新造等級,也自願比照新造時代繼續伺候花久太夫。
賣出初夜後一直被南町奉行給寵愛,有著太夫之位也不再接客,對姊姊花久太夫有著病態的依戀。
與南町奉行與北町奉行之間,各育有一子。

蜻蛉切
被花久太夫以兩百兩買下命的落魄武士,有著不舉的事實,才被允許留在花久太夫身邊工作。
溫厚的外表下是讓人驚訝的槍術達人,懷抱著複雜的心情教育著深雪太夫與奉行之間的兒子。

日本號
吉原知名的俠客浪子,吃飯傢伙的槍總是不離身的槍術高手。
爽朗不拘小節又重義氣,是吉原多數女人的傾慕對象,只可惜浪蕩性格始終無法成家。
受花久太夫之託,帶深雪太夫離開吉原,又被深雪大夫拜託救出花久太夫,自稱無法拒絕好女人的請求。

細川兼定(歌仙)
江戶第一的吳服屋,細川吳服屋的少爺之一,設計的衣服深受江戶貴婦人喜歡,江戶的貴婦人以穿上歌仙的衣服為傲。
非常喜歡深雪太夫,買下了她的初夜,即使在深雪離開了吉原,仍舊與歌仙聯絡,請求他幫忙救出花久太夫。

北條學人
受到陷害入獄被剝奪身份,不過罪不致死暫時只能收押,知道南町奉行想要置他於死,目前最擔心是妹妹是否到鄉下的親戚家受到保護。

南町奉行(鷹尾左近)
在政敵北條學人入獄後,聲勢坐大更加無法無天,即使有妻有子也違背規矩地流連吉原,近乎獨佔地寵愛著花魁姊妹,對花久太夫異常的偏執。
為了讓學人徹底絕望,命令長谷部追拿他唯一的妹妹。

北町奉行
繼任北條學人的新上任北町奉行,在南町奉行的氣燄下壓得喘不過氣來。
收留逃亡的深雪太夫為情婦,在暗地裡協助她扳倒南町奉行。

揚羽
鷹尾家公主,遺傳了母親的美貌與父親的瘋狂,有著與年齡不符地蠱惑男人的能力,對於自己的名聲毫不介意,自由奔放的妖豔少女。
如果生長的環境不同,也許未來也會大有改變。

真璧
長谷部國重的養子,以首席家臣候補的立場伺候鷹尾家。
清冷的美少年外表下有著脫不掉的野性與瘋狂,不知世故的任性妄為的脾氣,得到揚羽的喜愛。
比起刀更擅長用槍,有著喜歡玩弄獵物的惡劣脾氣。

鷹尾 幸彥
鷹尾家嫡子,尊敬著身為武士的父親。
對同父異母的妹妹又愛又恨,非常討厭真璧,但礙於父親的要求無法除掉他。


















吉原寂夜譚
路線女主角文乃的設定,由武家公主改為吉原游女的故事,江戶草子風格的讀物。
單獨一個路線,只有一個TRUE ED,內容比較接近白夜與永夜的混合,故事內時間末約2年。

故事介紹:
吉原大見世伊吹屋的樓主突然過世,從京都趕回來的繼承人也在路上死亡,這一切的離奇事情,伊吹屋的振袖新造彩,為了調查事件真相而行動起來。

人物介紹:

彩(文乃)
吉原大見世伊吹屋的振袖新造,萬里太夫的妹妹,15歲。
出身商家,因為父親嗜賭,在10歲時與姊姊一起被賣到吉原,等於是在吉原長大。
性格活潑熱情,才藝精通,是萬里太夫的接班人。

萬里太夫
吉原大見世伊吹屋的看板花魁太夫,25歲。
性格冷傲帥氣,得到大商家吉光屋的若旦那一期的喜愛,卻一直拒絕著贖身。
是北町奉行所寵愛的太夫,因細故得罪了南町奉行而入獄。

源 髭切(獅子丸)
為了調查伊吹屋的疑點,而從京都前來的謎之貴公子,與彩一起行動,互相交換情報追查真相的同時,也不自覺地產生了感情。

長船光忠
髭切的隨從,與他一起從京都前來,身上與遮住的右眼均有燒痕。

花久太夫
吉原大見世千夜屋的看板花魁太夫,擁有吉原最貴的渡夜資與贖身金的吉原看板太夫,21歲。
出身名門卻淪落風塵,才貌兼備性格柔和,深受南町奉行的寵愛。
在深雪逃離吉原的同一天,被南町奉行給綁架,行蹤成謎。

深雪新造
花久太夫的振袖新造,15歲。
因為家貧而賣到吉原的武士女兒,性格內向不善言詞,身材高挑皮膚透白,琴藝舞藝堪稱吉原一絕,受到北町奉行的關注。
而後,與姊姊花久太夫一起侍奉南町奉行,被日本號給救出吉原後,策劃如何從南町奉行手中救出姊姊。

三條 三日月(宗近)
花久太夫的老客人,出手大方,身份成謎。
在花久太夫失蹤後,與深雪一起聯手策劃救出計畫。

蜻蛉切
元旗本家臣,因家貧將自己給賣到吉原,放棄了武士的身份,在被花久買下前與日本號一起在吉原做雜用工作。
作為花久太夫的保鏢,也兼任千夜屋的見世番,負責見世內的各種雜務。
與深雪一起離開吉原,繼續做著保護她的工作。

日本號
出身名門卻捨棄身份,在吉原羅生門河岸的雜用所生活,在吉原內接零工或者一些較黑的工作。
受到花久之託帶深雪離開吉原,與深雪和蜻蛉切一起努力尋找失蹤的花久太夫。

粟田口一期
大商家吉光屋的若旦那,幾乎富可敵國,是萬里太夫的大金主。

長谷部國重
南町奉行的內與力,為了彩的請求,違背主人意思地拯救萬里出獄。

南町奉行
石高8000石的大身旗本,致力於與北町奉行的政治鬥爭,霸道傲慢堪稱江戶土皇帝。
大見世千夜屋的真正老闆,嚴厲地不讓深雪贖身。在深雪晉升太夫後,破天荒違背吉原規矩,要求姊妹同時侍奉。

北町奉行
與南町奉行是政敵,在萬里太夫受罰後,興趣轉到深雪新造身上。